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91:偷香窃玉时瑾,美人在怀霍一宁

291:偷香窃玉时瑾,美人在怀霍一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青舶笑出了声:“原来是采花贼啊。”

    老蒋:“……”

    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说风度翩翩的时医生呢。

    老蒋就和蔼地问了:“博美爸爸,你爬到窗户上去干嘛?”因为老爷子总是喊博美爸爸,老蒋也就跟着喊了,显得亲近。

    博美爸爸穿一身格子睡衣,这衣服都是博美妈妈亲自准备的,因为博美爸爸有轻微洁癖,不过,就算是穿一身睡衣,也是清风霁月。

    老蒋就没见过比博美爸爸骨相更美的男人。

    博美爸爸回:“看月亮。”

    “……”

    老蒋抬抬头,这会儿乌云闭月啊,挠挠头,尴尬地把手里手臂粗的棍子扔了。

    这时,徐青舶抱着手走过来,嘴角噙着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时瑾,偷香窃玉可不是君子所为。”

    时瑾神色平常,一双眸子将灯光剪碎,细细碎碎的剪影好看,他说:“我不是君子。”说完,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响了三声后,对电话里道,“我是时瑾。”

    他开了免提。

    “时医生,你好。”是天北医院的萧院长。

    徐青舶一脸懵逼,大晚上的给萧院长打电话做什么。

    时瑾一派温和与气度,十分礼貌与客气:“抱歉,打扰了。”

    “不打扰不打扰。”萧院长平时就恨不得把时瑾当菩萨供起来,语气很是恭敬。

    “下一次去非洲救援队的名单确定了吗?”

    徐青舶眼皮一跳。

    “啊?”萧院长有点不知所云,“还没有啊。”

    时瑾稍稍低头,侧面打来的灯光将他的轮廓分割成明暗分明的两块,目色深沉,灯照不进去:“我有个不错的人选向您推荐。”

    徐青舶眼皮连跳。

    萧院长客客气气:“您说您说。”

    时瑾回头,懒洋洋的目光,掠过徐青舶,声音低沉,像清秋的泉:“神经外科的徐医生很不错。”

    徐青舶:“……”我艹!

    萧院长秒懂了。

    电话挂断了,徐青舶额头青筋直跳,怒瞪时瑾:“萧院长为什么要听你的?”他现在怀疑,这次救援队的名单里有他也是时瑾搞的幺蛾子。

    时瑾云淡风轻地说:“捐了点钱。”

    徐青舶:“……”

    君子个屁,没谁有时瑾阴险卑鄙!

    徐青舶想,这是个万恶资本家当家做主的年代,他也是时候捐点钱了。

    老蒋拿着个棍子出来抓贼,守夜的帮佣也知道了,咣咣铛铛地去厨房拿平底锅,总之这么一闹,徐家人都醒了,姜九笙浅眠,自然也醒了。

    一屋子人,都看着时瑾。

    徐老爷子脸色好不精彩:“就是你在爬窗?”

    时瑾颔首,说了一声抱歉。

    老爷子正想做做思想教育,时瑾便走到姜九笙很少,眼角有破碎的灯光融在里面:“我刚做完手术。”

    声音像清泉淌过,清透,带着点甜软。

    所以,时瑾这是在示弱找靠山?

    姜九笙果然心疼了:“累吗?”

    时瑾垂眸,眼底落下暗影:“累。”

    这个讨厌鬼!现在的男人怎么……姜九笙打断了老爷子灵魂深处的腹诽:“爷爷,我先带时瑾去休息。”

    徐老爷子剜了时瑾一眼:“……好。”不好也得好!时瑾真的太坏了!老爷子发话,“都回去睡吧。”

    大家都散了,时瑾如愿以偿,被姜九笙领走了。

    “干嘛爬窗?”她不禁失笑。

    时瑾俯身,靠在她耳边:“想爬你的床。”

    楼下正目送时瑾背影的徐老爷子:“……”眼睛疼,脑瓜疼,心肝脾肺肾都疼。

    姜九笙牵着时瑾去了她的房间,徐华荣的妻子王女士专门给她准备的,因为不知道姜九笙喜欢什么样的,是以,选了很少女风的装饰,粉粉嫩嫩的着色,连灯光都暖得溢出来。

    门一关上,她就被时瑾按在了贴着粉色墙纸的墙上,含住唇,吻得急切又用力,似乎心情不愉,惩罚似的,在她唇上撕咬。

    姜九笙被扶着腰,整个人都软了,便认他为所欲为。

    时瑾将她的外套脱了,里面是真丝的睡裙,贴服着身体曲线,他带着微微凉意的指尖,从她平直白皙的锁骨缓缓钻进衣领,挑了肩带,掌心覆上去。

    “在别人家里这么做不礼貌,”他声音很低,已经哑了,“可是,我很想要。”

    灯下,他眼角晕开半圈浅红,瞳孔里浸的全是情欲,来势汹汹。

    后背是冰凉的墙,有些冷,她往他怀里钻,声音低低的:“不累吗?”

    时瑾带着她的手,放在了自己腹上。

    他低头,含着她的唇:“我就做一次。”

    当然,时瑾在床上的时候,总是不那么乖,一边哄一边折腾她,哄好了,继续更狠地折腾她……

    三个小时前。

    【姜九笙市长千金】的话题,全网热议,徐家没有刻意去遮掩新闻,任消息不胫而走,这是素来深居浅出的徐家第一次这样高调,可见,姜九笙在徐家有多受重视。

    粉丝普天同庆,路人权当一出名门大戏来看,说几句酸话,骂一骂那位冒名顶替的价千金,当然,也不乏黑粉的恶言恶语,娱乐圈就是这样,受了多少光鲜亮丽的追捧,就有多少不吃葡萄都觉得酸的社会愤青。

    简而言之,姜九笙的标签从此多了一个,徐家千金。

    晚上,苏倾还发了一条微博庆祝,当然,被黑粉骂了个透透的,没事,全网黑就全网黑,苏倾依旧很高兴,等她结婚了,和姜九笙就是名副其实的一家人了。

    徐青久不做别的,天天晒苏倾的女装照,网友越骂他越晒。

    黑粉:“……”我们能怎么办?我们也很无奈,都找不到新词骂了。

    再说姜九笙的乐团队友厉冉冉,一听到这个消息,就疯狂在TheNine的粉丝群里刷红包,以表庆祝。

    今儿个咱老百姓啊,真呀真高兴。

    厉冉冉窝在懒人沙发里刷微博,非常陶醉地夸了自己一句:“我觉得我太有写小说的才能了。”

    靳方林从浴室出来:“怎么说?”

    “我看见过那个血液科的大夫和徐蓁蓁纠缠,他管徐蓁蓁要钱,当时我就脑补了假千金上位的大戏了,居然真的中了,我简直太神了!”

    她很激动,感觉自己牛气冲天,可以飞到月亮上和太阳肩并肩。

    靳方林走过去,蹲下,揉她的脑袋:“嗯,你很神,是不是该睡觉了?”

    厉冉冉兴奋着呢,没睡意:“不睡了,我要熬夜码字。”

    她已经在网站上注册了个笔名,专攻耽美,谦谦君子腹黑攻与作天作地傲娇受,原型就是时瑾和谢荡,她感觉她能写一百万字,各种姿势各种地方……

    靳方林收了她的平板:“睡觉。”

    厉冉冉哼哼:“带领网文圈走向康庄大道的星星正在冉冉升起,可你却让这颗星星睡觉。”她甩头,“不睡,这辈子都不睡。”

    她的攻还没拿下受,怎么能睡,先让攻和受睡了再说,不过——

    厉冉冉笑眯眯地去抢平板:“我先看一篇耽美找找灵感。”苏倾昨天刚给她发了一本带肉的,哈哈哈哈……

    靳方林手长,直接把平板扔远了,抱起人就往床上走。

    厉冉冉在床上蹦了两下,像只纸老虎,耀武扬威:“霸道总裁,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小娇妻的?”她龇牙,“信不信你的小娇妻带球跑!”

    靳方林压过去:“先让你带球再说。”

    小娇妻:“……”

    她突然觉得霸道总攻和娇软小受也不错,下本可是试试。

    凌晨六点,天光破晓,已有微亮。

    霍一宁一睁眼,就看见一双红通通的眼睛,还没卸妆,哭花了妆,鼻子也红红的,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盯着他,见他睁眼了,她眼睛一眨,泪珠子就滚下来了。

    “队长……”

    声音哭哑了,可怜兮兮的。

    霍一宁其实伤得不重,子弹打偏了,他身体素质好,没什么大事,只是看他家小姑娘这样,他都怀疑他真被一枪击穿了心脏,疼得慌。

    伸手摸了摸她脏兮兮的脸,他问她:“哭了多久?”

    景瑟抓住他的手,把脸贴上去,像只受了委屈的猫,皱着脸蹭蹭,鼻音很重,声音软软糯糯的:“很久很久。”她吸了吸鼻子,“你要是再不醒过来哄我,我就要一直哭了。”

    “瑟瑟。”

    “嗯?”她红着眼睛,还泪眼汪汪的,“你要什么,我给你拿。”

    霍一宁脸上没有血色,一双瞳孔漆黑深沉,望不到底,声音带着沙沙的哑:“我伤口疼,动不了,你靠近点。”

    景瑟说好,趴在他病床上,凑到他跟前,离很近很近。

    呼吸有点热,消毒水的味道很浓,霍一宁伸手扣着她的后脑勺,轻轻揉了揉,把她压下去一点,唇落在她眼睛上:“不哭了行不行?”

    她一哭,他骨头都疼。

    景瑟很好哄的,也很听话,乖乖地点头,忍着眼泪,氤氲的眼睛看着他:“那我不哭了,你以后不要受伤好不好?”

    不敢了,见不得她哭,他的小姑娘还是笑的时候最好看。

    霍一宁亲了亲她的唇,一点一点地啄吻,到她脸上、眼睑,他顿了一下,舔了舔:“是咸的。”

    而且涩,是她的眼泪。

    景瑟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哭花了妆:“我去洗脸。”

    没有卸妆的东西,她把小脸都搓红了,哭过了,眼睛也是一圈一圈的红,霍一宁拂着她的脸。

    “工作呢?”

    她趴在他病床前:“不管,你最重要。”

    病房里的灯光很暗,不及窗外微光,大概是赶了一晚上的路,景瑟皮肤白,倦意很明显,却不肯睡,睁着一双大大的杏眼看他。

    霍一宁轻哄:“去睡一会儿。”

    “我想跟你睡。”她手很小,放到他手心里,然后握紧,小声地说,“我睡觉很老实的,就占一点点地方,不会压到你伤口。”

    声音甜甜软软的,像橘子味的冰沙。

    霍一宁自然知道她睡觉老实,缩成小小的一团,一晚上也不动一下。他往里挪了些位置,给她腾了地方。

    景瑟蹙了一晚上的眉头这才松了一点,轻手轻脚爬上去,躺下,VIP病房的病床很大,足够他们两个人睡,但她还是怕碰到他的伤口,就躺在最边边上,只占一点点的地方,一个翻身就能摔下去,所以她绷得紧紧的,不敢乱动。

    霍一宁笑:“睡过来点。”

    “哦。”

    她挪过去一点点了。

    “腰没有受伤,可以抱。”霍一宁揉揉她的小脸,“要不要抱?”

    “要抱!”

    她伸手抱住他的腰,适才开心了一点点,这么抱着喜欢的人,像抱着全世界,恨不得把所有的美好都给他。

    声音软绵绵的,她喊了一句:“霍哥哥。”

    霍哥哥……

    他那次在床上哄着她这么叫。

    真是乖。

    霍一宁亲亲她:“嗯。”

    她一躺下,便有些困倦了,长时间紧绷的神经一旦松开,整个人都软趴趴的了,声音细细小小的:“我让你不要受伤,是想你多小心一点,不是要当你的牵绊,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我虽然会哭,但我不软弱的。”她偎在他怀里,像只小奶猫,仰着头,眼睛亮晶晶的,“霍哥哥,你是人民警察,我是人民警察的女朋友,不能给你拖后腿,等以后我们结婚了,多生一些宝宝,我就不那么怕了。”

    太乖,太懂事,叫人心疼。

    霍一宁点头:“好。”

    得到答复了,她才放心,眼皮子很重:“我要睡了,好困。”

    “嗯。”

    仰头,眼睛还闭着,她梦呓似的嘀咕:“要晚安吻。”

    霍一宁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景瑟心满意足了,轻轻蹭了蹭脑袋,然后不动了,规规矩矩地躺在他身边。

    须臾。

    霍一宁喊:“瑟瑟。”

    这么一会儿她就睡了,没应他,大概累了,呼吸有点重,躺在他旁边,像只小奶猫,娇软安静得不得了。

    麻药慢慢过了,他伤口有点疼,还痒,酸酸的,很涨,像有软软的羽毛在轻轻刮。

    霍一宁低头,吻在她耳边:“瑟瑟,我很爱很爱你。”

    十月金秋已过,十一月的天,渐渐转凉,早上的太阳都带着森森的冷,阳光被窗外的半天大树分割成细细碎碎的斑驳,漏进来房里,铺一地剪影。

    快九点了,病房外吵吵嚷嚷。

    门被推开,急促又粗犷的男声响起:“队长。”

    “对长。”

    “队——”

    声音戛然而止,门口一行人都顿住了脚,盯着床上,愣了半晌,被子里两坨凸起,他们队长怀里有个毛茸茸的小脑袋,而且,他们队长正在人小姑娘脸上亲。

    尴尬了,撞到队长佳人在怀。

    赵腾飞装模作样地轻咳了两声:“您继续继续。”

    虽然刚受了枪伤,不过来之前他们就问过医生了,说没事,说对长身——体——好!

    周肖完全不苟同,有点急躁了:“什么继续!队长,你才刚动完手术,就不能忍忍吗?”

    原本打算探出脑袋的景瑟又往被子里钻了。

    霍一宁抬头,脸上还带着病容,声音不大,威慑力却十足:“都给我转过去。”

    刑侦一队被塞了狗粮的的警犬们都转身了,耳朵竖起来,细听。

    “还睡吗?”

    景瑟探出头,脸上两朵红霞,声若蚊蝇:“不睡了。”队长亲她的时候,她就醒了,装睡让他亲亲的。

    然后就被撞见了。

    晚一点来好,她想亲久一点。

    “你先去洗漱。”

    “嗯。”

    她从床上爬起来,在她家队长脸上亲了一下,捂着脸钻进了洗手间。

    霍一宁舔了舔唇,一点血色都没有的唇红了几分,满脸病容也遮不住眼角的春风得意:“都转过来。”

    刑侦一队的警犬们都转过来了,蒋凯打嘴炮:“一醒来就给我们塞狗粮,队长,你不厚道。”昨天差点没把他们哥几个吓死!今天这一看,好像又生龙活虎了。

    爱情的酸臭味啊,还挺滋润人。

    霍一宁躺着,眼皮一扫:“刚刚是你第一个推门进来?”

    周肖闷声:“……是。”

    “去买早餐。”

    “这就去!”

    别说买早餐,上刀山下火海他都去,队长这一枪可是替他挨的,以后队长是他爸,景瑟是他妈,他就是听话的乖儿子!

    汤正义和蒋凯一唱一和,满嘴跑火车,挤眉弄眼地调侃霍一宁,说他艳福不浅。

    霍一宁一个冷眼过去:“少扯犊子,直接说正事,说完就给我滚去干活。”

    这骂人的气势很足,兄弟们就放心了,开工说正事。

    “那批货的上下线都揪出来了,老样子,秦家撇得干干净净。”赵腾飞说,“不过,也砍了一只手臂了,秦家就是三头六臂,也有砍完的一天。”

    预料之中的结果。

    秦家这个毒瘤,长得很结实,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剜掉的,慢慢来,一点一点割。

    “姜强呢?”霍一宁问。

    这个案子蒋凯在跟:“给他做了活体取证,他身上有烫伤,凶案现场的脚印也吻合。不禁吓,审了几次就全招了,跟我们之前推测的一样,杀人藏尸的过程都坦白了,根据他的口供也已经找到了凶器,凶器上面的血迹与指纹都匹配无误,证据确凿,就等法院开庭了。”

    说到这里,汤正义补充了:“今早周检察官过来了,检控方那边的意思是想打共同犯罪,姜强主犯,姜民海从犯,徐蓁蓁胁从犯,连同九年前冒认徐家人的那个案子一起审,徐市的意思是依法来办。”

    汤正义眉头拧成毛毛虫,神情苦恼。

    霍一宁看他:“有问题?”

    “有大问题。”汤正义解释,“姜民海不肯作为同案犯指证徐蓁蓁,不仅不承认徐蓁蓁参与这起杀人案,还否认了她九年前伪造DNA的诈骗行为,徐市那边虽然提供了梁文朗伙同姜民海欺诈的证据,但姜民海死活一口咬定是他一人所以,徐蓁蓁根本不知情,昨天晚上已经审问了一晚上,他就是不招,嘴巴很紧,这样的话,很难给徐蓁蓁定罪。”

    不仅如此。

    蒋凯把话接过去:“姜民海不年轻了,两罪并罚反正是要在牢里待到死,徐蓁蓁是他亲生女儿,他不肯拉下水也正常,两个人坐牢总比三个人坐牢好,而且就算姜民海指证徐蓁蓁教唆杀了乔方明,要定罪恐怕也不容易,只有同案犯的证词,没有实质的教唆证据,上了法庭,胜算也很低。”

    目前来看,给徐蓁蓁定罪很难。

    姜民海是个老奸巨猾的,反正要把牢底坐穿,肯定不会配合警方。

    小江挠挠头:“没有证据,只能拘留二十四小时,徐蓁蓁就这样放了?”

    霍一宁伤口有点疼,靠着床,没有力气,低声扔了一句:“没有证据就去找。”

    警局。

    二十四小时内,第十三次审问徐蓁蓁,几乎隔两个小时就问一次,软硬兼施,可她底气足,态度从头到尾都傲慢无礼。

    一开始进警局,她也慌,中途她请的律师来了一趟,之后就像只开屏的孔雀,傲得不行,估计那律师跟她说了什么。

    徐蓁蓁仰着下巴,还穿着昨天那套礼服,裹了件外套:“要我说多少遍都是一个答案。”她蓬头垢面的,脸上的疤痕明显,只是眼里盛着火光,“我不知情,九年前的事情我不知道,乔方明的死我也不知道。”

    审了这么多次,就这么一句。

    刑侦队脾气最好的赵腾飞也有点想揍人了:“你的口供我们都已经记录在案了,将来自会呈堂,考虑清楚,谎撒多了,判的更重。”

    徐蓁蓁冷嗤:“你们警方有证据吗?”

    她笃定了警方不能拿她怎么样,有恃无恐。

    “想给我判刑先找到证据再来跟我说。”徐蓁蓁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高跟鞋瞪着瓷砖地,发出刺耳的声音,她冷笑着,“还有五分钟,就满二十四小时了,是不是可以准备放我出去了?”

    赵腾飞咬了咬牙:“不急,反正你会再回来。”

    五分钟后,拘留满二十四小时,徐蓁蓁被释放,她一脸愤恨地出了警局。

    汤正义摸着下巴:“这个女的,真是太欠揍了。”

    小江这软软的少女脾气都被气出来了,因为这个徐蓁蓁,警局全员加班到现在,火气都大着呢:“对呀,我一直以为女孩子都是最可爱的生物。”

    汤正义一脸老阿姨的表情:“婀娜啊,你还是太年轻,女孩子可是最可怕的生物。”

    小江瞪他:“不要叫我婀娜!”

    徐蓁蓁出了警局,给律师打了个电话,徐家给她的卡都被冻结了,咖啡店也被查封,她自己开的那张卡里没什么钱,结了律师费的尾款后所剩无几。

    没钱,也没落脚地。

    她打了个车回了徐家,九点多,徐家人都在,姜九笙也在,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真是刺眼,她在警局关了一天,徐家一个人都没出现,这么不念旧情,如果不是她的生父护她,她甚至要坐牢。

    “你还来做什么?”徐华荣的妻子最先开口。

    徐蓁蓁一出现,整个气氛都变了。

    不速之客,扰人兴致。

    徐蓁蓁走过去,喊:“爸爸,爷爷。”

    “徐小姐,”王氏语气已经不算客气了,“应该称为姜小姐了,你是不是该改口了?”

    徐蓁蓁置若罔闻,红着眼看徐平征:“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我父亲做的一切,这九年我是真心把你们当家人。”

    口供和在警局的一致,死不承认。

    景瑟正在吃葡萄,腮帮子鼓鼓的,小声咕哝了一句:“她演技比我好多了。”

    徐家人以前是把徐蓁蓁当自己人,没有提防,可不是傻,装傻充楞买可怜,谁会看不明白。

    虽从警局出来了,到底是走投无路,对徐家还抱着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

    徐平征脸色已经冷了:“不管怎样,我把你当女儿养了九年,不想做的太难看,你自己离开,算是我们徐家给你最后的体面。”停顿了一下,字字有声,“还有,那两件案子你有没有参与,我们徐家也会继续查下去,天网恢恢,我劝你自首。”

    一点情面都不留。

    她若不是穷途末路,又怎么会腆着脸来徐家。

    整个徐家,徐平征性子最温和,以前也最疼爱她,徐蓁蓁把他当最后的救命稻草:“爸——”

    徐平征冷然打断:“请你立刻离开。”

    别说念旧情,徐平征恐怕是想把她送进监狱。

    徐蓁蓁掌心都被指甲掐破了,自尊被践踏得粉碎,她咬着唇,几乎要哭出来:“那我能不能收拾几件衣服,我身上什么都没有,也没有落脚的地方。”

    徐平征只说了四个字:“好自为之。”

    徐蓁蓁咬咬牙,低头把眼底的愤恨遮住,上了楼,收拾了行李,然后离开徐家,远远的,她隐约听见徐平征的声音:“把房间里的东西全部扔了。”

    可真狠。

    徐蓁蓁回头,看了一眼徐家别墅,几乎咬破了唇,眼里跳跃的火光快要将她整个人点燃,她扭头,拖着行李箱走出了院子。

    刚走出徐家不远,泊油路两边的绿化带里蹿出来一个人影。

    “我就知道你会来这。”

    ------题外话------

    不是不弄徐蓁蓁,等我三连虐她之后,再绳之以法,别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