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90:时瑾当采花贼,霍队中枪(二更)

290:时瑾当采花贼,霍队中枪(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募地弹开,半边脸包着纱布,另半边脸已经扭曲,眼睛全是惊慌恐惧:“我没有杀人!我没有诈骗!”

    蒋凯懒得??拢?ё∷?骸暗鹊搅朔ㄍピ偎怠!

    她伸手推搡,扭头向徐平征求救:“爸!”

    “爸,救我!”

    “我是冤枉的。”挣扎间,头发散乱,脸上的纱布也被她挣开了,右边脸颊上一条手指长的伤疤嫣红,新长出来的肉疙瘩凸出,形状像极了蜈蚣,徐蓁蓁一张嘴,便狰狞地蠕动。

    蓬头垢面,狼狈不堪。

    满场安静,只有徐蓁蓁呼天抢地的求救声:“爸,我是您的女儿,你救救我!”

    “爸——”

    她推推搡搡就是不肯走,一双手在蒋凯身上胡乱挥舞,汤正义见人不老实,直接过去,拷上了手铐,把人拖走,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爸!”

    “爷爷!”

    徐平征拧着眉,有几分痛心,别开眼,没有再看。徐老爷子也什么都没说,只是对宾客致歉。

    到底怎么一回事,在场的也都看明白了,假千金诈骗冒充,真千金认祖归宗,这种戏码,在豪门权贵里不是什么稀罕事,只是没想到素来家风严谨的徐家,也会有这档子狗血之事。

    诶,说来姜九笙也是好命,有时瑾这个男朋友,现在又多了徐家这层关系,以后在华夏七省都可以横着走了。

    不过,从头到尾,姜九笙都宠辱不惊,不置一词,淡淡然地观望,不喜也不怒,不惊还不惧,这份心性也确实有徐家的风骨。

    散场后,徐家的七大姑八大姨都围过去,瞧着姜九笙,好生欢喜,这才是徐家人嘛,多顺眼。徐老爷子嘴巴一直咧着,领着姜九笙去认亲戚,平时一个个在官场商场都端着不苟言笑与一本正经,这会儿,一个个乐得跟个傻子似的。

    姜九笙有点不适应,她性子慢热又冷清,只能尽量礼貌周到。

    时瑾捏了捏眉,正想把她带走,电话响了,是陌生的号码。

    他接听:“喂。”

    是刑侦一队的周肖,声音有点发抖:“时医生吗?”

    时瑾道:“我是时瑾。”

    那边语气又急又快,说了个大概。

    时瑾挂了电话,也不管徐家的人,上前去把姜九笙牵到身边,蹙着眉头同她说:“笙笙,我有紧急病人。”

    姜九笙点头:“你去吧,不用担心我。”

    一旁的徐老爷子一听,赶紧见缝插针,一脸期待的小表情,甚是生动:“笙笙,你今晚跟爷爷回家住不?”

    姜九笙在迟疑。

    老爷子表情一变,忧伤极了,长长叹一口气:“诶,发生这么大事情,我心里难过啊,也这么大年纪了,不知道晚上还能不能睡得着。”说着,他作势要抹眼泪,做出又心酸又可怜的表情,“要是有个人能陪我说说话解解闷就好了,瑟瑟也不在家,我一个孤家寡人,诶!”

    身后,徐家一群小辈一致觉得,老爷子可以出道了,演技派,老戏骨。

    姜九笙哭笑不得,不好再拂了老人家的意:“我今晚回徐家。”

    老爷子乐呵了。

    时瑾随她,只说:“手术结束后我过去。”

    老爷子瞬间不开心了。

    还有更过分的,时瑾低头在姜九笙脸上亲了一下才走。

    老爷子郁卒!

    现在的男人真特么浪!当众亲别人家的小姑娘,不要脸!

    九点四十,秦氏酒店门口停了一辆救护车,四周全是带枪的警察,刚从拍卖会上出来的宾客,一见这阵势,都自觉绕道。

    周肖站在救护车旁,焦急地频频看向酒店大门,一见时瑾出来,立马上前去:“时医生。”

    时瑾颔首,问急救的护士:“人怎么样?”

    来的是天北医院急救科的人,见时瑾,立马回话:“枪伤,左胸口十厘米处,血压心跳体温都偏低,生命体征不太好。”

    “意识。”

    护士回:“意识还是清醒的。”

    时瑾上了救护车,周肖一头大汗,也跟着上去了,刑侦一队几个都要上去,被时瑾回头一个不冷不热的眼神制止了。

    救护车开动了。

    “时医生,”周肖一副看救世主的表情,看着时瑾,眼睛红通通的,跟哭了似的,“你一定要救救我们队长。”

    一个大老爷们,还带着哭腔。

    也不怪周肖会哭,这一枪本来是该他挨的,当时他跟着缉毒队的林队最先闯进窝点,林队一枪镇住了一屋子的毒贩子,没想到有人在地上藏了一把枪,距离太近,地方也小,他闪躲不及,是霍一宁在后面推了他一把。

    救护车里,霍一宁躺着,由护士压着伤口,他白着一张俊脸骂:“别哭丧着脸,老子还没死呢。”

    周肖梗着脖子:“谁让你推我了!”

    妈的!

    霍一宁顶了顶牙:“老子手贱!”

    可不就是手贱,脑子里一直告诫自己,要惜命,可真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候,身体跟条件反射似的,还没仔细想,就做出了第一反应。

    “还有力气骂人,伤得应该不重。”时瑾瞥了一眼,拿了双手套戴上,护士让开位置,他蹲下,看了看霍一宁胸口的伤。

    血已经止住了。

    霍一宁出了很多汗,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声音倒四平八稳:子弹头,射程500M,枪口初动能13000J。”

    这种枪支,杀伤力不算大。

    时瑾用手电照了照霍一宁的瞳孔,往后退了一些,他伸出另一只手,强光打在手上,问:“这是几?”

    他戴着医用的塑胶白手套,手指骨节的轮廓分明,光照下,有些剔透。

    霍一宁眯了眯眼睛,回答:“四。”

    瞳孔不聚光,目眩。

    时瑾转头,对一旁护士道:“ChitosanXStatSyringe,40mg。”

    护士立马取药,做紧急注射。

    一针下去,霍一宁就昏过去了。

    周肖心肝一抖,悲痛欲绝得喊了几声‘队长’:“时医生,我们队长不会有事吧。”

    时瑾戴上口罩,拿了把剪刀,不疾不徐地将霍一宁的衣服剪开:“离心脏四厘米,死不了。”没抬头,专注地伸出两指,在霍一宁伤口旁轻按。

    斜上而入,深六厘米,拿枪的人应该是蹲着的。

    时瑾手指往下,轻探,找到了,子弹的位置,他起身,把沾了血的手套取下:“通知麻醉科和血液科,二十分钟后手术。”

    十点半,景瑟还在枫城影视基地拍戏,一晚上只有两场戏,不过,她演技是实打实的差,和男主演默契为零,两场戏,三个小时下来,还没结束,导演扶额,已经不记得第多少次NG了,不禁向自己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为什么要用景瑟这个高级花瓶啊。

    哦,景家投了钱,还不少。

    诶,影视圈的规则啊,谁是金主谁说了算。罢了罢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反正好拍歹拍也就这样了,演技突破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

    导演摆摆手,让大家收工。

    景瑟乖巧地和工作人员说辛苦了,和黑着脸NG到吐的男主角说明天见,刚走出镜头,陈湘立马跑过去:“瑟瑟。”一副‘出大事了’的表情。

    景瑟不解地看她。

    陈湘语气沉重:“刚刚刑侦队的人来电话了,说是,”不知道该不该说,明天景瑟还有一整天的戏,不过也就纠结了一下,“霍队受伤了。”

    景瑟一听,小脸就白了,身子一晃,扶着陈湘,快哭了:“湘姐,你给我订飞机票。”她说,“我手哆嗦。”

    是在哆嗦,浑身都哆嗦。

    这要哭又忍着不哭的样子,可怜兮兮的。陈湘想,霍一宁要真有个三长两短,这小姑娘估计也要跟着废了。

    陈湘扶着她坐下:“我刚刚查了,最快的航班也要等凌晨后。”

    凌晨后?

    不行,她现在脑子里就停不下来各种生离死别的脑补,就那么几十秒里,她连殉葬的心思都有了,就差选墓地了。

    她呼吸不过来,大口喘了几口气,哆嗦着手,摸到手机,拨了景爸爸的电话,接通后,颤着声儿:“爸爸,我是瑟瑟。”

    景爸爸一听这声儿立马从床上弹起来:“怎么了,宝贝?”

    景瑟吸吸鼻子,哽咽:“我家队长受伤了,你快给我搞一架飞机来。”

    队长?

    哦,警局那个小子。

    景爸爸一听女儿这哭腔,心都疼碎了:“宝贝你别哭啊,爸爸这就去给你搞。”别说搞飞机,就是搞星星搞月亮也得搞来。他宝贝女儿长这么大,就没怎么哭过,把他心疼的哟。

    景瑟泪珠子直掉,哭着催景爸爸:“你快点,不然我就要哭了。”

    “……”

    景爸爸赶紧爬起来,把三个秘书全部叫起来,立马搞飞机来!

    凌晨一点,手术结束。

    时瑾刚回办公室,桌上的手机便响了,他看了一眼,七个未接,是秦行的号码。

    “喂。”刚出手术室,身上的无菌衣还没有换下,有股淡淡的血味,混着消毒水的药味,他拢了拢眉,忍住胃里的反感。

    一接通,秦行便问:“怎么才接电话?”

    时瑾道:“在手术。”

    秦行似乎正在气头上,火气很大:“赶紧来一趟秦家,我们的一批货又被截了。”

    看来秦明立已经连夜赶回去了。

    时瑾神色不变,低眸,衣角沾的血映进眼里,瞳孔与眼角都微微泛红,清润的眸在夜里融了血色,阴鸷了几分:“那批货是秦明立负责,善后与灭口的摊子让他自己收。”

    秦家素来如此。

    所有地下交易都互不交叉,有许多交易支线,若是哪条线暴露了,第一时间灭掉那条线上所有可能连累到秦家的活口,连供货商都放过。

    正因如此,警方这么多年都没有抓到秦家的把柄。

    秦行不满时瑾不冷不热的态度:“不管是谁负责,都是我们秦家的事,你是秦家当家,你不做主谁做主。”

    办公室里灯光昏暗,时瑾目色深沉,比月光冷,沉默须臾,他道:“要真是我当家做主,我第一个撤了秦明立。”

    秦行无话可说了,至少目前,他不敢完全放权,需要有人牵制时瑾。

    电话被挂断,秦行抬眸:“剩下的烂摊子你自己收,要是把秦家牵扯出来了,这局子你也自己蹲。”

    他表明了态度,弃车保帅。

    秦家一贯如此,不会为了一个分支而动摇根本,若是这个分支暴露了,就整个砍掉,若是秦明立暴露了,也一样毫不犹豫地弃掉。

    秦明立低头,拳头紧握:“我知道了,会处理好这件事。”

    秦行思忖了片刻:“地下交易的事,你暂时都不要插手了。”

    这是要削权。

    秦家目前大部分交易都在时瑾手里,最重要的部分秦行自己握着,秦明立手里不到三成。

    他喊:“父亲!”

    秦行态度没有丝毫缓和:“留在你手里你也保不住,那几条线不能再被剿了。”

    这个儿子,终究魄力与能力不够。

    这是要弃了他这张牌,秦明立立马力争:“父亲,难道你不觉得蹊跷吗?每一次交易都刚好有警察过来,我们秦家这近半年里,前后损失了四条支线,九个供货商,我怀疑我们秦家里面有警方的内鬼。”

    秦行沉吟。

    确实如此,秦家近半年,频频出事。

    秦明立知道他犹豫了,立刻表态:“恳请父亲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一定把这个叛徒抓出来。”

    凌晨一点半,时瑾的车停在了徐家门外,秋夜渐凉,一盘圆月高挂枝头。

    这个点,徐家人都睡了,大概还有人外出未归,留了一个帮佣的阿姨在守门,见是时瑾,赶紧去开门:“时先生。”

    他进去,问:“笙笙在哪间房?”

    “笙笙小姐已经睡了。”

    大厅的楼梯口,睡着一只猫,听闻声音,奶声叫了一句,夜里一双湛蓝的眼睛发光,探出脑袋来,一见是时瑾,立马安静了。

    这只猫是认得博美的爸爸的,很怕很怕他。

    “带我过去。”

    帮佣阿姨期期艾艾,回了时瑾的话:“老爷子吩咐了,说笙笙小姐累了,任何人都不要去打扰。”

    老爷子的原话其实更直白:千万别让时瑾那只大尾巴狼进了笙笙的房间!

    “客房已经准备好了,要我带您过去吗?”

    时瑾点头,没说什么。

    凌晨一点五十,徐青舶回徐家。

    他已经连着值班了一个礼拜,本来他这种级别的医生,根本不用值夜班,他是替科室的夏医生值班,为什么要替夏医生值班?

    因为夏医生代替他去了非洲医疗救援队。

    丫的,非洲医疗队是跟他杠上了,几次调他过去,还好他机智躲过了,找了个替死鬼。

    别墅外面的路灯亮着,徐青舶有点头重脚轻,捏了捏眉心往屋里走,突然,目光扫到斜上方四十五度。

    他顿时停下,看了几眼,居然有人在爬窗,那背影……勾了勾嘴角,拿出手机,拨了老蒋的电话:“拿棍子出来,抓贼。”

    不消一会儿,老蒋穿着背心,手里拿了个手臂粗的棍子,四下张望:“在哪呢?贼在哪?”

    徐青舶抱着手,抬抬下巴:“那上面。”

    老蒋抬头一看,二楼窗户上果然有个人,他大喝一声:“谁在上面,也不看看什么地方,做贼都做到徐家来了!”

    这一声,把客厅里的猫都喊醒了,一直喵喵。

    那个‘贼’站在两间房相连的小阳台上,身形修长,不疾不徐地回头:“是我。”

    这声音……

    “时、时医生?”老蒋怀疑自己耳背了,用手电筒仔细照着,撑了撑老花镜瞧了又瞧。

    “拿开。”声音冷,而且清,“手电筒。”

    一只白皙似玉的手挡在眼前,遮住刺目的光,五指修长,骨节分明,指如削葱,在淡淡夜色里,十分漂亮。

    是时瑾。

    徐青舶笑出了声:“原来是采花贼啊。”

    老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