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73:傅冬青被碾压,低配版笙笙(一更)

273:傅冬青被碾压,低配版笙笙(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九笙看了看傅冬青那半边已经有些红肿的脸,目光幽深。

    既然如此,她便成人之美。

    镜头第五次拉远。

    导演高喊‘Action’,姜九笙目光突然凛冽,周身气场全开,傅冬青台词刚落,她突然上前一步,抬起手,用了全力。

    这一次,傅冬青是真被打懵了,抬头撞上姜九笙的目光,下意识愣住了。

    “Cut!”

    不是低级错误,第五次ng,是因为傅冬青的表情控制。

    也不管众目睽睽,郭鸿飞脾气上来了就开骂:“傅冬青,你那是什么眼神,你是炎泓帝唯一的妃子,不是他的宫女,你的气势呢?”

    傅冬青默不作声,攥着手,掌心全是汗。

    第六次重来,仍然不尽人意。

    “Cut!”

    “你的收视女王是怎么拿的?被笙笙一巴掌打傻了吗?气场呢?气场哪去了?”

    第七次。

    “Cut!”

    “华卿是与定西将军齐名的大楚第一女谋士,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娇小姐,你脸僵什么?手发什么抖?不会演就换个人来演,别在这浪费我的时间和胶片。”

    郭鸿飞已经跳脚了,万万没想到一个老辣的青年演员,第一场戏就稀巴烂,连着拍了七次都没过。

    不是演技不过硬,就是心理素质不过硬。

    整个片场的氛围都不对了,后勤人员与拍摄组都屏气凝神,不敢大声喘气,就怕炸毛的导演会殃及池鱼,毕竟郭鸿飞的臭脾气是众所周知的。

    “导演,”李微安上前,商量的语气,“冬青的脸都肿了,她今天身体不舒服,状态也不太对,这场戏下次再补吧。”

    谁都看得出来,傅冬青状态很差,被打的那半边脸已经开始充血,甚至站得不稳,摇摇欲坠,再拍下去,也是浪费时间。

    郭鸿飞看了看手表,早过了午饭时间,脸色铁青地说:“行了行了,今天先到这里,明天再是这个样子就不用来了。”

    李微安替傅冬青一一道了歉,才拿了外套过去,扶着傅冬青坐到休息椅上:“冬青,你今天怎么回事?怎么一直不在状态?”

    “我不太舒服,头有点疼。”傅冬青低着头,被掴掌的那半边脸通红,另外半边脸却苍白如纸,耳边的发也乱了,很是狼狈。

    本来后半场是没苏问什么事的,因为昨晚没睡好,他躺在休息椅上补眠,刘冲也没走,就瞧了这一出戏,就是没怎么瞧明白。

    他费解了:“傅冬青不是外号一条过吗?”连拍七次,还全部是过失方,这就很打脸面了,难怪郭导气得跳脚。

    苏问掀开眼皮,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伸了个懒腰,捏捏眉,头疼,打人的巴掌声太响,他睡不着:“前面四次,傅冬青是故意的,后面三次,姜九笙是故意的。”

    “啊?”

    说什么鬼?刘冲完全没听懂。

    已经过十二点了,时瑾还在等姜九笙。

    她边拆头上的束发,边走过去:“让你久等了。”

    时瑾帮她把簪子取下,握着她的右手,揉了揉:“打得手痛不痛?”

    她掌心还泛着红。

    确实,她点头:“有点痛。”

    他捧着她那只右手,把唇凑过去,轻轻地吹,用指腹有技巧地打着圈揉:“看她不顺眼?”

    居心不良,爱耍心机,怎么能顺眼。

    “嗯,看她不顺眼。”

    前面四次她是无意,可后面三次确实是她刻意为之。与苏问合作《三号计划》时,他讲过,演技这个东西,遇强则弱,气场是关键,要控场,才能压制,傅冬青正好脑子里想别的事,没有全情投入。

    她便试了试,果然有用。

    “我帮你?”时瑾询问的语气。

    姜九笙思索了:“要是我弄不过她,你再帮我。”女人间的小心机,她若能解决,便不想让他费心。

    时瑾依她:“好。”牵着她去换衣服,他问,“中午想吃什么?”

    她想了想:“海鲜。”

    在市区的小吃街,有一家口碑十分好的海鲜店,装修低调奢华,只是消费水平偏高,来用餐的客人里富贵人家偏多。

    秦霄周昨夜通宵玩牌了,正补眠,被狐朋狗友一个电话叫来,不爽,摆脸色:“老子忙着呢,叫我出来干嘛?”

    屋子里坐了一屋子男男女女,一个个人模狗样的,一个与秦霄周相熟的小开搂着个美人,打趣他:“你丫的天天不务正业,忙什么忙?养肾啊。”

    自从秦霄周不乱搞男女关系之后,就时常被这群纨绔开涮,他一个白眼翻过去:“去你的。”

    纨绔们笑作一团,美人环绕,一派风流。

    “来来来,给你介绍个美人儿。”华少抬手,敲了敲左手边的桌子,“还不过来向四少问好。”

    秦霄周这才注意到唐少华身边坐的人。

    女人个子高挑纤瘦,站起来,浅浅噙笑,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扬:“你好,我是韩渺。”

    秦霄周盯着那张脸,一时愣住了。

    华少吹了声口哨:“怎么样,像不像?”

    像。

    不止脸,言行举止都像得入木三分。

    秦霄周走过去,男生女相,一沉脸色,有些阴柔,问那叫韩渺的女人:“你这脸哪家医院做的?”

    看不出来,挺逼真。

    韩渺也不生气,不笑时,眼里多一分清冷:“四少不介意的话,可以捏一下,看哪家医院做得出来。”

    秦霄周还真伸出两根手指,捏了一下她的脸,然后在自个儿身上蹭了蹭手指,嫌恶的表情:“要是姜九笙,我这么捏一下,她估计会当场给我个过肩摔。”哼了一声,嗤之以鼻,“要学就学像一点,东施效颦,不伦不类。”

    韩渺一直波澜不兴的眼,乱了几分颜色了。

    华少哟了一声:“秦老四居然会用成语了。”他好不惊喜,语气故作夸张,“还连说两个。”

    秦霄周的文凭都是买的,不用怀疑,肚子里只有坏水和黄水,没有墨水。

    公子哥们咋舌:“啧啧啧,不得了啊,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秦霄周踢了一脚凳子,弄出很大响动:“妈的,还吃不吃饭了?”这群二逼,想绝交!

    “吃吃吃,老四想吃什么尽管点,哥哥今天请你。”华少一副妓院老鸨的做派,拖腔拖调地说,“渺渺啊,给四哥哥倒杯酒。”

    韩渺倒也不忸怩,拿了酒瓶过去。

    秦霄周立马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离老子远点。”看见这张脸,他吃不下饭。

    韩渺作罢,不气不恼,处之泰然。

    隔着一条走廊,是双人的小包间。

    姜九笙第三次把汤勺伸向前面的白瓷锅,时瑾按住了柄:“笙笙,不可以再吃了。”

    她还想吃:“这个粥味道很好。”

    这家海鲜店的特色便是这盅蟹肉粥,料很足,蟹肉煮得很软,让人食欲大开。

    “螃蟹寒凉,对脾胃不好,不能吃太多。”时瑾把汤勺接过去,拿她的碗盛了一些清汤,“你喝这个汤,养胃。”

    她胃病很久没犯了,饮食方面,时瑾管她很严。

    姜九笙乖乖喝汤了。

    进来上菜的女人很年轻,动作有些拘谨,摆放好碗盘,忍不住低声询问道:“可、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时瑾先开了口,语气谦和有礼:“她在吃东西,可否等到餐后?”

    来店里吃饭的名人权贵不少,如此温柔雅致得却是少见,传闻不虚,秦家六少果然是真真正正的贵公子。

    “好的。”上完了菜,女人便自行出去了。

    时瑾的餐桌礼仪很好,姜九笙也不大喜欢吃饭时说话,她安静地喝汤,旁边的碗碟里,都是时瑾给她添的菜,若是不伤胃,他会多给她夹一点,不然,只让她尝尝鲜,不许过量。

    他刚戴上手套,要给她剥虾,手机便响了。

    他继续手上的事情:“笙笙,帮我按免提。”

    时瑾不存号码,只有一串数字,姜九笙也不认得是谁,便替他接了电话,按了免提放在桌上,然后刻意放轻了汤勺碰撞的动作。

    “我是时瑾。”

    那边开口就直截了当地问:“你什么时候回一趟中南?”

    是秦行的声音,中气十足。

    时瑾与秦行一向不怎么亲厚,对话更谈不上温和,都是简明扼要,不带情绪:“有什么事?”

    “秦家傅家两家联姻的消息早就放出去了,总要有个交代。”

    秦行声如洪钟,姜九笙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得停了动作。

    时瑾不为所动,手上剥虾的动作依旧慢条斯理,心平气和地回了秦行的话:“谁放出的话,谁去交代。”他把剥好的虾肉放在姜九笙的碗里,说,“我在忙,如果还有公事,直接联系秦中。”

    姜九笙吃进嘴里,清蒸的,味道不重,刚好好。

    秦行不满时瑾的敷衍:“你忙什么?”

    时瑾把一次性手套摘了,摁断了电话,问姜九笙:“笙笙,还要吗?”

    “要。”

    他又拿了干净的手套,继续给她剥虾。

    中途,姜九笙去了一趟洗手间里。

    大理石的洗手池上,放了一包烟,一支摩擦轮的打火机,一个小巧的女士包,然后,姜九笙身旁的水龙头开了,水流下,一双纤纤玉手,没有涂指甲油,泛着淡淡莹润的粉色。

    姜九笙顺着手,望向手的主人。

    她正低着头,专注地在洗手,长发微卷,别在耳后,关了水龙头,她抬头,看着镜子里,突然说:“我们真像。”

    镜中,两张脸,确实像。

    姜九笙不欲与陌生人攀谈,只是稍稍颔首,便挪开的目光,视线不经意落向了洗手池上的烟盒。

    细长的绿摩尔,是她以前最常抽的那一种。

    女人擦净了手上的水,拿起了烟盒与打火机,随意的口吻,问道:“你也抽这个牌子的烟?”

    姜九笙摇头:“我不抽烟。”

    她对着镜子,整了整耳边的发,便先行出了洗手间。

    女人回首,看了许久才收回目光,拿出女士手包里的手机,按了一串数字:“姜九笙不抽烟了,我也要戒烟吗?”

    这个女人,叫韩渺。

    姜九笙回了包间,时瑾已经在她盘子里堆了一小碟剥好的虾肉。

    她似乎没什么胃口了:“时瑾。”

    “嗯。”

    默了一下,她突然问:“你喜欢我的脸吗?”

    时瑾有些诧异,看向她:“怎么了?”

    姜九笙难得执拗,追着问:“喜不喜欢?”

    他点头:“嗯,喜欢。”

    不止脸,哪里他都喜欢。

    “那如果有一张跟我一模一样的脸呢?”她又问,方才见到的那张,不至于一模一样,但若灯光暗些,角度偏些,隔得远些,确实能以假乱真了。

    时瑾抽了一张纸,擦了擦手,他说:“最好不要让我看见,我怕会忍不住刮花她。”

    虽然有点残暴的意味,不过,姜九笙任性地很喜欢这个回答。

    既然说到了这个话题,她来了兴趣,便继续假设了:“如果不仅脸和我一样,抽烟走路,甚至性格都和我一样呢?”

    时瑾不假思索:“那就不止是刮花脸这么简单了。”

    从长相,到举止,到习惯,若要全部相似,自然形成的概率几乎为零,那么,就只有人为了,也就是说居心不良。

    自然,留不得。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时瑾看向她。

    姜九笙解释:“看到了一个和我长得很相像的人。”比较巧的是,对方也抽绿摩尔,一面之缘,别的倒不了解。

    时瑾伸手,指腹似有若无地摩挲她的脸:“在你看来或许像,不过,”手指落在她眉眼,他一寸一寸拂过,“笙笙,在我看来,谁都不可能像你,”

    纵使皮相相同,骨相也断然千差万别。

    他眼里,姜九笙仅此一个。

    回去的路上,姜九笙接到了莫冰电话,以及一个不怎么让人愉悦的消息。

    “笙笙,你掴掌傅冬青的视频,被人放到了网上,剪辑版,没头没尾,只有七个巴掌。”

    典型的断章取义,网友基本都被带着走了。

    姜九笙神色平平:“哦。”

    莫冰倒奇怪了:“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

    意料之中,她确实不惊讶:“傅冬青挨了我七个巴掌,不收点利息,那就奇怪了。”

    傅冬青想挨打。

    她就成全咯。

    莫冰上午有工作,并不在片场,事情的原委也不了解,不过,她了解姜九笙的性子,只要不犯她,她是不会主动挑事的,这网上的视频又被剪辑了,明显是傅冬青那边在搞幺蛾子。

    莫冰也不多问,先解决问题:“我会联系郭导那边,看弄不弄得到原视频。”

    姜九笙说:“不用了,我有。”

    就知道她家笙笙不是那么好坑的人。

    作茧自缚啊,傅冬青。

    莫冰也不急了,好笑地问她:“你让人偷拍的?”

    不算偷拍,姜九笙坦言:“秦左的眼镜上有微型摄像头。”秦左是时瑾之前去枫城时送过来的那个助理,专业保镖,身上全是高端设备,姜九笙看了一眼身旁的时瑾,相视一笑,道,“我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

    与不太光明的人打交道,有时,也不能太磊落。

    是以,只要傅冬青在,秦左的微型摄像头便会开着,防人之心不可无,傅冬青居心不良,她自然要防患于未然。

    莫冰觉得这样甚好,省了不少事:“你把视频发给我。”

    姜九笙挂了电话,让秦左把原视频发给莫冰。

    那边,莫冰看完了,又拨了电话过来,语气有些迫不及待了:“我觉得这个视频可以做一个鬼畜版的。”

    莫冰的公关手段在整个圈子里,都少有敌手,姜九笙没意见:“你拿主意就好。”

    “你下午的通告我给你推了,你就当休息,网上的事情不用管。”莫冰有了打算,“等傅冬青的粉丝把这一茬炒火了,我们再浇点油。”

    “行。”

    “那就这样说了。”莫冰挂了电话,去联系公司公关部。

    下午,姜九笙休息。

    本来时瑾下午要去酒店,有业务会议,因为姜九笙休息,所以,业务会议改成了视频会议,办公地点在家。

    这会儿,因为傅冬青被掴掌的视频,网上正唇枪舌剑,各抒己见,尤其是傅冬青的粉丝,十分义愤填膺。

    视频是一个微博大V曝光的,下面的留言已经破了百万了。

    会有天使替我来睡你:“老祖宗诚不欺我:最毒妇人心。”

    冬青家的禁欲系美少女:“姜九笙这是公报私仇吧,心疼我家冬青小姐姐。”

    李刚是我爹我是李硬:“下手这么狠,路转黑。”

    如果你主动我们不仅有关系还有孩子:“每次扯到姜九笙就没有好事,有毒。”

    笙爷最棒不接受反驳不服憋着:“这是在拍戏OK?不知道什么叫NG?某粉差不得就得了,当我们笙粉大军都死了吗?少在这乱扣屎盆子。”

    小女不才没能让公子硬起来:“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有什么深仇大恨扯头发啊,打脸就过分了。”

    不瘦十斤打死不改昵称:“我家冬青外号一条过,这次NG了七次,谁的问题谁没点逼数吗?”

    嘿嘿嘿摸哪呢:“我家笙爷外号头条君,某人连蹭了三次,谁的问题谁没点逼数吗?”

    华山论贱:“犹记当初,傅家倒贴,未果,怀恨在心。”

    下午四点,网上吵得正热的时候,又一个微博大V发了一段鬼畜视频,姜九笙工作室转了,天宇官博也转了,然后迅速火爆了。

    视频如下,三倍速度播放,快得让你飞起来,配上神曲配乐,魔音绕耳。

    “冬青,你出镜了。”

    “不好意思,是我失误了。”

    “你动作太大。”

    “对不起导演,麻烦再来一条。”

    “你第一天拍戏?镜头都不会找?”

    “抱歉抱歉,我没站稳,可以再来一次吗?”

    “傅冬青,你那是什么眼神,你是炎泓帝唯一的妃子,不是他的宫女,你的气势呢?”

    “你的收视女王是怎么拿的?被笙笙一巴掌打傻了吗?气场呢?气场哪去了?”

    “华卿是与定西将军齐名的大楚第一女谋士,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娇小姐,你脸僵什么?手发什么抖?不会演就换个人来演,别在这浪费我的时间和胶片。”

    “傅冬青!”

    “对不对导演。”

    “傅冬青!”

    “对不对导演。”

    “……”

    多倍速度播放,重复剪辑,配乐此起彼伏,堪比鬼畜。

    傅冬青的粉丝:“……”全体默了。

    风向说转就转,矛头说换就换,一个小时前,傅冬青的粉丝哀嚎遍野地哭惨,现在,一个个安静如鸡,用实力诠释了什么叫不作就不会死。

    姜九笙的粉丝躁了。

    充电宝批发部零售价私议:“啪啪打脸,就问疼不疼?”

    看、片、戳、我、头、像:“建议某一条过演员正式更名为七条卡。”

    霸道总裁那个带球跑的小娇妻:“不好意思,我笙爷绝对碾压。”

    王小五的男人:“不吹不黑,傅冬青的视后真的没掺水?”

    上下五千年文明喂了狗:“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傅冬青给我家笙爷做配了,郭导火眼金睛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傻子:“上联:多行不义必自毙,下联:贼喊捉贼老天收,横批:小样!”

    “……”

    一时间,网上diss傅冬青的网友多得空前绝后,偏偏,这个视频一出来,傅冬青的粉丝还没话辩驳——因为郭鸿飞导演居然转发了!

    就这样,傅冬青因演技差上了头条,出道多年,备受夸赞的演技与口碑第一次遭受了质疑。

    ------题外话------

    QQ阅读潇湘都求月票

    【枕上栾爷之婚色枭枭】文/新笺

    【1v1,双洁,治愈系暖文】

    人人说栾城碰不得,重度洁癖者,能将碰过他的手打断丢到皇溪区的街道。

    米白说,这人有病,有病治病,而她,是逼疯病人的刽子手。

    使栾城得病的源头,推向深渊的,是他那位温柔的母亲

    “栾城的身边,不是你这种市井女孩可以相伴的。”

    市井女孩怎么了?

    照旧一起愉悦的滚床单。

    栾城解着扣子,一步一步靠近,幽暗的黑眸深不可测,逼得米白一步一步后退,双手挡在栾城胸膛前。

    “呃,你洁癖呢,不是还没好吗。”

    他伸手握紧在他胸膛前的小手,放到唇上亲了亲,低沉磁性的声音道:“碰到你,它就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