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88:周氏猪队友,时瑾一箭双雕(二更)

288:周氏猪队友,时瑾一箭双雕(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谈墨宝尴尬地摸了摸耳朵:“你们继续,继续,我就不打扰了。”说完一溜烟跑了,左顾右盼地去找姜九笙。

    七点二十,慈善拍卖还有半个小时,受邀来的宾客陆陆续续都到场了,一向低调的徐家,这次的拍卖却搞得声势浩大,不仅商界,政界几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也都来了。

    谈墨宝瞧着许多面孔都眼熟,不是常年出现在经济、娱乐新闻里,就是偶尔出现在国家重要会议的照片里。

    场地很大,她绕了半圈,也没看到姜九笙,干脆拉了把椅子,坐在酒桌旁吃点心,旁边,两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在有说有笑。

    “你看?”

    “什么?”

    黑色西装的男人把手机递给旁边人:“你女神的报道啊。”揶揄打趣地说,“上个礼拜秦萧轶飞维也纳听谢荡的小提琴独奏了。”

    对方看了一眼手机,扔桌子上了,伸手扯了扯脖子上的领结:“秦萧轶什么都好,就是眼光太差,谢荡那个小子娘们唧唧的,还骄里娇气,有什么好的,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

    “人家脸长得好啊。”

    男人嗤了一声:“跟个小白脸似的,到了床上也是——”

    话没说完,右手突然被拽了一把,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只细嫩的小手一歪,手里一杯红酒就招呼到男人怀里了。

    “艹!”他推了一把,立马弹开,掸了掸西装上的酒水,破口就骂,“你干什么啊,没长眼睛吗?”

    对方是个女人,不知是真崴了脚,还是被推得趔趄,晃晃荡荡了好几步才站稳,她整理了裙子才抬头,说:“长着呢,我眼睛很大呀。”说着眨了眨眼,“你看不见吗?”

    男人被怼得一噎,恼羞成怒了:“你谁啊你!”

    对方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绍:“谢荡全球粉丝后援会江北分会副会长。”谈墨宝是也!

    谢荡的粉丝?

    男人啐了一口:“毛病。”气冲冲就走了。

    谈墨宝哼哼了一声,抽了两张纸擦手上的酒渍。

    身后,女人的声音略带探究:“你喜欢谢荡?”

    谈墨宝动作一顿,回头,对上秦萧轶似笑非笑的一双眼,她呵呵了一声,跑了……等跑远了,谈墨宝才回过神来,她干嘛要做贼心虚。

    不对,她还没做贼啊。

    包里的手机震了两下,她看了一眼号码,接了。

    “喂。”

    一听声音,谈墨宝小脸就拉下了:“怎么又是你。”

    还能是谁,谈西尧,号码拉黑一个换一个,隔几天一通。

    “换了这么多手机号不累啊,我跟你们谈家都没有关系了,还打我电话干嘛,再骚扰我我就报警了。”

    她说完,就要挂电话。

    这时,谈西尧说了一句。

    她脚步募地顿住,手指颤了一下,小巧的女士手包掉落在了地上,然后整个人愣在那里,忘记了反应。

    “墨宝。”

    “墨宝。”

    姜九笙从对面走过来,喊了她两声,捡起了地上的包:“怎么了?”

    她低头看着手里的手机,讷讷地开口:“刚刚谈西尧电话里说,谈莞兮可能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七点四十,秦氏酒店门口,香车宝马,泊了两排。

    一位老太太包着头巾的老太太挑着担子,低着头快步走到了酒店门口,保安拦下:“有请帖吗?”

    老太太掂了掂担子:“我是来送时蔬的。”

    保安面无表情,打量了两眼,又瞧了一眼担子的菜,让来了路:“进去吧,不要久留。”

    老太太挑着担子赶紧进去了。

    一楼大厅里,前台边上,周肖穿着保安的衣服,站得端端正正,偏了偏头,摸到耳边的无线耳麦。

    他压低声音:“队长。”

    过了三秒,那边回应:“收到。”

    周肖睃巡了一圈:“一号目标已出现。”

    “你跟着。”霍一宁下令,“其余人原地蹲守。”

    “YesSir!”

    约摸过十分钟。

    街对面的蒋凯搂着汤正义,自然地摸了一下耳朵,打开的无线通讯:“队长,二号目标也出现了。”

    霍一宁沉声:“不要打草惊蛇,等他们交易,人赃并获。”

    “收到。”蒋凯关了耳麦,冲汤正义抛了个油腻的媚眼,“宝贝,干起来。”

    汤正义一脚踹开他,蒋凯立马去追,两人犹如一对闹了别扭的情侣,你追我赶地朝酒店那边靠近。

    霍一宁从甜品摊走出来,把外套的帽子扣上,点了根烟,蹲在路边,目光自然地扫了一眼四周,然后拿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

    “喂。”

    霍一宁说:“鱼上钩了。”

    时瑾嗯了一声。

    霍一宁边观察路况,边低头讲电话:“你怎么知道秦明立的人会在今晚交易?”他们整个刑侦一队的人都出动了,可不止要抓姜强那个杀人犯,还要顺带捞一点别的。

    时瑾轻描淡写:“猜的。”

    “猜的?”

    霍一宁被他这回答气笑了。

    他还那副事不关己的语气:“若是猜错了,也不过让你们刑侦队和缉毒队吹吹冷风,损失不大。”

    霍一宁笑骂了句。

    秦明立手上那批货,已经积了一个月了,他急着脱手。

    今晚徐家在秦氏酒店包场,闲人免进,确实适合地下交易,不然,刑侦队和缉毒队吃饱了撑的,半夜跑出来吹冷风。

    酒店后面的露天会场里正热闹着,拍卖即将开始,徐蓁蓁由闺蜜挽着进了场,四处瞧了几眼,徐家的几位家长都还没有到,她寻了个安静的地方坐着,身上的裙子与首饰都是精心挑选的,华美又不张扬,便是脚上那双鞋,也是专门高定,处处透着贵气,美中不足的是她的脸,戴着口罩,只露出了一双眼与额头。

    挽着她的女孩是她咖啡店的合伙人,陈希,家里开了一家中型企业,也算是富贵出身,只是比不得徐家,举止多少有几分小家子气。

    陈希一脸艳羡:“蓁蓁,好羡慕你啊。”

    口罩遮住了徐蓁蓁脚上的神色,不过,她语调轻扬,可见心情愉悦:“有什么好羡慕的,不就是一点股份。”

    言语里,不乏得意,尽管她极力克制。

    “一点股份?”陈希作惊愕之状,“那可是十亿啊,十亿!”

    这样的口头追捧,徐蓁蓁很受用,脸上还端着架子,装得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我爸爸和爷爷都不在意那点股份,就给我们孙辈几个当礼物。”

    陈希唏嘘不止:“你们徐家真好,我要是投胎在徐家就好了,你爸爸和爷爷都那么疼你,不像我,被家里逼着嫁给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当续弦。”

    徐蓁蓁心里嗤之以鼻:“人的出身又不能选择,哪能说投胎在哪就投胎在哪。”投胎在哪又如何,她还不是进了徐家的门。

    陈希挽着她,讨好的语气:“所以说你好命嘛,生在了徐家。”

    话音刚落——

    “徐蓁蓁!”

    气急败坏的吼声惊得徐蓁蓁脸色一变,她募地回头:“你、你为什么会在这?”

    周氏用毛巾包着脸,一身古怪的打扮引得许多人侧目,她气势汹汹地上前,瞪着徐蓁蓁,嗓门很大:“知道怕了?知道怕了就赶紧拿一千万给我,不然我现在就把你的秘密告诉所有人。”

    一时间,来来往往的人,都不禁往这边多看了几眼。

    徐蓁蓁被周氏突如其来地胡搅蛮缠,弄得无所适从,身旁的好友问:“蓁蓁,这老太婆谁啊?”

    周氏是个泼辣的,哪听得了这小年轻骂她老太婆,火冒三丈地指着人鼻子骂:“你这个小贱人,骂谁老太婆呢,我是徐蓁蓁的奶奶!”

    陈希一噎,哪里遇到过这样的老刁婆,愣愣地问:“蓁蓁,她是你奶奶?”徐老夫人不是死了很多年吗?

    徐蓁蓁想也不想:“她不是,回头我再跟你解释。”她起身,下意识把口罩往上拉了拉,慌慌张张地去拉周氏,“你跟我来。”

    周氏甩开她:“别跟我耍花样,现在就把钱给我。”

    徐蓁蓁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去拽人,周氏哪肯,直接用指甲掐,没走几步就把徐蓁蓁的手背掐得青一块紫一块。

    等到了人少的地方,徐蓁蓁才停下。

    周氏用力一甩:“你放开。”

    徐蓁蓁这几年在徐家养得身娇肉贵的,就是个花架子,被周氏甩得连连趔趄,崴了脚,手背也火辣辣的疼,心里早就把这老太婆骂了个透。

    “钱呢?”周氏没好气地张嘴就要钱。

    徐蓁蓁揉着被掐得青紫的手背:“什么钱?”

    周氏催促:“快给我一千万。”

    开口就是一千万,徐蓁蓁人都是懵的:“为什么突然要这么多钱,我去哪里弄一千万给你。”

    “你不是有十个亿吗?”周氏不耐烦了,恶声恶气地说,“别跟我罗里吧嗦,我在电话里都跟你说清楚了,今天之前不给我一千万,我就当着所有的面揭穿你。”

    徐蓁蓁一听,又惊又怕,生怕出什么篓子,急了:“什么电话?什么时候的事?我没有接到你的电话。”

    “好啊,还跟我耍赖。”周氏见她不承认,没了耐心,扯开嗓门就喊,“徐蓁蓁就是个破落户,什么市长千金,都是假的,都是——”

    徐蓁蓁整个人都炸了,生怕周氏把人招过来,上前就捂住她的嘴,气得眼角发红:“你疯了!”

    周氏一巴掌拍开她的手:“快给我一千万。”

    这个疯婆子!

    这紧要关头,徐蓁蓁是真怕她拖后腿,咬着牙,不敢再激怒她,好说歹说地安抚:“我现在身上没有那么多钱,你给我点时间我去筹钱。”

    周氏睇了她一眼:“又想糊弄我。”

    “我没糊弄你,股份我还没拿到手,就算到手了,要转手卖掉也要时间。”徐蓁蓁战战兢兢地看了看四周,生怕有人过来,她没辙了,把手上的手镯摘下来,塞给周氏,“这个镯子是徐家老爷子送给我的,至少值几十万,你先拿着,等我卖了股份再补钱给你。”

    周氏掂着那玉镯子,反复看了许久,见成色不错,这才缓了缓态度:“最好是这样。”他把玉镯子套自己上去了,又打量徐蓁蓁身上,目光贪婪,“还有你脖子上耳朵上的,都给我。”

    这个贪得无厌的老太婆!

    股份还没拿到手,徐蓁蓁是真怕了她,咬咬牙,只能忍痛割爱,把钻石项链和铂金耳环都摘了。

    周氏一把抢过去,摸了摸,又掂了掂,揣进自己口袋里:“你最好别再跟我耍什么诡计,你爸爸已经被抓了,你哥哥现在还躲着,他们还不都是为了你,要是你不出钱接济你哥哥,我就让你也不好过,假的就是假的,我只要到徐市长跟前一说,你就完了。”

    徐蓁蓁心都悬嗓子眼了,催促:“我知道了,你赶紧离开。”

    周氏横了一眼,梗着脖子撂了句话:“剩下的钱你尽快给我,下次我可不会再给你宽限了。”

    哼了一声,周氏才用毛巾包住脸,扭头走人。

    徐蓁蓁舒了一口气,手心全是汗,一转身,就见徐平征站在身后,她愣了一下:“爸、爸,你怎么过来了?”

    徐平征还看着周氏离开的方向:“刚才是谁?”

    徐蓁蓁立马解释,脑袋上全是汗,却强装着镇定:“一个迷路的老太太,找我问路呢。”

    徐平征收回目光,敛着眸,神色不明:“进去吧,拍卖快开始了。”先转了身,没再说什么。

    “哦。”

    她松了一口气,赶紧跟上。

    酒店门开,包着脸挑着担子的老太太已经出来了,东张西望地,脚步很快。

    汤正义挽着蒋凯,状似在散步,低头娇羞一笑,摸到耳边,低声:“队长,一号目标已经出来。”

    霍一宁直接下了指令:“蒋凯,正义,你们两个跟过去,抓到姜强后立马回来支援。”

    “YesSir!”

    蒋凯搂着汤正义,‘恩恩爱爱’地跟着前面的人。

    霍一宁站在街上,环顾了四周,开了耳麦:“程队,可以收网了。”

    那边是缉毒队的队长程晋:“OK,我们缉毒队先进,你们刑侦队在外包抄。”

    “收到。”

    霍一宁关了耳麦,掐了烟,扣着帽子走进了路口。

    ------题外话------

    卡成屎!

    本来计划是写到抓徐蓁蓁,结果一个小时五百字都出不来……

    抱歉,没有万更,明天我多更点哈,今晚杠上了!再卡我就不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