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61:捏断老刁婆的腿

261:捏断老刁婆的腿

        周氏却不依:“不准走,你害我腿断了,你要负全责!”

        这走势,怎么听着又像要干一票了。

        刘护士长小声吩咐身边的小护士,去催一下骨科医生,顺便去一趟心外科。

        姜九笙见护士去了,便折回了病床前,不急不躁地反问:“我害的?”

        周氏一口咬定:“就是你,要不是你挡着路,我能摔下去?”她伸长了脖子,指着姜九笙,“就是你害的,你还不承认!”

        也不等人回应,周氏突然扯开嗓门,大声质问:“明星就了不起了,明星就能把老人家推下楼了。”

        她这么一喊,许多人都看过来了。

        这老太太似乎很喜欢在公众场合下先声夺人。

        “请你说话慎重。”姜九笙提了几分嗓音,“我没有推你。”

        周氏面不改色,十分理直气壮:“那也是你害我摔倒的,你霸着楼梯,我才踩空了,就是你的责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多说也无益了,这老太太可不是讲理的人,姜九笙淡淡然地挑眉看着:“那么,你想怎么处理?”

        周氏立马说:“赔钱。”

        “赔多少?”

        犹豫了一下,周氏说:“五、五十万。”

        姜九笙笑了,果然啊,碰瓷的。

        见姜九笙没表态,周氏气焰就上来了,大声嚷道:“我告诉你,你别想耍赖,今天你要是不赔钱,我就报警!”

        姜九笙眯了眯眼,她看起来很好宰?刚要拿出手机。

        刘护士长喊道:“时医生。”

        姜九笙回头,时瑾走过来,牵着她到一旁,也没说什么,目光温柔,看了她一会儿,才走到床头。

        周氏见时瑾一身白大褂:“你是医生?快给我看看,我腿疼死了。”

        时瑾从旁边的医用推车上拿了手套,戴上,敛眸,用食指中指按了按周氏的小腿。

        周氏痛得倒抽一口气:“哎哟,痛死了,你到底会不会看!我腿都折了——”

        时瑾嗓音寡淡清越:“是折了。”瞳孔泼墨一样的颜色,无波无澜地看着周氏,“骨头错位,得挪回去。”

        不待周氏反应过来,时瑾用力一扭。

        就听见骨头咔嚓一声。

        “啊啊啊啊——”

        整个急诊室,回荡着周氏歇斯底里的惨叫,她痛得满头大汗,白眼直翻,一边扭着五官惨叫,一边扯着嗓门骂狗犊子。

        时瑾气定神闲地摘了手套,用棉球蘸着酒精擦了擦手,再抬头,眼里没有半分清雅矜贵的温润,冰若冰霜如同一汪深秋寒潭。

        他好整以暇,道:“我已经报警了。”

        周氏痛得头皮发麻,气得不行:“你谁呀!”

        “医生,”他站到姜九笙身边,手落在她腰上,不疾不徐地补充,“也是她的男朋友。”

        好呀,一伙的!

        周氏疼得钻心,抖着手怒指:“你女朋友害我摔倒了,还伤了腿,就是警察来了也要赔钱。”

        时瑾不急不躁:“等警察查了监控,再做验伤,该赔多少,都会赔你。”

        一听监控,周氏脸色变了,目光闪躲,刻意提高嗓音,虚张声势般:“少吓唬人,你们伤人在先,我还怕了你们不成。”眼珠子环顾了一番,见门口许多瞧热闹的人在絮絮低语,周氏底气足了,她是受害者,她怕谁,当场就放话了,“我的腿都这样了,五十万不够,得一百万。”

        “赔偿问题我会找律师来跟你谈。”时瑾抬头,示意护士长,“帮我按住她。”

        刘护士长会意,叫了两个护士过来。

        周氏一见这阵势,慌了:“你想干什么?”

        时瑾走过去,打量着她那条已经动不了的腿:“刚刚只是把错位的骨头移回去,还没接上。”

        周氏刚要叫,两个护士按住了她的肩膀和腿,时瑾又取了一副干净的手套,慢条斯理地戴上。

        周氏对着按着她的护士就破口大骂:“贱坯子,快放开——”

        咔嚓!

        接骨的动作很优雅,看似不疾不徐,却精准迅速,时瑾起身,动了动手腕:“好了。”

        随即,只剩惨叫声:“啊啊啊啊啊——”

        周氏两眼一翻,痛晕过去了。

        终于安静了,刘护士长掏掏耳朵:“严医生。”

        刚好,骨科的严医生来了,一进急诊室,见心外的时瑾也在,倒也不意外:“时医生,病人的情况怎么样?”

        时瑾脱了手套:“骨折部位有错位的情况,我已经做了紧急处理。”

        果然,全能医生就是不一样,怪不得医院各个科室都想挖时瑾。严医生态度客气:“谢谢时医生,剩下的我来就行了。”

        时瑾颔首,并道:“这位病人声称是我女朋友推了她,未避免到了警局说不清,还请严医生帮忙把该做的检查都做了,再留好证据。”

        严医生爽快地答应了:“没问题。”瞥了那昏死的老太太一眼,“碰瓷都碰到医生家属跟前了,胆子挺肥啊。”

        时瑾道了谢。

        “去我办公室。”他帮姜九笙整理好口罩,牵着她离开。

        她突然问:“你刚才是真的在接骨?”她见过别人复位接骨,不会两次动作隔那么久啊。

        时瑾低声:“嗯。”

        她不太相信是怎么回事?

        时瑾坦白:“不过失手了,本来只要躺一个月,现在得多躺两个月。”

        “……”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时瑾把他过硬的医学知识,用于救死扶伤以外的地方。

        似乎怕她生气,时瑾停下来,面对着她:“对不起笙笙,我一时没忍住。”他解释,“接骨的时候下手有点狠了,不过,还不至于废了她。”

        姜九笙哭笑不得:“下次,我们用文明一点的方式。”至少,找个没人的地方啊,像她以前揍人的时候,都会选没有目击证人的死角……

        时瑾从善如流:“好。”

        下次得忍住,不能当着她的面。

        “报警了?”她由他牵着,走在他身侧。

        时瑾换了一只手牵她,让她走在里侧:“嗯,警察和律师等会儿就会过来,医院都有监控,是不是碰瓷的一查就知道。”

        姜九笙皱眉:“楼梯那里好像是监控盲区。”

        “没事,让律师去处理。”识趣便罢,不识趣的话……他有的是法子。

        姜九笙沉吟了片刻,就事论事:“那位老人家应该不好打发。”虽然不是很聪明,但绝对够泼。

        时瑾脱口而出:“让她狮子大开口,她要多少,我就让她在医院住多久。”好像显得他有点暴力了。

        他想解释一下。

        姜九笙却点了点头:“也好,不如让她在医院躺着,也省得到处去碰瓷。”

        他家笙笙怎么这么通情达理呢,时瑾凑过去,亲一下。

        被周氏呼天抢地得这么一闹,急诊室外围了不少人,李微安就去缴了个费,回来便看见周氏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她问了护士长,才了解了情况。

        这个老太太,真是一刻都不消停。

        傅冬青的电话打过来,问她:“还没回来?”

        李微安把手里单子扔了,往诊室外走:“我还在医院。”

        傅冬青问了句:“人没事吧?”

        “没什么事,纯粹碰瓷。”李微安笑了笑,心情不错,“不过,这烂摊子有人给你接手了。”

        傅冬青饶有兴趣:“嗯?”

        “那个老人家,恐怕是个专业的碰瓷户,刚碰完你这边,检查都还没做完,又碰姜九笙那去了。”李微安嘴角笑意更欢,“不过,老马失蹄,那碰瓷的真把自己摔了,就那老太太贪得无厌的性子,只怕姜九笙有的麻烦了,也真是会宰肥羊。”

        姜九笙和时瑾,一个名人,一个有钱人,确实是两头肥羊。

        傅冬青听完:“时瑾在不在?”

        “在医院,和姜九笙一起。”

        傅冬青拖着懒懒的调儿:“那这羊,恐怕没那么容易宰。”

        时瑾护短着呢。

        周氏晕了一个多小时,徐蓁蓁黄昏时才接到电话的,气冲冲地赶来医院,一进病房,见周氏吊着一条打了石膏的腿,顿时觉得烦不胜烦:“又是怎么回事?”

        周氏气色不太好,哼哼:“姜九笙推的。”

        徐蓁蓁怀疑自己耳背了:“你说谁?”

        周氏扯着嗓门:“姜九笙,你大伯家的那个赔钱货。”

        徐蓁蓁快崩溃了,赶紧把门关上,气不打一处来:“你去惹她干什么?还嫌我麻烦事不够多吗?要是她知道了我们的关系,顺着往上查,那就全部兜不住了。”

        周氏不服气,还有理了:“不是你跟我说那个赔钱货叫姜九笙吗?我刚好碰到她,没忍住气,就想推她一把,谁想到她躲开让我摔了下去。”

        徐蓁蓁怒急:“奶奶!”她真是被这个老东西气疯了,“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你把人推下去了,然后去坐牢吗?”

        周氏一点儿也不觉得理亏,还振振有词:“当时没想那么多,再说,这不是还没推嘛,伤的还是我自个儿。”越说越来气,周氏咬着牙,怒目圆睁地骂,“小贱妮子!害我受伤,一定得让她赔。”

        “你还——”

        徐蓁蓁还没说完,突然有人敲门。

        “我们是江北公安局的。”

        徐蓁蓁一听,慌了神,踌躇了好半晌,躺到隔壁的床位,用被子盖住了自己,然后再对周氏使眼色。

        等她藏好了,周氏才让人进来。

        来的是刑侦一队的蒋凯和汤正义,才刚进门,躺床上的老太太就先告状了:“警察同志,你们来得正好,有个女明星把我推下楼,现在我腿断了,她还不肯赔医药费,你们得给我做主。”

        听这嗓门,摔得不重啊。

        蒋凯有点遗憾了,公事公办的表情:“情况我们已经向姜小姐了解过了,她说是你自己摔下去。”

        周氏破口就骂:“放她娘的屁!”

        蒋凯and汤正义:“……”

        就怕办案遇到这种老刁婆了。

        周氏气壮理直:“是她挡在楼梯口,我才推她让路的,不然我能摔下去?就是她的责任。”哼了一声,周氏一脸鄙夷,“警察同志,你们不能看着人家是个女明星,就不给我一个老人家做主。”

        蒋凯and汤正义:“……”他们说什么了吗?

        周氏又哼了一声,背有点驼,她抬抬下巴:“我跟你们说,你们要是不帮我讨回公道,我就去告诉你们领导,现在不是流行网络,我就到网上去投诉你们。”

        “……”

        呵呵了。

        碰瓷的见过不少,没见过这么横的。蒋凯在心里骂了数句卧槽,脸上面不改色,继续:“姜小姐说你要索赔一百万?”

        周氏一脸蛮横,义愤填膺地嚷:“一百万还算少的,我腿都摔坏了,又一把年纪,很难恢复,再加上精神损失费,一百万都是便宜了她。”她一脸嫌恶,浑浊的眼里却冒着光,“再说,她一个女明星,一百万对她还不是九牛一毛。”

        人家有钱就该被你宰?

        汤正义把周氏的话简明扼要地记下了:“现在两边口供不一致,监控也没有拍到,如果不能私了,那就要立案调查。”

        话刚到这里,门口有人进来。

        “那就立案。”

        蒋凯和汤正义扭头看了一眼,嗬,律师界的扛把子都来了。

        是鼎拓的宋律师,一开口,就是顶级律师的那一套:“我是姜九笙小姐的委托律师,我的当事人已经向我表明了态度,会负责这位女士所有的住院费,以及精神损失费三千块,至于一百万,我的当事人姜小姐不同意,如果不能私了,就请立案,去法庭上说明。”

        “我明白了。”蒋凯扭头,正儿八经的样子,“老人家,你贵姓?”

        周氏被宋律师那一番话说得一愣一愣:“我姓周。”

        蒋凯保持他人民刑警的礼貌:“周女士,姜小姐的律师已经表明了态度,你这边呢?”

        周氏老半天才回神,别的没怎么听懂,就听见了数字,当即就拉下脸:“就赔三千?想也别想,当我是叫花子啊。”

        蒋凯就知道这老刁婆没那么好打发,得嘞:“那好,我们警局会尽快立案,你那边也请尽快请律师。”

        周氏懵了:“什么请律师?”

        蒋凯‘耐心’解释:“因为协商无果,那就只能去法庭,打官司。”他重点强调了一下最后三个字。

        一听要打官司,周氏不满了:“还要打官司?”她恶声恶气,“明明是那个女明星的错,凭什么要打官司,我不打官司,我只要她赔钱!”

        “……”

        说不通了。

        “要赔钱就要打官司。”蒋凯懒得浪费口水了,“还是请你的律师过来处理吧,我们明天还会过来,到时候周女士可以让律师来谈。”

        “你们——”周氏又要破口骂人。

        蒋凯掏掏耳朵:“宋律师,我们出去谈谈官司的事情。”然后,一行三人,直接走了。

        周氏:“……”她气得直蹬腿,扯到了伤,顿时疼得龇牙咧嘴,白着脸,“你们这些狗崽子,居然欺负我一个老人家。”

        理都没人理她,她自己在那一直骂。

        徐蓁蓁从被子里出来,重重甩上门:“奶奶,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还想敲诈姜九笙。”

        周氏义正言辞:“怎么叫敲诈,她害我受伤了,本来就该赔,想拿三千块钱打发我,想得美!”

        徐蓁蓁瞪了她一眼:“江北可不是钿镇,何况还是姜九笙,她有那么好坑?刚刚警察的话你也听到了,姜九笙不会赔钱,如果你非要闹,那就要去法庭打官司,先不说打不打得赢官司,就算能打赢,你的身份暴露怎么办?还有刚才过来的那个律师,他可是律师界最厉害的人,要真打官司,你肯定输,到时别说让姜九笙赔钱,你自己还得赔钱。”

        周氏也有点怵了,可到底舍不得那一百万,到嘴的鸭子怎么着也得咬住:“她肯定是吓唬人,不可能真去法庭,她不是明星吗,那么多钱,才不会为了一百万打官司,而且她是名人,可要脸的,惹急我了,我去网上说她。”

        “……”

        徐蓁蓁无语了,这老太婆是不拿到钱不放手了,实在没耐心了:“一百万我给我,这件事情你立马给我私了。”

        周氏一听,高兴了:“真的?”

        徐蓁蓁咬着牙点头。

        周氏想了想,还是舍不得,松了一下口:“那我不要她一百万,五十万总行了吧。”

        “……”

        徐蓁蓁忍无可忍,咆哮了:“你是一辈子没见过钱吗?这么见钱眼开!”

        周氏立马瞪大了眼:“你怎么跟我说话,别以为你进了徐家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我可是你亲奶奶,要是我去跟徐家说你是冒牌的,那你就等着被扫地出门。”

        徐蓁蓁根本说不过她,又怕她犯糊涂扯后腿,再气也得忍着怒火,好声好气:“算我求你了奶奶,你别再打草惊蛇了,我现在已经二十多了,也快嫁人了,只要再熬过几年,等我用市长千金的身份嫁出去后,就算被揭穿,也不怕了。”

        周氏一想,也是,当初让孙女冒名顶替不也是打着嫁进豪门一劳永逸的主意嘛,就同意了:“那好吧,一百万你得给我。”

        “等我凑齐了给你。”她语气不由分说,“等你腿养好了,我送你回乡下。”她等不及了,得立马把这个老糊涂送回去,完全跟个不定时炸弹一样。

        把周氏安抚好,徐蓁蓁才蹑手蹑脚地从病房里出来,怕碰到熟人,她低着头,走得很快。

        突然,身后有人喊住了她:“这不是徐大小姐嘛。”

        ------题外话------

        谢谢小可爱们的祝福~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8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