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84:徐蓁蓁生父落网,徐市长认笙笙

284:徐蓁蓁生父落网,徐市长认笙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也来不及解释,霍一宁直接下了命令:“立马逮捕姜民海。”

    秦氏酒店。

    叩、叩、叩。

    女服务员敲了三声门,轻声开口:“你好。”

    里面传来男人的声音:“谁?”

    女服务员自然而然:“客房服务。”

    等了十几秒,里面的人开了门,瞄了一眼门口,短暂怔愣之后,推开人就跑。

    汤正义摸摸腰间的枪,正在想要不要拔枪,旁边,他们队长从服务员的餐车上拿了瓶红酒,在手里掂了两下,然后以抛物线扔出去。

    “啊!”

    姜民海痛叫了一声,被砸中了小腿,一个趔趄,扑倒在地上了。

    汤正义在心里默默给队长点了个赞。

    姜民海试图爬起来,小腿一软,发现腿麻了,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撑起身体,后背突然被一个膝盖压住,用力一按。

    霍一宁把人摁在了地上,一只手擒姜民海挣扎的手,另一只手摸到手铐,牵了牵嘴角,笑得痞气:“还没审呢,不用急着不打自招。”

    啪嗒。

    手铐拷上了,霍一宁一把拎起地上的人,扔给汤正义,转头对蒋凯说:“让法证部过来采证。”

    蒋凯比了个手势:“OK。”

    法证部采证完,连夜做化验,刑侦一队一拿到结果,就提审了姜民海,霍一宁亲自审。

    赵腾飞在一旁做记录。

    熬了两个晚上,霍一宁眼睛下,有淡淡的清灰,他捏了捏眉心,翘着二郎腿踢了踢桌子:“自己招认的话,可以少判几年。”

    姜民海身材健壮,坐得笔直,眼神都不闪一下:“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仅有脑子,还处变不惊。

    姜民海倒是个角色。

    霍一宁也不急,抱着手,幽幽地看过去:“不明白为什么要逃跑?”

    姜民海否认:“我没逃跑,刚好有急事要出去。”

    这是不招?

    霍一宁曲着手关节,叩了叩赵腾飞的记录本:“你的口供日后开庭都会呈堂,你撒过多少次慌,都会作为法官给你量刑的参考标准之一,我劝你开口之前,”他指了指太阳穴,看着姜民海,“先过过脑子。”

    姜民海神色沉了几分。

    霍一宁好整以暇:“说吧,谋杀过程。”

    “我没有杀人。”姜民海眼睛睁得很大,极力辩解,“我有不在场的证明。”

    他确实有不在场的证明,死者乔方明遇害的时候,酒店监控拍到了他。

    霍一宁不紧不慢:“那你解释一下,”他把装有证物的密封袋推过去,“为什么你家里会有苏万江的手机?”

    姜民海短暂沉默,然后解释:“他弄丢了,我刚好捡到而已,正打算还给他。”

    撒谎不眨眼,看来心理素质很强。

    霍一宁也不急着拆穿他,又取出了二号三号证物:“法医在死者乔方明的指甲里发现了膏状的烫伤药以及涤纶纤维,不巧,你住的酒店里面也有烫伤膏药和涤纶运动服。”他抬眸,睨着姜民海,“更不巧的是,成分一模一样。”

    姜民海终于慌了,眼里波澜涌动。

    霍一宁用手指点了点证物袋:“还要狡辩?”

    姜民海低着头,闷不吭声了很久,抬头说:“是我,是我杀的人,运动服和膏药都是我的。”

    这下,又认得太爽快了,生怕不信似的,他盯着霍一宁的眼睛。

    “那你倒说说看,你怎么同时出现在酒店门口和杀人现场的。”霍一宁顿了顿,“九点半,酒店监控拍到了你,死者的死亡时间也是九点半,你会分身术不成?”

    姜民海不假思索:“酒店那个是假的,是我找了和我相似的人故意混淆视听,目的就是为了制造不在场的证明。”

    霍一宁抬抬眼皮:“继续。”

    姜民海迟疑了一下,开始自述。

    “我是在地下赌场认识苏万江的,我去找我儿子,当时苏万江正在和乔方明吵架,我看他们两人有仇,我才故意接近苏万江,想借刀杀人,所以就经常约他出来喝酒,网上的视频也是我趁苏万江喝醉的时候录的,我知道他女儿来警局见他了,怕警方查出来他不是凶手,才故意把视频放出去,只有他女儿和他结了仇,才会任由他当替死鬼。”

    霍一宁打断,问:“视频你亲自发出去的?”

    姜民海顿了一下,回:“是,我找了个网吧发给了几个营销号。”

    撒谎。

    网吧拍到了发视频的人,看不清脸,可身形不是姜民海。

    姜民海继续招供:“案发当晚,八点多的时候,乔方明打了苏万江的电话要债,当时苏万江把手机放在了桌上去方便了,电话是我接的,乔方明说已经在路上了,要去苏万江住的地方要回赌债,我觉得机会来了,趁这个时候杀了乔方明,再嫁祸给苏万江,就不会有人知道。”

    他知无不言,说得很顺溜,倒像是排练了很多遍。

    霍一宁没打断,听着。

    姜民海神色不慌不乱,条理分明地说:“当时我们在小吃街,那一带监控很多,我怕被拍到,才鼓动苏万江去了天行街喝酒,那里没监控,而且人流量多,就算我中途走掉,也不会有人记得我。”

    他看了霍一宁一眼,才继续:“我把苏万江灌醉了,他睡死过去后,大概九点,我去了苏万江的出租房,把乔方明杀了,尸体藏在橱柜之后,还特地开了水龙头好让人发现尸体,做完了这些才回到天行街,当时已经十点四十了,为了嫁祸给苏万江,我把他叫醒,跟他说是九点,他手机丢了,又喝得晕晕乎乎,根本不知道时间,还以为自己是九点多到家的,所以他才没有不在场证据,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几点回去的。”

    就是这样,苏万江没有不在场的证明。

    姜民海所述与调查的结果基本都吻合,制造苏万江在场的假象,凶手利用时间差金蝉脱壳,算得上是高智商犯罪了。

    霍一宁问:“你怎么杀乔方明的,说具体点。”

    “我偷了苏万江的钥匙,故意换了件运动服,骗乔方明说是苏万江的朋友,让他进去等,关上门后趁他不注意,用水果刀捅了他六刀。”他说完,突然想到什么,立马补充,“那个烫伤膏药是在酒店不小心沾到的。”

    这就解释了死者指甲里的膏药和涤纶纤维。

    霍一宁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地沉吟了片刻:“你为什么杀乔方明?杀人动机是什么?”

    姜民海垂头:“之前我母亲住院,我在医院和乔方明打起来了,杀他就是为了泄愤。”

    泄愤?好简单的杀人动机。

    提审完,霍一宁出了审讯室,汤正义立马追过去,迫不及待地问:“队长,你觉得姜民海的证词属实吗?”

    高智商犯罪,他脑子不够用了,要队长点拨才能顿悟。

    霍一宁懒懒地迈着腿:“一半一半吧。”

    “啊?”

    好复杂啊。

    汤正义一脸懵逼,两眼茫然:“那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啊?”脑子里各种证物,各种证词全部揉杂在一起了,打了结,他脑瓜疼,捋不顺。

    霍一宁没说,到了办公室,问电脑前的小江:“小江,监控看得怎么样了?”

    汤正义赶紧跟过去。

    小江把电脑屏幕转了个方向,指着里面的截屏:“九点半的时候,‘姜民海’出现在了酒店大厅的监控里,十一点十分的时候,‘姜民海’又出现了一次,衣服和身形一样,至于是不是真的姜民海,不能确定。”

    监控拍到了远距离的镜头,辨别率不够,只能看服装与身形。

    小江切换了屏幕上的图,又说:“不过,有一个新发现,”他调出苏万江住的小区外的监控,说,“乔方明遇害那晚,苏万江邻居看到的‘小偷’,他刚巧也住秦氏酒店,两边的监控都拍到了,黑色运动服、口罩帽子、身形全部都吻合,而且,刚巧,他和姜民海住还同一间房,另外,与去酒吧曝光苏倾的人也是同一个人。”

    监控视频里的男人瘦瘦高高,看上去年纪不大,是个青年人,与姜民海身形相差很多。所以,姜民海撒谎了?

    汤正义一知半解的。

    这时候,法证部的同事过来了,霍一宁问:“活体取证做完了?”

    法证部的洪欣回:“DNA还要等回去再验。”她知道霍一宁想问什么,“不过,姜民海身上没有烫伤,鞋码40。”

    霍一宁明白了:“谢了。”

    “客气。”

    法证的同事走了,汤正义懵逼地看着霍一宁:“队长,你又把我搞晕了。”

    霍一宁指了指旁边记录案件过程的黑板,上面有张照片,是邻居口供里的小偷:“苏万江家墙上那个‘小偷’留下的鞋印,和酒店搜到的鞋子匹配无误,不过,鞋子是四十二码,姜民海的脚是四十码。”

    也就是说那个‘小偷’不是小偷,他穿着四十二的鞋去了凶案现场,还和姜民海住一间房,就是说……

    小江恍然大悟:“姜民海不是凶手,与他同住一间房的那个人,也就是案发当晚出现在苏万江家里的那个‘小偷’,他才是凶手,所以,姜民海身上没有烫伤,因为他在撒谎。”

    对!

    汤正义的脑子慢半拍地也这么觉得。

    霍一宁点了头:“姜民海的证词基本都属实,除了三点,一,苏万江喝醉之后,去苏万江家里杀人藏尸的不是姜民海,是他的同伙人,也就是那个‘小偷’,当晚他不是去偷东西,而是从阳台爬进苏万江的家里,去杀乔方明,只是大意留下了脚印,还让邻居看到了。姜民海自己则是去了酒店,给自己制造不在场的证明,根本不存在他所说的那个身形一样的人,从头到尾在混肴视听的都是他自己,为了给自己脱罪,更为了给他的同伙脱罪。二,去网吧发视频的也不是他,是个瘦高穿运动服青年男人,就是那个同伙‘小偷’。”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姜民海是军师。

    汤正义一下子豁然开朗了,追着问:“还有一点呢?”

    “杀人动机不可能是泄愤。”霍一宁摩挲着下巴,思索,“姜民海那种高智商罪犯,而且没有前科,没有精神疾病,心理素质又过硬,不可能仅仅因为一次冲突就费这么多心思去杀人。”

    汤正义看着霍一宁的眼神越来越热血沸腾了。

    队长就是队长啊,这刑侦能力,这推理能力,难怪七次被贬去九里提当交警,七次都被召唤回来,这样的人不当警察,要当了罪犯,得祸害多少人。

    诶,都是九年义务,怎么就有人这么突出呢?

    赵腾飞突然搭了一句腔:“有一个疑问,姜民海为什么要承认是他亲手杀的?”很明显,那个‘小偷’同伙,完全是受姜民海指使。

    “姜民海第一次来做口供的时候说了,”霍一宁说,“他和老母亲还有儿子一起来探亲。”

    老母亲排除。

    就是说:“他儿子才是凶手?”汤正义突然很激动,迫不及待了。

    霍一宁扔了个眼神:“去申请逮捕令。”

    汤正义立正:“YesSir!”

    逮捕令下来了,刑侦一队的人在酒店蹲守了大半天,然而,一无所获。从姜民海被抓之后,他儿子姜强与老母亲周氏就再也没出现在酒店里,完全人间蒸发了。姜民海的头脑不是一般的好,或许早就给儿子安排好了逃路。

    姜强不是江北人,户籍里,他在江北并没有亲戚,而且走得匆忙,连行李都留在了酒店,甚至身份证都没有带,很有可能是藏在了某个地方。如果要出境,一定会回来拿身份证。

    刑侦一队轮流在秦氏酒店外面蹲守。

    周肖提了份外卖到车上,看副驾驶的人:“队长,你去眯一会儿,这里我看着。”队长已经连续熬了几个晚上。

    一有案子他就这样,比谁都拼,抓犯人的时候还总跑在最前面,当自己是铁打的,这破案率和队长那让罪犯闻风丧胆的名声都不是风刮来的,是用命拼来的。

    霍一宁看了看手表,下午两点了:“我两个小时后回来。”

    两个小时?

    周肖明白了,队长赶着去女朋友那里呢:“慢点回来也没关系,我和副队在这蹲。”

    霍一宁招了辆车,直接去了景瑟的住处,不早不晚,她刚好出发去机场,看见他,又惊又喜,扑过去抱他。

    “你怎么来了?不是有案子吗?”景瑟连口罩都不戴了,自从她公布有个干刑侦的男朋友,随后,男朋友抓了几次狗仔,那之后狗仔朋友们就不怎么光顾她了。

    霍一宁接过她手里的包:“我来送你去机场。”

    她心里甜丝丝的,也不管光天化日了,抱着霍一宁的腰,用脸在他怀里蹭:“都有黑眼圈,是不是很累?”

    肯定熬夜破案了,胡子都没刮,有点颓,不过,她觉得很性感得不得了,想亲亲。

    霍一宁摇头,说不累,带着她上车了。

    助理彤彤开车,陈湘坐副驾驶,刚关上车门,景瑟就叮嘱:“彤彤,我不赶时间,你开慢一点,让我家队长睡一会儿。”

    彤彤说行。

    诶,真是个宠夫狂魔。陈湘自觉把隔音板升起来了,小两口见一面不容易,让他们亲热亲热。

    后座,景瑟直勾勾盯着霍一宁,看不够似的,眼睛黏他身上,手抱着他的手,一直不撒手,说:“你睡一会儿。”

    “不睡了。”霍一宁靠过去抱她,下巴搁在她肩上,亲了亲她耳边的发,声音很倦,低沉沙哑,“瑟瑟,对不起。”

    景瑟乖乖窝在他怀里不动:“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都没有时间陪你。”

    他不是一天两天这样忙了,以前没觉得,有了她之后,总是于心不忍,想多给她点什么,想把对国家对五星红旗的奋不顾身,多分一点给她。

    景瑟歪着头,乖顺地靠在他脸上,声音温温软软的:“我不用陪的,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不过,你每天都要给我打一个电话,要是没时间打电话,你就发个表情包给我,那样我就知道你是安全的了。”她抬起头,去看霍一宁的眼睛,特别郑重严肃地叮嘱他,“队长,你一定一定要注意安全,坏人要抓,但是,你也很重要,不能受伤了。”

    霍一宁揉了揉她的头发:“嗯。”

    他会惜命的,不然,他若有个三长两短了,她会哭死的。

    太喜欢她了。

    他最近越来越这么觉得,感觉不太妙了,有种预感,以后做什么或许都束手束脚了,因为心里的天平开始往她那边倾。

    “你闭上眼睛。”景瑟伸手,覆在他眼睛上,笑吟吟地说,“我要亲你了。”

    霍一宁闭上眼睛了。

    她搂住他的脖子,让他枕在腿上,然后低头亲他,先是额头,然后眉毛,小鸡啄米似的,一点一点往下亲,动作又轻又慢。

    然后,她亲到了他的唇。

    然后,他便没有再睁开了,是真的累,一会儿便睡着了。

    景瑟笑了笑,终于哄睡了,她伸手,挡住车窗外漏进来的阳光,也不敢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睡。

    有一点堵车,开到机场花了四十多分钟,到的时候霍一宁还没有醒,陈湘刚要说话,景瑟嘘了一声,声音压得特别特别低:“小声一点,没吵醒了我家队长。”

    陈湘闭嘴了,她是真没见过像景瑟这样疼男朋友的人。

    景瑟轻手轻脚地往车外挪,然后脚下了车,撅着屁股,头还留在车里,盯着睡着的霍一宁看了两分钟,然后亲了他的唇三下,看了看他下巴上刚冒头的胡子,又凑过去亲他的下巴,有点扎人,她想再亲亲。

    陈湘一把拽住她,把她提溜出来了:“再磨磨蹭蹭飞机都要走了。”

    景瑟原本笑吟吟的脸立马悲伤了,恋恋不舍地关上了车门,对主驾驶的助理说:“彤彤,你一个小时后再叫醒他。”

    “好。”

    景瑟扒着车窗,看了好一会儿,才戴上口罩,一步三回头地往登机口走,慢慢悠悠地,一脸生离死别的悲怆。

    陈湘看不下去了:“再不走飞机就要走了。”

    景瑟捂着心口,蠢蠢的样子,表情依旧很悲凉:“好难过啊,我舍不得。”

    要是她拍哭戏的时候,能换上这个表情,估计就不会被骂演技辣眼睛了。陈湘又无奈又恨铁不成钢啊:“又不是以后见不到。”有必要吗?

    景瑟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像只雨打的鹌鹑,惆怅了一会儿,扭头一本正经地问陈湘:“湘姐,你说我现在这个年纪去考警校还来得及吗?”

    陈湘眼皮直跳:“你想干嘛?”

    她立马说:“我想当警察啊。”说完,她就开始畅想了,表情很餍足,很向往,“要是我当了警察,我也去刑侦队,然后就能跟着队长一起出任务了,再也不用分开了,我还能保护他,虽然我姿势丑,不过我枪法很准的。”

    狗屁!

    陈湘差点骂出口:“想也不要想!就你这细皮嫩肉还当警察,再说,你家里能同意?”

    景瑟很坚定:“我可以先斩后奏啊。”

    “有梦想是好的,不过,”陈湘无情地打击,“你是不是忘了你念书时期的丰功伟绩了?学渣,醒醒,你考不上的。”

    景学渣:“……”

    她想起来了,她是个大学渣,渣到你怀疑人生的那种。

    噢,她好伤心,被打击到了。

    陈湘拽着无精打采的小姑娘加快了脚步:“赶紧给我上飞机,不然下次不让你跑回来了。”

    江北市分局。

    下午四点,外勤调查的蒋凯回来了:“队长,所有酒店旅舍都查过了,没有发现姜强的踪影,铁路局和航空局也查了,姜强目前还未离开江北,应该是藏在了某处。”

    小江活动活动快要僵了老腰:“看来他是知道姜民海被逮捕了。”跑路跑得挺快。

    霍一宁吩咐下去:“通知一下出入境管理,不仅铁路航空,任何在逃方式都要盯着,一旦发现姜强和姜民海的母亲离市,立即逮捕。”

    “OK。”小江去联系了,他警龄最小,队里的内务与接洽工作都是他负责,转身,看见了门口的女人,“队长,乔方明的妻子来了。”

    乔方明的妻子前两天出差,人不在江北,今天才赶回来。

    霍一宁看过去,门口的女人四十多岁,穿一身黑,脸色与状态都不太好:“蒋凯,你去给她做口供。”

    “好。”

    蒋凯上前去,解释了几句后,把人领去了审讯室里。

    乔方明的妻子叫周红,在一家证券公司上班,她一坐下便问:“杀害我先生的凶手抓到了吗?”

    “已经查出来了,正在抓捕中。”案子的进度也不好透露太多,蒋凯言归正传,“乔太太,这次请你过来主要是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一下。”

    周红点了点头,神色憔悴,强打着精神。

    蒋凯递过去两张照片:“你认识照片里的两个人吗?”他补充,“这是一对父子,就是他们杀害了你的丈夫。”

    周红眼睛立马通红了,紧紧攥着照片:“不认识。”她看了很久,哽咽着说,“我确定我没有见过他们。”

    “那你知道你先生平时有没有和谁结过仇?”蒋凯解释,“虽然凶手已经确定了,但还不能排除买凶杀人的可能。”

    姜氏父子杀人的动机还不确定,但应该不是姜民海说的泄愤。

    周红回忆了一下:“我先生遇害之前,有几次在电话里和别人吵架。”

    蒋凯立马问:“具体是什么人,为了什么你知道吗?”

    她摇头:“好像跟钱有关,我听他提到了赌债,”想了想,说,“还有几次像应该是在和别人要钱。”

    赌债的话,是苏万江欠下的,至于要钱,应该就是那些来历不明的汇款。

    蒋凯说:“你先生的账户里确实有几笔来历不明的进账,而且我们查到,好几年里,陆陆续续都有,这些钱的来源你知道吗?”

    “他从来不让我过问他的钱,我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钱,好像过一阵子就会有一笔,他高兴了会给我买首饰,但不让我问,我以为是他赌博赢来的。”周红擦了擦眼泪,补充,“因为我先生有赌博的习惯。”

    赌博的话,用不着用黑户汇钱。

    蒋凯问:“这样的情况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周红思考了很久,不太确定地说:“大概是八九年前,他从鉴定所里辞职,家里就多了一笔钱。”

    鉴定所?

    蒋凯追问:“你先生在医院血液科上班之前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会辞职?”

    “辞职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他没有告诉我,他之前是在鉴定所里上班,主要负责亲子鉴定这这一块的。”

    亲子鉴定……

    这里面,可以做的文章就太多了。

    霍一宁托着下巴,在思考,周肖和赵腾飞在酒店蹲守,蒋凯又去提审姜民海了,看完周红的口供,霍一宁问:“小江,查到那几笔钱的来源了吗?”

    小江摇头:“都是黑户,盘查起来还要一些时间。”

    警局的玻璃门被推开,有风漏进来,太阳被挡住了一脚,在地上投了一道修长的影子。

    霍一宁抬头,手里把玩的钢笔滚在了桌子上:“你怎么来了?”

    是时瑾,穿轻薄的黑色风衣,白衬衫,兰枝玉树。

    他走近了,挡住背后的光,眼里的眸光很亮,像深秋的井,有些薄凉,低低的嗓音,不疾不徐的语速,说:“来帮你破案。”

    他消息倒灵通。

    霍一宁靠着椅背,抬着下巴看时瑾:“我记得你好像不多管闲事。”

    “不是闲事。”他站着,影子笔直又修长,额前的发修剪得很短,侧面打来的阳光投下斑驳,落在白皙的皮肤上,唇红齿白,矜贵又干净。

    这人站着,就像一幅水墨画,赏心悦目得很。

    他说,薄唇不疾不徐地张合:“乔方明的钱都是徐蓁蓁给的,九年前乔方明给她做过DNA鉴定。”

    和周红的证词对上了。

    估计时瑾把人的祖宗十八代都调查过了。

    霍一宁顶了顶后槽牙:“徐蓁蓁?”很耳熟的名字。

    时瑾说:“徐平征市长的女儿。”

    市长家的千金啊。

    霍一宁听景瑟说过徐家的事,将信息在脑子里捋了一遍,“所以就是说,你女朋友被徐蓁蓁冒名顶替了?徐蓁蓁被勒索,找人杀了乔方明?”他手搭在桌子上,敲了敲,思忖,姜九笙姓姜,姜民海也姓姜,而且,姜九笙的养父叫姜民昌……手指的动作一顿,霍一宁抬头,“徐蓁蓁不会是姜民海的女儿吧,你女朋友才是徐家的千金。”

    理解分析能力,满分。

    时瑾不置可否,只说:“我可以帮你抓到姜强。”

    这一点,霍一宁不怀疑,时瑾有那个能耐,他端着下巴,拖腔拖调地说:“时瑾,你耳目众多啊。”连他刑侦一队的破案进度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早不来晚不来,这时候来收网。

    这是要坐收渔翁?

    时瑾颔首,客客气气地说:“过奖了。”

    呵呵,老子是在夸你吗?

    出了警局,时瑾接到了秦中的电话,这会儿,临近黄昏,漫天都是红色的光,融在他眼里,流光溢彩。

    时瑾把手机放在耳边:“喂。”

    “六少,结果出来了。”秦中说,“是亲子关系。”

    他没说什么,挂了电话,打开车门,系上安全带,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戴蓝牙耳机,拨了姜九笙的电话。

    她很快接了:“时瑾。”

    时瑾唇角轻轻地扬起:“笙笙,我现在去机场。”

    姜九笙低低的烟酒嗓,有一点点的哑:“不用赶,我会慢慢等你。”

    他踩了油门,车速很快,风从车窗外灌进来,吹着他的声音抛在身后,有些飘着:“笙笙,你不想我吗?”

    姜九笙笑着回:“想。”

    她在云城拍戏,已经快两天没见他了。

    “那不能慢慢来,要让你尽快见到我。”时瑾说,心情不错,音色温润带了笑,“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她想了一下:“跟我生父有关吗?”

    他家宝宝,真是聪明得不行。

    “嗯。”

    “那你快一点来。”

    “好。”时瑾细听,那边有很大的风,“你在车上?”

    她嗯了一声,说:“在去墓地的路上。”

    她母亲宋培的的墓就在那座城市,墓地有些偏,时瑾不太放心:“你一个人?”

    “不是,秦左也在车上。”

    秦左是时瑾放在她身边的近身保镖,对外称是助理,姜九笙试过秦左的拳脚,很不得了,虽然她才刚满二十。

    时瑾说:“把电话给她。”

    姜九笙把手机给了秦左。

    他大抵是叮嘱她,要仔细保护,秦左很不爱说话,回答很言简意赅,不过,看得出来,她对时瑾唯命是从,语气很尊敬。

    到了墓地,时瑾才挂了电话,远处一座孤坟,空无其他,橘黄的夕阳落在绿色的草坪上,风吹,树叶簌簌。

    走近了,姜九笙才发现她母亲的坟前有人,地上放了一束白菊。

    那人听闻脚步声,转过头来:“笙笙?”

    竟是徐平征。

    姜九笙诧异:“徐市长。”她捧着一束白色马蹄莲,走过去,近了才发现徐平征的眼睛微红,“您怎么会在这?”

    这处墓地偏僻,除了她母亲的坟,并没有其他的墓碑。

    徐平征看着他,眼眶里泛着红,许久才开口,风吹着声音,他在哽咽,颤抖着:“宋培是你什么人?”

    碑文里,书着两行字。

    宋培之女:姜九笙。

    立碑人:时瑾。

    姜九笙回视徐平征的眼,缓缓答:“她是我母亲。”

    ------题外话------

    最近灵感好,更得多,所以总是更晚了,全网统一标准按字数收费哈,扣阅的不要总出来骂我贵,我难得更了这么多字数,我是被骂怕了……

    求个月票,我在榜上呢,别让我掉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