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93:徐蓁蓁被糟践,周氏之死(二更)

293:徐蓁蓁被糟践,周氏之死(二更)

        果然是醉了,一点都不乖。

        一杯水,喂了好几分钟,他喝了酒,唇色本就红,被亲得更红了,半点没有平时的清风霁月,像只妖,眼睛里都带着媚。

        姜九笙把杯子放下:“我去拿醒酒药,你眯一会儿。”

        时瑾立马抱住她的手:“不行,你去哪都要带上我。”

        “你走楼梯会摔,我一个人去,就上来。”她揉揉他头顶的发,发质很软,被她弄乱了,碎发耷下来,多了几分少年气,她哄小孩一样,“乖,松手。”

        时瑾没松手:“那亲三下。”

        她就亲了他三下,他乖乖松手了。

        已经快十一点了,徐家人都睡了,客厅亮着灯,帮佣阿姨在收拾,姜九笙问她要了醒酒药,特地煮过了才盛起来,回房间却没见着时瑾。

        她放下药:“时瑾。”

        沙发上没人,浴室里也没人,姜九笙找了一圈也没看见人影。

        “时瑾。”

        “时瑾。”

        夜深了,大家都在睡觉,她不好大声喊,从房间里出来,四处没见到人,问帮佣阿姨:“看到时瑾了吗?”

        “他刚刚下楼了。”

        应该是她在厨房煮药的时候下了楼,徐家别墅很大,一楼有好几个房间,徐老爷子和两个儿子都住一楼,姜九笙尽量压低声音:“时瑾。”

        老蒋突然喊她,声音很大:“笙笙小姐,你快来。”

        姜九笙问:“怎么了?”

        “博美爸爸在踢老爷子的房门,还有,”老蒋有点头疼,扯了扯身上的睡衣,“还有徐市的房门。”

        姜九笙:“……”

        大半夜的踢门,真的不是时瑾的处事风格,都是酒精惹得祸。

        老蒋也是没办法,才来搬救兵,这会儿,时瑾正在徐老爷子门前,踹他房门,一脚又一脚,也不说话,就是踹得很重很响。

        “咣。”

        “咣。”

        徐老爷子从睡梦中被惊醒,还以为地震呢,一打开门就瞧见时瑾一张俊得人神共愤的脸,正踢他门。

        徐平征解释了一句:“刚踢完我的。”看了看时瑾,“应该是醉了。”

        醉了怎么就偏偏踢他们父子俩的门?

        徐老爷子板着脸问了:“博美爸爸,你踢我门干嘛。”

        时瑾神色看上去没什么异样,和平时一样的兰枝玉树,语气也平静沉着,说:“如果我踢你,笙笙会生气。”

        徐老爷子:“……”这话什么意思,笙笙不生气,你就要来踢我?

        时瑾面无表情,抬脚。

        “咣——”

        又是重重一脚。

        徐老爷子是知道了,这家伙肯定是想一个人占着笙笙,所以对他及他的门有着很强的敌意。

        占有欲强得一批。

        徐老爷子觉得得跟他讲讲道理了:“博美爸爸,你是在撒酒疯吗?你不能这么不懂事,当笙笙的男朋友要贤惠大度——”

        老爷子耳提面命的话还没说完。

        姜九笙喊:“时瑾。”

        时瑾立马转头看过去,露出一个笑容:“笙笙,我在这。”

        这么大动静,大家都被吵醒了,门口全是人,姜九笙有些窘:“爷爷,爸,打扰你们休息了,时瑾喝多了,我先带他回房间。”她看时瑾,“时瑾,跟我回去。”

        时瑾乖乖伸出手,让她牵着走了。

        这会儿一副小绵羊的样子,刚刚踢门的时候,像只大老虎。老爷子看了看门,又看了看时瑾,深思了:“笙笙,是不是有点太惯时瑾了?”男人不能惯,越惯越混蛋。

        徐平征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笙笙刚刚叫我爸了。”

        好像是……

        还是第一次叫,徐老爷子欣慰地拍拍儿子的肩:“恭喜你,当爸了。”

        徐平征乐得去找酒喝。

        姜九笙把时瑾领回了房间,给他喂了醒酒药,折腾了一晚上,他额头有薄汗:“去洗澡好不好?”

        时瑾躺在沙发上,把姜九笙整个人抱在怀里:“你给我洗。”

        她起身要去放水:“那你先脱衣服。”

        他拉着她不撒手:“你给我脱,嗯?”用脸蹭蹭她的手背,“好不好?”

        “……”

        酒精真是个神奇的东西,能让他家时瑾撒娇。

        给他脱了衣服,他哼哼唧唧叫着,姜九笙红着脸,哄着他进了浴缸。

        时瑾把她也拖进去:“笙笙,我要跟你一起洗。”

        姜九笙:“……”

        她想,以后不能让时瑾喝酒。

        次日,艳阳天。

        老旧的旅舍四层高,没有电梯,楼梯间里没有灯,一字排开的格局,走道里有人放了厨具,显得拥挤,没有及时倒掉的生活垃圾散发着难闻的味道。

        男人穿着人字拖,一件紧身的黑色长T,迷彩裤,头发铲成了平头,脖子上挂着粗链子,身材肥硕,嘴里叼了根牙签,金鱼眼四处睃着,走到一间房前,敲了门。

        “扣、扣、扣。”

        重重敲了好几下,里面的人才过来开门,房间格局简单,一张床,一个桌子,其余什么都没有,女人的粉色的行李箱开着放在地上,衣服鞋子也在地上。

        天才刚亮,徐蓁蓁还穿着睡衣,真丝吊带,套了一件风衣外套,戴着口罩,问门口的男人:“什么事?”

        男人打量了她一眼:“房租。”

        徐蓁蓁把衣服裹紧:“能不能等两天,我还在找工作。”

        几天过去,她还是没找到工作,一来放不下身段,不愿意做脏活累活,二来,她脸毁了,很多高档一点地方都不要她,高不成低不就的。

        男人咧嘴,牙齿很黄,目光毫不掩饰地在徐蓁蓁身上上下审视:“我这里不可以拖欠房租。”

        除了脸,身材还是不错。男人心想。

        徐蓁蓁被看得不自在,往门后退了退:“就一天。”她咬了咬牙,看着男人滚烫的金鱼眼,软着声音,“求求你了。”

        这栋旅舍都是男人的,他是包租公,死了老婆,一个人过。徐蓁蓁很多次看到这个男人从楼下一个接客的小姐房间里出来,知道他看她的眼神里面有什么含义。

        男人笑了笑,肥厚的手伸向她臀部,抓了一把:“我只等你一天。”

        她忍住胃里的恶心感:“谢谢。”

        傍晚六点,半边天都是艳红的橘色,深秋萧瑟,夕阳带着肃肃冷意。

        宇文家的下人来书房传话:“先生,有位叫徐蓁蓁的小姐在门口,说想见您。”

        宇文覃生翻阅文件的动作略微顿了一下:“让她进来。”

        不消片刻,下人领着徐蓁蓁进了屋,宇文覃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军事书籍,自顾翻页,没有抬头。

        徐蓁蓁走过去,轻声喊:“伯父。”

        宇文覃生抬头。

        眼前的女人穿了裙子,便是秋天也露出了一双修长的腿,裙子贴服修身,将她的腰身勾勒得很窈窕,披着头发,戴了口罩,只能看见眉眼,化了精致的妆。

        特别打扮了,来意很明显。

        宇文覃生放下书:“你找我?”

        徐蓁蓁点头。

        他懒懒靠着沙发,姿态放松,好整以暇地看她:“找我什么事?”

        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然后蹑手蹑脚地坐过去,靠得很近,宇文覃生甚至能闻到她身上不太浓的香水味,她眼神羞怯,一双多年没沾过阳春水的手白嫩又光滑,放在了宇文覃生的腿上,她手指打着圈,似有若无地撩拨,身体朝他靠过去,领口压得很低。

        “你之前说过,我可、可以当你的女人,还算数吗?”她支支吾吾,眼神带着羞涩与期待。

        宇文覃生笑着看她,眼里没有一点起伏,像平时那般,沉稳又斯文,只是说出的话,像把刀子:“徐蓁蓁,你比我想的还要贱。”

        徐蓁蓁睫毛颤了一下,似乎难以置信,睁着一双杏眼,含了泪花,楚楚可怜:“你不喜欢我吗?”

        唐女士也说过,她长得像萧茹,而萧茹,是宇文覃生的心头人,若非如此,她也不会被唐女士选中,宇文覃生也不会碰她,就是这张脸让她与宇文家有了这样深的纠葛。

        她抿了抿嘴角,手指顺着男人的腿部肌肉,往上攀附,轻轻地摩挲挑逗。

        手腕被抓住,宇文覃生甩开了她的手,眼里带笑,全是轻视与厌恶:“你去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

        她身体僵住,强烈的屈辱感让她抬不起头,心头的不甘与愤恨被放大,像千万只蚂蚁在啃食她的心脏。

        她恨,恨不得把那些置她于这般境地的人全都千刀万剐。

        “想要多少?”轻飘飘扔了一句,宇文覃生点了根烟,幽幽看着她。

        徐蓁蓁抬头,眼眶殷红:“什么?”

        宇文覃生似笑非笑,那笑带着冷,带着毫不掩饰的轻蔑:“那个晚上,我睡了你,你来不就是找我结账的吗?”

        徐蓁蓁攥着手,掌心被指甲掐破,她怒红了眼睛,咬着牙低吼:“我不是鸡!”

        宇文覃生抖了抖手里的烟灰,语气不咸不淡:“哦,那算了,自己离开。”

        她身体都气得在发抖。

        她不是鸡,可是,她需要钱,她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根本忍受不了柴米油盐都要斤斤计较的日子。

        自尊,她要不起了,她要活命,抬起头:“五十万。”眼里全是不甘的火焰,咬紧牙,“给我五十万。”

        五十万对宇文覃生来说,九牛一毛,根本不算什么钱,可对现在的她来说,就是救命稻草,她不能想象没有钱的日子。

        宇文覃生笑了,眼里是有浓浓的讥讽,打量着徐蓁蓁,像看一件廉价的商品一般:“你可值不了那个价。”

        真是个傻女人,竟把他当冤大头。

        宇文覃生起身,拿起茶几上的钱夹,从里面掏出来两张一百的纸币,扔在了地上,居高临下地睥睨着,脸上不见半点平日的温文尔雅,一身军装,冷漠又阴狠:“自己脱衣服送上门的女人,都很便宜。”

        这个男人,心够狠,人也够绝,将她的脸面死死踩在脚下。

        徐蓁蓁几乎咆哮:“宇文覃生!”

        “送客。”

        宇文覃生不冷不热地扔下两个字,起身去了书房,穿一身军装,站得笔挺,嘴角的笑狷狂又冷冽。

        下人过来请徐蓁蓁离开。

        她整个人如坠寒潭,后背全是冷汗,她忍不住尖叫出声,忍不住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拂到地上,果盘里的水果滚过地上那两张纸币,她满眼血丝,盯着看了许久,蹲下,把地上的钱捡起来,紧紧攥在手里,然后站起来走出宇文家。

        门口,宇文冲锋进来,对她视而不见。

        徐蓁蓁顿住,脱口喊住了他:“宇文。”

        宇文冲锋回头,目光很冷。

        这个男人,看她时,眼里总是带着薄凉与不耐。

        一个一个,都对她弃之如敝履,徐蓁蓁的眼泪夺眶而出,她哽咽:“我的身份是假的,可我真的喜欢过你。”

        从第一眼见到他,就魂牵梦绕,她永远都不会忘了那一眼惊鸿。

        “喜欢我?”宇文冲锋勾了勾唇,眼角带着薄凉,有漫不经心的轻佻,看着她问,“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徐蓁蓁咬着唇,哑口无言,像被剥光了衣服,无所遁形。

        他笑,轻描淡写的口气:“一边爬我爸的床,一边说喜欢我,徐蓁蓁,”薄唇抿了一下,他用指腹刮了刮自己的唇,目色森冷,“姜蓁蓁,你的喜欢可真廉价。”

        他瞥了她一眼,嘴角的笑冷峭,转了身。

        以前,徐蓁蓁觉得宇文冲锋一点也不像宇文覃生,不,这对父子,骨子里的绝情是一模一样的。

        廉价……

        她廉价,她什么都不是,也什么都没有,可凭什么,凭什么她一无所有。她走出宇文家的大门,手里捏着钱,蹲在地上,尖叫大哭,像个疯子一样发泄,嘶吼怒骂。

        好恨。

        恨自己,恨所有人。

        天黑了,这个点,路上有点堵车,来来往往的车辆开得很快,小雨淅淅沥沥得下起来,徐蓁蓁身上湿哒哒的,贴身的裙子沾在身上,身体冰凉,她在路边等了很久,才招到一辆车,主驾驶的司机回头打量了一眼,见座位被她弄湿,面露嫌恶。

        出租车开了十几分钟,驶入了主干道,红绿灯路口堵住了,停了十多分钟,出租车司机说:“小姐,可能要等一等了,前面堵车了。”

        徐蓁蓁没说什么,阴沉着眉眼。

        宽阔的主道上,堵了很多车,许久疏通不了,便有人下去瞧情况,一会儿后,陆续有人回来,一辆私家车的车主摇下车窗,问回来的人:“前面是怎么了?”

        男人撑着把伞,说:“发生车祸了,一辆大卡车把人给压了。”去瞧热闹回来,脸色就很不好,实在太血腥,男人有点反胃,说,“一个七十多的老太太,干什么不好,躺人跑车前碰瓷,人躺那里,大卡车司机没瞧见,活生生给压过去了,啧啧啧,整个人都被撵成了血糊,尸骨都没块好的。”

        私家车主叹:“也是可怜啊。”

        对方倒不这么认为:“有什么好可怜的,一看就是碰瓷专业户,这叫恶人自有天收。”

        前方五百米的红绿灯路口,停了一辆大卡车,车身很高,衬得旁边的跑车低矮,地上一团血肉模糊,整个车轮上都是血,溅得到处都是,被压得不成型的尸体上盖着白布,雨打湿后,一片殷红,旁边,碎花布包浸在血泊里,里面的东西散落了一地,一条铂金的项链与一对珍珠耳环滚落出来,被血染得失去了光泽。

        那两样首饰是周氏五天前从徐蓁蓁那里抢来的,周氏本来是要去典当铺,见开着跑车的女司机不太熟练地在倒车,便动了心思……

        雷声轰隆,顿时,大雨倾盆。

        路人走走停停,叹:种善因,得善果,恶有恶报,因果轮回。

        徐蓁蓁到旅舍时,已经九点多了,那个肥胖的房东守在她门口,冲她扔了个邪佞的笑:“弄到钱了?”

        徐蓁蓁不做声,身上湿透了,裙子贴在身体上,轮廓凹凸有致。

        男人的目光滚烫,在她身上游离,金鱼眼里血丝遍布,全是淫色,他说:“你的房租,不能再拖了。”

        她抬头瞪了一眼,把手里的钱扔给他,一张一百的,还有一些零钱,皱巴巴的,全是雨水。

        男人就捡了一百,走近她,眼睛盯着她的胸,舔了舔发黄的牙,喉头一滚:“不够,你还欠了三百块的押金。”

        徐蓁蓁一把推开他,恼羞成怒地喊:“我只有这么多!”

        男人趁机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拽,一只手覆在她胸前:“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就让你免费住。”

        ------题外话------

        所以说,做个好人啊,恶人自有天收

        今天更了这么多,有月票吗?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9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