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62:排卵期与怀孕几率(福利看题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突然,身后有人喊住了她:“这不是徐大小姐嘛。”

    徐蓁蓁募地回头,一见何人,下意识朝四周张扬。

    是血液科的乔方明医生,四十来岁,个子不高,戴着无框的眼镜,厚厚的镜片下,一双眼睛细长:“市长千金怎么大驾光临来我们医院了。”

    徐蓁蓁胆战心惊,生怕有熟人过来,又刚在周氏那里受了气,半点耐心都没有:“我说了多少遍,我跟你不熟,不要跟我说话,也不要跟我打招呼。”

    乔方明嗤笑:“进了徐家门你就翻脸不认人了?”端着眼角睨了她一眼,语气轻蔑,“要不是我帮你在DNA报告上作假,你能当上市长千金?”

    旧事重提,一个把柄,反复被人拿捏着。

    徐蓁蓁烦不胜烦,气恼得不行:“你到底还想怎样?钱我也给了,你能不能不要一直揪着这件事威胁我。”

    乔方明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讥笑出声:“就你给的那点钱,比起徐家的家底,比起你以后要嫁去的豪门,根本连苍蝇肉都算不上。”

    徐蓁蓁嗓音拔高了几分:“那你就把我当提款机?”

    乔方明一脸的理所当然:“不过是偶尔提醒提醒徐大小姐你吃水不忘挖井人。”

    这幅颐指气使的嘴脸,分明是敲诈勒索,还摆着救世主的姿态,徐蓁蓁气恨难消,忍不住低声咆哮:“我就算是提款机,也不够你没完没了地狮子大开口。”

    乔方明笑得放肆,毫不掩饰他眼底的贪婪:“放心,我就要点你的零花钱。”

    又要钱!

    徐蓁蓁怒斥:“够了!”她实在忍无可忍,“你可别把我逼急了,不然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对方完全不以为意,半点都没有收敛,眼角都挑着嚣张:“这句话我也送给徐大小姐你,别把我逼急了。”

    她懒得浪费口舌,甩头就走。

    别把她逼急了,不然,一不做二不休……

    当天晚上十一点,周氏在换了药之后,就开始腿疼,一整宿没消停,整个住院部都是鬼哭狼嚎声。

    周氏疼得一夜没合眼,早上,主治医生过来,周氏大骂医生无能,拖着半条老命,骂骂咧咧了一上午,可精密的检查之后,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主治医生直接对老太太的谩骂充耳不闻了。

    就这么疼了两天,周氏连叫嚣的力气都没有了,当天下午就转了院。

    姜九笙从浴室出来,时瑾依着卧室门在讲电话,抬头见她出来了,便收了话,简单复了一句:“知道了。”他道,“谢谢。”

    然后,时瑾挂了电话。

    她把毛巾给他,走过去:“宋律师的电话?”

    “嗯。”时瑾牵着她坐下,给她擦头发,“事情私了了。”

    她料到了会是这个结果,那碰瓷的老太太显然是个欺软怕硬的,没有多问,乖乖把身体压低,蹲在时瑾面前,仰着头方便他给她擦头发:“我明天要跟组去宣传电影,你先去秦家,我晚一点自己去。”

    后天是秦行的寿宴,她和时瑾最晚明天也要到中南。

    时瑾动作很轻,嗓音也是轻的,软软的,特别温柔:“一起过去,我等你。”

    他越来越黏人了,姜九笙好笑:“我怕你迟到。”

    “没关系。”

    然后不等她再说,低头吻住了她的唇,轻轻地吮着,将她唇色含得艳丽,才稍稍退后一些,嗓音低低的,有些哑:“笙笙。”

    “嗯?”

    她眯着眼,眼角有些潮,染了淡淡的晕红,一双桃花眼,少了清冷,多了几分媚。

    时瑾情动得一塌糊涂,把她捞到怀里抱着:“今天是排卵期。”他凑过去,在她耳垂上轻轻厮磨舔咬,“容易怀宝宝。”

    他的手,落在她的睡衣领口。

    姜九笙把头埋在他脖颈里,蹭了蹭:“去房间。”

    他摇摇头,眼角都带着笑,眸底有微微发烫的欲:“我想在沙发。”

    她迟疑了很短的时间:“……好。”

    最近,他贪欢,而且喜欢在不同的地方,上了瘾似的,玩各种花样。

    姜博美很长一段时间都跟舅舅睡。

    结束后,她没有力气,趴在时瑾怀里,两人都没有穿衣,裹着同一条毯子,薄薄的毯子软软的,身体很烫,紧紧相贴,他舍不得放开她,便那样缠着。

    姜九笙抬头,声音已经哑得不成样子了:“我要洗澡。”

    时瑾抱着她坐起来:“起得来吗?”

    她摇头,把脸埋在他肩上,羞得不想抬头,他歪了歪头,在她耳朵上啄了一下:“我给你洗。”

    他抱着她往浴室里走,不消一会儿……

    “时瑾,”她声音断断续续,“不要了……”

    “宝宝,忍忍。”

    他温柔地哄,一双眼微微猩红:“水里,水里好不好……”

    听不到她的回答,只有破碎的轻喘,与微微荡漾的水声。

    食髓知味,他对她,瘾太重。

    翌日,周二,初秋的天风吹得轻柔。

    《三号计划》即将上映,姜九笙跟组宣传,活动结束后,已经快五点了,时瑾过去接她,东西他给她收拾好了,直接开车去了机场,到中南秦家时已经晚上九点了。

    秦家一大家子都坐在饭桌上,等时瑾入座。

    他牵着姜九笙进了屋,秦行冷着脸,全是不满:“怎么这么晚?”

    时瑾不冷不热地回了两个字:“堵车。”

    “……”

    飞机也会堵车,就不能找个像样点的理由?秦行抬头,瞥了姜九笙一眼,时瑾立马把人藏在身后,满脸警惕。

    未免太护着了!

    秦行压下心头的不喜:“先坐下吃饭。”

    时瑾敛着神色,矜贵的一双眼里,什么也不映进眼底:“我有点晕机,不吃了。”回头,眼里都是身后的人,“笙笙,你饿不饿?”

    姜九笙思考了一下:“不饿。”

    正好,时瑾不想她和秦家人同桌,牵着她:“你们吃吧,我们先去休息了。”说完,他带她离开了主屋,眼里余光都没有留一个。

    怎生目中无人!

    章氏最先哼了一声,十分不悦:“一点规矩都没有,像什么样子。”

    也不知是秦家哪位少爷,跟着附和:“父亲,老六是越来越不把您放在眼里了。”

    秦行沉着脸,脸上明显不耐烦:“行了,都吃饭吧。”

    一大桌子人,这才开始动筷子。

    不到一分钟,温诗好就撂了筷子:“我没什么胃口,你们吃。”

    秦明立坐在她旁边,前一阵子受伤的手还打着石膏,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不置一词,倒是章氏扭头吩咐了下人:“去给二少奶奶炖个银耳汤。”

    温诗好冷着个脸:“我不想吃。”

    章氏不由分说:“你不吃肚子里的孩子还要吃。”催促下人,“还不快去。”语气强势,完全不容置喙。

    温诗好咬了咬唇,没说什么,离了席。

    这秦家的二少奶奶,一个缓刑期内的杀人犯,脾气倒是不小,温家倒台,她如今也就只能仗着肚子里那块肉了。

    云氏心情不错,舀了一碗汤,慢条斯理地喝着,扭头一看,好心情瞬间烟消云散了:“你低着个头干嘛,用脑袋吃饭啊?”

    秦霄周横了她一眼,面红耳赤的样子。

    这臭小子,脸红个屁啊!

    云氏看着他就来气!

    时瑾带姜九笙去了小楼,因为知道他要来,下人提前过去打扫整理了,屋里亮着灯,门口的吊篮椅上的毯子是新换上的,是她喜欢的暖色。

    他关了门,带着她坐下:“我们住这边。”

    她点头:“好。”

    “饿不饿?”他把手落在她腹上,轻轻地揉。

    “有点。”因为时间赶,宣传活动结束后,时瑾便直接带她去了机场,她的胃口早便让他养叼了,飞机上的东西味道实在不尽人意,她没吃几口。

    时瑾起身:“我去给你做饭。”

    她拉住他:“为什么不在主宅吃?”这么晚了,她舍不得他劳累。

    “闲人一堆,怕你吃不好。”他低头,在她手背上亲了一口,然后抽出手,“在这等我一会儿。”

    她不肯,起身也跟着去了厨房。

    时瑾失笑:“乖,出去等。”

    姜九笙摇头:“我帮你摘菜。”舍不得他一个人累,她觉得她还是要尽快学好厨艺。

    拿她没办法了,时瑾只好去给她放了温水,任由她不太娴熟地在厨房里忙碌。

    饭后,已经九点半了。

    秦明立一房间,脸就拉下了,脱了外套重重摔在沙发上:“以后在长辈离席之前,就算不吃,也要坐到最后,这是秦家的规矩。”

    温诗好捧着平板,低头在看报表,眼睛都没抬一下:“他时瑾跟姜九笙也不用守规矩,怎么我就要?”

    语气里,全是不甘。

    温家命案的牢狱之灾,根本没有磨平她的性子,一出来,就又张牙舞爪了。

    秦明立冷笑:“少跟我牙尖嘴利,你既然嫁到了秦家,就把你以前在温家的那副脾气给我收起来,不然以后出了什么岔子别怪我没提醒你。”

    咣的一声响,她把手里的平板扔在茶几上,脸上极度不满,动作也毫不客气:“有时间在这跟我一个女人斤斤计较,怎么不去和时瑾斗?”

    秦明立盯着她,目光如炬。

    温诗好半点收敛都没有,挑衅地挑挑眉:“怎么不说话了?”她冷嘲热讽地嗤笑,“斗不过他你就——”

    秦明立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目光阴鸷:“这么漂亮的嘴,怎么就吐不出一句好听的话。”手指收拢,捏紧了她的下颚,“还不如闭嘴。”

    温诗好吃痛,却也不恼,推开他的手,用指腹拂了拂脸上的红痕:“闭嘴怎么行。”她抬头,“你想不想扳倒时瑾?”

    秦明立好整以暇地瞧着她。

    “时瑾的弱点是什么你应该比我清楚。”

    他当然知道,往沙发上一躺,右手落在左手的石膏上,缺了一截的尾指凹凸不平,顶端全是疤痕,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石膏:“动了姜九笙,时瑾可什么都做得出来。”

    想扳倒时瑾的人,多了去了,可没有万全的把握,谁敢动姜九笙,时瑾的逆鳞可不长在他自己身上,而是在姜九笙身上,碰一下,他都能发疯。

    “又没有让你去动。”

    秦明立抬头看温诗好。

    她眼里越发意味深长:“老爷子想依仗时瑾扩大秦家的版图,连带着对姜九笙也尤其容忍,可是,就算容忍,也总还是有度的。”

    次日,姜九笙难得赖床了,快午饭时间才起来,时瑾给她喂了点牛奶,也不催她起来,坐在床边用笔记本办公。

    大概是她睡在旁边,他效率格外得差,半天了,一份数据也没有看完,便干脆掀了被子躺进去,也不睡,盯着她看,时不时亲她,把她闹醒了,非要她给亲回去。

    午饭是在床上吃的,她不想起来,他也就由着她了,洁癖的毛病是被她磨得服服帖帖了。

    窗外的天有些阴,空气湿漉漉的,姜九笙蹲在屋后的一片秋海棠旁边,折了一朵,放在手里把玩:“什么时候下了雨?”

    天气很潮,时瑾怕她着凉,把她外套的拉链拉好:“昨夜里三四点。”

    雨后,花开得正好,黄的粉的,颜色艳丽,花香很淡,被风卷着扑鼻而来。

    姜九笙把手里那多粉色的秋海棠别在时瑾的口袋上,指了一处给他看:“那一片一朵花都没开,知道为什么吗?”

    时瑾顺着看过去,中间确实少了一大簇花:“为什么?”

    姜九笙忍不住笑了:“被秦霄周压坏了,我看见过,他和他的女人在那里,”想了想,她选了个贴切的词,“野合。”

    时瑾牵着她的手,指尖若有若无地划过她掌心:“你看见了?”

    嗯,他好像有点不愉快。

    “嗯。”她解释,认认真真地,“两人抱在一起,我没看仔细。”这是实话,秦霄周裤子还穿着,她只看到了那个女人胸前的春光。

    他捏了捏她掌心,惩罚她似的,可舍不得用力,轻轻地,不痛,她只觉得痒,往后缩了缩,他捉住她的手,握紧了不松开。

    “以后看到这种要绕开。”他郑重其事地说,“不然会长针眼。”

    姜九笙忍俊不禁:“我只是一时好奇。”

    “好奇什么?”

    她答不上来了,觉得带着花香的空气里,多了铺天盖地的醋酸味。

    时瑾也舍不得说她,便郑重其事地叮嘱:“那些事我都会教你,你不要对别人好奇。”

    那些事……

    姜九笙脸有点热,转移了话题:“我站过去,你帮我拍照。”

    时瑾拉住她:“下了雨,地上有泥。”

    他稍稍弯腰,抱起她走过去。

    她环着他的脖子:“重吗?”

    “很轻。”

    他脚步很慢,踩了一地泥泞,把她放在花团锦簇的秋海棠里,然后压低身子,把脸凑过去。

    姜九笙乖乖亲了一下。

    他便笑了,眼里的光,比这万紫千红的花,还要艳丽三分。

    君子如兰,一笑,倾国倾人,像中世纪的油画里,最浓墨重彩的贵公子,所有的着墨却绘不尽他三分雅致。

    瞧上一眼,只觉得惊心动魄,再看,便挪不开眼睛了。

    “傅小姐。”

    “傅小姐。”

    下人连着喊了两声,傅冬青才回过神来。

    “不好意思,傅小姐,不知道您迷了路,让您久等了。”下人态度十分恭敬,生怕怠慢了今日来参加寿宴的贵客。

    傅冬青摇了摇头,笑容得体:“没有关系。”

    下人心道这傅家小姐当真好教养:“您请跟我来。”

    她点头,回首看了一眼那一片繁花似锦,与那个眼眸温润的人。

    时瑾的拍照技术很一般,不过他觉得好看,给姜九笙拍了许多,基本没有全景,他只拍她,挑了一张最喜欢的设成了屏保。

    乌云散了,夕阳漏进来,将千树万树的花渡了一层碎金,好看得不像话,还有她的时瑾,也漂亮得一塌糊涂。

    姜九笙把那朵有些蔫了的花摘了,又给他折了一朵最鲜艳的红海棠别在正装的口袋上:“寿宴应该快开始了。”

    时瑾牵着她回小楼:“去迟一点也没有关系,我再陪你一会儿。”

    她不喜欢应酬,宁愿待在小楼,时瑾便也随她喜欢。

    ------题外话------

    时笙沙发上的、水里的,明天下午四点发正版群,明天下午四点哈!

    自带纸巾擦鼻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