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69:瑟瑟扑队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个我很在行,你不用担心。”他牵她的手,“我们回家?”

    “好。”她突然说,“你袖子上有血。”

    时瑾低头,白色的袖边上,有一点血色的斑驳,随意地说:“可能是从你身上沾的。”

    姜九笙歪着头看他:“不是,我抱你之前就有了。”

    他的笙笙,观察力不是一般的好。

    时瑾只好坦白:“赶着回来见你,上午沾的血没洗。”脚步放慢一点,语气尽量柔和平静,“笙笙,我在黎城开了枪,伤了人。”

    他是只伤了人,却不敢告诉她,他让人杀了人,杀很多人。

    姜九笙脚步微顿:“是不是与黎城那件走私案有关?”这个案子闹出很大动静,就连一向不怎么关注实时新闻的她也有所耳闻。

    时瑾这五天都在黎城,她想,或许与他有关。

    他点头:“嗯。”

    姜九笙拉着他,进了电梯:“哦,我知道了。”然后,她不再问了,时瑾不相信自己,不过她信,她全然信他。

    跟在她后面的时瑾,明显松了一口气。

    半个小时后,回了公寓,姜九笙在洗漱,时瑾接到了霍一宁的电话。

    “周召明已经招了,整个黎城走私团伙都一锅端了。”霍一宁似乎在外面,有风灌进电话里。

    时瑾神色淡淡:“嗯。”

    毫不惊讶,像事不关己。

    霍一宁笑了:“你没有什么要坦白的?”

    时瑾坐在沙发上,往后躺,捏了捏眉心:“比如?”

    “比如你借着这个走私案,吞并了尚明集团,”霍一宁语气稍稍压了压,“比如,你借着缉私,取了三十八条人命。”

    外人只以为是分赃不均,走私集团内部自相残杀。

    不,是时瑾大开杀戒。

    最后,缉私局收拾了残局,破了案,秦氏趁机吞并了黎城尚明集团的酒店业务。

    时瑾并不置可否,只说:“那三十八个人,到了法庭也都要判死刑。”

    霍一宁到底是刑警,与时瑾的处事风格相差太大,并不赞同他:“法官会判,也不用你来行刑。”

    就算是死刑犯,他也不应该大开杀戒。

    时瑾看了看浴室门口,起身走到阳台:“我家笙笙开机仪式那天,回家路上碰到的车祸,就是周召明的手下。”

    所以,那三十八条人命,是因此丧命?

    霍一宁无语凝噎了半晌:“不是被你派的保镖都给拦下了吗?”姜九笙不仅毫发无损,甚至都没惊动到她。

    需要报复到这种地步?

    “伤到她就晚了。”时瑾嗓音清越,语调平常,只是说出的话,让人心惊,“我公布了和她的关系,很多人在暗处蠢蠢欲动,借这个机会,我要杀一儆百。”

    好个杀一儆百,三十八条人命,一个集团,五日之间全部栽在他手里。有了这个血淋淋的先例,恐怕以后谁还想动姜九笙,都会先掂量掂量自己头上的脑袋。

    时瑾心机深沉,善谋,但一遇姜九笙的事,作风就简单粗暴,处事非常极端残暴,可也不得不说,这样最为省时有效。

    这是时瑾的私事,霍一宁不好过问太多,只有一句忠告:“时瑾,还是那句话,不要太过了,不然,我怕哪天你被捅出来了,我保不了你。”

    他客客气气地婉拒:“谢谢,但不需要。”说完,“再见。”然后挂了电话。

    怪不得时瑾被警局列为第一大重点头疼对象,亦正亦邪,好不难搞。霍一宁掐了掐眉心,头有点隐隐作痛了,摸到口袋里的烟,刚要拿出来。

    “队长。”

    景瑟飞扑过来,嫩黄色的裙摆像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一头扎进霍一宁怀里,跑得太快了,他被她撞得后退了两步。

    霍一宁扶住她的腰:“慢点。”

    小姑娘拽着他腰间的衣服,仰着头,笑得明眸善睐:“不要,要早点抱到我家队长。”然后用力抱住他,“我好想你呀,队长,你想我吗?”

    霍一宁撇开眼,滚了滚喉咙。

    想。

    想得下面都疼。

    小姑娘还不知道见好就收,紧紧贴着他蹭,娇娇软软地缠着问:“想吗想吗?”

    他按住她,不让她乱动:“想。”

    哎哟,好甜~

    跟泡在蜜罐里一样,景瑟舔了舔嘴唇,声音很软,甜丝丝地问:“那要不要亲亲?”她眨巴眨巴眼睛,里面跟藏了星星一样。

    直白,又生动。

    她从来不遮遮掩掩,堂而皇之地一脸倾慕。

    霍一宁被她看得嗓子发紧:“我们去后面。”

    在警局大门口卿卿我我影响不好,景瑟乖乖跟他家队长往警局后面去了。

    他们总是晚上约会,因为都很忙,总是在警局约会,因为狗仔不敢跟,虽然没有风花雪月,可景瑟很满足。

    她毕生的愿望就是和她家队长在警局看一辈子的五星红旗。

    晚上有风,刚刚好,她可以钻进他怀里,就探出一个小脑袋,问他:“队长,你喜欢五星红旗吗?”

    霍一宁低着头,眼睛里全是她:“嗯。”

    她比五星红旗还要可爱,五星红旗让他热血,她不仅如此,还能滚了他的心。

    “我也喜欢。”她踮脚,因为害羞,所以很小声地说,“我喜欢在五星红旗下面亲你。”

    霍一宁低声笑了笑,捧着她的脸,压下去,用力地亲吻。

    风吹红旗,簌簌地响。

    红旗下,相拥的恋人耳鬓厮磨,吻得缠绵。

    她脸红红的,嘴巴被他亲肿了,啄了一下他的唇,然后羞赧地把脸藏他怀里,咧着嘴笑得开心。

    霍一宁把她小小的一团抱住:“瑟瑟。”

    “嗯?”景瑟抬头,眼睛一闪一闪的。

    因为方才吻得用力,他还在轻喘,嗓音紧绷着,有点嘶哑,眼角有一颗很不明显的痣,都染了情欲:“知道我很喜欢很喜欢你吗?”

    想脱她的衣服,更想给她披婚纱,越来越想。

    她笑眯了眼睛,像两轮月牙:“知道。”

    霍一宁托着着她的下巴,情不自禁,又低头压上去,含着她的唇,吮了吮:“这种话我不会常说,也不能经常陪你,可你不要忘了,我只喜欢五星红旗和你。”

    噢!

    景瑟觉得她心口中箭了,啊,原来心动的感觉就是魂飞魄散啊,她捂着心肝,睫毛颤啊颤:“队长,我们公开吧。”

    霍一宁没有深思熟虑就点头了:“好。”

    要星星都给她摘。

    可是,景瑟又开始纠结了,一脸的苦恼:“可是公开了你会很麻烦的,那些狗仔可烦了,会天天跟着你。”

    她家队长长得这么好看,要是被狗仔拍到了,照片流出去被舔屏了怎么办?不行,只能她舔,不能让别人舔!

    霍一宁看她皱着小脸摇摆不定的样子,哭笑不得:“那我就拘留他们。”

    对哦。

    队长是刑警,最厉害了!

    景瑟眉开眼笑地点头:“好呀好呀。”

    真乖。

    霍一宁又忍不住,继续亲她。

    她乖得不行,踮脚把唇和脸都凑过去给他亲,两只细细的胳膊挂在他腰上,害羞地挠他,看他时眼睛水汪汪的,像下了雨似的:“队长,我明天要去枫城拍戏,可我好舍不得你啊。”

    他下意识眉头一皱:“要去多久?”

    景瑟瘪瘪嘴,瞬间闷闷不乐:“一个月。”

    真的好久,好舍不得呀。

    她立马一脸坚定:“不过我会偷偷跑回来看你的。”

    霍一宁忍俊不禁,笑着捏了捏她红彤彤的小脸:“没有案子我也会去找你。”

    她幸福得想飞上天,和五星红旗肩并肩。

    可一想到明天就要分开,就好悲伤,想了想,她欲言又止了好一会儿,怯怯地说:“今晚不分开好不好?”

    霍一宁看着怀里的姑娘。

    她红着脸满眼期待:“我要回你家,跟你过一整晚上。”

    他们才交往没多久,应该拒绝。

    霍一宁舔了舔后槽牙:“……好。”

    然后,景瑟就跟霍一宁回家了,他住的小区离警局很近,单身公寓,屋子不大,收拾得一丝不苟,就是一点儿人味儿都没有,灰黑白的装修色调,跟他的人一样,冷硬又周正。

    不过景瑟很喜欢,队长的家哦,空气都是甜的,她抱着个抱枕坐在沙发上,开心得想在上面打滚。

    已经很晚了,霍一宁把窝在沙发里傻乐的小姑娘捞起来:“瑟瑟,去洗澡。”

    她眼珠子一转:“没、没有衣服。”

    是的,她动机不良,想抱得美人归,想牡丹花下死,可当时脑袋一热就登堂入室了,没带作案工具……

    ?辶恕

    她想了想:“穿你的好不好?”

    霍一宁舔了舔牙,去卧室给她拿衣服,她乖乖巧巧地跟在后面,亦步亦趋。

    “我这里没有女孩子的衣服,你将就一下。”霍一宁把衣服揉成一团,给她,不太自然地说,“内裤是新的,我没穿过。”

    内裤……

    景瑟一把抱住衣服,拔腿跑进了浴室,从后面看,一双耳朵都是红的。

    可爱。

    想日。

    艹!想什么呢!霍一宁骂了句禽兽,去了另一个浴室冲凉水。

    霍一宁不知道别的女孩子洗澡要多久,她半个多小时都没出来,他敲了敲浴室的门,小姑娘才蹑手蹑脚地碎步挪出来,头发湿哒哒的,眼睛也湿漉漉的。

    他的运动服,她穿起来大了一截,袖子和裤腿卷起来,露出来的小胳膊小腿细得不像话,又白又嫩,领口松垮垮的,歪向一边,露出了那一边的锁骨。

    她拽着裤腰带,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

    霍一宁喉头发痒。

    “队长。”

    声音都像泡了水,软绵绵的。

    他太高,便弯下腰:“嗯,怎么了?”

    景瑟拉了拉裤腰:“大了,要掉了。”

    霍一宁低笑了一声,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将她别在耳边的发卡取下来,然后蹲下,手从她侧腰绕过去,提着她运动裤,打了个折,用发卡固定住,抬头:“腰怎么这么细。”

    他伸手,一只手可以环住,又瘦又小,偏偏稍稍用力,又绵绵软软的,就怕给弄坏了。

    景瑟看了看腰间的发卡,手还拽着裤子,不敢松:“会不会掉?”

    霍一宁刚想说帮她拽着。

    她自我安慰,虽然不好意思,但是仍然很诚实:“掉了也没关系,反正是给你看到。”

    “……”

    然后她就松了手,嗯,发卡别得很紧,裤子没掉。

    诶,怎么不掉呢?景瑟有点怏怏不乐了,好遗憾啊。

    霍一宁哭笑不得,摸了摸她的小脸,去给她拿了一双棉拖,牵着她去了沙发:“你坐在这看一会儿电视,我去帮你把衣服洗了。”

    他家的小姑娘不会洗衣服,得他洗。

    景瑟拽住了他的袖子,脸颊两团酡红:“我自己洗。”她立马说,“我已经学会洗衣服了。”

    妈妈说,找男朋友要找个会疼人的,但也不能什么都不会,可以被宠,但不能娇惯,何况队长那么忙,肯定很累,她要更加贤惠懂事才对。

    霍一宁亲亲她的手:“乖,在这等,我给你洗。”

    队长真的好贤惠啊!

    景瑟低着头,细声细气地说:“那裙子你洗,内、内衣我自己洗。”

    她害羞,缩着脖子像只小鹌鹑。

    又乖又软。

    真要他的命。

    霍一宁把她牵过去:“好。”

    最后,内衣是她自己洗的,不过,是队长晾的。

    景瑟:“……”

    她忧伤地耷拉着脑袋,胸前一马平川,一眼能看到脚尖,瞬间整个人都郁郁寡欢了。

    她觉得她不应该放弃治疗,得让经纪人去找一些丰胸的民间秘方。

    霍一宁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以为她是不适应:“我去帮你铺床。”

    景瑟立马抬起脑袋:“为什么要铺床?”

    “客房没住过人。”

    她脱口而出:“我不住客房,我要跟你睡。”不然她干嘛登堂入室,她就是想做牡丹花下死的风流女鬼啊……

    霍一宁喉结滚了一下:“……好。”

    然后,她就这么躺在了她家队长身边,黑色的被子,白色的灯,她睡里侧,笔挺笔挺地躺着,像具僵尸,呼吸都憋没了。

    好紧张。

    好荡漾。

    景瑟吞了一大口口水,把放在小腹的手一点一点挪过去,摸到一只滚烫的胳膊,用手指戳了一下:“队长,要不要牵个手?”

    两人中间隔了一个人的距离,背对着她的霍一宁转过身去,微暗的灯光下,一双眼睛潮红。

    他说:“我更想吻你。”

    然后,他直接把她拖进怀里,低头压住了她的唇。

    好巧哦,她也想接吻。

    她怯怯地把舌头伸出来,让他舔咬,异常缠绵,空气里有暖昧的声音,从唇角溢出来。

    唇角微凉,手却是滚烫的,不知何时,他掌心钻进了她衣服里,很轻地动作,她有一点痒,可也不躲,乖乖地缩在他怀里,小口小口地喘息,睁着一双氤氲的眸子,动情的模样娇俏又妩媚。

    霍一宁伏在她肩上,唇贴着她脖颈,声音低哑:“瑟瑟。”

    “嗯。”

    “我想做。”

    “好。”

    他摸到她腰间那个发卡,轻轻扯开,褪下了她的运动裤,上衣被推高,他的吻从她腹上,密密麻麻地往上。

    白色的床头灯下,有个烟灰缸,侧面打过来的灯,落了一团影子,空气有些稀薄,有些急促。

    被子盖着,微微隆起,遮住了所有光景,只听见呼吸越来越重。

    忽然,动作停了。

    霍一宁抬头,眼眶微红:“没有套。”

    “……”

    景瑟好想打电话,让经纪人送过来,坐!飞!机!送!过!来!送!一!箱!

    不行,不能那么不矜持。

    她抖着声音,问:“那还、还做吗?”

    霍一宁伏在她身上,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牵着她的手,顺着腰往下。

    “乖瑟瑟,动一下。”

    “好……”

    墙上的分针转了大半圈,霍一宁抱着软成一团的小姑娘去了浴室,把她放在洗手台上,开了水龙头,握着她的手,在水下淋洗。

    “队长……”她带着颤音,喊他,湿漉漉的眼睛,眼角还带着红。

    霍一宁只穿了长裤,身体还绷得厉害,有些泛红,眼里柔得像浸了水,哄着她:“瑟瑟,让我看看。”

    她很乖,让他把她身上的运动裤褪到了小腿。

    他伸手,凉凉的指尖拂过她的腿:“被我弄红了。”

    ------题外话------

    正版群发福利,瑟瑟与队长的。

    上次福利没隔多久又发福利,所以验证过的不用再验证。  下午四点发,四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