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92:周氏狗咬狗,时瑾醉酒要哄(一更)

292:周氏狗咬狗,时瑾醉酒要哄(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刚走出徐家不远,泊油路两边的绿化带里蹿出来一个人影。

    “我就知道你会来这。”

    徐蓁蓁募地抬头,瞳孔一缩:“你还来做什么?”

    她的冤家,周氏。

    深秋的天,周氏裹着件薄袄子,弓着背,显得个子更矮,几步就走到徐蓁蓁面前:“你害得我儿子孙子都坐了牢,你妈也打电话跟我说她要回娘家了,现在我一个老婆子,你不管我谁管我。”

    徐蓁蓁听这老太婆义正言辞的恶语,气笑了:“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警察能抓到我哥?”事到如今,也不怕翻脸,她直接甩了脸色,“周爱莲,你这个老刁婆以后离我远一点。”她冷哼了声,骂,“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老东西。”

    周氏是个泼的,听不得别人骂她。

    “你个小贱货还敢骂我。”她一把拽住徐蓁蓁的头发,用力扯过来,“我弄死你个赔钱货。”

    一边骂,一边掐徐蓁蓁腰上的软肉。

    周氏年轻的时候务农,身体一直很硬朗,老家经常要走山路,力气很大,徐蓁蓁头发被扯着,疼得她头皮发麻,腰都直不起来,又舍不得松开手里的行李箱和包,被周氏拖着甩来甩去,她弯腰弓背,头朝下,痛得直叫:“你干什么,快松手!”

    周氏两只手扯着徐蓁蓁的头皮,见她一直捂着包不松手,眼里瞬间冒了精光:“你在徐家拿了什么好东西?”

    徐蓁蓁下意识松开行李箱,抱紧包:“没有,就是一些衣服。”

    这么护着,肯定有好东西。

    “你给我拿来!”周氏一把抢过去,包的拉链被生生绷开,周氏一瞧,果然有首饰,“你还想一个人独吞,养不熟的白眼狼。”

    她边骂着,一手拽住包带,一手扯徐蓁蓁的头发,用力把她往后拖。

    徐蓁蓁疼得眼泪都出来了,推搡间,包被周氏抢了过去,她一股脑倒在地上,将里面一条铂金项链和一对珍珠耳环捡起来,往袄子里面的口袋里揣。

    先前为了应付姜家和乔方明,她的首饰都卖的所剩无几了,只剩这条项链与耳环还值点钱。

    这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

    “你还给我!”

    徐蓁蓁疯了似的,抓住周氏的胳膊,只是她还穿着高跟鞋,脚下不稳,周氏狠手推了她一把,人就摔地上了。

    周氏啐了一口,吐了痰:“小贱妮子,死了算了。”

    骂完,她扭头就跑。

    徐蓁蓁急红了眼,从地上爬起来。

    “周爱莲,你把东西还给我。”她穿了高跟鞋,一歪一扭地去追,脸上的口罩早被挣脱了,那条疤痕狰狞扭曲,“周爱莲——”

    前头,哪里还有周氏的影子。

    徐蓁蓁在徐家养娇了,就是个软架子,没跑几步就没有力气了,高跟鞋磨得她脚跟生疼,她气得尖叫了几声,把行李箱扶起来。她身上已经没什么钱了,走投无路,咬咬牙,又折回去,按了徐家的门铃。

    徐家的帮佣阿姨出来了。

    徐蓁蓁催促:“快给我开门。”

    “你请回吧,这里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

    口吻冷硬又公式化,完全是在打发她!徐蓁蓁面红耳赤地吼:“这是我家!”

    这里,她住了九年。

    她不信徐平征会心狠到这个地步,怎么说她也认他当了九年父亲。

    对方面无表情:“徐市吩咐了,以后不能让外人进来。”

    好啊,徐平征。

    徐蓁蓁冷笑,笑着笑着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

    她当了九年的市长千金,养娇了手,端高了架子,现在没了徐家,没了衣食无忧的庇护,她还怎么活。

    晚上十一点,街上的霓虹璀璨。

    徐蓁蓁拖着箱子,走了很久,找了一个偏僻的巷子,里面有家门面很旧的旅舍,她走进去,扑面而来的味道让她想吐,很大的酒气,还有烟味,混着隔夜饭菜的一股馊味。

    一进去,靠边摆了一张桌子,桌面上结了厚厚一层黑色的污垢,一个肥胖的男人抬起头,深秋的天,还穿着一件发黄的背心,男人约摸四十多岁,胡子邋遢,一双金鱼眼往外凸,上上下下地扫视着徐蓁蓁。

    “住宿?”

    一开口,酒气冲天,男人露出一口黄牙,目光似有若无地落在徐蓁蓁身上。

    她戴着口罩,不自觉后退了一步,点头:“嗯。”

    男人对她笑了笑,目光往下,扫了一眼徐蓁蓁的裸露的小腿:“六十一晚,一百两晚,押金三百。”

    她一路找了很多家,这家已经是最便宜的。

    徐蓁蓁犹豫了一下:“可不可以不用押金?”

    男人抬头:“不可以。”

    一双金鱼眼浑浊,带着赤。裸裸的淫色。

    徐家慈善拍卖后的第三天,在家里搞了次家庭聚会,七大姑八大姨都请来了,老爷子的目的主要是带姜九笙去认认人,最重要的是,收收见面礼,房子车子票子什么的,都走一波。

    姜九笙哭笑不得,被塞了一堆东西。

    徐老爷子大概是看姜九笙在慈善拍卖会上拍下了一个青铜香炉,以为她喜欢,硬是送了她五六个,大的小的铜的铁的,她就是再不懂古董,也知道那玩意不便宜。

    徐老爷子大手一挥,说给她玩了。

    徐家还请了姜九笙的养父母程彦霖和姜?芝,连程会也过来了,姜九笙对这对养父母不亲近,和程会还能说上几句话。

    程会不怎么爱说话,低着头看了很久的手机。

    姜九笙随口问:“女朋友?”

    程会抬头:“还不是。”

    还不是,也就是以后可能是了。

    “是秦萧潇吗?”

    程会也不隐瞒:“嗯。”

    想来,秦萧潇已经撬动了程会这个闷葫芦,这两人,倒也合适,程会斯斯文文的,没什么脾气,却制得住秦萧潇,连她嚣张跋扈的小性子都被程会彻底磨平了。

    “她好像很久没有演戏了。”

    秦萧潇在娱乐圈一直不瘟不火,秦氏娱乐也没有给她很好的资源,以前还会演一些配角,近来,是彻底消失在荧幕了。

    程会解释:“她转行了,当了舞蹈演员。”

    姜九笙神色平静,也不太意外:“很好啊,和你正相配。”

    程会是舞蹈老师,想来,秦萧潇是因为他才转行的。

    手机震了几下,程会起身:“我出去接个电话。”

    来电:秦萧潇。

    姜九笙淡淡笑了。

    “程老师,你在哪啊?”

    程会靠在门外的墙上:“在徐家。”

    秦萧潇在电话里问,声音很轻柔:“今晚的舞蹈赏析课你不来了吗?”

    “林老师会帮我代课。”

    “那我的课题怎么办?”她问得小心翼翼,带着几分试探的味道,“晚上我能去你那吗?我有几个不明白的地方要问你。”

    程会回得很快:“不要来。”

    “哦。”声音听上去有些郁郁寡欢,秦萧潇也没有再说什么,却也没挂电话。

    她喜欢程会,从来不隐瞒,认识她的人与认识他的人都知道,她追了他两年了。

    程会舔了舔唇,解释了一句:“我不知道几点能回去。”

    她立马说:“我可以等你。”

    他一句话,她就又雀跃了,很容易满足。

    程会默了片刻,回了一个字:“好。”

    晚饭很热闹,徐家摆了三桌,徐老爷子弟弟一家都来了,大人小孩其乐融融的。姜九笙性子慢热,若是不熟,便有些冷清,没怎么说话,时瑾陪着她,时不时拉她出去,把她亲了一顿再进来。

    她和程彦霖夫妇关系不亲不近,虽说一起生活了八年,却与陌生人没什么两样,话很少,倒是徐老爷子很热情,端了杯酒去敬,客套地问:“程先生,饭菜还合不合胃口?”

    程彦霖连连点头,有点拘束。

    徐老爷子没架子,一副热情好客的样子:“之前那几年,还多亏了程先生一家对我们笙笙的照顾。”

    程彦霖性子闷,不太会说话,他的妻子姜?芝女士接了话:“我们没做什么,都是六少帮衬着。”

    六少。

    一听这称呼就知道了,时瑾手底下的人。

    徐老爷子咧嘴:“呵呵。”他言归正传,谈点合时宜的话,“现在笙笙的身份大家也都知道了,这还姓姜是不是不太合适?”

    程彦霖在秦氏的分公司里当个小会计,不太会曲意逢迎,生硬地附和:“是不太合适。”

    嘿,说到点上了。

    徐老爷子就问了:“那改名和户口的事?”

    这才是老爷子今晚的正事吧。

    程彦霖没注意,看旁边的妻子姜女士,姜女士下意识看向时瑾,语气战战兢兢,征询:“六少,您觉得呢?”

    徐老爷子:“……”

    果然,时瑾的恶势力啊。

    时瑾正在给姜九笙夹菜,没抬头:“户口和身份证上,我会帮笙笙改姓徐,她是公众人物,大众习惯了她以前的名字,要更正不太容易,姜九笙这个名字可以作为艺名。”

    老爷子想了想:“这样也好。”扭头,笑着问姜九笙,“笙笙觉得呢?”

    她点头,给时瑾夹了一块剔好了刺的鱼肉。

    徐平征坐她旁边,盯着时瑾碗里那块鱼,有点想夹到自己碗里来,问时瑾:“那迁户口呢?”

    时瑾慢条斯理地吃了那块鱼肉:“不急。”

    徐老爷子and徐平征:“……”

    时瑾厉害的一批啊!

    大概因为户口没迁成,徐老爷子有点不舒坦,不舒坦了怎么办,叫上家里几个酒量好的,通通去给时瑾灌酒……哦不,是敬酒。

    时瑾来者不拒,礼貌周到,风度极好。

    十点,家宴散了,徐家的亲戚们离开的时候,对时瑾都是赞不绝口,夸他样貌好,气质好,绅士又贵气,君子之才实乃良配,徐老爷子就呵呵了。

    十点半,姜九笙把时瑾扶回了房间,方才在外面,还面不改色,这会儿房间门一关,他就倒在了她身上。

    酒气很浓,将他身上淡淡消毒水的味道都遮盖了。

    姜九笙扶他坐在沙发上,凑近了看他:“醉了吗?”

    时瑾摇头:“没醉。”

    眼里细细碎碎的水光,迷迷蒙蒙的。醉了呢,只是酒的后劲还未起,尚且醉得浅。

    他酒量好,醉酒的时候不多,姜九笙心疼他,给他脱了外套,哄着:“睡会儿好不好?”

    时瑾摇头:“不睡。”他搂住她的腰,说话还算正常,眼里有些微醺,说,“闭上眼睛就看不到你了。”

    姜九笙好笑。

    时瑾盯着她看:“笙笙。”

    “嗯。”

    饮了酒,他唇色红,像涂了胭脂,只是似乎不愉悦,唇线抿得僵直,抱怨着说:“他们想抢走你。”

    他喝多了,话会很多,而且黏人。

    姜九笙耐心好:“谁?”

    “徐家的人。”

    似乎从她认了亲之后,时瑾便时常患得患失。

    姜九笙伸手,指腹在他唇上轻轻刮了一下:“抢不走,我是你的。”

    就算有了家人,她一样是他的,除去已逝的母亲,她和时瑾相识最久,她所有的岁月里都是他,深刻又无可替代,纵使是血缘,也不会有半分改变。

    她是徐家人,她是时瑾的人,这两者,有归属上的差别。

    时瑾似乎听进去了,因为酒精的缘故,他脸上有几分薄红,眼里也是淡淡的绯色,水汽氤氲,不像他平时矜贵的模样。

    “是抢不走,以后你的孩子,会跟我姓时,不姓徐。”他捉着她的手,放在唇边,“这样想,有个孩子也不是太坏的事。”

    姜九笙笑着看他,指腹被他刮蹭得有些痒,她缩了缩,又被他握紧了,他在她手背上啄了一口,撑着身子起来:“笙笙,我们去生孩子。”

    他牵着她往床边走,脚步晃悠。

    酒没醒呢。

    姜九笙拉住他:“你喝了酒,不能生。”

    时瑾似乎在思考,又牵着她回了沙发,他半躺下,让她坐在腿上:“那你摸摸我。”他靠近她,呼吸很热,说话时有淡淡的酒香萦绕,他抓着她的手,往衣服里塞,“笙笙,摸摸,你摸我我会很舒服。”

    也就醉酒的时候,他这个样子,跟博美如出一辙。

    姜九笙哭笑不得,等手捂热了,才伸进他衣服里,顺着腹部,轻轻地往上摩挲。

    时瑾身子滚烫,喘得厉害,眼圈越来越红,没忍住,不知是舒服还是不舒服,叫出了声。

    她不敢再摸了。

    他不乐意,抓着她两只手环在腰上:“笙笙。”

    “嗯。”

    他歪着头看她,眼里星辰璀璨:“明天回我们自己家。”

    “好。”

    时瑾被哄好了,就埋头在她脖子上蹭,蹭几下亲几下,喝了酒,身子没力,整个压在她身上。

    他声音低低的,带着磁性,有些哑:“其实,我不喜欢你有朋友,更不喜欢你有家人,我希望你只有我一个,只认识我,只在乎我,只看我,可我怕你不高兴,也想多一点人疼你护你,所以我忍着。”

    姜九笙安安静静地听他絮絮叨叨。

    平时不会说的话,酒意上来,他娓娓道来,什么都同她讲。

    “事实上,”时瑾带着她的手,覆在自己心口,他抬头,盯着她的眼睛说,“我这里很坏,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人,所有好的一面都是做给你看的。”

    他眼里一片深沉的墨色,望不到底,望不到边,像要把人吸进去,盛有水光,还跳跃着火光,他说:“笙笙,我的偏执症,没好,一直都没好。”

    “我见不得血,会想发狂,尤其是你的血。”他低头,唇落在她脸上,声音很低很低,带着克制压抑的沙哑,“你不要怕我,我可以装成任何你喜欢的样子,你喜欢什么样的我,我就会是什么样的人。”

    像一?g柠檬水突然淋在心口,把她的心脏泡得又酸又软。

    她听不得他这样的话,太心疼,觉得难受。

    时瑾低头,在她眼睛上亲了一下,抬头看她,眼神专注,明明全是酒后的氤氲,醉得一塌糊涂了,里面映出来她的影子,依旧是清清楚楚,没有半点模糊:“笙笙,要是哪天我忍不住了,装不了了,你会不会不要我?”

    姜九笙抱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用力吮了一下:“真想把命给你,那样你是不是就信我了。”她伸手,在他泛红的耳垂上轻轻捏了捏,“时瑾,你可以有恃无恐的,我离不开你。”

    时瑾笑了,趴在她身上,笑出了声,然后抱着她,满足地滚来滚去。

    真的很博美一模一样。

    姜九笙用哄博美的语气哄他:“你别动了,喝点水好不好?”醉酒了容易口渴。

    时瑾听懂了,撒手,说:“你喂我。”

    她说好,起身去兑了一杯温水,把杯子端到他嘴边:“张嘴。”

    时瑾撇开头:“你亲一下,我就喝一口。”

    “……”

    姜九笙拿他没办法,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时瑾就喝了一口,很小的一口,然后别开脸,等着她亲下一口。

    果然是醉了,一点都不乖。

    ------题外话------

    抱歉更晚了,写得顺停不下来,还有一更,查完错别字就上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