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89:徐家公开认女,徐蓁蓁被抓(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八点四十,慈善拍卖已经过半。

    徐家私人博物馆是古董交易起家,这次的拍品多数是古物,这会儿,正在拍卖的八号拍品是一个玉石的鼻烟壶,已经有三百年历史,保存得很完整,收藏价值颇高,起拍价是三百万。

    几轮叫价下来,竞价已经破了千万,目前,是今晚已拍的八件拍品里竞价最高的一件。

    长林通讯的吴董,一千万叫价之后,没有人在举牌。

    徐家请了专业的拍卖师,候了半分钟后,喊道:“一千万一次,一千万两次——”

    有人叫价:“一千五百万。”

    众人望去,只见举牌的那只手,白皙又修长,灯下显得尤其剔透莹润,竟比女子的手还要好看三分。

    是秦家六少。

    直接从一千万抬到一千五百万,跨度如此之大,显而易见,时瑾势在必得,场上的企业家与收藏家们望而止步,不夺人所好,也夺不过。

    拍卖师等了片刻,按流程往下走,再一次喊:“一千五百万一次,一千五百万两次,一千五百万三次。”

    “咣!”

    拍卖槌一锤定音,成交,以一千五百万的竞拍价格。

    秦家六少一出手,就是豪掷,这财力与魄力,确实惹人艳羡,反观秦家的另一位少爷,二少秦明立今天也在场,不过,貌似只是来走走过场,没有要做慈善的意思,全程低着个头看手机。

    时瑾与姜九笙的位子靠前,视角很好,她最后又看了一眼那个鼻烟壶,身子朝时瑾那边倾,低声问:“你喜欢?”

    时瑾低头,凑近她耳边:“不喜欢。”他一向没有收藏的兴趣。

    姜九笙好笑:“那为什么拍下来?”

    他的理由是:“你看了那个鼻烟壶三眼。”

    玉石的鼻烟壶里面,画了仕女图,手执扇面,摇曳生姿,配色很大胆,明艳又绚丽,姜九笙作为外行人,只是觉得那壶里图画得精致,仅此而已,哪懂什么古物。

    她坦言:“我只是好奇,并不太懂。”

    时瑾伸手去握她的手,绕过臂弯,让她挽着自己:“没关系,反正拍卖的款项也都会以你的名义捐出去。”他似真似假,随口道了那么一句,“我那么坏,万一有报应呢,多给你积一点德也好。”

    他不做慈善,秦家沽名钓誉,也不是善类。而且,他不信神佛,只是,若只是破财,为她迷信一次,也无妨。

    “那你有没有喜欢的?”姜九笙笑笑,投以木桃,报以琼瑶,她也不信佛,就是信他而已。

    时瑾轻笑,眸中有星辰,说:“就下一件吧。”

    倒不是怕报应,他只是觉得,她的笙笙给他买东西,非常令人愉悦。

    下一件拍品是一个焚香用的青铜香炉,很袖珍,巴掌大小,刻纹精致,保存的年岁不是很久,是近现代出土,没有什么收藏价值,只是观赏性很好,起拍价偏低,五十万。

    最高竞价也只是到了三百万,可最后姜九笙举牌叫价了,直接叫到了一千五百万,与上一件拍品一样,同等高价拍下。

    自然,场上许多人觉得不可思议,连徐家人也都频频看向姜九笙,老爷子甚至暗暗想,笙笙可能是喜欢这种小香炉,等回头从自家博物馆里挑几件最贵最漂亮的香炉给她送去,摆在她家里看看也好,只要她喜欢。

    最前排几个年轻的女孩坐成一排,都是徐蓁蓁的朋友,是以,被安排了靠前的位置,也不懂什么古文物,只是留意价格和卖家。

    最外侧穿蓝色晚礼服的女孩子低声与身边的同伴耳语:“我爷爷说那个香炉最多值三百万,姜九笙却抬到了一千五百万。”

    “没看到吗?”年轻女孩附和,“秦家六少也拍了一千五百万。”

    “有钱人真潇洒,一掷千金秀恩爱。”挨着徐蓁蓁坐的那个女孩面露艳羡,“姜九笙也真好命啊,在娱乐圈大红大紫,还有个这么疼她的男朋友,我要是她,做梦都能笑醒。”

    一直没有开口的徐蓁蓁讥笑了声:“有什么好羡慕的,一个戏子而已。”

    听得出来她语气的不屑与厌恶,女孩们也都讪讪闭嘴。

    八点五十,酒店十三楼。

    因为徐家包场,整个楼层空无一人,静谧无声,廊道的灯下,有几道人影移动,悄无声息。

    十几人贴着墙壁,慢慢靠近一扇门,领头的男人一手拿枪,一手做手势,用口型道:一,二,三——

    最左边的周肖一脚踹开门,手握枪:“别动,警察!”

    一屋子人,顿时蹿起来,第一反应便是去摸腰间的枪,还有放在地上的货,缉毒队的林队当机立断,对着旁边的桌子开了一枪。

    一声枪响,里面的人都停下了动作。

    “都举起手来。”

    林队的话刚落,最里面的男人抬头扫了一眼,脚下挪了两步,蹲下,一只手不动声色地摸到了床脚下的枪。

    “砰!”

    一声枪响之后,连着又响了三声。

    秦氏酒店往上不到一千米,有一条巷子,七拐八拐地一直往里,有几家旅馆与快餐店,再往后面,是老式的几栋住宅区,墙面用红字标了拆迁的标志。

    周氏兜了几个圈子后,进了一栋旧楼,东张西望了一番,才敲门:“阿强。”周氏放低了声音,巷子里狗叫声,她回头又瞧了两眼,“是我,奶奶。”

    十多秒后,里面的人开了门,瘦瘦高高穿着一件运动外套,正是消失了多日的姜强,他看了看外面,没见异常才关上门:“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我都饿死了。”

    屋子不过五十平,隔成了一厅两室,里面摆设很少,只有一张单人沙发和一个半人高的柜子,沙发上随意放了几件衣服,柜子上全是吃剩的泡面盒与饮料瓶,地上横七竖八地倒了几个啤酒瓶子。

    周氏进门就说:“奶奶这就去给你泡面。”

    姜强坐在沙发上,手机还开着游戏界面,脸上露出嫌恶和不耐烦的表情:“又是泡面,天天吃泡面,我不吃了,看到都想吐。”

    周氏对姜强这个长孙一向溺爱,听他抱怨,立马就依他了:“那我去给你买饭。”她把刚拿下的毛巾又包住脸,兴冲冲地对孙子说,“我从徐蓁蓁那要到钱了,等过几天我们拿到了一千万就能离开江北了。”

    姜强在打游戏,戴着耳机骂了两句。

    周氏把从徐蓁蓁那里搜刮来的首饰收在行李包里,想着明天再找个当铺换钱,一想到又可以换个十几万心里就喜滋滋了,拿了钱,去给孙子买饭:“阿强啊,奶奶去给你买饭了,你可别给人开门。”

    姜强也没应。

    周氏又叮嘱了两句,才去开门。

    一打开门,门口竟有个人,周氏吓愣了一下:“你谁啊?”

    蒋凯靠着门一边,一只脚横在门口,挡住:“警察。”

    周氏一听是警察,扭头就喊:“警察来了,阿强快跑!”

    傻傻沙发上的姜强猛地跳起来,扔了手机就往卧室跑,关上门,反锁,随即打开窗户,爬上去,正要往下跳——

    一张脸突然冒出来,一把拽住姜强的头发:“跑哪去啊?”说完,一手撑着窗户,一跃进了房间。

    姜强想跑,推了两把。

    汤正义直接一膝盖顶在了他裤裆。

    “啊——”

    门口,周氏在哭天抢地。

    汤正义把姜强按地上了,拷上手铐后,踹了两脚,让他老实点,然后摸到耳麦,打开通讯汇报:“队长,一号目标已经被抓捕了。”

    那边那没有回应。

    汤正义再喊:“队长?”

    还是没人回应,汤正义提了提嗓门:“队长!”

    “是我。”

    是赵腾飞。

    队长可能忙去了,汤正义说:“副队,目标已抓获,藏身地点就在酒店附近。”

    赵腾飞当即下了下一步指令:“可以去把徐蓁蓁抓了。”

    “OK。”

    赵腾飞关了耳麦,摸了一把平头,手里还拿着枪,靠着墙小心移动,没忍住,骂了句:“妈的,那群孙子,居然搞偷袭。”

    周肖跟在后面,还有几个缉毒警,正在一间房一间房地排查,确保没有任何漏网之鱼。

    这会儿,周肖红着一双眼,整个人都处在崩溃的边缘,脖子上全是青筋,握着枪的手臂肌肉绷得紧紧的:“都怪我,速度太慢。”

    赵腾飞重重踹了他一脚:“别在这哭丧,队长还没死!”

    九点十分,最后一件拍品以五百四十万,花落一位收藏家之手,拍卖锤应声落下,慈善拍卖到此结束。

    拍卖师在台上致词,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脚步匆匆,悄无声息地入场,走到左边第二排的位置,俯身,低声道:“二少。”

    秦明立抬头:“什么事?”

    男人上前,在他耳边低语两句,然后,只见秦明立神色慌张,起身离席。

    时瑾凝眸,无波无澜地瞧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拍卖台上,徐老爷子作为东道主已经上去了,老爷子一身中山装,很精神,声如洪钟:“谢谢各位百忙之中应邀而来,这次拍卖共得善款六千四百万元。”停顿了一下,中气十足地说了后一句,“所有善款将全部以我孙女姜九笙的名义捐赠。”

    一句话,掷地有声。

    徐老爷子语惊四座,一时,所有目光投向姜九笙,而后,又看向徐市长身边坐的人,在座谁不知道徐家的千金是前阵子刚被毁了容的那位。

    “爸,爷爷他在说什么?”徐蓁蓁顿时慌了神,伸手与抓徐平征的手。

    徐平征没有说话,把手抽回去。

    她心头咯噔了一下。

    宾客都还未散场,这会儿,议论纷纷。

    嘈杂声里,徐老爷子嗓门尤其铿锵有力:“另外,我名下百分之十的博物馆股份,也会转给我的孙女姜九笙。”说完这些,老爷子一只手拄着拐杖,腾出一只手来招了招,笑得慈眉善目,“笙笙过来。”

    众人视线望去。

    姜九笙不知低声与身边的时瑾说了什么,然后站起来,落落大方地上前,一身杏色的旗袍,举手投足不疾不徐,对台上的徐老爷子微微一笑,冷清的桃花眼便柔和了些许。

    徐蓁蓁这下彻底坐不住了,这突然的变故杀了她措不及防,她猛地站起来,顾不上仪态,大声质问:“爷爷,你到底在说什么!”

    徐老爷子也没看她一眼,自顾上前去,把姜九笙牵到自己身边,面相宾客,眉开眼笑地介绍:“这是我孙女笙笙。”

    今日应邀而来的,都是排的上号的企业家与政治家,各个是人精,自然能瞧出个一二三四,这徐家恐怕先前认错了人,如今拨拨乱反反正。再看徐家几位,皆是神色自若,显然私下是认了这位新千金。

    唯独,一个人气急败坏。

    “她不是!我才是,我才是徐家的千金!”徐蓁蓁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觉得莫名其妙,只觉得荒唐至极,从天堂一瞬跌入地狱,她崩溃,“爷爷,你是不是糊涂了,我才是您的孙女,姜九笙算什么东西,她凭什么拿我们徐家的股份。”

    所有人都看向她,看她像个泼妇一样,大喊大叫。

    一出好戏,一个跳梁小丑。

    这时,徐平征起身,走上前,向在场各位稍稍躬身致歉:“家丑不外扬,我在这里先和大家说一声抱歉。”每一个字掷地赋声,徐平征说,“事情的缘由复杂,涉及到我徐家的私事,很抱歉不能向各位多做说明。另外,我想借着今天这个机会向大家正式介绍一下我女儿姜九笙。”

    今日到场的媒体不多,却都是新闻圈里举足轻重的人物,徐平征这一番话,无疑是要给亲生女儿正名,而且,护短之意很明显。

    徐市向来低调,此番高调是要堂而皇之地给新认的女儿当靠山呢,从今往后,姜九笙有了徐家这个倚仗,谁还敢给她不痛快。

    以前这徐蓁蓁被错认回徐家的时候,可没有这般阵仗与架势。

    徐蓁蓁难以置信,从座位上站出来,走到徐平征很少,戴着口罩,露出的一双眼睛惊慌失措,冷汗淋漓,她试图去抓徐平征的手,却被躲开了,眼眶一红,她压抑着快要爆发的情绪,哽咽地说:“爸,我才是你的女儿,我们做过DNA的,我才是徐家的人。”

    徐平征语气冷硬:“你不是。”他小心翼翼地看了姜九笙一眼,眉眼温和,“我徐平征只有一个女儿,还请在场的媒体朋友认一认,我们家笙笙,以后请多照顾了。”

    话才刚落。

    徐蓁蓁失控地大叫:“不是,我才是徐家的女儿。”

    三个亿是她的,市长千金也是她的。

    谁都不能抢!

    她攥着手,掌心都被掐破了,没有人为她辩解,没有人听她说话,她像个小丑,被耍的团团转。

    原来,这场拍卖会是给姜九笙开的,原来,她早成了弃子,甚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被徐家这群人耍着玩。

    九年,她当了九年的市长千金,凭什么说收回去就收回去。

    徐蓁蓁咬破了舌,满嘴都是血腥,她转身,面向大家,毫无形象地咆哮:“我徐蓁蓁才是徐家的千金。”她把口罩扯了,一把推倒了拍卖台上的罗马柱,香槟玫瑰掉了一地,整个露天会场,只剩她尖锐的声音,“我是市长千金,我才是!”

    “谁也不准抢!都是我的!”

    “姜九笙——”

    咆哮声突然被打断:“徐蓁蓁吗?”

    徐蓁蓁募地安静了,怔怔看着朝她走来的两个男人。

    蒋凯亮出警察证:“我是刑侦一队的刑警,你涉嫌教唆杀人与诈骗,现在对你执行紧急逮捕,请跟我走一趟。”

    徐蓁蓁愣住。

    蒋凯拉住她的一只胳膊。

    她募地弹开,半边脸包着纱布,半边脸已经扭曲,眼睛全是惊慌恐惧:“我没有杀人!我没有诈骗!”

    ------题外话------

    依旧很卡,二更可能要很晚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