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80:时瑾查DNA,霍一宁见家长

280:时瑾查DNA,霍一宁见家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而且作者的真名你知道叫什么吗?”顿了顿,说,“他也叫容历。”

    与炎泓帝同名。

    那是否也有个女孩,叫莺沉。

    姜九笙若有所思着,见那位容先生上了一辆车,隔得远,隐约能瞧见坐在主驾驶上的人,轮廓冷硬,棱角分明。

    是霍队长。

    这两人竟相识。

    霍一宁发动了车,扫了一眼后视镜:“你在江北待几天?”

    容历一上车就合上了眼,养神:“明天就回帝都。”

    霍一宁随口问了句:“怎么不多待几天?”

    他捏了捏眉心:“忙。”

    “我看你很闲,都开始搞文学了。”霍一宁调笑,“我听东子说,你弄了个剧本,男主还是你自己的名字,容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酸。”

    他与容历是一个大院的,还有东子,都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兄弟,这么说也不太确切,毕竟容历这厮打小就不一样,他没穿过开裆裤,两三岁就捧着本孙子兵法,和一群老爷子们指点江山,在掏鸟窝炸飞机的年纪里人模狗样地做着‘别人家的孩子’。

    后座的男人忽然掀开眼:“东子说的?”他身子后靠,微微仰着下巴,眉眼清逸,薄唇嫣红,像水墨丹青里一点朱砂,冷峻里带着风雅与张狂,“我看他是骨头痒了。”

    霍一宁笑而不语。

    别看容历这幅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拳头却是他们几个之中最硬的。

    手机振动了几下。

    容历蹙眉,任它响了几声,才接起来:“喂。”

    他寡言,面无表情,看着车窗,偶尔回应几句。

    “嗯。”

    “后天回去。”

    “我挂了。”

    然后,他便挂了电话,继续闭目养神,眉头不展,抿着唇。

    霍一宁问:“谁啊?”

    他没睁眼,车窗外的霓虹晃眼,他抬起手挡住了眼睛:“少管。”

    霍一宁似笑非笑,故意打趣:“林莺沉?”

    他目光立马钉过去:“她不是莺沉。”

    果然,只要一提到这个名字,容历这幅水墨丹青就如同上了颜色,神情都浓墨重彩起来。

    大院里的哥们儿都知道,容历在心脏的那个位置,纹了两个字,莺沉。

    去纹身那一年,容历才七岁。

    容家都以为这孩子疯了。

    手机又振动了几下,是霍一宁的来电,他按了接听。

    “队长,有命案。”是副队赵腾飞。

    霍一宁单手握方向盘:“现场在哪?我直接过去。”

    “万和区,西江北乐天苑。”

    “我半个小时后到。”挂了电话,霍一宁靠边停了车,回头,“容历,你下去,我有案子。”

    容历没动,冷着眼瞧霍一宁:“这里是高速。”

    “你随便招一辆车,只要是女司机,肯定带你一程。”霍一宁满脑子都是命案,催促,“快下去。”

    容历:“……”想拧掉他的狗头。

    霍一宁约摸半小时后到了凶案现场,案发地点是一套一室一厅的公寓出租房,他亮出警察证,进了现场。

    法医张婕好刚采证完:“霍队。”

    霍一宁拿了一副手套:“死者身份确认了吗?”

    “已经确认了。”张婕带他去了厨房,尸体还在橱柜里没有移动,“死者乔方明,四十二岁,男,是天北医院血液科的医生。”

    “死亡时间。”

    “昨晚九点半到十点之间,凶器是一把普通的水果刀。”张婕蹲下来,将尸体稍稍往外挪动了一点,“死者全身共有六处刀伤,致命伤在左胸腔,刀尖直接插入了肺部,失血过多导致死亡。”

    霍一宁在厨房转了一圈,目光落在地上,一地血水,湿哒哒的:“是谁报的警?”

    “是房东。”回话的是蒋凯,“楼下的房客投诉,有水从阳台漏下去,房东进来后发现厨房的水龙头没有关,并且地上有血迹,打来橱柜的门才发现,里面有一具尸体,而且尸体并不是这间公寓的房客。”

    那么房客,便是第一嫌疑人。

    杀人,藏尸。

    正常来说,杀人后,都是抛尸,凶手为何要将尸体藏在橱柜里。

    厨房并没有大量的血迹与清洗过的痕迹,很明显不是第一案发现场,霍一宁问:“第一案发现场是哪里?”

    蒋凯领着他出了厨房,到公寓的门口:“这个位置。”又道,“不过因为水龙头没关,被冲得基本没留下什么证据,除了墙上的血。”

    “房客的信息查到没有?”

    “房东也只知道名字,具体身份还没有查到。”蒋凯把记录的本子翻开,“五十岁上下,男,名叫苏万江。”

    苏万江?

    有点耳熟。

    霍一宁正思索着,有人突然大喝了一声:“你们在我家干什么?”

    门口,男人有点驼背,面相浮肿,已过中年,头发花白,他手里提着几瓶啤酒,正瞪着眼看着屋里。

    房东往后躲了躲,大声说:“他就是苏万江。”

    嫌疑犯出现了。

    离得最近的汤正义眼明手快,上前直接拽住了苏万江的手,一个用力扭到了背后,啤酒瓶子掉在地上,苏万江痛叫一声,被摁在了墙上。

    他扭头怒骂。

    汤正义按着他的头,膝盖顶住着,不让他动弹:“你是苏万江?”

    “我是。”苏万江见这架势,发怵了,“你们是什么人?在我家做什么?”

    “我们是江北市分局刑侦一队的刑警。”汤正义从腰间掏出了手铐,将苏万江的双手拷在背后,“现在怀疑你与一起杀人命案有关,对你执行紧急逮捕。”

    江北市分局。

    次日一早,审讯室里,赵腾飞和周肖正在审苏万江。

    “我没有杀人。”苏万江第三遍重申,浑浊的双眼里全是怒火与不甘。

    赵腾飞端坐着,没什么表情,就一脸严肃:“你有没有杀人我们警方会查,现在请你如实回答我的问题,你的配合程度以及你所说的每一句话,之后都会在法庭上呈堂。”

    苏万江面露慌色了。

    赵腾飞与做记录的周肖打了个眼色,开始录口供:“你与死者乔方明是什么关系?”

    苏万江不看赵腾飞:“我们不熟。”

    “也就是说你们认识。”苏万江点了头,赵腾飞才继续,“请具体说明一下。”

    他目光闪躲,低着头说:“我和他在地下赌场见过几面。”抬头看了一眼,又低头,强调,“只是见过面,没有往来。”

    没有往来,心虚什么?

    “昨晚九点半到十点这个时间段,你在什么地方?当时有没有人和你在一起?”

    苏万江迟疑了老半天,支支吾吾了一顿,才说:“我在家里睡觉,没有别人,家里就我一个人。”

    没有不在场的证据。

    赵腾飞了解了,接着有问:“你几点到家,在那之前都做了什么?”

    “我和朋友先是在小吃街吃宵夜,八点多的时候又去了天行街喝酒,我喝醉了,九点的时候朋友把我叫醒,然后我就回家睡觉了,一觉睡到了中午,然后起来去买饭,在小巷子里看见有人在打牌,我就赌了几把,回来你们警察就已经在我家了。”

    “你没有不在场的证明。”赵腾飞停顿了一下,看着苏万江的眼睛,“不排除你醉酒后行凶杀人。”

    他猛地站起来:“我没有!”他情绪激动,愤慨不平地辩解,“我一回家倒头就睡了,我什么都没做,人不是我杀的,不是我!”

    审讯室里的玻璃是单向可视的,霍一宁坐着,蒋凯站在他后面,录音传声器开着,苏万江的声音从隔壁审讯室里传过来,清晰又愤慨。

    这个样子,看起来倒不像撒谎。

    蒋凯就揣测了:“队长,会不会是苏万江醉了,杀了人自己不知道?”他端着下巴,一脸福尔摩斯般高深莫测的表情,“我以前看过一个犯罪电影就是这样,凶手喝醉了酒,根本不记得自己杀人了,所以连测谎仪和微表情都没有破绽。”

    霍一宁一双修长的腿不好好放下,搭在了桌子上,回头瞥了一眼:“电影没有告诉你,破案要讲证据?”

    蒋凯抓了一把头:“凶器也没找到,现场也被水冲干净了,除了死者和苏万江,第三个人的痕迹都没发现,证据渺茫啊。”

    “不是还有尸体吗?”霍一宁起身,“去催一下法医的尸检报告。”

    “这就去。”

    霍一宁从审讯室出来,小江喊他:“队长,有人找。”

    警局门口的椅子上,坐了两个老人,稍年轻一点的端坐着,穿着西装不苟言笑,稍年长的那位拄着拐杖,穿一身中山装,一双眼睛矍铄,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霍一宁。

    霍一宁走过去:“请问你是?”

    老人家摆摆手,脸色很严肃:“你先忙。”

    霍一宁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把队里的人叫到一起,开了个小会,总结了一下这个橱柜杀人案目前的线索和疑点,最后安排任务。

    “蒋凯,你去地下赌场调查一下死者和苏万江的关系,再查一下他们的财务状况。”

    “YESSIR!”

    “正义,你去一趟凶案现场,走访问问,看昨晚有没有异常情况,再查一下监控。”

    “YESSIR!”

    “周肖,去把苏万江嘴里说的那位朋友请来警局做口供。”

    “YESSIR!”

    “小江,你留在局里,整理一份死者和苏万江的身份信息以及人际关系。”停顿了一下,霍一宁补充,“还有通话记录。”

    “YESSIR!”

    刻不容缓,却有条不紊。看得出来,这个刑侦队长的统筹能力很强,思维逻辑也缜密。

    这样的男人,瑟瑟哪里是对手呀。

    徐老爷子陷入了深思。

    霍一宁走过去:“你好,我是霍一宁。”

    这一大早就来警局蹲人的两位老人家,可不就是徐老爷子和他的老伙伴老蒋。

    老爷子坐着没动,就抬了个眼:“我是瑟瑟的外公。”

    霍一宁明显怔了好几秒,然后说:“外公好。”

    徐老爷子不领情,架子断得老高:“谁是你外公!”拿眼打量面前的人,“长得倒人模狗样的。”

    哼,肯定是用这幅人模狗样的皮囊勾引了瑟瑟。

    人模狗样的霍一宁:“……”

    废话不多说,老爷子是个雷厉风行的:“你有案子,我也不耽误你时间了,问你几个问题就走。”

    霍一宁稍稍附耳过去,礼貌周到,却也不刻意亲近:“您请问。”

    不卑不亢,不急不躁。

    除了样貌,涵养不错,老爷子在心里翻开了小本本,先打了个及格分,然后问了:“和瑟瑟认识多久了?”

    “十个月零七天。”

    记得还挺清楚,就不知道是不是糊弄人的,先加个五分吧。

    “怎么认识的?”

    “我在九里提当交警的时候,查过瑟瑟的车。”

    当交警的时候还勾引小姑娘,尤其是像瑟瑟这样漂亮的小姑娘,扣十分!

    徐老爷子又问了:“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霍一宁目光也不躲,大方地对视老人家,态度不矜不伐:“七月的最后一天。”

    回头再问问瑟瑟,先加个五分吧。

    “会洗衣服吗?”

    “会。”

    老爷子默默地在心里再给他加了五分。

    “会做饭吗?”

    “会。”

    再加五分。

    还有最重要的一问:“看瑟瑟演的电视剧吗?”

    霍一宁回:“看。”

    重点来了:“发弹幕吗?”

    霍一宁没有思考:“发。”

    考验是不是真爱的时候到了,徐老爷子盯着霍一宁,一副‘你逃不过我火眼金睛’的表情:“昨晚上瑟瑟的电视剧,发了几条?”

    霍一宁想了想:“二十多条。”

    二十多条,勉勉强强及格吧,加个五分。

    老爷子想了想,深思熟虑过后,才继续:“列举一条出来。”

    霍一宁这次仔细想了好一会儿,才回答:“谁再骂我女朋友,拘留。”

    老爷子惊了一跳,呀,原来是这个大猪蹄子发的,他还点了赞呢。

    还不错吧,加个五分。

    就是这时候,霍一宁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没有立马接。

    徐老爷子不动声色地探头看了一眼。

    队长的瑟瑟。

    肉麻兮兮的,再说,瑟瑟是景家和徐家的好吗!扣十分!

    徐老爷子正色:“瑟瑟的电话?”

    霍一宁点头,等老爷子的下文。

    “赶紧接。”

    他接通了电话,见老爷子耳朵都竖起来了,就自觉地按了免提。

    景瑟在那边很欢喜,一开口就问:“队长,想我了没?”

    霍一宁抬头看了一眼老人:“嗯。”

    “你的女朋友明天就能到你身边了,你开不开心?”

    就算不在面前,老爷子也能想象出来瑟瑟在那边一蹦一跳兴高采烈的模样,家里找了公猫的那只小母猫就是那个样子,明明秋天了,眼睛里春光明媚得不得了。

    霍一宁摸了摸鼻子:“嗯。”

    景瑟察觉到了,有点失落:“你好像不开心。”要是以往,队长会先哄她亲一下的。

    “瑟瑟,”霍一宁看了一眼徐老爷子,“外公在旁边。”

    “……”

    那边安静如鸡了。

    过了十秒,景瑟很紧张的语气,撒着娇软软地说:“外公,我就一个男朋友,你别欺负他。”

    徐老爷子一脸的不可思议,表情很受伤:“在你心里外公就这么不讲理吗?”受伤的同时,还很痛惜,很委屈,很不甘心,“瑟瑟,你就我一个外公,现在我的心受伤了。”

    瑟瑟居然帮这个男的。

    分数扣光!全部扣光!零分!

    徐老爷子直接把霍一宁放在椅子上的手机挂了。

    景瑟:“……”

    霍一宁:“……”

    老爷子拄着拐杖起身,很受伤,让老蒋搀着他离开,临走前,留了一句话:“今晚发弹幕,记得留名。”

    霍一宁顿了一下:“……好。”

    等人走远了,霍一宁才擦了擦手心的汗,活了二三十年了,第一次紧张,感觉老爷子对他不太满意,能理解,要是将来他有个瑟瑟这样的闺女,谁敢来拐人,他就打断那人的狗腿。

    霍一宁拨了电话,响了两声,通了。

    “爷爷。”

    那边的嗓音浑厚响亮:“你还记得有我这个爷爷,你都多久没打电话给我了。”

    霍一宁幼年时父母便过世了,他是爷爷带大的,爷孙俩感情很好,只是这几年霍一宁离京到江北当警察,老爷子不满意他一个人在外,时常跟他闹。

    毕竟天高皇帝远,江北太远,霍家的人脉都在帝都,霍一宁职业特殊又高危,老爷子自然是希望他留在帝都。

    “你和大伯来一趟江北吧。”

    霍老爷子一听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怎么了?”

    霍一宁舔了舔后槽牙,嘴角勾了一抹笑:“来见你孙媳妇。”

    霍老爷子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许久,才激动地说:“赶紧发张照片过来!”

    霍一宁找了张正脸的照片,发过去。隔了十多分钟,那边也截了张图过来。截图正在热播的一部仙侠剧里的女主,是景瑟饰演的。

    “是这姑娘?”霍老爷子有点难以置信,还以为这个快三十了还素着的孙子会打一辈子光棍,居然一声不吭地弄来这么个天仙似的媳妇。

    虽然,演技差了点。

    但好看啊!

    霍一宁笑:“是她,漂亮吧。”

    祖宗显灵啊!

    然后,今晚八点,《诛仙。紫菱传》的热播屏幕上,您将看到弹幕君里看到这么几条:

    我孙媳妇最漂亮了。

    我外孙女最漂亮。

    我孙媳妇更漂亮。

    没我外孙女漂亮。

    我孙媳妇是景瑟。

    我外孙女是景瑟。

    你这个假粉。

    你才是假粉。

    一众弹幕:举报,这里有两个假粉。

    天北医院。

    上午十一点,刘护士长端着医用托盘进了VIP503病房,放下托盘,先是调了调点滴瓶上的流速,然后拿了托盘里的皮筋:“徐小姐,把手伸过来。”

    徐蓁蓁翻了个身,右脸上厚厚的纱布还没有拆,语气不善:“干什么?”

    刘护士长解释:“抽血,做血液检查。”

    徐蓁蓁立马一脸防备,很抗拒:“我是脸受伤为什么要做血液检查?”

    “只是常规检查。”

    她一把推开刘护士长的手:“我不做。”神色警戒,怒目圆睁,“走开,我不验血。”

    刘护士长只是笑了笑,也不勉强,便端着医用托盘出了病房,并将房门带上,转身,走了几步,上前:“时医生,病人不肯抽血。”

    时瑾依着墙,穿着医生的白大褂,里面是白衬衫与西装裤,扣子规整地扣到了最上面,他偏偏仰着下巴,脖颈修长,皮肤白皙,干净又沉稳,目光略微扫过病房里的点滴吊瓶,说:“二十分钟后再过来抽。”

    “好,我知道了。”

    随后,时瑾去了一趟配方房,给503的病人添了一剂药,再随后,他去了神经外科。

    敲门声不疾不徐,响了三下。

    徐青舶在里面说:“请进。”

    时瑾推门而入。

    ------题外话------

    关于容历,他是现代人,帝后是他的记忆,不像穿越也不像重生,类似带着记忆投胎那种,阿禾还没出现,得等暗黑系写完了番外来写,这个是独立的故事,和暗黑系关系不大,所以放心,笙笙不是阿禾。就当两个故事来看,暗黑系里只是提一下容历这个人,以及帝后这个剧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