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95:动时瑾笙笙出手,徐蓁蓁被收拾

295:动时瑾笙笙出手,徐蓁蓁被收拾

        心外科,时瑾,铝质的铭牌上,这五个字被腐蚀得稍稍模糊了纹路,无色无味,有腐蚀性,是硫酸。

        姜九笙还拽着时瑾的手,手心全是汗,一开口,声音发颤:“有没有泼到?”要是再晚一步,要是她没有拉住他……

        “没有,别担心。”

        时瑾抹了抹她额头的汗,方才,千钧一发,她也不管会不会被殃及,跑过来拉了他一把。

        时瑾把溅到液体的白大褂脱下,身上没沾到硫酸,只是心有余悸,怕累及了她。

        虚惊一场,姜九笙长舒了一口气,抬眸掠了一眼泼到墙上的液体,转而,望向徐蓁蓁,桃花眼里,瞬间凝结了一层冰凌。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微微沙哑的烟嗓,沉而冷。

        姜九笙动怒了,很少这样,怒不可遏。

        徐蓁蓁气焰不减半分,每一个字都带着咬牙切齿的愤懑:“时瑾他这种人,该死。”

        说完,她抬起手,瓶口倾斜,意图把玻璃瓶里剩余的少许硫酸泼向时瑾。半空中,她的手被姜九笙截住了。

        “姜九笙——”

        姜九笙一把夺了她手里的瓶子:“你这种人,更该死。”

        话落,她毫不迟疑,拽住徐蓁蓁的手,瓶口朝下,将剩余的硫酸一滴不落地倒在了徐蓁蓁的手背上。

        只可惜,量少,不解气。

        登时,叫声迭起。

        徐蓁蓁抱着手,撕心裂肺地惨叫,硫酸浓度高,所触的皮肤上有灼烫的刺痛感,她咬了咬牙,立马用外套的衣角去擦,反复了几遍,手背火辣辣的疼,红了一大片。

        “姜九笙!”

        她甩手就要打人。

        姜九笙抓住她的手腕,转了九十度方向,弯下腰,用了全力,一个过肩摔把人扔在了地上。

        她笔直地站着,居高临下地看着痛得蜷成了一团的徐蓁蓁,冷声扔了两个字:“报警。”

        一旁肖逸目瞪口呆了好半晌,才愣愣地去摸手机。

        徐蓁蓁背部着地,手背和后背都痛得钻心,瘫坐在地上,身体麻木,一时起都起不来。她满头大汗,口罩掉了,五官扭曲在一起,恨恨地瞪着姜九笙:“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拿硫酸泼时瑾?”

        姜九笙回头。

        时瑾便站在她身后,不管不顾,目光只追着她。

        她回了两个字,毫不掩饰她的愠怒:“不想。”

        她话刚落,徐蓁蓁便冲她吼:“时瑾他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疯子!”

        姜九笙冷冷睨着地上歇斯底里的人,手心微凉,被时瑾牵住了,她往后退一步,靠近他身边站着。

        周边的路人来来往往,视线停留,有人拿出手机,应该是想拍录。

        肖逸与几个医护人员过去,制止。

        徐蓁蓁对周边一切都置若罔闻,她尖声怒斥着:“我同他无冤无仇,他却让一个变态来奸、污我,折磨我。”她捋起袖子,手臂上红痕遍布,还有烟头烫伤的黑点,横抬着那只手臂指着时瑾,“看见没?这全是拜他所赐。”

        手心紧了紧,有微微薄汗,时瑾似乎不安,目光追着姜九笙,不敢挪开。

        她拍了拍他的手背,往前走了一步:“无冤无仇?”她睨着徐蓁蓁,微微内勾的桃花眼稍稍敛了一些,冷了三分,“你是不是忘了,你在我的位子上冒名顶替了九年。”

        徐蓁蓁微张着嘴,眼睛睁得很大:“你就真不在乎?他时瑾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抬头,眼里蕴着怒火和风暴,死死盯着时瑾,“明面上风度翩翩与人为善,背地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他阴险狡诈报复心强,连手无寸铁的女人都要赶尽杀绝。”

        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

        姜九笙却面无表情。

        徐蓁蓁咆哮,恨不得撕了她脸上的平静:“姜九笙,你的枕边人,是个心狠手辣的变态!”

        世人愚蠢,多以为时瑾良善绅士,可就是这个男人,不动声色地,背地里用尽了手段,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残暴,别人又怎么知道,这个男人戴着一张温柔解意的面具,迷惑了所有人,他披着那幅漂亮的皮囊,高高在上地装着贵公子,内里就是个披着人皮的魔鬼。

        姜九笙神色依旧,三分冷冽,七分凌厉:“我男朋友是怎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用得着你来多嘴?”

        徐蓁蓁简直难以置信。

        她瞪着眼睛,瞳孔里倒映出姜九笙的脸,锋芒毕露,咄咄逼人:“我这个人不怎么喜欢斤斤计较,也不喜欢徒惹麻烦,所以,你就是用我的身份作威作福了九年,我也没有对你恶意报复,不过,”姜九笙微顿了片刻,稍稍俯身,压了压声音,“徐蓁蓁,这次你碰到我的底线了。”

        不为所动,一味偏袒。

        徐蓁蓁瞠目结舌:“你——”

        姜九笙没有再听下去,转身对赶来的医院保安道:“这个女人神经错乱,麻烦你们看紧一点。”

        “好的,姜小姐。”

        交代完,她拉着时瑾,进了办公室。

        徐蓁蓁冲着紧闭的门,嘶声怒骂,像个疯子一样撒泼尖叫,保安上前去,把人拖走。

        好半晌,才安静下来。肖逸接到了时瑾的短信,去做善后处置。

        办公室里,姜九笙一直蹙着眉头没松开,对时瑾说:“你先去洗漱。”她怕有硫酸残留在他衣服上。

        时瑾还牵着她的手,没松开,眼里酝着一片墨色,深不见底。

        “那个女人说得都是对的,我阴险狡诈报复心强,你和徐家人都是光明磊落的人,信的是法律,我不一样。”他声音沉得一塌糊涂,眼里全是兢兢战战,一字一顿地向她坦白,重申,“笙笙,我不一样。”

        徐蓁蓁的话,十有八九,全是事实。

        他认了,手心淌着汗,攥着姜九笙的手,越握越紧,语速很快,沉而干脆:“我只信我自己的手段,我只信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她抢了你的东西,你们可以大度,我不行,我就是个小人,在我这没有底线和道德,千方百计,能报复就行,我表面上不动声色,背地里却一直想着怎么弄死她。她说得没错,我心狠手辣,她动你一厘,我就要她还一丈,那个折磨他的人是我安排,我就是要她生不如死,我就是要她把欠你的都还了。”

        他一口气说了很多,语气像孤注一掷似的,小心翼翼着,也不管不顾着。

        与其由别人来说,他宁愿亲口承认,剖开心脏,让她看一看他心口那只野兽,它近乎病态的报复欲,它残暴又肮脏,有强烈侵略性的毁灭欲。

        姜九笙沉默着,四目相对,她眼里还是安安静静的,映出来他的影子也是温温柔柔的,只是问:“那个折磨她的人,强迫她了吗?”

        时瑾微微一愣后,回答:“没有。”

        她大概弄清前因后果了,报复是报复,可攻的还是心计。

        “我的理解跟你不一样。”她心平气和地看着时瑾,“你只是给了她最坏的选择,却没有替她做决定,自甘堕落不是她自己选的吗?”

        他没有捏造人性的弱点,只是利用了。

        时瑾目色深沉,垂着眼,长睫下落了一层暗影:“折磨她,是我授意。”

        他千方百计,挖了万丈深渊,等人自己跳。攻心攻计,他都不可否认,就是阴险狡诈心狠手辣,这是事实。

        说了这么多,他忌惮的,也无非就是一个她。

        姜九笙伸手,绕过他的腰环住:“时瑾,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踮了踮脚,目光缠着他的,她声音很轻,带着安抚,“你是很坏,可你所有的手段都是用来护着我的,你所有的阴险狡诈,也都是用来对付比你更坏的人,我不需要别人来告诉我你是怎样的人,因为这世上最了解的你的人,是我。”她懂时瑾,不用猜忌,他的眼睛她能一眼看到他心里。

        睫翼颤了颤,像雨后小心翼翼的蝶,一点一点地抬起来,目光渐亮,而后,灼灼光华,时瑾笑了,用力抱住了她。

        三言两语,她能让他死一回,再死里逃生一回。

        “笙笙。”

        “嗯。”

        他在她脸上胡乱地亲,满足又得意:“你怎么这么好。”

        姜九笙抬头,看着他问,眼里带笑:“那你听不听我的话?”

        他斩钉截铁答得快:“听。”

        “快去洗漱,把衣服都换了。”

        “好。”

        外科医生经常会沾到一身血污,是以,医院有专门的盥洗消毒室,时瑾去后,姜九笙在办公室里等他。

        坐了一会儿,她拨了姜锦禹的电话。

        他应该是在上课,声音压得很低:“姐。”

        “锦禹,徐蓁蓁和她奶奶的通话了录音还在不在?”为了引姜强出来,锦禹之前截了徐蓁蓁的手机,窃听到了她与周氏的通话。

        “删了。”姜锦禹又说,“可以恢复。”

        对话的内容姜九笙听过,有谈到徐蓁蓁怂恿其父姜民海杀人灭口的前因后果,这件事警方已经介入了,姜九笙本来不想再过多插手,也没有确凿且合法的证据,可徐蓁蓁还是学不会安分守己,她便做一回坏人,教教她恶有恶报。

        姜九笙略作思考:“能黑警局的内网吗?”

        姜锦禹也不问缘由:“能,一个小时就行。”

        “你先恢复录音,然后等我电话。”

        “好。”

        挂了电话后,姜九笙沉吟了良久,又拨了徐平征的号码,响了一声便通了,那头徐平征连喊了她两声,语气雀跃,心情很好。

        这还是姜九笙认回徐家后第一次给他打电话。

        “在忙吗?”姜九笙问,语气不算亲昵。

        虽然血浓于水,可到底才刚相认,急不来。

        “不忙不忙。”徐平征将声调缓了又缓,语气关切,“怎么了,笙笙?”

        姜九笙喊了一声:“爸。”

        徐平征一愣,然后激动地应了:“诶。”

        停顿了片刻。

        “如果我用不正当的手段让徐蓁蓁去吃牢饭,你会反对吗?”徐平征到底养了徐蓁蓁九年,姜九笙觉得至少要知会一声。

        另外,徐家处事素来正派磊落,她不好全然枉顾。

        徐平征没有犹豫,简明扼要地表了态:“她罪有应得。”

        徐家人心善,但不好欺。

        徐家处事坦荡,却不糊涂愚昧。

        “笙笙,这世上,没有绝对的黑与白,我相信你的判断力,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徐平征说,“就是别忘了,你身后还有徐家。”

        姜九笙勾唇,笑了笑,她喜欢徐家,有世家的风度与大气,不拘小节。那么,为了时瑾,卑鄙无耻就卑鄙无耻吧。

        次日上午,她一人,没有和时瑾说,去了警局。

        小江瞧见人来,热情地打招呼:“姜小姐来了。”

        因为霍一宁的关系,刑侦一队和姜九笙及徐家都很熟稔,相处很自在随意。

        汤正义停下手上的活,接了句嘴:“现在该称徐小姐了。”

        外面下了很小的雨,姜九笙收了伞,放置在伞架上:“没关系,我的艺名没有改。”

        汤正义嘿嘿笑:“你来是因为徐蓁蓁的事吧。”徐蓁蓁昨天被抓,泼硫酸那点事,还没结呢,新仇加旧恨,诶,这徐蓁蓁是闲过得太逍遥快活了?

        姜九笙点头:“她招了吗?”

        汤正义说没:“嘴硬着呢,不仅不招,还大言不惭地要告你泼她硫酸,说要去调医院监控,顺便验伤。”

        贼喊捉贼,脸皮也是够厚。

        姜九笙不疾不徐:“还请汤警官告知她一下,医院监控坏了,不过,证人倒有几个,就是证词,可能和她说的有几分出入。”她走到办公桌前,“另外,能帮我立一下案吗?有个疯子泼我男朋友硫酸。”

        真会玩。

        汤正义打了OK的手势:“好的,这就帮你立案。”

        姜九笙道了谢:“我能见一见姜民海吗?”

        按规矩,是不能的,不过,汤正义想了想队长和徐家的关系,以及和时瑾的勾当,爽快地开了个后门:“行,我去给你安排一下。”

        毕竟在警局,方便也不能行得太过,汤正义给姜九笙安排了十分钟的会面时间,还特地善解人意地关了监听。

        姜九笙进去,姜民海一愣,没有意想到是她。

        她坐下:“我是姜九笙。”

        姜民海神色防备。

        省去了周旋,姜九笙开门见山:“我只有十分钟时间,所以,长话短说。”言简意赅,她表明了来意,“我希望你指证你女儿教唆杀人。”

        姜民海眼底的阴翳一闪而过,然后,神色平常地说:“她没有教唆。”

        虎毒不食子嘛,他自然护着亲生女儿。

        姜九笙也不急,手肘搁在桌子上,是随意放松的姿态:“我们来做个选择题吧,如果你的女儿和你的儿子同时掉进水里,你会救谁?”

        他脸色骤变:“你什么意思?”

        果然,只要诱饵够大,没有撬不开的嘴,手心手背,厚度总是不一样。

        姜九笙胸有成竹,语气淡淡的:“故意杀人罪,有可能会判死刑,再不济,也是终身监禁或者二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我可以让你儿子少判几年。”她看着姜民海,补充,“如果你肯指证你的女儿的话。”

        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姜民海懂,鱼与熊掌也不可兼得,这儿子女儿,保一个,就弃一个。

        他将信将疑:“怎么少判?”

        姜九笙气定神闲:“比如醉酒。”

        他神色冷了冷,眼里的怀疑不减:“醉酒并不属于法定免于处罚和减轻处罚的情形。”

        姜民海显然做过功课。

        姜九笙眼底依旧云淡风轻,接了下文:“醉酒的确不属于法定免于处罚和减轻处罚的情形,但法官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

        醉酒杀人在主观恶性上不如蓄谋杀人大,一般实践中法官会予以考虑,并相对清醒时同等条件下的故意杀人来说,予以从轻处罚。

        她停顿了片刻,补充了一句:“还有,我是徐家人。”

        徐家在江北的人脉与权势,毋庸置疑,若是有心干涉判决,是轻而易举的事。

        姜民海敛着眸,若有所思。

        话已至此,姜九笙看了看时间,起身:“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

        她提步,旋身离开。

        姜民海的手打到了桌子,手铐被撞击出刺耳的声音,他站起来,穿着囚服,问了最后一句:“你为什么非要蓁蓁坐牢?”

        他调查过姜九笙,不是赶尽杀绝的人。

        姜九笙回头:“她这种人,关起来更安全。”敢对时瑾泼硫酸,当她软柿子吗?

        啪嗒——

        会面室的门关上,刚好十分钟,不多不少。

        徐蓁蓁被拘留的第二天,苏万江嫌疑排除,无罪释放。姜九笙离开警局时,在门口碰到了苏倾,她像是漫无目的,走来走去,徐青久跟着她,撑了把很大的黑伞,亦步亦趋。

        苏倾也看到了她,惊喜地招手:“笙笙。”

        姜九笙撑着伞走过去:“你来接你父亲?”

        她摇头,一口否认:“谁说的,就是天气不错,随便溜溜。”

        天气不错?

        雨下得真温柔呢,风很大。

        姜九笙也不拆穿她:“我先走了,时瑾在医院等我。”

        苏倾摆摆手,煞有介事地说:“去吧,我再随便逛逛。”

        和姜九笙挥手作别后,苏倾继续闲庭信步地漫步,徐青久把伞朝她那边倾,在苏倾第三次路过这条路时,他蹙着眉拉住了她:“再往前逛,就是警局了。”

        苏倾一脸惊讶:“是吗?”她目光似有若无地飘过不远处,故作轻松,“我没注意,怪不得狗仔不跟了,原来是到了警局门口。”

        徐青久看了她一会儿,戳破了她的心思:“苏倾,想去就去吧,他毕竟是你父亲。”

        她嘴硬:“我气还没消呢。”

        扔下这一句,她扭头就要走。

        身后,苍老的声音喊:“倾倾!”

        苏倾顿住。

        苏万江从警局门口小跑出来,他当时进警局的时候,没有穿外套,就一件洗得陈旧的长袖,皱巴巴的,这两天变了天,很冷,他瑟缩着,本来就驼,显得更矮,雨不大,白茫茫得像雾气,落在他花白的头发上。

        “倾倾你来了。”他好像很惊喜。

        苏倾转过身去,冷着脸:“我不是来接你的,只是路过。”

        苏万江笑,两鬓斑白,眼角都是皱纹:“能见到你就好,以后可能就见不到了。”

        苏倾张张嘴,失声。

        应该是很冷,苏万江抱着手,也不敢靠得太近,就往前走了两步:“倾倾,我回老家去了,你好好保重。”说完,他看徐青久,眼珠浑浊苍老,爬着红血丝,“我家倾倾以后就拜托你了。”

        从鬼门关走一遭回来,心境就变了,人到底是老了。

        徐青久看了看苏倾,她面无表情。

        雨越下越大,苏万江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我走了。”

        说完,他转身,朝后摆了摆手,弯腰驼背地穿梭在雨里,雨珠落得密密麻麻,隔了水雾,将视线模糊。

        他一走一跛,走得很慢。

        不记得是哪年了,苏万江赌博输了钱,被人打断了一条腿,后来下雨天就会疼。

        苏倾吸了吸鼻子,跑出了徐青久的伞里,追着过去了。

        苏万江停下来,回过头看她。

        她把外套脱了,扔给他,语速很快,像是不耐烦:“尾号7988那张卡,我每个月会给你打饭钱,一分都不多只够你吃饭,你要是再赌,饿死了我都不会管,我说到做到。”

        苏万江抱着她的外套,红着眼睛套在身上,他说:“我以后不赌了。”摆摆手,“我走了,你回去吧,下雨呢。”

        又摆摆手,他走了,小跑着,一跛一跛。

        他身材矮小,从监狱出来,瘦了一圈,即便是穿着苏倾的外套,也大了一截,他抱着身子,越跑越远,远远看过去,像个腿脚不便的小老头。

        五十多岁,怎么就老成了这样。

        苏倾蹲下,抹了一把眼睛。

        徐青久也蹲下,给她撑伞,用手指给她擦了擦眼睛:“不哭了。”

        她抬头,眼眶通红:“我没哭,是雨水进了眼睛。”

        “嗯,没哭。”他一只手拿着伞,用一只手把她抱进怀里。

        她把下巴窝在他肩上,吸了吸鼻子,看着消失在雨里的背影,视线模糊,有泪盈于睫:“我就是觉得,苏万江很可怜。”

        她有点哽咽,没往下说。

        徐青久拍着她的背,他就是觉得,他女朋友真善良。

        ------题外话------

        上一章硫酸有bug,已改,另外,小说纯属虚构,现实不要学他们的手段哈,做个好人~

        推荐“朕要雨露均沾”新文《吾凰万岁:男妃欺上殿》

        大婚之日,他扶着醉醺醺的她踉跄上榻。

        修若梅骨的指,抚弄她胭脂红唇,音色低哑的问:“晚晚,我若要你的江山,可给?”

        她醉眼朦胧的瞧他一眼,伸手勾着他下颌,娇媚一笑:“江山?”

        “江山算个球,你就说要我的命,我也给你。”

        心脏一空,他翻身压着她,深眸沉沉:“记住你的话,负我则死。”

        她敷衍的点头,心思都在他的衣服上:“要死啦!你这破腰带怎么解不开?”

        他:“……”

        PS:本书悬疑题材,养成、女帝文!男主重生,女主穿越,爽宠有爱。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9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