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70:瑟瑟队长亲热公开,徐蓁蓁被打

270:瑟瑟队长亲热公开,徐蓁蓁被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伸手,凉凉的指尖拂过她的腿:“被我弄红了。”

    景瑟害羞,眼睫毛垂着,像把小扇子,一颤一颤的,说:“没关系。”

    怕队长不放心,她又说:“不疼。”

    接着说:“很舒服。”

    ?澹??降自谒凳裁础

    霍一宁笑着捏了捏她发烫的小脸,低头,亲了亲她大腿内侧泛红的肌肤,方才他折腾得狠,那一处皮肤热度还没有退,红得厉害。

    甚至,他能嗅到欢爱后的气息。

    亲了许久,他拿了毛巾,用热水打湿,轻轻地给她擦。

    景瑟顺从得不得了,稍稍打开腿,水汽迷蒙地看着他,又乖又懵懂,眼里满满都是氤氲的情动。

    霍一宁抱她下来,她没穿鞋,便让她踩在自己的脚上,整理好衣服,才把她拢到怀里:“瑟瑟。”

    “嗯?”

    “很喜欢你。”亲了亲她潮湿的眸子,他说,“比喜欢五星红旗还要多。”

    在遇到她之前,他以为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说这种酸溜溜的话。可是她这么乖,他就想把所有温柔的情话都讲给她听。

    她爱听,笑弯了眼睛,心满意足的样子,瞳孔漆黑明亮,羞涩又大胆地回应他:“瑟瑟也要好喜欢队长,想给你洗衣服做饭,想给你生孩子,想给你当贤妻良母。”

    想把什么都给他。

    这大概就是爱情最初的模样。

    翌日,云淡风轻,清秋微凉,太阳照得温柔。

    才七点,陈湘接到了景瑟的电话,让给她送换洗的衣服,地址是霍一宁的公寓。

    陈湘没办法淡定了:“你是不是被吃干净了?”

    景瑟想了想,对经纪人很诚实:“还没有,留一口下次吃。”就是里里外外舔了……

    陈湘:“……”这个没出息的,“别的我不管,措施要做好。”

    “好哒。”她很纠结,还是问出了口,“那个可以网购吗?”

    陈湘懵逼:“哪个?”

    小姑娘不好意思,支支吾吾:“避、避孕套。”

    姑娘家家的,要不要这么猴急!

    陈湘深吸一口气:“让霍一宁买,你敢去网购,我就卖你的装备!”

    景瑟怯了,说不敢了。

    七点半。

    景瑟又打电话过来说:“湘姐,我要公开。”

    怎么想到一出是一出。

    陈湘刚想给她做思想工作,工作室的邮件发过来,说景瑟在外过夜被拍到了,这下好了,不公开也得公开了。

    所幸,霍一宁的脸拍得不是很清楚,她和景瑟达成了一致,尽量不要泄露太多霍一宁的信息,毕竟他的工作特殊。

    早上八点整,景瑟工作室发声,表明景瑟目前非单身状态,景瑟转发了,并且编辑了一句话。

    景瑟V:我男朋友是刑警,记者朋友们,不要去跟他哦,会被拘留哒。

    好友纷纷送上祝福。

    狗仔:“……”你是魔鬼吗?

    景瑟是九点的飞机,陈湘早帮她收拾好了行李,从霍一宁家里接了人,直接送去机场,路上,景瑟的手机就没停过。

    最先打来的,是徐老爷子,八成是第一时间看了景瑟的微博,公开恋情还不到一分钟,老爷子就过来问了。

    “瑟瑟,你微博上说的那个男朋友是不是真的?”

    景瑟乖巧地回答:“是的,外公。”

    徐老爷子很生气啊,声如洪钟:“你到现在才告诉我!”老爷子很不满意,怒气冲冲的样子,“瑟瑟,让那个臭小子过来一趟。”

    臭小子……

    她家队长不是臭小子,是大帅小伙子……

    算了,不能激怒外公,景瑟回答:“我在机场路,外公我要去枫城拍戏,下次好不好?”

    徐老爷子态度很强硬:“我又没让你来,让那个臭小子自己过来。”

    那不行,景瑟也很坚持:“他一个人去,我怕你欺负他。”

    “……”

    徐老爷子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不适,就好像他精心培育的一朵花,被人偷了的感觉,噢,气得血压都要上来了。

    景瑟赶紧哄:“等我回来好不好?我回来就带他回家给你看。”

    徐老爷子语气沉重:“瑟瑟,外公的心受伤了。”

    说完,老爷子挂了电话。

    景瑟:“……”

    这边挂断不到一分钟,那边景爸爸又打过来了。

    “瑟瑟,那个臭小子是哪个分局的?”

    又是臭小子……

    景瑟心有点发慌了。

    景爸爸火气也有点大,毫无预兆地女儿就成了别人的,还能心平气和?不,他不爽得很:“居然拐我女儿,看我不废了他的腿。”

    景瑟吸吸鼻子:“爸,你废了他的腿,以后我就要给他推一辈子轮椅了。”

    “……”

    看来对方道行不浅,把她女儿哄得连一辈子的打算都做了,绝对不是什么善男,景爸爸语重心长:“瑟瑟,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你别被他骗了。”

    小姑娘赶紧辩解,很真诚:“是我追的他,他不是大猪蹄子,我才是大猪蹄子。”

    景爸爸卒。

    景瑟大猪蹄子接了一路的电话,到了候机室,手机才消停会儿,这才得了空闲,拿了平板刷微博。

    陈湘立马警惕了,赶紧叮嘱她:“你可别乱回复,你刚宣布恋情,网上正闹着呢,就别再添乱了。”

    景瑟是花瓶女演员,粉丝大多是颜粉,男性居多,这恋情一公布,正刷刷刷掉粉呢,不过没关系,她是带资进组的花瓶,负责美就行了,粉丝这个东西佛系就行,实在不行,让景家给她买粉。

    景瑟正专注地刷着微博:“我才没有乱回复。”

    她说的都是大实话!

    陌上人如玉的辣条公子:“女神居然有男朋友了,脱粉!”

    景瑟的小号:“拜拜。”

    小姐家有没有余粮:“我不相信,瑟瑟肯定是被盗号了。”

    景瑟的小号:“没有,是我是我!”

    欧阳糖醋排骨:“求问,瑟瑟男朋友哪个局的?兄弟们,组团去蹲!”

    景瑟的小号:“团伙作案会判得更重哒!”

    请叫我逼总:“刑侦队的,那肯定很厉害。”

    景瑟的小号:“是呀是呀,宇宙第一厉害!”

    年收入不过亿别跟我处对象:“照片都没有,肯定长得很丑。”

    景瑟的小号:“我家队长宇宙第一帅!”

    快拽住我的西装裤小弟弟要掉出来了:“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看到这一条,好脾气的景瑟生气了!

    景瑟的小号:“你这个假粉,居然说我是牛粪。”并且她还艾特了管理,“这里有个假粉,快把这个假粉清出去。”

    快拽住我的西装裤小弟弟要掉出来了:“……”他是老公粉好吗?

    管理:“……”这是个假偶像吧。

    陈湘忍无可忍了:“你再回,全网都知道你是夫奴了!”

    景瑟抬了个头,很不理解的表情,蠢萌中带着恳切与真诚:“我本来就是啊。”

    陈湘:“……”

    著名花瓶女演员夫管严本性暴露,粉丝躁动了,微博崩溃了。

    候机室外面。

    一人戴口罩墨镜,正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圆溜溜的小眼睛扫视八方后:“行李已经托运过去了,我看了一下,没有蹲机场的粉丝,你赶紧登机上去。”

    男人,正是苏问的经纪人刘冲。

    苏问坐在机场的椅子上,看着别处,心不在焉。

    “问哥?”

    刘冲拿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他目不转睛,理都没理:“发什么呆呢。”

    苏问继续魂不守舍,一双妖艳的眸子,正煜煜生辉。

    “问哥!”刘冲也顺着看过去。

    苏问站起来,视线没有收回来,压了压自己的鸭舌帽:“我看见听听了。”

    刘冲眼皮一跳,就看见个纤瘦高挑的影子,脸包得严严实实的,反正他是看不出来是不是宇文听。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推了通告,别跟着我。”说完,苏问转身就要走。

    刘冲眼疾手快,立马拉住他:“不行。”他坚决不同意,“首映会你这个主演缺了像什么话,你就算是大咖也不能这么耍大牌,娱乐圈不做做表面功夫会混不下去的。”

    苏问耍大牌的消息就没有停过,他还不消停,三天两头任性妄为。

    “混不下去了,我就去游泳。”他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你游成什么鬼样子没点逼数吗?!刘冲拽着他,苦口婆心:“祖宗,我求您了。”

    苏问眼皮子都没动一下,甩开经纪人,把口罩往上拉了拉,再将卫衣的帽子罩在鸭舌帽外面,鬼鬼祟祟就跟上去了。

    刘冲:啊,累觉不爱。

    机场门口。

    宇文听招了辆出租车:“去天北医院。”

    后面,隔了不到三十秒。

    苏问也招了辆出租车,把墨镜戴上:“跟着前面那辆车。”

    主驾驶的司机师傅从后视镜里瞟了好几眼,还是没忍住:“小伙子,光天化日,做个人啊。”

    帽子眼睛口罩一应俱全,这打扮,分明是不法分子。

    不法分子苏问:“……”他摘下墨镜,一双过分漂亮的狐狸眼露出来,“那车上是我女朋友,我们吵架了。”

    噢,逮出轨的女朋友啊。

    司机师傅懂了:“哦,抱歉啊小伙子,我还以为你是变态跟踪狂呢。”瞧着小伙子高高帅帅的,师傅忍不住安慰一句了,“没事,谁年轻的时候没遇见过几个渣男渣女呢。”

    苏问:“……”

    三十分钟后,宇文听到了医院,拨了个电话后,径直往住院部走。

    推开门,她把口罩帽子拿下来:“哥。”

    病房内的宇文冲锋和谢荡都惊了一下。

    “谢荡,你先出去一下。”

    谢荡嘴里还叼着个苹果,他和宇文听不是很熟,点头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顺带关上了门,宇文冲锋这才开口:“谁告诉你的?”

    宇文听走到病床边,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目光落在他受伤的手臂上:“你还想瞒我!”她眼角有些红晕,行色匆匆的,倦意很浓,“我昨晚给家里打电话了,唐虹?那个疯女人接的。”

    唐女士在电话里哭哭笑笑,一听便知是出事了,她便找了下人询问,才得知此事。

    宇文冲锋粉饰太平,语气轻描淡写的:“我没什么事,你下个月有比赛——”

    “这还叫没什么事?”因为大部分时间在游泳队,她性子寡言沉静,倒很少这样动气,“那个女人是谁?”

    宇文冲锋只说:“这件事你别管。”国家运动员的训练强度很大,目前又是她的巅峰期,他不想她再分出精力。

    宇文听不罢休,追着问:“是不是徐家那个市长千金?”

    他没回,沉了声:“听听,回队里去。”

    下个月,她有比赛,只缺那一块金牌,她就能成为国内第一个游泳大满贯的女运动员,现在是备赛期,更争分夺秒。

    宇文听撇开脸:“我不去。”长长的眼睫颤着,眼角红了,“我拿那么多金牌有什么用?还不是有人欺负我哥哥。”

    从她进了国家队后,性子沉稳内敛了很多,她的教练杨曦是个沉闷的人,将她也带得话越来越少,为数不多的几次眼红,都是在宇文冲锋面前,就是在游泳池里抽筋了,她都一声不吭,也就只有在兄长跟前,才有几分这个年纪该有的性子。

    宇文冲锋招手:“过来。”

    她不情愿地坐过去。

    宇文冲锋好笑:“多大了还哭鼻子。”

    她胡乱抹了一把眼睛,一夜没睡,眼眶里有血丝,微微泛红,沉吟了片刻,她开口:“哥,我退役好不好?我回来陪你。”

    大满贯她不要了,比不得她最亲的人重要。

    宇文冲锋拢了拢眉心,没有表态,只是问她:“听听,喜欢竞技吗?”

    十一岁她被国家体操队选中,他也问了她这个问题。

    宇文听当时的回答很坚定,喜欢。

    现在,同样如此,如果不喜欢,她走不到这一步,她喜欢站在领奖台的感觉,喜欢在五星红旗下亲吻金牌,喜欢夺冠后国人的欢呼与呐喊,最喜欢她兄长捧着她的奖杯时自豪的神色。

    她是世界冠军宇文听,这有这个时候,她会忘记,所有人都会忘记她的另外一个身份,一个她根本不想要的身份。

    一母同胞的双生兄妹,他自然了解她:“听听,不要被这些事绊住了脚,等你以后厌倦了,或者游不动了,你再回来。”

    宇文听没有反驳,点了点头。

    “这次是谁救的你?”

    宇文冲锋往后躺了躺,唇角噙了浅浅的笑:“还能有谁?”

    是啊,还能有谁,这个世界不怎么善待她哥哥,真心待他的人,也就只有那寥寥几个,所幸的是,还有那么几个。

    “吃过饭了没有?”宇文冲锋问。

    她回答:“在飞机上吃过了。”

    “什么时候回去?”

    “教练只准了两天的假,明天就要归队。”她把帽子扔在椅子上,抓了抓剪得刚齐肩的头发,“晚上我在医院陪你。”

    宇文冲锋没说什么,随她去。

    这时,病房外有声响,是唐女士的声音,他拧了拧眉心,神色不虞。

    宇文听起身:“你不要出来,我去。”

    她出了病房,把门关上,唐女士见是她出来,十分诧异,脸色隐隐不悦:“你回来怎么没有跟我说?”

    宇文听本来便有怨气,听得唐女士的话,态度更冷漠了:“我为什么要跟你说?”

    她与唐女士的关系,早些年就很僵了,她又常年在外,基本零交流。

    唐女士听不得她夹枪带棍的语调,冷了眼:“我是你母亲,你回来不应该跟我说一声?”

    宇文听目色凉凉,无波无澜的:“那又怎么样?”她语气压得低沉,不冷不热的口吻,“顶多是你死了之后,墓碑上会刻我的名字而已。”

    这样离经叛道的话,她也敢说。

    唐女士震怒:“宇文听!”

    一张与宇文冲锋极为相像的脸,冷漠时,眉眼更是如出一辙:“你滚远一点行不行?算我求你了,别再来折磨我哥了。”

    她性子内敛,不怎么发脾气,只有一个禁区,她的兄长,所以,这么多年,她与母亲争锋相对,从来不服软。

    唐女士收了话,无意多说。

    宇文听这才把目光落向唐女士身后的人:“你就是徐蓁蓁?”

    徐蓁蓁脸色不太好,穿粉色的裙子,更显得憔悴,脖子上系了同色的丝巾,大概看在宇文冲锋的面子,她态度熟络。

    “我是。”徐蓁蓁伸出手,主动示好,“很荣幸认识你,听听。”

    宇文听走近一步,抬手就是一巴掌。

    她手劲儿大,徐蓁蓁被打得直踉跄,唐女士当即喝了一句:“你在做什么!”

    运动选手,这巴掌,自然不轻。

    徐蓁蓁的脸迅速红肿了,她捂着半边脸颊:“你——”

    啪的一声。

    第二巴掌。

    宇文听动了动手腕,打得有点手疼。

    根本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直截了当地动粗,徐蓁蓁两边脸都肿起来了,脑袋都是晕的,咬牙怒喊:“宇文听!”

    宇文听抬抬手。

    徐蓁蓁立马拽住她抬起的右手腕,忍无可忍地咆哮:“你发什么疯!”

    她不疾不徐地,换了左手。

    “啪!”

    第三个巴掌。

    游泳运动员的手劲与手速,连着三巴掌,将那张楚楚动人的小脸,打得面目狰狞了,这下徐蓁蓁是彻底懵了。

    不像发脾气,听起来和平常一般,宇文听只是安静地陈述:“想当我嫂子,你不够格。”

    ------题外话------

    瑟瑟与队长的福利已发正版群,置顶评论里有群扣扣。

    推荐两边之和《宠爱成瘾:萌妻不好惹》

    自私无耻的亲渣爹,傻白甜的天真亲妈,再加上一个自闭倾向的暴躁亲弟,猪队友质量如此之高,乐果橙觉得自己被坑死一点也不冤。

    然而她重生了,重生到十七岁。

    重活的这一世,她不会再傻得累死累活为他人做嫁衣裳,她要任性娇气,招猫逗狗。她要作作作,作天作地的作;她要撩撩撩,撩上一世曾有一夕之欢的兵王哥哥;她还要睡睡睡,睡帝都最好的男人。

    推荐舒薪种田文《农女巧当家》

    谁说女子就要三从四德,良善才能嫁的好人家。

    她朱小秉持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面对各种渣,她撸起衣袖,手撕白莲,狠怼绿茶,怒踹贱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