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58:徐青久发现苏倾女儿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男人不服,大声理论:“我女儿也住这里。”

    门卫不为所动,按规律办事:“那请你跟你女儿打个电话,她允许了你就可以进去。”高档小区,住的都是名人,这人形迹可疑,谁知道是不是记者,要进去,要么刷卡,要么刷脸!

    男人便真掏出手机,低着头拨弄了许久的手机,脑门都是汗,有点烦躁地说:“我女儿电话打不通,你先让我进去。”

    这就更可疑了。

    门卫面不改色:“那请你打通后再进去吧。”

    男人连连被拒,彻底恼火了,扯着嗓子怒气冲冲地喊:“你什么意思?把我当贼防啊。”

    对啊,怎么看怎么像不良分子!

    门卫保持着礼貌的深色与语态:“抱歉,这是我们小区物业的规矩,我只是个看门的,要守规矩。”

    男人气得炸毛,捋了一把袖子,恶声恶气地放狠话:“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让我女儿投诉你,炒了你这个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门卫一脸淡定:“哦,请便。”名人小区的保安,他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还能怕了,就问,“你女儿是?”

    男人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我女儿是大明星,叫苏倾。”说完,脸色一变。

    门卫大哥回了一声笑:“呵呵。”

    苏倾是个帅气小哥哥好吗?浑水摸鱼都不打打草稿!

    不良分子!

    男人没法了,骂了两句粗话,戴着鸭舌帽低头走了。

    徐青久盯着男人的背看了两眼,没看到脸,可不止声音耳熟,背影也似曾见过,他若有所思。

    这时,门卫扭头就看见了等在一旁的徐青久,友好地上前打招呼:“徐先生,您又来找苏先生啊。”

    前面那人刚被拦了,他象征性地问:“我可以直接进去吗?”

    “当然。”您不用刷卡,刷这张脸就行了。

    徐青久堂而皇之地进了小区,心里甚是安慰,看来以后得多秀恩爱,最好全天下都知道他是苏倾的男朋友。

    这时,他手机响了,是他——男朋友!

    徐青久唇角勾起来:“我到了。”

    苏倾说:“我还没到。”

    徐青久唇角压下去了:“你什么时候回来?”他想立!刻!见!到!男!朋!友!

    “我还在拍宣传照。”

    不能立刻见到男朋友,不满意,不开心,极度不爽:“你又迟到!”有个不良分子冒充你爸,赶紧来!

    苏倾哄哄:“乖了,等我一下。”

    被顺毛了,没那么气了,徐青久哼哼了一声:“你让我在门口等?”他提了提声儿,“我都为你去偷户口本了,你却连你家钥匙都不肯给我。”

    趁这个机会,把钥匙搞到手!

    苏倾瞬间就理亏了:“……额。”然后纠结了很久,把老底抖了,“备用钥匙在门垫下面了。”卧室她锁了,徐青久应该不会发现啥吧。

    徐青久顺着话,非常理所当然地说:“备用钥匙藏门垫下面一点都不安全,以后我给你保管,急用就找我,我二十四小时给你备着。”

    苏倾:“……”

    好像哪不对,可哪不对呢?

    挂了电话,苏倾挠了挠头,哦,她把她贼窝的第一道封印解除了……

    那边,徐青久拿到了钥匙,心满意足了,进了屋,好奇心一时爆满,左摸摸,右看看,可能因为是苏倾的家,就是阳台那盆快要嗝屁的仙人球也格外的眉清目秀,沙发上那个奇形怪状的抱枕,也是分外的可爱,他心情暴爽,两脚一蹬,双手一摊,躺沙发上了。

    手上摸到啥了?软软的,硬硬的……

    徐青久拉出来,一瞧,脸色就绿了,一脸骚粉色的内衣,还是蕾丝的……

    苏倾的电话好死不死地打过来了。

    不等她说话,徐青久神色复杂地先开了口:“你快回来,我有话问你。”

    苏倾为难啊:“女主角一直NG,还在补拍。”

    他不由分说:“你现在就回来!”

    “乖,我拍完——”

    “嘟嘟嘟……”

    电话已经在被挂断了。

    苏倾:“……”怎么突然脾气这么大,反了他了!

    二十分钟后,在广告女主角完美落水溅了她一脸彩色泡泡球后,苏倾终于收工了。

    导演舒了一口气,打了板:“OK!”例行公事地客套,“辛苦两位了。”转头又对工作人员说,“可以了,收拾收拾东西,我请大家夜宵。”

    女主角温馨笑着应了。

    ‘男主角’苏倾还在水里:“你们先去吧,我随后。”

    温馨刚从水里起来,活脱脱的湿身美人儿,妆一点没脱,回眸一笑:“你怎么还不上来啊,水下有宝贝吗?”

    苏倾靠着游泳池壁,水位刚刚到锁骨,她挑了挑眉,一脸妖孽相:“是啊,要不要一起来寻宝啊,小美人儿。”

    温馨娇嗔:“讨厌。”

    随后,工作人员陆陆续续都出去了,苏倾又在水里等了三分钟,摄影组才把仪器都搬完,经纪人何相博见苏倾迟迟不出来,便进去瞧瞧情况。

    苏倾还在水里,就冒一个头,神色焦急:“何哥,你先帮我关上门,我收拾收拾就出去。”

    何相博赶紧退出去,把门带上,站门后:“怎么了?”

    “没什么,你去休息室等我吧。”

    到底是女孩子,何相博也不便多问,暂时回避。

    苏倾这才蹦了一个字来:“艹!”

    她的裹胸掉了!

    因为水深刚到脖子,水面又全是泡泡球,她才答应了广告导演,冒险下了水,想着露个锁骨也没啥,还能吸一波女粉,偏偏温馨今天状态不行,一直NG,然后她的裹胸布成功阵亡了,至今下落不明,也不知道落在哪个角落啊,整整十分钟,她站都不敢站直,老腿都要废了。

    哎,赚口生活费不容易啊。

    苏倾吸了一口气,捏住鼻子,钻水里去了。

    游泳馆外面停了十几辆车,导演请客,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从游泳馆出来。

    门口突然停了一辆绝版辉腾,男人嘛,看见豪车,都会多瞄两眼。

    导演助理诶了一声:“那不是徐青久嘛。”

    导演定睛一瞧,还真是那位小少爷,上前去打个招呼:“徐少,来探苏倾班啊。”

    徐青久大方承认,问:“苏倾呢?”

    “还在游泳池呢。”

    徐青久道了谢,就往游泳池去了,脚步显得很迫不及待啊。导演端着下巴看了又看,惋惜啊:“多正的小公子,怎么就被苏倾给掰弯了。”

    助理嘿嘿一笑:“导演,我看到了你眼里淫荡的表情。”

    导演一脚过去:“去你的!”

    因为广告拍摄,导演包下了游泳馆的一楼,这会儿工作人员都收工了,空无一人,就一池子水,一池子五颜六色的泡泡球。

    苏倾正在水底呢,找了一圈,定睛一看,定睛一看,找到了,她肉色的裹胸布。

    就是这时候——

    “苏倾。”

    “……”我去,幻听了,她怎么听到徐青久的声音了。

    “苏倾。”

    “……”艹!真是他!

    徐青久绕着游泳池找了一圈,人影都瞧见,他急了:“苏倾,苏倾!”

    苏倾:“……”你快走啊,老子快憋不住了!

    然后,就真没有声儿了,苏倾赶紧伸手去够那块裹胸,然而——

    哗的一声,水花四溅,白色泡泡球飘荡,水里突然砸进来一团。

    苏倾手里抓着块裹胸,呆住了。

    徐青久也呆住了,盯着苏倾胸前……

    完了!

    苏倾倒吸一口气,瞬间被呛:“咳咳咳……”她赶紧从水里站起来,抓着扶手大喘气,喘完回头,把裹胸布挡前面,怒瞪,“你还看!”

    徐青久脸爆红,愣愣地挪开了眼,又偷偷用余光瞥了一眼:“你的胸——”

    苏倾哼了一声,又羞又恼:“又想说我胸肌大?”

    徐青久像个傻子一样,摸了摸耳朵,又摸了摸鼻子,最后摸了摸后脑勺,讷讷地问:“你是女、女的?”

    不然呢!男人的胸肌能有这么大?这简直是对她身材的一种侮辱!她正要辩解。

    “苏倾。”

    里面两人皆是一愣。

    门还开着,没听到回应的何相博进来:“苏——”

    苏倾正懵着,徐青久扑过去,一把就把她抱住,死死摁在怀里,扭头就吼:“滚出去。”

    何相博:“……”

    他滚可以,能松手吗?擦枪走火了谁负责!何相博捂眼睛,没眼看啊没眼看!怀着老父亲一般的复杂心情,他关了门,出去守着。

    傻子徐扭过头来:“走了。”

    傻子苏低下头去:“嗯,走了。”

    她还没来得及裹胸,便那样毫无阻挡地贴着他,一个软,一个硬,衣服穿得薄,身体的轮廓一清二楚。

    然后,最怕空气静止。

    不知哪里刮来的妖风,突然吹过来,苏倾打了个哆嗦,回神了:“你还不松手吗?”

    徐青久慢半拍:“……哦。”

    然后他松手了,继续像个傻子一样,盯着她前面看。

    苏倾被盯得发毛了,捂住,不让看:“转过头去!”

    傻子徐这才如梦惊醒,扭了头,低头看自己胸口,那软乎乎的感觉……水面的白色泡泡球上,一滴一滴红色的液体砸过去,他摸了一把鼻子。

    艹,鼻血!

    苏倾抖着手把衣服穿好,然后上了岸:“我好了。”

    徐青久这才耷拉着脑袋,往水上爬,眼睛不知道往哪里看,就垂着脑袋,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水,软趴趴地盖脑门上,他眼珠子乱转,只敢偷偷瞄她,有意无意,瞄她的胸,可劲儿可劲儿瞄!

    这个色胚!

    她一脚踢了个泡泡球过去:“徐青久,把你的眼珠子收起来!”

    “……哦。”他认命似的,把眼睛闭上。

    她是找了个智障当男朋友吗?

    她捡起地上的外套,穿上,然后冷静了几秒:“我们谈谈。”

    “嗯。”

    苏倾往外走,徐青久亦步亦趋地跟着。

    在门口的何相博就看见苏倾一脚负责地走在前面,后面跟的人抵着个头,面红耳赤,紧紧地跟着,是不是偷偷抬头看前面的人,跟个小媳妇似的。

    “何哥,帮我弄两套干净的衣服过来。”苏倾说。

    何相博看了看那两只落汤鸡,把一肚子话咽回去:“去休息室等着。”

    然后,苏倾把徐青久也领休息室了,拿了两条毛巾,自己一条,扔了一条给徐青久:“现在你已经发现我是女的了,反正瞒不住,那就坦白,我确实是个假男人。”她强调,“不过,就算这样,你也别想退货,我——”

    徐青久突然打断她:“我能摸一下吗?”

    正打算威逼利诱的苏倾:“……”

    见她目瞪口呆地不说话,徐青久又说:“就摸一下。”他怀疑他产生幻觉了。

    苏倾犹豫了一下,走到他面前,然后握着的手,没有隔着衣服,直接掀开衣摆,把他的手按在胸上。

    徐青久愣住,然后本来就红的一张俊脸,更红了:好软。

    她还按着他的手,因为紧张,呼吸急促,声音有点抖:“现在摸也摸了,就更别想退货。”

    徐青久一脸茫然:“什么退货?”

    反正马甲也掉了,苏倾也不怕说开了:“你不是不喜欢女人吗?是你说你只喜欢男人的。”

    徐青久反应了一下她的话,然后红着脸说回去:“狗屁,我本来是直的,是你把我掰弯的。”

    苏倾被他搞蒙了:“所以你到底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徐青久也不知道哪来的心火,烧得很旺,浑身哪里都燥热,脾气也就燥了,说:“老子只喜欢你!”管你他妈是男是女!

    苏倾被他吼得愣住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不太自在,眼珠子转了一圈,她就摸摸鼻子问:“摸起来什么感觉?”

    什么鬼?她说了什么?

    徐青久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曲起手指,在她胸前戳了一下下,然后耳朵红透了,结结巴巴地说:“好、好软。”

    “……”

    老司机苏倾翻车了,盯着自己的脚尖,没敢抬头:“摸够了吗?”

    没摸够她就再让他摸一分钟,虽然她是a,但至少不是盆地呀。

    徐青久悻悻地收回了手。

    苏倾:“……”算了,是不是盆地以后再跟他探讨,现在说正事要紧,她整了整衣服,表情严肃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徐青久把自己那条干毛巾罩她头上了,动作笨拙地给她擦:“我来之前就猜到了,今天在你家小区外面,一个自称是你爸的男人来小区找女儿。”他顿了顿,语气不太自然,“我还在你沙发下面看见了你的,”他没有叫过女朋友,有点羞于启齿,“内、内衣。”

    苏倾想起来,粉红色蕾丝那件。

    她红着脸,把话题岔过去:“这件事说来话长,我以后慢慢跟你说。”她正经脸,“先解决我们两的事。”

    徐青久给她擦着头发,动作一顿:“我们两什么事?”

    苏倾想了想,还是要确定一下:“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呢?”

    徐青久似乎不满意她这么说,把毛巾罩她脑袋上,揉了一把,搞得她头发乱糟糟的,阴腔怪调地反问:“你说呢?”

    苏倾试探地问:“男女朋友?”

    “不然呢!”徐青久咬牙切齿又羞又愤,“你摸过我还想不认账?”

    苏倾一懵:“我什么时候摸过你?”问完,她就想起来了,是摸了,还给摸起反应了,她尴尬又不失妖娆地笑笑,“那个,好汉不提当年勇。”

    徐青久不满地哼了一声,然后叹了一声:“苏倾,你真的是女的呀。”他抬起她的下巴,仔仔细细地看,“感觉像做梦。”

    这么漂亮一张脸,他怎么就没瞧出来是个女娇娥呢。

    苏倾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疼不疼?”

    疼,不是做梦。

    徐青久凑过去,咬了咬她的唇,也问:“疼不疼?”居然骗他!

    她也不躲,让他又咬又舔,像只软毛的小动物,亲够了咬够了,他突然一本正经:“苏倾,那我不用当受了吧?我,”他一副又害羞又期待的表情,“可以在上面了?”

    ------题外话------

    三件事:

    爆更活动的获奖名单已经公布在置顶评论里,有领取方式,尽快领奖,五天内不领,就逾期不候了。

    更新时间恢复,每晚八点半,老规矩,不分章,一千字也好一万字也好,写多少都发在一更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