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94:景瑟掉马甲,时瑾被泼硫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男人趁机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拽,一只手覆在她胸前:“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就让你免费住。”

    徐蓁蓁恼羞成怒,用力推开:“滚开!”

    男人叫刘伟,已经四十二岁了,身材肥硕,邋里邋遢,守着这栋老房子,成日里无所事事,穿梭在各个女房客的门前,一双眼里,总带着淫秽与贪婪,他身上有所有徐蓁蓁最讨厌的点。

    这种男人,碰她一下,她都觉得恶心。

    刘伟被她推得踉跄了几步,肚子上积了一圈的肥肉抖动着,他拿出嘴里叼的牙签:“不愿意?”用手指刮了刮牙签上的菜叶,指腹搓了搓,在身上擦了一把,又把牙签扔回嘴里,“那你现在就滚。”

    徐蓁蓁站在那里,身上的裙子湿透,穿堂风吹来,她瑟瑟发抖,咬着牙看着刘伟,纹丝不动。

    “怎么不滚了?”

    刘伟嗤了一声,吐了嘴里的牙签,肥头大耳凑近徐蓁蓁,手摸到她的腰,掐了一把:“没钱就别跟老子端架子,装什么贞洁烈女。”

    男人的手指粗粗糙,带着滚烫的温度,在女人滑腻纤细的腰上揉搓。

    徐蓁蓁一巴掌拍打在刘伟粗壮的手臂上:“别碰我!”

    恶心极了,她想吐。

    刘伟用手指掏了一下牙,吐了一口唾沫,抬手就是一巴掌,指甲勾到了她的口罩,硬生生扯断了绳子,她被巴掌甩得摔倒在地上,没了口罩的遮掩,右脸上丑陋的疤痕裸露在外,迅速红肿起来,像一条巨大的红色蜈蚣,横亘在她半边脸上。淋了雨,妆早就花了,嘴角上的口红像晕开的血。

    这张脸,狰狞可怖。

    刘伟目光落在她右脸的伤疤上,笑出了声,嗤之以鼻:“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也不照照镜子。”他弯下腰,捏住了她的脸,抬起来,“就你这种丑八怪,老子肯玩你,那都是抬举你。”

    凑得近,徐蓁蓁能闻到男人的口臭,还混着中年男人的汗臭与烟味,令人作呕极了,她甩开他的手,往后退。

    刘伟身伸手勾住她往后的脖子,用力扯着她的头皮:“你还不服气啊?”在她完好的左脸上摸了一把,他直起身,挺着个啤酒肚,“那好,进去收拾东西,现在就滚出老子的地盘,要是不肯滚,自己乖乖脱衣服。”

    胃里在翻江倒海,风一吹来,整个走廊都弥漫着馊臭味,她吞咽了一下,将涌到喉咙里的酸水咽回胃里,撑着地站起来,路过男人毫不收敛的目光走进房间。

    三十几平的单间,地上都是她的衣服、鞋子,还有化妆品,她蹲下,一件一件扔进行李箱,旁边桌子上剩下隔日盒饭,让她反胃,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吐意又上涌,她蹲在地上,干呕了几下,呕着呕着就哭了。

    她身无分文,还能去哪?带着这张毁容的脸,还能做什么?她不甘,她绝望,她想死,更想杀人。

    动作停下,她坐在地上,过了许久许久,抬手,摸到裙子侧腰的拉链,缓缓往下拉。

    “咣。”

    门被摔上了,屋外的风声隔断。

    刘伟站在门前,一步一步走近,身上的赘肉摇晃,走到了徐蓁蓁面前,直勾勾地看着她:“趴床上去。”

    咔哒。

    皮带扣发出声音,他抽出裤子上的皮带,把档口的拉链拉下,骂了句:“婊。子。”

    徐蓁蓁仰起头:“我不是!”

    刘伟扯住她的头发,把她按在地上,大手掀开她的裙摆摸进去:“嘴这么硬,欠。操。”

    话落,男人挥着皮带,重重抽在女人的后背。

    窗外风声雨声不停,彻夜雷雨,屋子里,老旧的床板摇晃了一晚上,男人的低吼声,还有女人的哭泣声,整宿未歇。

    整整五天。

    徐蓁蓁被刘伟折磨了五天,她身上的皮肤没有一处好的地方,全是皮带勒出的痕迹,还有烟头的烫伤。

    这个男人是个变态,以性、虐为乐。

    屋子背阳,窗帘拉着,就是白天也昏昏暗暗的,徐蓁蓁醒过来,睁着眼睛躺了一会儿,也不知道几点了,她从床上爬起来,身上不着寸缕,一动,浑身都疼,她从地上捡了件衣服披上,倒了杯水喝,走到门口,刚要打开门,听见刘伟的声音。

    他在外面讲电话。

    “已经照办了。”

    刘伟嘿嘿一笑,邀功似的:“那个女的现在老实了,怎么弄都行。”

    语气谄媚,带着明显的讨好。

    刘伟嘴里叼着根烟,笑得堆了满脸肥肉:“以后还有这种好事,秦助可别忘了我哈。”

    秦助……

    刘伟大声地笑:“好好好,替我谢谢六少。”

    徐蓁蓁握着门把的手战栗了一下,垂下眸,遮住眼底疯狂跳跃的火光,她站了一会儿,坐回床上。

    几分钟后,刘伟挂了电话,回了房间。

    徐蓁蓁像往常一样,神色平静:“能不能给我点钱?”

    刘伟掐了烟,身上裹着一条不合身的浴巾,上面敞开,露出一片黑漆漆的胸毛:“你要钱做什么?”

    徐蓁蓁低头,声音很小:“我出去找工作。”

    “我每天给你吃给你住,还找什么工作。”刘伟嗤笑了一声,走过去捏着她的下巴,“就你这张脸,还是别出去吓人了。”

    她也不躲,抬着眼睛看男人的脸,白嫩的手攀到男人胸前,探进去,摩挲撩拨着,吐息如兰,喷在男人脸上,掐着声音,娇弱又酥软“不工作也行,可我想出去走走,每天待在这个房子里,我会被闷坏的,你让我出去散散心嘛。”

    男人粗厚的大掌按在她臀上,另一只手已经钻到她大腿:“先把我伺候舒服了先。”

    很快,逼仄的单间里便响起了男人粗喘声,还有女人痛苦的哭叫声。

    天北医院。

    下午四点,时瑾结束一台心胸手术。

    手术灯灭,他走出来,守在门口的病人家属立马上前:“时医生,我儿子他怎么样了?”

    时瑾还戴着口罩,往后拉开了些距离:“手术很成功,不用担心。”

    音色温和,礼貌周到,却带着疏离与距离感。

    病人家人热泪盈眶,连连道谢:“谢谢时医生,谢谢,谢谢。”

    时瑾取下口罩,微微颔首:“不用客气。”

    不仅年轻,还俊朗矜贵。

    这便是传闻中的心外科权威医生,的确如传闻所言,雅人深致,君子如玉。

    病人家属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时瑾稍稍退避,将手上的手套扔进了医用垃圾桶,转身离开。

    时医生有洁癖,每次手术后,需要半个小时洗漱消毒,待手术结束后四十分钟,医助肖逸才拿了文件去敲时瑾办公室的门。

    “进。”

    肖逸推门进去:“时医生。”

    时瑾抬头,已经换回了衬衫,金属纽扣扣到衣领,头发刚洗,还带着潮意,细碎的发稍稍遮住了眉,一双漆黑的瞳孔里有秋日阳光的剪影,漂亮得不像话。

    “什么事?”

    不管见多少次,还是会被这张脸惊艳到,再加上这一身气质,不知道姜九笙怎么撑得住。

    肖逸打住脑子里的天马行空,把手机的资料放在办公桌上:“这是转院来心外科的病患资料。”

    时瑾翻开,一一过目,最后,修长白皙的手指落在一个名字上:“这位病人,我不负责。”

    肖逸看了一眼,明白了:“好,我安排给科室别的医生。”

    是谈家那位大小姐。

    谈莞兮在国外做了手术,换了心脏,不到两个月发生了强烈的排斥反应,心脏迅速衰竭,谁负责都一样,没得救。

    就是不知道那位病入膏肓的谈小姐,何苦还要拖着病体回国。

    肖逸转身出病房,走到门口,听见时医生在打电话。

    “笙笙。”

    他与姜九笙说话时,总是温温柔柔的,宠溺又耐心,一点脾气都没有。肖逸感慨,爱情啊。

    姜九笙在电话里说:“我这边结束了,半个小时后到医院。”

    一般来说,她只要行程结束得早,便会去医院陪时瑾,有时候时瑾有手术,她自己也能捧着剧本,在办公室等一整天,也不嫌无聊。

    姜九笙是天北医院的常客,上到院长主任,下到护士病人,都经常碰到她,知道她是时医生的家属,狗仔队蹲了几次就不再蹲了,因为司空见惯了,为什么炒作价值。

    莫冰总说她太黏时瑾了。

    时瑾说:“我去接你。”

    她拒绝了:“不用来,你专心给人看病,我去找你。”

    “好。”

    挂了电话,时瑾去了住院部,查完病房后去了霍一宁那里,霍一宁的手术是他主刀,情况已经稳定,没有什么大碍,一般来说,由实习医生接着负责就行,不过,霍一宁的后续治疗,时瑾都亲力亲为。

    霍一宁有时候打趣,说他们也有革命情谊了。

    时瑾神色自若,纠正:“看在我女朋友的面子上。”

    姜九笙和景瑟,是表姐妹,仅此而已。

    时瑾查看完手术刀口:“伤口恢复得很好,一周后可以出院。”

    霍一宁没说话,他身边的小姑娘甜甜地笑了笑:“谢谢表姐夫。”

    景瑟再徐家见过时瑾几次,每次都乖乖叫表姐夫,有礼貌,又有眼力见儿。时瑾嗯了一声,应了,心情不错,亲自给霍一宁换了药。

    柜子上的手机响了,景瑟看来一眼来电,出去接了,是陈湘的电话,打过来训她的,因为她不肯回剧组,导演和男主角都快疯了。

    嗯,反正她就是不回去,让经纪人骂好了。

    霍一宁抄着手,挑眉瞧着时瑾:“表姐夫?”

    时瑾把镊子放下:“我女朋友是你女朋友的表姐。”

    霍一宁好整以暇:“所以我们?”

    “是亲戚。”时瑾转头,对身后的护士长说,“刘护士,给这位申请亲属减免。”

    刘护士长应:“好的时医生。”

    “……”

    霍一宁摸了摸下巴,笑了:“这见了鬼的缘分。”

    时瑾脱了医用手套,用棉签沾着透明的消毒水,擦了三遍手才离开病房。

    景瑟还没回来,有人来探病。

    霍一宁在电视上见到过这两张脸,是最近被骂得很狠的徐青久和苏倾,一点被骂的颓废丧志都没有,春风满面满脸滋润。

    徐青久是代他爷爷来的,怎么着也是瑟瑟的男朋友,来瞧瞧死没死。

    彼此都不熟稔,没话题,苏倾问:“瑟瑟呢?”

    霍一宁目光落在徐青久身上:“在外面接电话。”

    他看着他,一直看着他,眼神很复杂。

    徐青久整个人都不太对:“你看我干什么?”这眼神让他有点发毛,这个未来表妹夫,很古怪。

    霍一宁收回目光:“能单独谈谈吗?”

    单独谈谈?

    他们有什么好谈的,徐青久刚要拒绝,苏倾先溜了:“我出去找瑟瑟说说话,你们聊。”

    等病房里只剩两人。

    霍一宁开口,很冷静:“以前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吧。”

    徐青久一脸懵逼:“以前什么事?”他和这厮第一次见面啊,说得好像有猫腻似的。

    霍一宁看他,语重心长,很严肃,也很正经:“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你向我表白的事我不希望瑟瑟知道。”

    徐青久愣了三秒:“我向你表白?”他嗓门都惊得拔高了,面红耳赤地质问,“我什么时候向你表白了?”

    我勒个艹!

    霍一宁抱着手,处之泰然地自报了家门:“我是离骁。”这个游戏名,他上警校前,用了几年。

    “……”

    徐青久懵逼加无语,一脸茫然,丈二得很。

    什么鬼!神经病啊!

    见对方没给反应,霍一宁再次耐心地提醒:“八年前,你读初中的时候,跟我打剑三。”那时候,他们很合拍,一起打了很久的游戏,直到他表白。

    徐青久一头雾水地纠正:“八年前我读高中了。”

    而且,他不打剑三!

    霍一宁面不改色,没有尴尬,一板一眼平铺直叙地剖开来说:“我们交换过照片,并且,”他舔了舔牙,“你向我表白了。”

    然后,他就退出了剑三,去警校了。

    徐青久:“……”

    我艹!

    千千万万头曹尼玛,开始在徐青久的心头碾来碾去,那心情,简直哔了狗了!犹如从天而降一口锅,砸在脑门上,眼冒金星过后,只想骂爹!

    霍一宁皱眉,不太认同对方这种过后就忘的幼稚行为:“还没记起来?”他捏了捏眉心,舒展开,“也好,我也不想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

    毕竟事关徐青久的取向,现在人家又有女朋友了,霍一宁觉得不适合再让任何人知道。

    徐青久从头懵逼到尾,根本听不懂这厮在开什么国际玩笑,据理力争:“我是钢铁直男,我怎么可能向你表白。”

    “钢铁直男。”

    霍一宁轻念了这四个字,扫了徐青久一眼,没有往下说。

    徐青久:“……”

    这眼神什么意思,怀疑他的取向?

    徐青久要原地爆炸了:“你别坏我名声,给我说清楚了,我什么时候跟你有过一腿。”

    刚好到这,景瑟回来了。

    她小碎步挪到床边,怯怯地解释:“队长,不是我表哥,跟你有一腿的是我。”

    霍一宁和徐青久都看向她。

    她小声招了:“我是叽叽巨无霸。”她打剑三那会儿,就这个游戏名,全服就她一个,绝不可能重名。

    霍一宁:“……”

    徐青久越听越糊涂:“什么鸡?什么巨无霸?”他都没脸念出这么污的名字,跟个二逼似的。

    景瑟瞟了他一眼:“没你什么事。”她扭头拜托苏倾,“表嫂,你帮我把我表哥带走。”

    估计是人家两口子的事,苏倾很有眼力见儿,拽着徐青久出了病房,顺带关上了门。

    霍一宁耷拉着脑袋盯着做贼心虚的小姑娘:“你为什么把徐青久的照片发给我?”害他以为徐青久是被他掰弯的,还为此自责了一段时间。

    景瑟乖乖站着,像个面对班主任的小学生,细声细气地为自己辩解:“那时候我只想打游戏,不想网恋。”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了,越来越没底气,“后来想跟你网恋了,又忘了给你发我的照片。”

    霍一宁抿了抿唇。

    景瑟嘀咕,声若蚊蝇瓮声瓮气:“不怪我,我一表白你就把我拉黑了,都不等我解释就失联了。”她也很难过的,平生第一次表白,本来想着表白完跟他在游戏里结成侠侣,一起打boss,一起刷副本,一起称霸剑三!

    可是呢,他失联了……

    现在想起来,心都好痛,好哀伤。

    景瑟滴溜溜的大眼睛,下一秒就能挤出眼泪来。

    霍一宁心软了,声音放低了:“你是不是一开始就认出我了?”他能不失联吗?他把‘他’当兄弟,‘他’却想泡他。

    景瑟老老实实地点头。

    虽然过了七八年,队长的脸依旧俊得让她像得了心肌梗塞,一眼就认得了。

    “怎么不告诉我?”霍一宁拧着眉头问。

    景瑟低头,对手指,有点点伤心:“我问过你啊,你说找你网恋的人不怎么样。”

    “……”

    霍一宁哑口无言,他当时以为是徐青久。

    队长不喜欢叽叽巨无霸,景瑟有点悲伤,心情不美丽,她顾着悲伤,没想那么多,一时就脱口而出了:“九里提的时候,我一眼就认出你了,本来想追到了就甩掉,后来——”

    话被打断了:“甩掉?”

    尾音提起,是危险的讯息。

    景瑟眼珠子一睁:“……”糟糕,说漏嘴了。

    霍一宁顶了顶腮帮子,一个字一个字念她的名字:“景瑟。”

    她站直:“到!”

    声音洪亮,尾音发颤,心虚,好心虚呀。

    霍一宁勾着眼角,似笑非笑:“你还想甩我?”

    景瑟摇头,大声回答:“不想!”生怕他生气,她军姿站得笔直,又乖顺又诚恳地表忠心,“我早就改过自新了,不想甩掉你,想嫁给你了。”

    多少气恼,都因为她这句话偃旗息鼓了。

    景瑟瞄了瞄他,声音软绵绵的:“队长,你是我初恋哦。”

    再一句甜言蜜语,彻底没辙了。

    霍一宁投降。

    这小姑娘跟只奶猫似的,磨人归磨人,也会勾人,专挑他软肋抓,心脏都被她的小爪子挠软了,他一句重话也说不出口了:“过来。”

    她笑眯眯地脱了鞋爬上病床。

    霍一宁好笑:“我没让你到床上来。”

    景瑟一脸懵懂,认真的表情,有一点点蠢萌,一点点可爱:“你不是要亲我吗?”她一本正经的小模样,“你伤没好,躺着,我来亲你。”

    “……”

    霍一宁叹了一声,躺下了,任她为所欲为。

    下午四五点,太阳已经歇了,秋意寒,天昏沉得早,临近下班时间,心外科的病人少了许多。

    护士站值班的小韩护士查完病房回来,瞧了一眼不远处,那个戴口罩的女人,已经在那坐了近半个小时了,也不像来看诊的。

    小韩护士走过去,好心地询问:“你是找谁?”

    女人抬头,口罩遮着脸,露出一双眼,没什么神,她指了指墙上的铭牌,音色冷硬地念道:“心外科,时瑾。”

    前面,刚好是时瑾的办公室。

    小韩护士便耐心解释:“时医生今天不坐诊,如果看心外科,需要挂科室其他医生的号。”

    女人不说话,依旧坐在办公室外的候诊座上,目光盯着那扇紧闭的门。

    小韩护士挠挠头,不管了。

    约摸过了三四分钟,啪嗒一声,门开了。

    时瑾走出来,医助肖逸过去递给他一份文件:“时医生,304号病人的术前检查已经做完了。”

    没有人注意到,座位上的女人站了起来。

    时瑾看完检查报告,取了口袋里的钢笔,低着头,在上面标注了几处:“这几处的后续数据你邮件发给我,另外,手术时间暂时安排在明天上午。”

    “我知道了。”

    肖逸接过报告文件,先去忙了,刚转身提步,听见两个声音。

    “时瑾。”

    “时瑾!”

    两声,几乎同时响起,都是女人的音色,一个轻柔,一个愤怒。

    时瑾抬头,看着几米外,姜九笙站在那里,眼眸含笑,唇角上扬的弧度一点一点隐没:“时瑾!”

    候诊座上戴着口罩的女人从包里拿出一瓶透明的液体,拧开了瓶盖:“时瑾,你去死!”

    尖叫了一声,塑料瓶口对着时瑾,液体泼出。

    是徐蓁蓁。

    白色的医生长袍划了一个弧度,几滴液体低落在上面,有滋滋响声。

    心外科,时瑾,银质的铭牌上,五个字瞬间被腐蚀得没有了纹路,整个走廊都充斥着一股浓硫酸的味道。

    ------题外话------

    淡定!我是亲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