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71:苏问表白,徐蓁蓁作死(一更)

271:苏问表白,徐蓁蓁作死(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像发脾气,听起来和平常一般,宇文听只是安静地陈述:“想当我嫂子,你不够格。”

    徐蓁蓁顶了顶腮帮子,火辣辣的疼。

    她主动示好,却得了三个巴掌。

    欺人太甚!

    她猛地抬头,怒目圆睁地破口骂道:“宇文听,你他妈有病啊。”

    宇文听抽回被拽着的手,活动活动手关节,徐蓁蓁生怕她还要动粗,戒备地连退了好几步,这会儿脸颊红肿,睚眦欲裂的,显得十分狼狈。

    隔着两米距离,宇文听睨着她,神色淡淡,却隐含警告:“我哥是男人,不好动手,不过我没什么顾及,你要是进了我宇文家的门,只要我在一天,我就打你一天,别不信,我是练体育的,没别的本事,就是体力好,打人手劲大。”

    徐蓁蓁气急败坏:“你——”

    她往前了一步:“还要再试试?”

    徐蓁蓁下意识闭了嘴,往后退了退。

    便是唐女士,也始终一言不发,她这个女儿,性子沉敛,不动怒便罢,若真发起狠来,没什么不敢做的。

    “滚,”宇文听恢复了一贯的面无表情,语气平铺直叙,“你们两个都滚。”

    说完,她回了病房,关上门。

    病房外的两人也都一言不发,气氛十分僵冷,一前一后地离开。似乎从昨晚之后,不一样了,相顾无言,不冷不热。

    莫不是昨晚的事情……

    徐蓁蓁正想着,脑门一疼:“啊!”

    一瓶还未拧开的饮料,正中她额头,随即滚到了脚边,她捂着额头,痛得眼泪都要飙出来了,瞬间火冒三丈,募地抬头看去。

    对面,男人靠墙站着,一手插兜姿态慵懒,戴着口罩与鸭舌帽,露出的皮肤白皙,正睨着一双甚是妖艳的狐狸眼,语气毫无半点歉意:“你挡着我扔垃圾了。”

    垃圾桶在徐蓁蓁斜后方的位置,再怎么挡,再怎么眼神不好,也不至于偏差到往她脑门上扔。

    她恼羞成怒:“那你就砸人?”

    对方摘了鸭舌帽,一根手指顶着帽子转了两圈,随意抓了把乱糟糟的发,偏偏还添了几分凌乱又颓废的桀骜,语气十分敷衍:“抱歉,我手滑,没瞄准。”

    徐蓁蓁正要发作,男人已经迈着修长的腿,闲庭信步般地走人了,电梯门开,她愤愤不平地跟着唐女士进了电梯,忍着没追究。

    不远处,一个小护士踌躇了许久,怯怯地上前:“苏问?”她眼神坚定,好激动,“你是苏问!”

    苏问把鸭舌帽扣回脑袋上,刻意沉了沉声:“我不是。”

    这双堪比狐狸精的眼睛,整个娱乐圈都找不出第二个。

    是本命男神本尊!

    小护士满怀期待地眨眨眼:“苏问,我好喜欢你,可以给我签名吗?”

    “说了我不是。”他回头,冷眼警告,“不要跟着我!”

    警告完,他捡起地上那瓶饮料,一个抛物线擦过小护士的头顶,咣的一声,重重砸进了垃圾桶。

    “……”

    脾气这么坏,是苏问无疑。

    小护士愣愣地摸摸头,跑到垃圾桶,掏出那瓶饮料,心满意足地抱着离开了。

    男神摸过的饮料瓶啊,要供起来。

    电梯里,唐女士与徐蓁蓁兀自沉默,气氛僵冷得不行。

    额头与脸颊都疼得发麻,徐蓁蓁攥着手,手心全是冷汗,她下意识扯了扯脖子上的丝巾,露出一小块肌肤。

    唐女士盯着那一处看,目光滚烫。

    徐蓁蓁这才意识过来,立马把丝巾往上拉了拉,遮住了脖颈上可疑的红痕。

    电梯缓缓降落,叮的一声,手机信息的提示音,打破了死寂。

    徐蓁蓁点开手机,脸色骤变。

    “出来见一面。”

    短信来自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侧了侧身,背着唐女士,几乎抖着手回了一句:“昨晚只是意外,可不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对方没有再回复。

    今早,她一醒来,便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垃圾桶里有两只用过的避孕套,房间的挂衣架上,有一套齐整的军装。

    她带着一身欢爱后的痕迹,几乎落荒而逃。回到家,在水里泡了两个小时,接到了唐女士的电话。

    这件事,绝不能被第三个人知道。

    “叮。”

    电梯门开,上来一个男人,对方扫了一眼电梯内,然后背身站着,若无其事般,拿出了手机:“我再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逾期不候。”

    徐蓁蓁原本就惨白的脸,顿时血色全无。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天北医院血液科的乔方明,攥着她的把柄,肆无忌惮地勒索。

    该死的男人。

    十一点,离苏问在机场失踪已经过了两个小时,T市的首映会早就开始了,苏问身为男主演缺席首映,一时间,他耍大牌的传言又开始在网上沸腾。

    刘冲一边忙着做公关,一边连环夺命call,终于,苏祖宗肯接电话了。

    “问哥,你现在在哪?”

    苏问心不在焉:“医院。”

    “那你晚上能回来吗?”刘冲赶紧叮嘱,语气很严肃,“晚上的通告不能再推了。”苏问是红,但也确实名声不好,仗着演技和颜值几乎把媒体得罪了个遍,也就女粉丝宠着他,流量好,导演编剧对他又爱又恨。

    刘冲觉得不能放弃治疗。

    苏问已经不耐烦了:“再说。”

    “别啊问哥,”刘冲苦口婆心,“你不能有了美人就不要江山啊。”

    电话那边,陌生的声音突然响起来:“喂,你鬼鬼祟祟在那干嘛?”跟个偷窥狂一样。

    咣!

    苏问手里的手机掉地上了。

    他面不改色地把盯着病房里的目光收回来:“我手机掉了,找手机。”视线随意一扫,看着地上的手机,作出惊讶的表情,“诶,怎么在这。”转身,迈开懒洋洋的步子。

    这演技……

    查房的护士都怀疑他是真的在找手机。

    “啪嗒。”

    病房的门开了,宇文听走出来,对查房的护士点了点头,便关门离开了。

    苏问低头,装模作样地听电话,不动声色地跟上去了。

    住院部的后面,有个花园,中间修建了一个小巧的喷泉池,池底铺了一层许愿的硬币,年岁久的已经布满了青苔。花园的绿化面积很大,草坪上,一群穿着病号服的孩子在嬉戏追逐,吵吵闹闹。

    秋天的太阳不烈,不怎么刺眼,宇文听找了一处僻静的树荫,点了一根烟,是她哥的烟,突然想试试了。

    她吸了一口,很冲,嗓子火辣辣的不舒服,呛红了脸,直咳嗽,等缓过来,刚要再试试,一根手指落在烟上,指甲圆润,修剪得干净整齐,点了点烟的尾部,便收回了手。

    宇文听抬头,撞上一双黑亮的瞳孔。

    真漂亮的一双眼睛,像画里的小鹿,湿漉漉,像有星光,只是眼角带勾,有些妖气,带着女孩子才有的妖媚。

    他很高,蹲在她旁边,歪着头看她:“别抽行不行?”

    声音很耳熟,戴着口罩与帽子的样子也似曾相识。

    或许因为不是相熟的人,所以,闷在心里的话,能轻而易举地脱口而出:“这是我第一次抽烟。”像自言自语,她说,“我哥哥很喜欢抽烟,我就想尝尝,味道不怎么样,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

    烟能解忧,酒能解愁,她哥哥越来越喜欢烟酒,像以前的姜九笙。

    她抖了抖烟灰,想要再尝尝,指尖的烟却被抽走了,她的手碰到了他的,短暂触碰后,便分开了。

    他指尖,微微带着凉。

    苏问看着她,目光痴缠,却不放肆,有些小心翼翼,说:“游泳运动员是不能抽烟的。”

    宇文听出来得急,没有戴口罩,可运动员到底不比艺人,她又低调,除了比赛从不露面,不想还是被认出来了。

    “你认得我?”太阳从侧面打过来,柔和了脸部的轮廓,安安静静的,说话声音很小,她总是这样,坚韧却不张扬,像开在石缝里的花。

    尤其是这几年,她性子越发沉闷,队里的成员都笑她面瘫。

    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她以前站在领奖台上,会笑。苏问低头,不敢太明目张胆地看她:“你所有比赛我都看过。”

    她每一个表情他都见过,哭着的,笑着的,闷不做声的,生气发火的。

    她迟疑了一下:“我是不是见过你?”

    苏问募地抬头:“嗯。”眼里的期待是怎么压都压不下去。

    宇文听片刻思忖,说:“在姜九笙的演唱会上,你问我要过签名。”当时,他也是带着帽子口罩,只是这双眼,有让人过目难忘的魔力。

    “哦。”

    他有点失望,其实在更早。

    忍了忍,没忍住:“听听,我——”

    陌生的声音不合时宜地突然响起来:“人呢?我明明看到往这边来了。”

    女人说完,又有男人的声音:“你没看错吧?消息准不准?”

    树荫的对面,一男一女,扛着设备,苏问再熟悉不过了,是记者。

    “刘记者和宇文听同一班飞机,绝对错不了。”女人四处张望着,“宇文听下了飞机就来医院了,这次一定要拿到这个头条。”

    宇文听从来不上采访,大部分训练都在国外进行,很少在国内露面,可她又是国家运动员里粉丝量最高的一个,不论是颜值,还是体育天赋,都自带话题度,国内的媒体就等着风吹草动,然后曝个头条。

    “我在这边找,你去那边看看。”

    记者二人分配好,便要去找人。

    苏问站起来,将坐在木椅上的宇文听挡住,稍稍弯腰,他把口罩取下来,换了一面,戴在了她脸上,然后是帽子,给她戴好了,再往下压了压,遮住了她光洁的额头。

    她这才看清他的脸,真像古画里幻化出来的妖精,眉眼棱角无一处不带着恰到好处的妖媚。

    他看着她的眼睛,说:“听听,我叫苏问。”

    然后,他站起身,走出树荫,拦在两个正在睃视的记者面前:“你们找我吗?”

    女记者惊了一跳:“苏问!是苏问!”脑子里一片混沌,已经不记得自己来干什么了。

    太阳迎面打过来,苏问眯了眯眼:“要采访我?”

    华夏五千年第一盛世美颜啊,果然名不虚传,比电视上还要精致三分,就是不知道如此妖气的一张脸,怎么演神仙的时候,也能那么仙气呢。

    女记者看愣了神,半天才缓过来:“……额,是!”

    这位脾气出了名的不好,能拿到他的采访,也是功德一件。

    苏问发号施令似的,悠悠扔了句:“走吧。”

    扛相机的那位记者大哥有点懵:“去哪?”

    苏问一副厌世脸:“不知道紫外线很伤皮肤吗?”

    “……”

    然后,宇文听被扔到脑后了,两位记者颠儿颠儿地跟着苏问走了。

    然后,两个小时后,网上就出现了这么一篇户外采访,苏问大喇喇坐在医院花园的椅子上,捏着眉头,一脸病容:“我不太舒服,能不能速战速决?”

    难怪男神缺席了首映,什么耍大牌,分明是生病了好吗!苏问的女粉们,各种留言老公要注意身体,安心养病。

    对面的记者没有露面,只有声音:“好好好。”

    “问吧。”

    遵循一般的流程,当然是先问问工作上的事,和最近的作品:“你觉得《帝后》这个剧本怎么样?”

    苏问惜字如金:“还行。”

    多说一个字算他输。

    记者习惯了,继续问:“据说一开始郭导是找过你的,但被你推了,是剧本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他不假思索:“片酬太低。”

    “……”

    为什么这么诚实,虽然这是娱乐圈的正常现象,但多少装一下啊。

    记者尽量稳住:“后来为什么又接了?”

    苏问不咸不淡地说:“我钱多,不缺那点。”

    “……”

    记者尴尬又不失友好地微笑,亡羊补牢地把问题给圆回来:“呵呵,问哥真会开玩笑。”

    苏问捏眉心,唇线抿得僵直,更显病容。

    记者放快了语速:“《帝后》的两位女主演,分别用一个词形容一下。”

    苏问唇色有点浅,吐字时,掀动的弧度很小:“姜九笙,很好。”

    那傅冬青呢?

    “另一个,”他想了想,“不熟。”

    “……”

    傅冬青的粉丝该跳脚了。

    算了,免得再招黑得罪人,还是问私人问题吧:“问哥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

    苏问出道这么多年,一点绯闻都没有,男女关系干净得诡异,尤其是他还有专门的吻替,床替,守身如玉得不正常。

    粉丝们都很好奇,莫不是苏问不喜欢女人,好男风?

    苏问破天荒地在嘴角勾了一抹笑:“我喜欢体育好的。”

    “性格呢?”

    “安静的。”也不一定,看听听愿不愿意多说话。

    “长相有要求吗?”

    “没有。”长听听那样就行。

    了解的差不多了,记者又问:“遇到喜欢的女孩子会主动追吗?”

    “会。”

    “如果有女朋友了会公开吗?”

    “会。”

    言简意赅,看得出来苏问作风很直截了当啊:“如果和女朋友意见不和呢?”

    苏问毫不迟疑:“听她的。”

    说实话,您老不像这种人啊,圈里圈外哪个不知道您脾气不好,嘴巴还毒。

    “你觉得交往多久可以考虑结婚?”

    “随时。”如果听听肯跟他结婚,明天都行。

    “最后一个问题,”古往今来,逃不掉的灵魂拷问,“如果女朋友和家人同时掉进河里,你先救谁?”

    考情商的时候到了。

    苏问抱着手,一根手指托着自己的下巴,似乎在深思熟虑,最后看着镜头一本正经地说:“为了避免这种惨案发生,我可能要找个游泳世界冠军当女朋友。”

    “……”

    记者嘴角抽了抽:“问哥太幽默了。”

    采访到此结束。

    苏问的粉丝疯狂艾特国家泳队成员。刘冲感慨:人家好不容易说了句真话,你们却当他开玩笑。

    然后,刘冲赶紧走一波公关,声称苏问身体不适,目前在就医,通告暂时无法出席。心里直叹:诶,这厮果然是演技派,这装病出神入化啊。

    处理完工作室的事情,已经晚上十点了。

    刘冲给苏祖宗打了个电话:“你怎么还不回来?”

    苏问不知道在干嘛,压着声音:“听听在医院陪床。”

    所以?

    “嘟嘟嘟嘟嘟嘟……”

    电话被挂了,刘冲:“……”艹你奶奶的孙犊子!

    十点,急诊大楼里很安静,小护士支着脑袋在打瞌睡。

    “叩,叩,叩。”

    一只修长的手,敲了敲台面,打盹的小护士惊醒,揉了一把眼睛,迷迷糊糊地看过去:“挂什么科?”

    对方戴着医院一次性的那种口罩,穿着黑色的卫衣,帽子一股脑罩到了额头,个子很高,把身后方的光都牢牢挡住,背着光线,一双瞳孔仍旧亮得像星星,他说:“随便。”

    “……”

    医院没有随便这个科室。

    护士就问:“哪不舒服?”

    对方停顿了一下,回:“头疼。”

    护士出了一张挂号的单子,推过去:“去3号急诊室刘医生那里就诊。”

    对方没接,拢着眉心:“直接给我开病房。”他语气强硬,不由分说,“要0931旁边的那间。”

    怎么不按流程来?哪有不看病就住院的,护士公事公办:“用不用住院,要问过主治医生才知道。”

    “直接开病房。”他不耐烦了,“多少钱?”

    “……”

    苏问最后还是联系了刘冲,搞了老半天才如愿地住进了宇文冲锋旁边的那间病房,贴在墙上,听对面的声音。

    艹!隔音干什么弄这么好。

    宇文听陪床,谢荡一早就回去了,病房里只有兄妹两。

    宇文冲锋问:“明天几点的飞机?”

    “九点。”她只有两天的假,明天就得回去,后天还有集训。

    “我让谢荡送你。”

    宇文听抱了被子,在铺旁边的床:“不用,教练会来接我。”

    他随她了:“好好训练,等过一阵子,我去国外看你。”

    她嗯了一声,躺下,侧身朝向他:“哥。”

    “嗯?”

    她沉默了片刻:“不要忍了。”夜里安静,她声音有点沉闷,咬字很用重,清晰有力,“就算是生养我们的父母,也没有资格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你,他们不疼你不爱你,你就自私一点。”

    生养之恩,抵得差不多了,没有多少情亲去耗、去消磨。

    宇文冲锋言简意赅,并不多谈:“我有数,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这边我会处理。”

    他总是这样,让她独善其身,自己一个人去扛。

    她把脸捂在枕头里,红着眼没说话。

    “听听。”

    “嗯。”

    宇文冲锋闭上眼,声音疲倦:“我会想办法让他们离婚,这段时间,你不要回国。”

    “好。”

    翌日,秋高气爽。

    姜九笙过来医院的时候,宇文听刚好动身去机场,在门口打了个照面,时间有点赶,来不及叙旧,宇文听就说了四个字:“笙笙,谢了。

    姜九笙上前,抱了她一下:“不用。”

    宇文冲锋不放心,还是使唤了谢荡把人送去机场,谢荡难得好脾气,乖乖应了。

    人走后,姜九笙目光扫到了病床旁的病例:“唐女士的?”

    “嗯,她已经不是单纯的心理病了。”宇文冲锋脸上没有特别的情绪,波澜不惊地说,“她精神出了问题。”

    姜九笙没有过问太多,从包里拿出来一个文件袋:“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我给你留着了。”

    宇文冲锋接过去,打开看了,里面有一个U盘,一摞照片,照片上的男女他都认得,徐蓁蓁和他的父亲,从车里,到公寓,从衣冠楚楚,到衣衫不整。

    他对宇文覃生的风流韵事早就司空见惯,只是惊讶徐家这个市长千金竟如此大胆:“怎么弄来的?”

    姜九笙拉了把椅子坐下,也不瞒他:“徐蓁蓁找了时瑾告状,本来只是要教训她,微型摄像头也是粘在了她身上的,你父亲,”她想了想,用了个贴切的词语,“纯属乱入。”

    阴沟里翻船,恐怕宇文覃生自己都没想到。

    宇文冲锋笑了笑,心情不错:“他很谨慎的,这么多年也没被人抓到把柄,到头来自作孽了。”

    就是有两件事,他始终想不明白,他的母亲唐女士为何如此执着,非让他娶徐蓁蓁,宇文覃生也不是没见过女人,怎么糊涂到连市长的千金也染指了。

    姜九笙向来心思缜密,想了许多,不禁提醒宇文冲锋:“这件事毕竟牵扯到了徐蓁蓁,徐家那里也要考虑。”

    徐家到底不是普通的家庭,宇文冲锋要妥善处理他那一对父母,多少会把徐蓁蓁牵涉进来,一个没搞好,家事就会变政事。

    “瞎操什么心,我来弄。”宇文冲锋显然不想她插手。

    等姜九笙离开之后,他才拨了唐女士的电话:“你不是想让我娶徐蓁蓁吗?挑个日子吧,场面弄大点,先宣布订婚。”

    徐家。

    半上午的太阳从二楼的落地窗打进来,开着窗,风吹进来,卷着窗帘摇晃,徐蓁蓁站在窗前,压着声音在讲电话。

    “我不是给了吗?”

    尽管她将声音压低,却依旧消减不下怒气:“才几天,你又要钱?”

    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

    她气恼地用力扯了一下窗帘,声音一时没压住,低吼出声:“你去说啊!去啊,说出来了,你以后就一毛钱都别想要了。”

    这个乔方明,贪得无厌,完全不知道适可而止,短短两个月,他要了三次钱,一次比一次狮子大开口。

    她自己开了个咖啡馆,也算小有积蓄,却还是填不满这个无底洞,她连首饰都变卖了,仍然堵不住乔方明那张嘴。

    “我不好过,你以为你会好过吗?伪造鉴定结果也是要坐牢的。”

    “没有钱,我不会再给你钱了!”

    “你——”

    气急败坏的话还没有说完,徐平征突然喊她:“蓁蓁。”

    徐蓁蓁猛地回头,愣了一下,便手忙脚乱地挂断了手机,她拨了拨耳边的发,目光闪躲,一开口有点慌神:“爸、爸。”

    ------题外话------

    接下来三天,每天更一万字,分成两章,一章固定晚上八点半更,一章不固定,不卡文就早点,卡文就晚点。

    今天晚十二点左右还要更四千字,太晚了别等哈,明天白天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