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59:论领证与生孩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倾,那我不用当受了吧?我,”他一副又害羞又期待的表情,“可以在上面了?”

    “……”

    话题怎么扭曲成这样了。

    在上在下这个话题,苏倾觉得目前有点超纲。

    可徐青久那厮还追着问:“那我们什么时候领证?”

    有点猴急哦。

    “什么时候生孩子?”

    有点急色哦。

    “什么时候做——”

    苏倾一把捂住他的嘴:“再说我咬你!”

    徐青久抓住她的手,在她掌心啄了一下,然后笑眯眯凑过去:“我给你咬。”

    这家伙,耻度越来越大了。

    苏倾不咬,她现在马甲掉了,得矜持一下,不能让男朋友觉得她孟浪。

    结果——

    徐青久捉住她咬,从唇,到脖子,他喘着粗气,抬起了头:“苏倾,我喜欢你喜欢得不行。”他看她,语气忽然郑重,“你是男的,我给你入赘,你是女的,我就娶你。”

    苏倾听了欢喜得不得了,乖乖往他怀里钻,她这个人直接,喜欢他,所以想给他亲,想给他睡……

    她踮起脚,要吻他。

    何相博在外面敲门:“衣服准备好了,还换吗?”

    苏倾:“……”还是下次再睡吧,不能太孟浪了!

    换了衣服,苏倾跟经纪人打了招呼,不去聚餐,然后跟着徐青久上了车。

    她已经换了衣服,偏中性的风格,有种雌雄难辨的俊秀,徐青久盯着她的脸看了许久,然后把目光落在了她胸前。

    苏倾抬头挺胸,完全不躲:“看得出来吗?”

    徐青久目光很是匪夷所思:“一点都看不出来。”

    这话,苏倾就不爱听了:“你什么意思,嫌我胸小。”

    徐青久立马摇头:“很神奇。”然后红着耳朵,问,“怎么弄的?”

    哎呀,这都秋天了,咋还这么燥,苏倾摸到一瓶水,喝了一口:“这么好奇?”

    “嗯。”

    他现在对她的身体特别特别好奇,还是第一次发觉,他可能是个禽兽。

    苏倾也不是小气的人,思索了一番,然后拿着他的手塞进衣服里:“摸、摸到吗?”

    徐青久傻愣愣地点头,他摸到了一层很紧的布……

    他们回了苏倾的公寓。

    关于她的过往,徐青久全部都想知道,苏倾却只是三言两语地说了一下细枝末节,云淡风轻地像在讲故事,只说事实,不道心酸。

    才十几岁的女孩子,剪了短发,学着男孩子的一言一行,小心又卑微地混迹酒吧,从此,不留长发,不穿裙子,不画眼不带妆,谈笑风生,战战兢兢。

    不用她说,徐青久也知道会有多苦。

    “苏倾,”他慎重地问她,“你想公开吗?”

    只要她想,什么风雨,他都替她抗。

    苏倾却不假思索,摇了头:“不能公开。”她很理智,仿若深思熟虑的许多遍,“从我以男人的身份进入这个圈子开始,就由不得我选了,即便将来我隐退,也只能以男人的身份,这个圈子还没有大度到能接受一个隐瞒性别的艺人,尤其是女艺人,若是公开了,不止你,还有徐家,都会因为我而被人诟病。”

    她不怕舆论与网络暴力,只是不愿意他被波及,一点点都不愿意。

    “那就不公开。”他自然知道她的顾虑,也了解她的性子,明明确确地表态,“我无所谓,都听你的,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尊重你,就算你一辈子不穿女装,我也可以走红毯,给你入赘。”

    这个傻子。

    他愿意,她还不舍得呢。

    “我和天宇的合约还剩一年,一年后,我退圈。”

    “然后呢?”

    她眼眸明亮,看着他:“然后,世上再无苏倾,我穿上裙子,留长头发,给你当徐太太。”笑了笑,苏倾说,“然后,余生就归你养了,徐先生。”

    到那时,她会以苏倾的身份和他分手,最好,由她背着所有恶名,然后改头换面,不要浮华,只要他。

    徐青久点头:“好,我养你一辈子。”

    次日,在天宇传媒,苏倾和姜九笙说起了这件事。

    “徐青久发现了。”说这话的时候,苏倾眯着眼,在笑。

    看她表情便知结果,皆大欢喜。

    姜九笙心平气和,便也问了一句:“然后呢。”

    苏倾难得娇羞了一下:“我们差点滚到床上把事儿办了。”

    “……”

    差点这个词,姜九笙听出了一股子遗憾。

    苏倾托着下巴,笑得特别满足:“原来他这么喜欢我啊。”越想越幸福,幸福地想冒泡泡。

    “你有什么打算?”姜九笙问。

    这个问题苏倾想了很多遍,毫不迟疑:“用苏倾的身份和徐青久分手,然后我退圈,而且徐青久也不可能一直混这个圈子,他家里想让他从政,不过他想从商,总之以后也不会在娱乐圈,那时候我再改头换面以女人的身份和他在一起,开始的时候肯定会有很多揣测,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等啊,我也可以藏,多久都没关系,等娱乐圈和键盘侠都忘了我就行了。”

    姜九笙看了看她,只怕她这张脸没有那么容易被遗忘,至少,她以后都不能堂而皇之地随心所欲,而且,必定很长一段时间都要遭人非议。

    “你呢?以后想做什么?”恐怕任何要出镜的工作她都做不了。

    苏倾完全不在意:“随便啊,反正只要能跟徐青久在一起,戴了口罩去桥下贴膜我也愿意。”

    这是做好了奋不顾身的打算了。

    姜九笙笑着说:“我一定去光顾你的贴膜生意。”

    苏倾抱拳:“谢了,金主大大。”

    这时,莫冰进来,提醒姜九笙:“笙笙,该出发了。”

    苏倾问她:“有通告?”

    姜九笙颔首:“《帝后》剧组试镜。”

    这个电影苏倾也听说话,是郭鸿飞的贺岁大电影,大制作,大投资,她觉得笙笙这是要在影视圈大红大紫的节奏啊。

    《帝后》的剧本姜九笙只拿到了一部分,在确定出演之前,导演通常不会给完整的剧本。她读了两遍,并没有太明白,炎泓帝在位十五年,从未纳后,为何取名《帝后》,炎泓帝的皇后,是未央宫里那唯一的妃子?还是跟着他征战了十年的那位女将军?

    试镜的地点是江北的影视城外面,郭鸿飞导演手里有戏在拍,抽不出时间,便随便在影视城外搭了个棚,除了导演和编剧,《帝后》的男主苏问也在场,被请来试镜的女演员只有两位,姜九笙是之一。

    她刚到,有人喊她。

    “你好,姜小姐。”

    另一位,是傅冬青,目前呼声最高的收视女王,傅冬青演技可圈可点,戏路也很宽,只是,她并非电影咖,想必也是想转大荧幕。

    姜九笙点点头:“你好。”她与傅冬青不熟,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傅冬青走近了,把墨镜摘下,笑得大方:“我来之前还在想,会是谁和我竞争。”

    话里有话。

    姜九笙洗耳恭听:“看到我之后呢?”

    她似真似假,像玩笑话:“自信心大减。”她笑起来眼角会上牵,模样有几分复古,像旧时的名门女,靓丽又优雅,“《三号计划》的预告片我看了,你演得很好。”

    姜九笙只道:“谢谢。”

    郭导一早就在棚里等了,编剧与苏问十分钟后就到了,随便摆了三张椅子,直接在临时搭建的棚里开始。

    “苏问给你们对戏。”郭鸿飞四十多岁,面相很斯文,可性子急,废话没一句,“你们都只拿到了前半的剧本,今天试戏的部分,是后一半的内容,只有一句台词,你们谁先来?”

    编剧把打印好的台词给到两人,是真的只有一句台词,语境都没有,除了考演技,还要考演员的悟性与理解力。

    傅冬青转头,看向姜九笙:“我先?”

    姜九笙点头。

    “苏师弟,可以开始了吗?”傅冬青与苏问是一个影视学院出来的,苏问虽出道时间长,可他年纪不大,比傅冬青还要小一届。

    苏问没起身,还懒懒地坐着,翻了两页剧本,然后抬头,哪里还有刚才的半点漫不经心,他几乎无缝入戏。

    “阿禾,你别去战场了,我娶你可好?”

    他一身帝王之气,眉眼里全是九五之尊的深沉与贵气,却一抬头,在一个女子面前,红了眼眶。

    他唤这个女子,阿禾。

    鲜少有人知道,名扬天下的定西大将军,闺名莺沉,字,禾。

    傅冬青亦红了眼,满腹情深:“容历,若满朝文武反对呢?”

    他毫不犹豫:“我可以与天下为敌。”

    傅冬青莞尔一笑。

    剧本里有这么一句话,都说林赫拉氏。华卿乃大楚第一美人,那是那些人从未见过定西大将军展颜一笑,只知她拿剑杀敌时的狠厉与果决,却不知她一曲惊鸿有多美。

    傅冬青之后,是姜九笙。

    苏问没有等她准备,直接开始,还是那句台词,还是炎泓帝那双冷清却炽热的眼:“阿禾,你别去战场了,我娶你可好?”

    姜九笙往前了一步,不喜不怒,镇定得好似置身事外:“容历,若是满朝文武反对呢?”

    炎泓帝,名讳容历,除却已去世的文筝太后,这大楚天下,也就只有定西大将军敢称这位九五之尊的名讳。

    “我可以与天下为敌。”

    她摇了摇头,一句话都没有说,转身离去,毅然决然。

    世人只知老定西大将军无儿,只有一女莺沉,替父征战,却不知,她是为了她的王,束起了长发,着一身戎装平定西北。

    她怎舍得,他做亡国之君。

    就一句台词,郭鸿飞半天才从戏里出来,收了收表情:“可以了。”然后对两位女演员说,“你们回去等消息。”

    姜九笙才出来,莫冰就问:“有把握吗?”

    她想了想,就事论事:“傅冬青的演技,应该在我之上。”

    傅冬青入戏很快,今日穿了一身白色的淑女裙,却仅用一个眼神,便演出了女将军的杀伐之气,有驰骋疆场的铁血,却也不失儿女情长的柔情。

    莫冰看过傅冬青的戏,演技确实没得说,但姜九笙也不差:“你的意思是说希望不大?”

    姜九笙想了想,摇头:“不一定。”

    “你跟我打哈哈呢。”

    “两天后自然知道结果了。”

    棚里。

    郭鸿飞捏了捏眉心,扭头问苏问:“你中意哪一个?”

    他不咸不淡地扔了一句:“傅冬青的演技不错。”

    “是不错。”郭鸿飞拧眉,可姜九笙……

    “姜九笙的悟性很高,”苏问翻着手里的剧本,漫不经心,“可塑性更大。”

    郭鸿飞眉开眼笑了:“我也觉得。”

    姜九笙只看了前半部分的剧本,却把人物的心理抓得精准,一分不差。

    剧本里,定西大将军出征了,那是她最后一次去战场,再归来,是尸首,她没有嫁给炎泓帝,而是选择了守他的江山,他的子民。

    那段戏后面还有一部分。

    定西大将军莺沉毅然转身后,炎泓帝也毅然追了上去,他抓住了她握剑的手:“阿禾,你不愿意嫁我吗?”

    她没有转过身去,漫天大雪里,声音带着颤抖:“那年桥西河畔,我给你的玉琮,是我娘留给我的嫁妆。”

    那年,炎泓帝还没有登基,是京都最俊俏的历亲王,她也不是驰骋疆场的定西大将军,只是闺中绣红裳的及笄女子。

    历亲王选秀,定西将军府莺沉小姐是入选秀女。边疆急报,她的父亲叔伯全部战死沙场,选秀那天,她脱了襦裙,穿上了戎装。

    还是没忍住,回了头,她红着眼睛,说:“容历,你守着京都,我给你守边疆子民,待我归来,”

    炎泓帝接了她的话:“待你归来,我娶你为后。”

    “好。”

    他松手,看着漫天的雪,还有她越走越远的背影,那一别,不是生离,是死别,定西将军没有归来,炎泓帝也从未立后。

    姜九笙回到家中,就接到了郭鸿飞的电话。

    郭导言简意赅:“十月开拍。”

    “好。”

    姜九笙挂了电话,趴在沙发靠背上:“时瑾,我接了个电影,十月开拍。”

    时瑾关了厨房的火,擦了擦手才坐到她身边:“我知道。”

    她报备:“没有亲热戏。”

    时瑾眉宇轻蹙:“有感情戏。”

    确实有,还是那种让人久久都出不了戏的感情戏,编剧很厉害,感情的着墨分明很少,却刻骨铭心。

    她笑着问他:“不想我演?”

    时瑾摇头:“只是有一点嫉妒。”屋子里空调开得低,她不喜欢穿袜子,露着脚踝,他怕她冷,拿个薄薄的毯子给她盖住,“那个剧本我看过,会火。”

    “你怎么看到的?”郭导的保密工作做得很足,她这个主演到现在都没看到完整的剧本。

    她摸到茶几上的酸奶盒,要喝一口来压压惊。

    时瑾抓住她的手:“马上要吃饭了,不能再喝了。”她喝酸奶能当饭吃,他不给她喝,把她抱到怀里,才回答,“莫冰帮你接的,我自然要过目,而且投资了一点。”

    姜九笙一听,眼眸亮了:“那你看到结局了吗?”

    时瑾点头。

    她难得如此兴致勃勃:“能剧透吗?”这个剧本,她很喜欢,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想立马翻到最后,看炎泓帝和定西大将军的结局。

    时瑾好笑:“你很快就能拿到完整的剧本。”

    她说:“我等不及。”

    时瑾便往前一点:“亲一下。”

    她笑,在他唇上啄了一下。

    他说了结局:“敌军兵临城下,定西将军自刎于城门,炎泓帝一统三国后,服毒自尽,和定西将军合葬。”

    果然,是悲剧。

    姜九笙眼里的笑淡了:“我就猜到会是这样。”她心情突然有点低落,“太凄凉了。”

    时瑾用指腹揉揉她皱着的眉:“都是假的,别太入戏。”

    ------题外话------

    活动获奖名单在置顶评论里,五天内一定要来领,逾期不候哈。

    还有《帝后》很有可能会在番外写完整的故事,当然会改成甜宠,有兴趣的可以正文看仔细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