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83:徐家霸气护短,真凶浮出水面

283:徐家霸气护短,真凶浮出水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莫冰语气急切:“苏倾的性别被曝光了。”

    姜九笙眉头紧拧:“谁做的?”

    “是她父亲苏万江的录音,不过到底是谁放到网上的,目前还不清楚,应该不是苏万江。”莫冰解释,“我听何相博说,苏万江成了杀人嫌犯,现在还在警察局的看守所里。”

    就算不是苏万江,可到底是因他而起。

    姜九笙对苏倾这个赌徒父亲,是半点好感都没有:“苏倾现在怎么样?”

    莫冰叹了一声:“还能怎么样?全网黑,尤其是女粉,都接受不了,不过这也是预料之中的,小三出轨艳照都没有这个严重,苏倾老婆粉很多,女人嘛,幻想破灭了,以前有多喜欢,现在就有多讨厌,仔细想想也是,女扮男装混娱乐圈,这是多少女粉丝的雷区,肯定炸。”女人,总是对女人格外的严苛,尤其是对漂亮女人。

    再说严重点,不是全网黑了,是严重的网络暴力。

    莫冰又说:“何相博刚刚还给我打电话,说是苏倾的意思,让你不要发声,现在谁站苏倾谁被黑,网友根本没有理智,网上喷得特别难听。”

    姜九笙没深思熟虑,表了态:“莫冰,你那边做好准备,我不可能不发声。”

    莫冰一点也不意外:“我猜到了。”这种时候,姜九笙怎么可能会为了保全自己而不管苏倾。莫冰放话,“想说什么尽管说,我看谁敢黑你。”

    姜九笙皱着的眉稍稍松了一些,挂了电话,用时瑾的电脑上了网络。微博上乌烟瘴气,基本全是骂苏倾的。

    揭露苏倾性别的那个视频,被很多营销号转发了,舆论走向基本都是不利于苏倾的。

    姜九笙点开了视频,里面的男人打了马赛克,看不清脸,像是在一个酒桌上。姜九笙认得这个身形,确实是苏万江,视频很短,一分钟不到。

    “我跟你说,我女儿是苏倾。”苏万江声音听上去便是醉醺醺的,大着舌头扯嗓门说,“那个大明星苏倾知道吧?她是我女儿。”

    “苏倾不是男的吗?你尽吹牛皮吧。”

    视角里只拍到了苏万江,这句话也做了声音处理,不知道是在场哪个人说的。

    苏万江手里拿着个酒瓶子,扶着桌子站起来:“我没吹牛皮,苏倾就是我女儿,她十七岁就扮成男孩子在酒吧当酒保了,因为长得好,被星探挖去当明星了,还赚了好多钱,哈哈,大家都是傻子,还以为她是男孩子,才不是,”他打了个酒嗝,拍着胸脯大声说,“她是我闺女。”

    视频到这里结束。

    后面是一段圈内人的采访,中心主旨便是苏倾这些年来的各种怪异行为,比如不让人近身,比如从不接任何露到脖子以下的镜头。

    都是没凭没据的消息,要辟谣很容易,只要苏倾在镜头前脱个上衣就行,可要证实消息属实也很容易,她不敢脱,难以自证。

    视频的转发量高得惊人,最靠前的热评里基本没有一句好话。

    长得好看*有钱活好:“是男人就脱啊,多简单的事,不敢脱的话,那就是个没种的假男人。”

    我是一颗不吃辣的小甜椒:“妈呀,到现在都不辟谣,真是个假男人。”

    喂我的煤气罐呢:“这年头还女扮男装,像话吗?扮成男人去娱乐圈勾引男人吗?徐青久就是这样被勾搭的吧,真恶心!徐青久V”

    今天又不想上课:“居然是个小贱人,瞎了眼了,我居然还当成老公宝贝了这么多年,狗屎!苏倾V”

    北北划船不用桨用念力:“自己是个女人还跟女人炒cp,拍吻戏,已经饥渴到连女人都不放过吗?苏倾V”

    可爱一如既往:“上次我去接机,遇上大雨,苏倾一点架子都没有,用保姆车把我送回家,我相信我没有粉错人,不管别人怎么黑你,我依旧挺你的。苏倾V”

    森森不吃葱回复可爱一如既往:“楼上,真是一条忠心的好狗,苏婊给了你多少钱,我付你双倍。”

    Aric的正房夫人:“我是颜粉,管她男女。”

    论文不写好不好:“都装成男人骗了这么多女粉丝了,又神不知鬼不觉地睡了那么多高管,怎么还连我家青久小哥哥都不放过。”

    取个名字这么难需要这么长“先装成兄弟接近我青久老公,然后再勾引,真是够婊的。”

    朕的大秦亡了:“我看徐青久也是瞎吧,自己睡的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知道?徐青久V”

    要不要一起开黑单身三十年的手速:“看上这样的土鸡,目测徐青久也是个土狗。徐青久V苏倾V”

    “……”

    恶评如潮,十条里大概只有一条维护苏倾的,而且谁维护谁被骂。

    一个小时后,何相博发了微博公开道歉。

    何相博V:抱歉,隐瞒了众多喜欢苏倾的朋友,苏倾确实是女孩子,不过我很早就知情,因为她父亲嗜酒惯赌,苏倾还未成年便在酒吧打工赚钱,装扮成男孩子也是为了安全,是我疏忽,一开始没有认出来,之后一步错,步步错。

    苏倾一路来的努力有目共睹,也不用我说什么,我、以及天宇传媒都会继续支持并且认可她,除了性别之外,任何其他方面不实的言论,我们天宇传媒将会采取法律的手段维权。

    最后再一次向粉丝及公众道歉。

    随后,天宇传媒转了何相博微博,天宇传媒总裁宇文冲锋也转了,并且表了态。

    宇文冲锋V:《情书》一月份开拍,原本定苏倾为男主,更改为女主。

    宇文老板的态度很明显,护短,就是公然护短。

    尽管公司与经纪人都极力维护苏倾,可网友并不买账,话说得更难听了,说苏倾把经纪人和老板都睡服了,说她文凭造假,说她就是个在酒吧里卖的女人,诸如此类,句句不堪入耳。

    网络暴力,就是这样,蛮不讲理,不将人骂得遍体鳞伤,就誓不罢休。

    之后,苏倾站出来了,出乎公众预料,没有装可怜卖眼泪,也没有狡辩否认找理由。

    苏倾V:别的不想澄清,只澄清一件事,没有别人,自始至终,只有徐青久,可以骂我,不能骂他。

    不让骂?键盘侠怎么可能消停,好不容易逮到一件全民发泄的大新闻。微博下面骂得更狠了,连带徐青久一起骂,骂完就脱粉,脱了粉继续骂。

    徐青久的粉丝全部跑到他微博下面,让他离这个女人远一点。

    可偏偏——

    徐青久V:苏倾是男人,我嫁,她是女人,我娶。

    粉丝:“……”

    被这女扮男装的妖女迷惑了吧,微博下面骂声一片。当然,也有支持的,有些女粉很吃深情人设,这种大面积全网黑的艺人,苏倾是第一个,徐青久这时候还护着他,至少作为恋人,他很合格。

    可越是这样,女友粉越受不了,更加觉得苏倾是妖魔鬼怪。

    傍晚六点,姜九笙也发了一条微博,继徐青久之后,第二个维护苏倾的艺人。

    姜九笙V:我知情不报,是共犯,别人我管不了,我家的粉丝要乖。

    笙爷的地下情人010:“好哒,我乖。”

    今天没吃辣条失眠了:“虽然不喜欢苏倾,不过,要听笙爷的话,不伤害。”

    兰州牛肉面里没有牛肉:“能让我家笙爷站出来说话的人,人品能差到哪里去,苏倾我还就粉了!苏倾V”

    村头一枝花:“我就是个脑残粉,没脑子,老公你说什么是什么。姜九笙V”

    你倒是看看我啊:“苏倾给了你多少钱,这么帮她说话。”

    保护我方笙爷回复你倒是看看我啊:“哪来的杠精,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居然也敢跑来撒野,兄弟姐妹们,干她!”

    谁黑我谁狗哔:“本来就不喜欢姜九笙,现在更不喜欢了,和苏婊一路货色。”

    想太阳苏问有错吗回复谁黑我谁狗哔:“我艹,我的刀在哪,老娘砍死你!”

    “……”

    姜九笙的微博下面,褒贬不一,不过,笙粉在娱乐圈是出了名了彪悍与护短,而且忠诚度很高,大部分骂声都是来自路人的留言,与笙粉两方对骂,唇枪舌剑你来我往。

    姜九笙之后,必定有谢荡,这是恒古不变的规律。

    谢荡V:我家的也要乖。

    一部分粉丝:好哒。

    另一部分粉丝:苏倾有毒吧,这么多人帮她说话。

    随后,是厉冉冉。

    厉冉冉V:不要把人心想得那么坏,我也是知情者,苏倾是我闺蜜,要黑她,先从我的尸体上过!

    一大波黑粉来踩她的尸体了。

    另一大波正在极力抢救尸体。

    靳方林是个老婆奴,直接转了。

    最后,是国民花瓶女演员景瑟。

    景瑟V:徐青久是我表哥,苏倾是我表嫂,我们全家都很喜欢她。

    粉丝:我艹,景瑟和徐青久居然是表兄妹!

    另一部分粉丝:你就安静地当个花瓶,不要说话行吗?还嫌自己不够黑?

    女扮男装这个话题度,实在太高,再加上几个超高流量的艺人,晚上八点,微博服务器终于成功地瘫痪了。

    徐家。

    啪的一声,笔记本电脑合上了。

    徐老爷子气得面红耳赤,跟心肌梗塞了一样:“这个什么鬼头条热搜不能撤掉?”

    老蒋赶紧给老爷子顺气,说:“能是能,不过不顶用,撤了一条又上来一条。”徐家就是在有钱有势,也堵不住悠悠众口与全民舆论啊。

    徐老爷子气不平,喝了一大口茶:“现在的年轻人国家都是怎么教的,怎么说话都这么难听,又没有深仇大恨,骂这么难听像什么样子。”

    老爷子刷了一个多小时微博了,实在给气坏了。

    老蒋说:“键盘侠就是这样。”

    “什么侠?”这可能是个新词,他没听过。

    “键盘侠。”老蒋给老爷子科普,“就是专门在网上骂人的人。”

    还侠?

    一群狗崽子!

    徐老爷子看向沙发对面:“你想想办法。”

    徐华荣夫妇脸色也不太好,自家孩子被骂了,当父母的哪还能不急,徐华荣说:“已经联系律师了。”前前后后发了几十封律师函了。

    徐家是名门,又搞政治,明面上自然不能太只手遮天,得用正当法律途径。不过,老爷子觉得不解气,使唤自个儿子:“你不是在外交部干过几年嘛,上网去教育教育这群没口德的年轻人。”

    “……”

    他一个搞外交的,去和键盘侠讲道理真的合适吗?

    徐华荣想了想,不合适:“爸,我不玩这些东西,不太懂。”

    徐老爷子立马说:“我有微博小号,给你用。”扭头,“老蒋,你赶紧教他。”

    “……”

    徐华荣只好硬着头皮去网上讲道理了,讲着讲着发现道理没用,还是得蛮干,是以,从来不骂人的徐部长,也开始骂人了。

    实在是这些键盘侠太过分了,太放肆了!

    “爷爷,爸妈,”是徐青久回来了,“我带苏倾过来了。”

    苏倾跟在他后面,有些拘谨:“爷爷,伯父伯母。”

    徐华荣身边王女士立马起身了。

    “来了就好。”王女士拉着苏倾的手,满眼心疼,“这几天你就不要上网了,在家里住着,伯母给你做好吃的,我看你都瘦了。”

    苏倾抬头,在徐家人眼里,她只看到了关切,没有一丝异样,纯粹得让人心里发酸。

    她吸了吸鼻子:“对不起,我瞒了你们。”

    王女士拉着她坐下:“说什么傻话呢,谁还没个难处。”

    一旁的徐华荣停下敲键盘的动作,神情很温和:“安心住下来,别管外面的风言风语。”

    苏倾点头,红着眼睛笑了:“谢谢伯父伯母。”

    “这个小混蛋,把我们家三个孩子都骂了。”徐老爷子正暴跳如雷,“苏倾,你快来教我,怎么私发,我要骂回去。”

    “好。”

    苏倾过去,瞧了那条骂人的留言。徐家三个孩子,是景瑟,徐青久,还有她。

    真好呀。

    狂风暴雨又怎样,她多幸运,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免她颠沛流离,总是与全世界为敌,她都不觉得委屈了。

    徐老爷子学会了私发,然后就一个一个私发过去,认真地教育现在的年轻人,苏倾起身去了洗手间,徐青久跟着她进去了。

    果然,她躲起来,擦眼泪。

    徐青久把她抱进怀里:“怎么了?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不好的留言?不是让你别上网吗?”

    苏倾摇头:“你的家人都太好了。”

    这个傻子。

    居然这就被感动哭了,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对她的,一点点善意都能让她这么记着。

    徐青久把她整个圈在怀里:“等我们结婚,他们也是你的家人。”

    她用力点头。

    想现在就去拿户口本,立!马!嫁!进!徐!家!

    “苏倾。”

    她抬头看徐青久:“嗯。”

    “给苏万江请的律师,被我截回来了。”他是擅作主张,怕她会介意,仔细地看她的脸色,说,“我没有那么大度,不管视频是谁发的,苏万江都难辞其咎,我不想给他请律师,让他自生自灭。”

    苏倾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哦。”

    她反应不大。

    徐青久不知道她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哦是什么意思?”苏万江到底是她生父,是她唯一的亲人。

    苏倾很理智:“我现在也在气头上,巴不得苏万江被关一辈子,还要不要管他,至少得等我气消了再决定。”

    他说好。

    外头,有动静,是景瑟过来了。

    王女士起身去帮她提袋子:“怎么带这么多东西。”

    “是给你们买的礼物。”景瑟叫了舅舅舅妈,又温软地喊,“外公。”

    徐老爷子因为霍一宁,还生着气呢,甩头,拖着尾音,哼了一声。

    这个样子,活脱脱的纸老虎。

    景瑟笑着凑过去:“外公,我给你买了礼物。”

    老爷子甚是傲娇,装得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姑且看看是什么吧。”

    把老爷子哄好了,景瑟就拉着苏倾去了楼上,有一肚子话要跟她说呢。

    苏倾不在,王女士便把徐青久叫到了一边:“你过来,我们谈一下。”

    徐青久跟着去了书房:“妈,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

    方才苏倾在,王女士不好开口:“你给妈个准话,你到底是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

    说实话,知道苏倾是女孩子之后,王女士的心情是很复杂的,一边心疼她,替她担心,一边又暗喜,觉得庆幸。

    现在不担心儿媳妇和未来的大胖孙子了,王女士最担心的是自个儿儿子,她怕她家这个基佬会嫌弃苏倾是个女孩。

    徐青久回答了:“我就喜欢你儿媳妇。”

    王女士不懂这些弯弯绕绕:“什么意思?”她不管了,丑话说在前头,郑重其事地表明态度,“青久,我不管你怎么想的,反正我和你爸都很满意苏倾,你可别再出去找男人了。”还是苏倾好,至少是女的。

    徐青久好笑:“妈,我不是弯的。”

    还狡辩!王女士不信:“那你之前还喜欢苏倾。”马后炮!

    徐青久振振有词:“我那是被她掰弯的。”他特别强调,“现在又被掰直了。”

    “……”

    什么跟什么?王女士被他绕晕了。

    “表哥。”

    景瑟在外面喊他:“你快出来。”

    徐青久起身:“妈,你别瞎操心了,我和苏倾会好好过,你的大胖孙子早晚会有。”说完,他出了书房了。

    王女士这下放心了。

    书房的门刚推开,景瑟蹦哒过去,拉着苏倾的手把她往徐青久面前推,笑吟吟地问:“苏倾好看吗?”

    徐青久愣住了。

    他没见过她化女儿妆,没见过她长发飘飘,也没见过她穿着裙子明眸善睐的样子,原来,这么漂亮。

    他喉咙不自觉地滚了滚,点头:“好看。”

    好看得想亲她,想睡她,想剥掉她的裙子。

    流氓!

    极力把体内的燥热压下去,他过去牵苏倾的手:“拍张照吧。”

    晚上九点。

    徐青久发了一条微博,没有编辑任何内容,就放了一张全家福,照片里苏倾长发披肩,黑色裙摆下露出一截纤细的小腿,她被徐青久揽着肩站在沙发后面,景瑟站在她旁边,沙发上坐着徐家三位家长。

    所以,这是在秀恩爱?全家人陪着一起秀?在这个风口浪尖上?

    就在这条微博前十分钟,央视点名批评了某苏姓艺人,并且特地强调了央视不会启用污点艺人,以杜绝不正之风。

    总而言之一句话,苏倾被央视拉黑了。然而,徐家这是在顶风作案吗?

    网上的流言蜚语又开始滔滔不绝了。

    你前面的旺仔小馒头可以给我吃一口吗:“敢跟央视爸爸叫板,徐家的背景不得了啊。”

    苏问要娶的女人:“照片里后面那堵墙上,看见没,那个荣誉勋章,全国只有五枚,惹不起啊惹不起。”

    哪来的小仙女胆敢入侵我心河:“别的不说,苏倾这颜我服,可男可女,可攻可受。”

    天天熬夜吃农药:“徐青久脑子被门挤了吧,一个破烂货还这么稀罕。”

    鼎拓律师事务所小王回复天天熬夜吃农药:“楼上,注意查收,律师函已经寄过去了。”

    集体黑粉:“……”

    这个小王是魔鬼吗?

    警局外,星辰满天,月如钩。

    四十八小时是破案的黄金时间,都晚上九点半了,刑侦一队的人一个都没走,从发现乔方明的尸体到现在,马不停蹄,霍一宁这只疯狗眼睛都没闭一下,下面的狗崽子们哪敢睡。

    审讯室里,霍一宁的手机开着,放在桌子上,对面苏万江几乎半个身子趴在桌子上,盯着手机里的视频。

    “我没吹牛皮,苏倾就是我女儿,她十七岁就扮成男孩子在酒吧当酒保了,因为长得好,被星探挖去当明星了,还赚了好多钱,哈哈,大家都是傻子,还以为她是男孩子,才不是,她是我闺女。”

    视频结束,霍一宁收了手机:“这是你说的?”

    苏万江还在愣神,脸色慌张,半天才回神:“我家倾倾怎么样了?”

    看神色,他不知情。

    霍一宁拿着手机敲了敲桌子:“回答我的问题,这是不是你说的?”

    苏万江点头,瘫坐在椅子上,眼神浑浊。

    “是什么时候的事?”霍一宁问。

    他浑浑噩噩似的,想了很久,才回答:“我喝醉了,印象不深,好像是上个礼拜。”

    不是他本人发的,那便是有人蓄意。

    “当时都有谁在场?”

    “一起赌博的几个朋友。”苏万江低着头,灯下的头发已经全白了,背很驼,脸上全是皱纹,他停顿了会儿,补充,“还有一些不认识的人,都是朋友带过来的,记得不太清楚,有十几二十个人。”

    又是挑在他喝酒的时候,真是巧得很啊。

    “好好想想,这个视频可能会是谁发的。”说完,霍一宁起身。

    苏万江猛地抬头,喊住他:“警察同志。”

    “还有什么话要说?”

    “帮我转告我女儿一句话,”苏万江眼睛红肿,如鲠在喉一样,艰涩地开口,“我不是故意说出去的,虽然我总是威胁她,不过我都为了让她给我钱,从来没有真的想去揭发她。”

    说完,他掩面,腕上戴着手铐,手背上都是老年斑。

    才五十多岁,老成了这个样子,孤家寡人,凄凉又可怜,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霍一宁回了办公室。

    “查到了吗?”他问赵腾飞。

    苏倾的黑料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这时候曝出来,可疑。

    赵腾飞摇头:“是一个网吧的ip发出去的,而且不图钱,秘密发给了好几个营销号,网吧的监控我已经查了,是一个瘦高的男人,穿一身黑色运动服,没有拍到脸,看起来年纪不大,出了网吧就追踪不到了。”

    不图钱,那么目的呢?

    更可疑了。

    那边,周肖在问小江:“苏万江的律师怎么还没有来?”

    小江说:“打电话过来说不来了。”不禁唏嘘,“苏倾都被骂成什么样子了,这样的父亲,要是我,我也不管,让他坐牢算了。”

    所以,视频的目的是让他们父女反目?那么可以确定了,苏万江不是凶手。

    九点半左右,苏万江已经回出租屋了,死者的死亡时间是九点半到十点,真正的凶手到底是怎么在苏万江的眼皮子底下杀人的?为什么不挑在苏万江不在现场的时候再下手?还是故意制造苏万江的在场证据?

    霍一宁正思考着。

    “队长。”

    他抬头,皱着的眉瞬间平了。

    景瑟跑着扑过来,一把抱住了他,开心得不得了。

    霍一宁扶着她,等她站稳了,给她整理跑乱了的头发:“这次能待多长时间?”

    她小脸一皱,叹气:“明天就要回去,还要拍戏。”才刚见着,就好舍不得分开啊,好想隐退啊,然后和队长做恩爱的小两口,天天腻在一起!

    她妆都没卸,应该是从片场直接赶来的。

    霍一宁心疼了:“这么赶,下次不要这样奔波了。”

    景瑟不听,特别严肃地说:“那怎么行,只要赶得及,我就会来见你的。”不然她会得相思病的!

    “等我手头这个案子破了,我过去。”他坐下,把她抱在怀里。

    景瑟开心地搂住他:“好。”

    身后四面八方的耳朵都竖起来了,眼睛都擦亮了,就等着屠狗现场直播,啊,让狗粮来得在猛烈些吧。

    霍一宁抬了抬眼,扫过去:“全队听令。”

    刑侦一队的兄弟们条件反射地挺直了腰板。

    他命令,掷地有声:“起立,向后转。”不容置喙,“比我职位低的,全部闭上眼睛,堵住耳朵。”

    刑侦一队的单身狗,俗称警犬。

    五只警犬:“……”

    不带这么玩的,这里霍疯狗职位最大好吗!不甘心!可是……还是乖乖转过去了,装模作样地充耳不闻。

    霍一宁捧着景瑟的脸,压过去吻她,又凶又狠的一个吻,把她的唇里里外外舔咬了个遍,相思入骨,有点失控。

    景瑟被扶着腰,还是腿软了,身子一趔趄,手碰到了办公桌上的东西,啪嗒一声,文件夹掉地上了。

    霍一宁这才放开她,她害羞,低着头笑,笑完大胆地凑上去啄了一口,然后赶紧蹲下去,捡地上的文件。

    是一份口供,苏万江第三次的口述。

    景瑟动作一顿:“这里不对。”

    霍一宁把她捞起来:“什么不对?”

    她指出口供上面的两处:“这个剧是我演的,播出时间是十点半,不是九点。”

    苏万江的口供里有说,九点左右,姜民海叫醒他,当时店里开着电视机,正在播一部古装剧,里面有他女儿苏倾,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女演员,穿白衣服。

    所有谜团都解开了。

    霍一宁低头,在景瑟脸上亲了一下:“瑟瑟,你真聪明。”

    “?”

    她一脸蠢萌的表情,还是第一次有人夸她聪明……

    也来不及解释,霍一宁直接了命令:“立马逮捕姜民海。”

    ------题外话------

    这章快八千字,更多了,所以晚了,抱歉~

    苏倾的事,舆论或许被我写夸张了,我只想说,不要做键盘侠,不要网络暴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