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86:笙笙迁户与改姓,徐蓁蓁往坑里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午饭是和徐家人一起吃的,去了一家老字号的中餐厅,因为心情好,徐老爷子还叫了一瓶白酒,不用劝酒,乐呵呵地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又一杯,老人家年纪大了,多喝不得,两个儿子劝不听,姜九笙喊了两句爷爷,老爷子就乖乖放下酒杯了,然后拿了公筷,一个劲儿给姜九笙夹菜。

    时瑾显然是不太愉悦的。

    徐青舶看见时瑾‘失宠’,那是万分愉悦,拖着调儿喊:“笙笙妹妹啊。”

    姜九笙手里的汤匙抖了抖,汤洒了。

    徐青舶笑得温柔体贴:“吃虾吗?哥哥帮你剥。”

    这哥哥来妹妹去的,透着一股子得意。

    时瑾面不改色,只是,音色低了三分:“我给她剥。”

    徐青舶装模作样地打趣:“时瑾,我跟我妹妹都这么多年没相认,你怎么还跟我这个大舅哥抢,”扭头,一副大家长的和蔼,“是吧,笙笙妹妹。”

    姜九笙不自然地点了头。

    徐青舶笑眯眯地:“笙笙啊,你都没有叫我哥哥。”今天做什么也得把这大哥的名给正了。

    姜九笙稍顿,喊了一声堂哥。

    徐青舶拖腔拖调地应了,抬了抬下巴,睇向时瑾:“你是我妹妹的男朋友,那你就跟着也叫一句吧。”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来,叫堂哥。”

    时瑾眼皮都没抬,长辈在,有些话不合礼数,他发了条信息

    ——你可以去神经外科挂个号。

    徐青舶瞥了一眼微信,皮笑肉不笑:“乖哦,叫哥哥~”

    又一条信息,来自时瑾。

    ——神经外科应该没用,直接挂精神科。

    徐青舶:“……”

    他回:你大爷!

    对方已经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的好友,请先发送验证请求,对方验证后才能聊天。

    他被拉删了……

    徐青舶:“……”

    回酒店的路上,时瑾一路都没说话,看着车窗外,玻璃上倒映出他紧蹙的眉心。

    姜九笙伸手,戳他的脸:“你不开心?”

    时瑾转过来,抓住她的手,声音虽温和,脸色与严肃:“以后不要跟他们一起吃饭了。”他的理由是,“笙笙,我不喜欢别人给你剥虾,我也不喜欢你吃别人给你夹的菜。”

    主驾驶的老蒋想,还好老爷子和徐市没坐这辆车,不然翁婿关系肯定不和谐。

    因为徐老爷子和徐平征一直给姜九笙夹菜,把时瑾剥的海鲜都压在了底下,最后,姜九笙没吃完,他剥的虾她只吃了一只。

    他这是吃醋了。姜九笙想。

    见她没有回话,时瑾揽在她腰上的手稍稍用力:“怎么不说话了?怪我小气吗?”

    姜九笙摇头,不是开玩笑,表情颇认真:“不是,我在想怎么哄你。”

    时瑾眉间阴郁散了,稍稍压低了身子:“那你来哄哄我。”他好哄,亲几下几好了。

    姜九笙想了想,伸手,揉他的头发,动作像给姜博美顺毛,语气像刚才餐厅里的徐青舶:“乖哦。”

    “……”

    时瑾把姜九笙按在位子上用力亲。

    主驾驶的老蒋:没眼看没眼看。

    因为姜九笙后天还要拍戏,次日早上就回了江北,徐家五只也一路尾随,到了江北,徐老爷子想直接把姜九笙领徐家去,被徐平征制止了,人才刚认回来,需要时间适应,不能表现得像抢人土匪,虽然他们确实想跟时瑾抢人。

    姜锦禹知道姜九笙的航班,抱了姜博美在御景银湾外面等。

    风和日丽,少年眉清目秀,耐心地站在树下,倒是怀里的博美犬昏昏欲睡,脑袋一晃一晃,尾巴懒洋洋地垂着。

    姜九笙走过去:“锦禹。”

    他勾了勾唇:“回来了。”

    姜九笙笑了笑,摸摸姜博美的头,把小东西的脑袋抬起来:“想我了没?”

    姜博美一见是妈妈,瞌睡就醒了,汪了一声,扑进了姜九笙的怀里,正要蹭——

    时瑾一只手拎着,把它扔地上了。

    姜博美:“……”

    它瞪它爸爸,敢怒不敢言,奶凶奶凶的,瞪完,摇着尾巴走妈妈那边去。

    “今天不用去学校吗?”姜九笙问姜锦禹。

    姜锦禹比以前开朗了许多,眉目宁静,像那个年纪唇红齿白的少年,干净又明澈,他回她的话说:“昨天和一位老师换了课,我今天休息。”

    “那午饭可以一起吃。”

    “嗯。”

    上了楼,姜锦禹没有回时瑾那边的公寓,而是喊住了他:“姐夫,来一下我书房。”

    时瑾让姜九笙先回房间,去了对面的公寓,姜博美也跟过去了,熟门熟路地去了书房,乖乖趴在桌脚旁摇尾巴,地上有个改良的键盘,是舅舅给它做的,按着玩,会发光,巨棒!

    姜锦禹开了电脑主机:“我截了徐蓁蓁的来电,那位姓周的老太太打过两次她的电话,都是用公用电话打的,追踪不到具体的位置。”

    屏幕上显示主叫地址都很偏,没有摄像。

    时瑾问:“电话内容。”

    姜锦禹想了想那两通电话,可以简明扼要地概括成两个字:“要钱。”

    姜民海获罪,姜强被通缉,周氏自然坐不住,不需要去找,只要等,总会送上门来。

    “可以模拟人声?”

    姜锦禹明白时瑾的用意了:“可以,我已经录了徐蓁蓁的音色,再装个软件就行。”

    时瑾颔首,拨了霍一宁的电话。

    “是我,时瑾。”

    霍一宁心照不宣:“是不是有什么计划了?”姜强藏得紧,正当法子抓人太慢了,时瑾的野路子他觉得可以一试,反正他早被时瑾带歪了,原则什么的,全喂狗了。

    “嗯,”时瑾处之泰然,道,“需要警方配合。”

    霍一宁给了准话:“只要能抓到罪犯,不伤天害理,就随你玩。”

    下午,时瑾去了一趟徐家。

    徐老爷子旁敲侧击,意思就是问什么时候可以让他宝贝孙女认祖归宗之类的。

    时瑾端正地坐着,眼神温润,看似君子无害,道:“我女朋友是公众人物,如果要认回徐家,是不是场面要搞大一点?”

    姜民海父子两杀人灭口的案子徐家已经了解了,时瑾和小儿子达成了某种协议老爷子也是知道的,正因如此,医院那个假的还没有揭穿,想来,时瑾是有什么打算了。

    徐老爷子很爽快:“这必须的!”只要能让笙笙认祖归宗,他全部赞同,“怎么搞都行。”

    当天,徐老爷子就让徐华荣联系了媒体,全网发了一则新闻通稿:徐家举办文物慈善拍卖,所得善款全部以徐家千金的名义捐赠。另外,老爷子将其名下徐家博物馆百分之十的股份,赠与唯一的孙女。

    已逝徐老夫人是个女强人,出身文物世家,这徐家博物馆的前身便是徐老夫人的祖父所创,已有百年历史,这百分之十的股份,初步估计,市值十亿。

    消息一出来,网民朋友们唏嘘不止。

    长宁街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小型超市里,收银员是个微胖的中年女人,与超市的老板娘正说起此事。

    老板娘喟叹不已:“十亿,那得多少钱啊。”想象不出来,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

    收银员不禁羡慕:“这徐家的孙女真有福气。”

    老板娘从柜台上抓了把瓜子,边嗑边说:“可不是,随随便便送个礼就是十几亿,多少人一辈子也看不到这么多钱。”

    “徐家可真厉害,有权不说,还有钱。”徐家上面好几代都是红背景,这整个华夏七省政界就数徐家势大,娶进门的、嫁出去的,都是豪门,钱财不用说,百年世家可不是浪得虚名的,而且徐家声望好,光是慈善基金会就有好几个。

    老板娘对着垃圾桶吐了一口瓜子壳:“我还听说徐家从政,为了避嫌,政商分得一清二楚,这些个股份什么的,都是直接留给不走仕途的孙辈,就是不知道这个孙女能分到多少。”

    徐家孙辈不多,就那么几个,刚好,没一个从政的。

    有人过来结账,收银员一边扫条码一边说:“这十个亿就够她吃一辈子了,啥也不用干,天天花钱就行。”抬头看了一眼,结账的是为穿碎花裤的老太太,戴着老年款的渔夫帽,“七十八块,是刷卡还是现金?”

    老太太嗓门挺大,边用塑料袋装东西,边嚷嚷:“什么七十八,算我七十。”

    嘿,这话说的。

    收银员好耐心,没发火,笑着说:“大妈,这里是超市,东西都是明码标价,不能还价的。”

    老太太横了一眼:“你当我没去过超市啊,这不就是个小卖部。”她从口袋里掏出来个塑料袋,数好七张十块的,撂下钱,提着一袋东西就走了。

    收银员:“……”

    惊呆了!

    老板娘追到门口,老太太已经跑远了,直摇头:“这年头,怎么什么奇葩都有啊。”

    这老太太,正是姜民海的母亲,周氏。

    周氏提着一袋速食,走进一个巷子,绕了好几条路,找了个有公用电话的水果摊,给了店主十块钱,拨了个电话。

    刚接通,周氏就扯着嗓子骂:“徐蓁蓁,你这个小白眼狼。”

    那边没说几秒钟,她就劈头盖脸地吼过去:“你都有十个亿了,给你哥哥一点怎么了?要不是为了你,你爸爸和哥哥能落到这个地步?昨天电话里你还好意思跟我哭穷,有爹生没爹养的赔钱货,居然敢骗我,早知道你是个忘恩负义的,小时候就该把你卖了!”

    那边不知说了什么,周氏怒气冲冲:“十万块就想打发我,想都不要想!要是那个什么鬼慈善拍卖之前,你没有给我一千万,我就去那里找你,让大家都看看你这个便宜货有多不要脸。”

    水果摊上偶尔有人路过,纷纷侧目。

    这老太太年纪不小,那人的精神气很足,都不带喘气的。

    周氏哼了一声:“别以为我不敢,我儿子没了,孙子也被通缉了,你倒好,自己吃香的喝辣的,还有十个亿,我告诉你,你要是不给我分钱,我就当众揭发你这个假货。”

    说完,周氏把电话挂了,骂了几句赔钱货,提着袋子出了水果摊。

    御景银湾。

    “嘟嘟嘟嘟嘟……”

    手机被挂断的声音,还在响,姜锦禹敲了一下电脑的enter键,退出了通话界面,抬头:“可以了。”

    “谢谢。”时瑾停顿,又道,“我会给你转账。”

    时瑾出了书房,随后,姜锦禹收到了他的转账短信。

    电脑屏幕上,缩小的对话框里,有几行字。

    “又怎么了?”

    “十个亿那也是我的钱,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别再烦我,不然十万块都没有。”

    “一千万不可能,我拿不出来,也不会给你,你敢揭发我,我就一毛钱都不给你。”

    这个拟声软件是近几年才有的技术,只要输入指定语句与音色,生成声音一键就行。

    下午,几个护士过来换药,徐蓁蓁才听到消息,欣喜若狂地看完了网上的报道,心里也有些疑虑,当天傍晚就出院了,徐家让老蒋去接她了。

    她的脸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一周换一次药就行,纱布还没有拆,她戴了口罩,眉开眼笑地回了徐家,一进大厅便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徐老爷子和徐平征,不知在说什么,见她过来,就停下了。

    她也没多想,脑子像被馅饼砸中了,走路都是飘的,克制了一下心底的欣喜,走过去:“爸,爷爷,你们怎么都没跟我说?”

    十个亿啊,够她花一辈子了。

    徐平征不太会撒谎,目光躲开,不过,徐老爷子却是个戏精,笑着说:“这不是你受伤了嘛,想给你一个惊喜,让你高兴高兴。”

    她甜甜一笑:“谢谢爷爷。”坐过去,一手挽住一个,娇俏地说,“你们对我最好了。”

    徐老爷子抽出手,作势去端茶杯,面不改色地说:“你爸爸伯伯都从政,股份不能交到他们手里,那百分之十本来就是给你的,你堂哥他们也都有。”

    听老爷子这么一解释,徐蓁蓁心头那点疑虑彻底打消了,她知道已逝的徐老夫人名下有一家私人博物馆,只是没有料想到她也有份。

    意外之财,怎能不惊喜。

    徐蓁蓁端起茶壶,给老爷子斟茶,状似无意地提了一句:“那慈善拍卖的款项真的要全部捐掉吗?”那么多钱,全捐了,她心疼不已。

    徐老爷子低头喝茶。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小姑娘钻钱眼里了。

    喝了一口茶,老爷子抬头,语重心长地说:“当然要捐,你爸爸伯伯、还有二爷爷他们一家都是在政府部门上班的,捐了钱一来是为国家做了好事,二来也能博个好名声。”

    徐蓁蓁还是有点不舍,怕老人家不喜欢,没有表现出来,娇娇软软地笑着应:“我知道了,爷爷你真厉害。”

    徐老爷子没说话。

    一旁的徐平征在吃青提,一个一个往嘴里送,也不说话,就不动声色地坐远一点了。

    “爷爷,”徐蓁蓁乖巧讨好的模样,“这个慈善拍卖能不能推迟一点啊?”

    徐老爷子便问:“怎么了?”

    徐蓁蓁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纱布,眼睛立马湿了:“我的脸还没好,不方便露面,怕给咱们徐家丢人。”

    徐老爷子认真想了想:“哦,这样啊,那股份也迟一点转让吧。”

    徐蓁蓁:“……”

    就不能先给股份?

    她怕夜长梦多,等不及,很善解人意地温软语气:“那还是算了吧,这样就太麻烦爷爷了,拍卖会那天我就戴个口罩好了。”

    呵呵。

    “那行。”徐老爷子一脸关怀,“你去休息吧,刚出院别太劳累。”

    徐蓁蓁乖顺地应了:“好的,谢谢爷爷。”转头,对徐平征抱以一笑,“谢谢爸爸。”

    等人走远了,徐老爷子赶紧抖抖鸡皮疙瘩,瞪了徐平征一眼:“九年了,看你教出来的‘女儿’,一听到钱,眼睛都发光。”

    以前也没有多留心眼,一家人没谈过钱,真没看出来这年纪轻轻的丫头,竟心思这么多,徐家人素来磊落,难怪九年了老老小小都跟这姑娘亲近不起来。

    徐平征也哑口无言,他忙于政务,对徐蓁蓁确实没怎么教养过。

    徐老爷子懒得翻旧账了,耳提面命地说:“以后等笙笙回了徐家,你可别再像以前那样忙了,都这把年纪了,多陪陪家人,政治上的事情让他们年轻人去拼吧,过犹不及,我们徐家该急流勇退了。”

    树大招风,功高盖主总归不好,所以,徐家两个孙子当时不愿意从政,老爷子也欣然答应了,徐家百年世家,根基牢固,确实不用再壮大了。

    徐平征也赞同:“我知道了。”

    糟心事不提了,老爷子有更关心的事:“笙笙改姓那事怎么样了?”

    徐青久眉头一拧:“笙笙的户口还在她养父母那里,当年是时瑾把她放在了程家养,程家那对夫妇都是他手底下的人,对他言听听计从,说是要等时瑾点头才能迁出来。”

    姜九笙是个报喜不报忧的性子,老爷子不放心,就让徐平征去查了一下姜九笙这近几年来的事,不知道还好,知道了前尘过往,老爷子和徐平征更心疼了,足足失眠了几个晚上,本来老爷子是想把名下的股份全部转给宝贝孙女的,怕那个假的起疑,才只先转了百分之十。

    当然,顺带也查了查时瑾。越查,老爷子越心慌。

    不放心啊!老爷子叹气:“这博美爸爸还是太厉害了点。”他犯愁了,“他太压我们笙笙一头了,我怕他欺负我们笙笙。”

    秦家那个背景就算了,时瑾的手腕更恐怖,最主要是他还有个偏执的毛病,而且听大孙子说,没得治,不犯病还好,一犯病不得了。

    怎么想,老爷子都觉得时瑾是个不定时炸弹。

    徐平征倒不这么觉得:“不会的,我看时瑾对笙笙很顺从。”

    徐老爷子怒目:“这能信?谁知道是不是表面功夫,男人都是嘴上功夫不得了的大猪蹄子,母猪上树了都绝对不能信男人那张嘴!”

    徐平征:“……”

    这都是哪里学来的?以后还是让老爷子少上点网吧。

    徐老爷子越想越不能宽心,打个电话到时瑾那里。

    “你好,我是时瑾。”

    礼貌倒是懂礼貌,气度样貌都没得说。

    老爷子咧了个笑脸:“博美爸爸啊,我家笙笙的户口还在你那里,什么时候让她迁到徐家来?”

    “不急。”

    时瑾声音温和,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不过,徐老爷子就是觉得寒风凛凛:“我不跟你说,我要跟笙笙说。”见时瑾丝毫没有要把电话给姜九笙的意思,老爷子直接挂断了,改拨了姜九笙的号码,很快接通了,老爷子笑眯了眼,“笙笙啊。”

    那边不疾不徐,慢条斯理,还是个男声:“是我,时瑾。”

    “……”

    搞毛线啊。

    徐老爷子不满了:“怎么又是你?”这分明是他家笙笙的手机!

    时瑾不骄不躁,淡定地回:“笙笙在洗澡。”

    老爷子一口老血瞬间上涌。

    以前还觉得博美爸爸不错,工作好相貌好,最近越看越想打他是怎么回事。老爷子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笙笙拐来徐家住,不能让博美爸爸登堂入室了。

    “博美爸爸,你这样霸着我们笙笙的户口就不厚道了。”老爷子开始阴阳怪气了,他是真想让孙女早点认祖归宗,他年纪大了,也不知道还有几年,所以很是心急啊。

    时瑾依旧从容自如:“徐爷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徐老爷子不爱听了:“怎么就多事了?”

    对方耐心很好,语速始终不急不缓:“我和笙笙结婚后,户口还是会迁到我这里,在徐家待不久。”

    “……”

    高!这厮实在是高!

    想娶我们笙笙,门都没有!

    徐老爷子很想这么说,可是……不敢,他家笙笙一看就很疼博美爸爸,要是他表现得不够大度,怕爷孙间生了嫌隙。

    他正想着怎么四两拨千斤,时瑾表态了:“笙笙现在还不太适应,给她一些时间,不过,”时瑾让步,“可以让博美先改姓。”

    这么说来也有道理。

    笙笙性子慢热,急不来,反正也跑不掉,让博美姓徐,他给笙笙潜移默化习惯习惯也是好的。

    徐老爷子被说服了:“好吧,先给博美改吧。”想了想,说,“你把电话给博美,我先跟它洗洗耳。”

    时瑾开了免提。

    老爷子嗓门提了提,中气十足地喊:“博美啊。”

    姜博美听得懂它的名字,回应了一声汪。

    可能是因为这狗子是宝贝孙女养得,格外觉得可爱,老爷子心生欢喜:“我是你曾爷爷。”

    懵逼的姜博美:“……”

    曾爷爷是什么鬼,能吃吗?

    徐老爷子循循善诱:“以后你就叫徐博美了,知道不?”老爷子慈祥地唤了一声狗子的新名字,“徐博美。”

    刚刚由姜博美更名为徐博美的徐博美:“……”

    狗子表示,一脸懵逼。

    姜九笙从浴室出来,见手机在时瑾那里:“谁的电话?”

    “你爷爷。”时瑾放下手机,走过去,接过她手上的干毛巾,动作娴熟地给她擦头发。

    姜九笙坐沙发上,仰着头不动:“有什么事吗?”

    “徐家想给你迁户口,改姓徐。”

    她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不管什么说,她都不适合再姓姜,对姜家人没有一点好感,也不想冠这个姓。

    不过,姜九笙看时瑾:“你不愿意?”

    时瑾摇头:“改姓可以,迁户口不必。”他有很充分且必要的理由,“你的户口是要迁到我这里来的。”

    等他们结婚,她便冠他的姓,上他的户口。

    突然,想结婚了。

    姜九笙伸手,抓着时瑾腰侧的衣服,玩笑:“为什么不是你迁到我这边来?”

    他从善如流,不开玩笑,很认真:“好,让你当户主,我入赘。”

    她笑着踮脚去亲他。

    阳台的狗子叫唤:“汪。”狗子有点惆怅,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惆怅,可能是因为诗和远方吧。

    狗子四十五度仰望窗外的天。

    时瑾随口提到:“笙笙,姜博美从今天起,改名叫徐博美了。”

    姜九笙:“……”

    徐博美:“……”

    三天后,晚八点,慈善拍卖在秦氏酒店如期举办,是夜,繁星璀璨,秋风习习,华灯初上夜微凉。

    两个小时前。

    酒店安保部的高级经理亲自给今晚负责安保工作的保安人员开了个小会,末了,经理高声问道:“照片都收到了吗?”

    二十几个人高马大身材健硕的保安人员整齐划一地回答:“收到了。”

    “六少有吩咐,没有请帖一律不准入内。”经理着重补充,且强调,“照片里的两个人除外。”

    放人进去干嘛?砸场子?

    这就不是他们需要管的了,大声回:“是。”

    会后,散场。

    仔细看,会发现一群人高马大的保安里,还两个矮个子,躲在一边交头接耳,这俩‘矮子’可不就是刑侦一队的周肖和小江。

    今晚有任务,周肖和小江两个扮成保安,耳朵上都戴了特殊通讯设备,这会儿没开,两人忍不住吐槽了。

    “太恶心了吧,那两人。”周肖说。

    小江也苟同:“还好我晚饭没吃。”

    不远处,酒店对面公园的木椅上,坐了一对看着就让人觉得油腻的‘情侣’,那两人正在‘打情骂俏’。

    可不就是正在执行任务的蒋凯和汤正义,两人一回生,二回熟,基佬扮多了,还挺驾轻就熟。

    蒋攻搂着汤受的腰:“宝贝儿,怎么总是咱两扮基佬。”

    汤受小粉拳捶过去:“哎哟,还不是因为他们长得糙。”

    蒋攻捧着汤受的脸,错位亲了一口……自己的手指:“宝贝儿,你说得太对了。”

    “讨厌~”汤受娇羞地捂脸,“亲爱的,下次人家扮攻成不?”

    蒋攻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用低频的嗓音,装霸道总裁:“不行哦,小宝贝儿乖,听话。”

    汤正义要吐了!

    见四周没人了,汤正义一脚踹开蒋凯:“目标出现了没有?”

    蒋凯抖了抖鸡皮疙瘩:“还没有,估计姜强不会来,盯紧那个老太婆就行。”

    这时,有路人走过来。

    蒋攻长臂一身,把人捞到怀里:“宝贝儿,别躲。”

    汤受娇嗔:“讨厌,你太用力,弄疼人家了。”

    酒店门口蹲守的保安小江和保安周肖:“……”这两个妖怪是对基佬有什么误解吗?

    不行,先去吐一下。

    ------题外话------

    懒懒地求个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