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55:时瑾就这么当爸爸了(2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孙女可是江北市的市长千金!”

    女孩明显不信,抬了抬下巴,嗤之以鼻:“还市长千金,也不撒泡尿看看你的德行。”

    老太太一听,彻底炸毛了,放下布包,一把扯住了女孩的衣服,用力一拽,把衣服整个撕开了,里面的内衣瞬间裸露。

    女孩叫了一声,立马用包挡在前面,脸色惨白,红着眼瞪着那老太太,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老太太哼了一声,洋洋得意地说:“还遮什么遮,穿这种衣服,跟个浪蹄子一样,不就是给人看的。”

    欺人太甚了。

    姜九笙正要上前,已经有位青年过去了,青年戴着眼镜,像个读书人:“老人家,差不多就行了,人家一个小姑娘,你扯人家衣服就太过分了。”

    车厢里已经有不少人附和,让那老太太道歉,那老太太大咧咧骂了几句,不依不饶。

    姜九笙抬头,时瑾便明白了,松了手,她把白色衬衫脱下来,走过去递给了女孩。

    女孩感激地对她道谢,她摇摇头,回了时瑾身边,已经有人出头了,她是公众人物,不便再插一脚。

    这个市长千金的奶奶,好生狂妄,就不知道是不是真和徐蓁蓁识得,还是倚老卖老口出狂言。

    老太太对那出头的青年也没有好脸色:“关你什么事?被人家小蹄子迷的三魂五道,也跟着不要脸了?”

    这老太太真是……

    青年就是修养再好,也忍不住火气了,冷了脸色:“你嘴巴放干净点,不然我不客气了。”

    老太太哟了一声:“你还想打我不成?”

    如此蛮横不讲理,那青年也没了办法,总不能真动手,可那老太太不罢休,扯着嗓门喊:“大家快看啊,这个男的打老人,动手打老人家了!”

    “……”

    实在奇葩,地铁里不少人拿出手机在拍,老太太旁边的男人大概觉得丢人了,拉了拉老太太,说:“奶奶,别说话了。”

    老太太不服,嗓门很大:“这些没素质的人还不能说了!”

    他孙子觉得面上无光,挡着脸把老太太拉走,老太太骂骂咧咧了一路,什么难听的话都有,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

    地铁上的人大概都关注老太太去了,倒没有人注意姜九笙,她也乐得自在,到了一站,老太太便下车了,也有不少人上车。

    时瑾把她往怀里藏了藏,只恨不得把她给揉进去:“不该带你来坐地铁。”

    姜九笙非常乖地偎在他怀里,鼻尖都是他的气息,很是舒服,心情不似时瑾那样烦躁,抬起头来看他:“不坐地铁要堵很久的车,会赶不上的。”

    时瑾把她的头按回去:“笙笙,不要抬头。”总有人偷看他家笙笙,令人非常的不爽,像拧他们脑袋,全部拧下来。

    姜九笙不在意:“被认出了没关系。”

    时瑾把她的口罩往上拉了拉:“不是认出。”然后松手,脱了自己的白衬衫,给她穿上,“有人总看你的腰。”

    “……”

    他们穿的是情侣款的衣服,黑色T恤外,是休闲的白衬衫,只是姜九笙里面的黑T是短款的,她稍稍抬手,就会露出一小截腰。

    她的腰细,因为练散打,肌肉线条很好看,侧目的人倒也没有什么恶意,看见好看的东西,谁都会多看几眼,可在时瑾看来——简直是罪不可赦!

    他把自己的衬衫给她穿上,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袖子也放下来,把她遮得严严实实。

    偷看的众人:“……”哥儿们,太小气了啊!

    潜藏暗中偷拍的笙粉:“……”别以为包成这样我就认不出来!我要发到网上,标题如下:国民笙嫂亚洲醋王!

    燕归山是终点站,到山脚的时候,已经快三点了,从山脚爬上去,快的话也要两个多小时,姜九笙体力好,一口气爬到了山顶。

    时瑾:“……”

    他只想背她,可她说不累。

    嗯,昨天晚上不够努力。

    姜九笙:“……”

    路上,遇到了几个前来讨要签名的粉丝,姜九笙礼貌地签了,也合了影,只是时瑾没有入镜,他毕竟是圈外人,身份也敏感。

    这边,两人玩得自在,那头,姜九笙与男朋友同游燕归山的各种偷拍照已经刷上网了,笙粉们许久不见笙爷笙嫂同框,光是看看照片,都觉得幸福得冒泡泡。

    山顶灯光好,一览众山小。

    姜九笙不爱拍照,却也忍不住和她的时美人到处留影,他不是很爱笑,但她亲一下,他便笑了,然后拉着她与各种东西合影,比如树,比如山,比如石头,比如小亭……所以最后出来的照片就成了她在树下亲他,她在山头亲他,她在石头旁亲他,她在小亭里亲他……

    姜九笙:“……”

    时医生有时候比姜博美还可爱,有点犯规了,分明是禁欲系,偏偏涉猎广泛。

    山顶,有个挂平安锁的地方,大抵是受了爱情剧的影响,便有了传闻,说来燕归山的情侣只要去那里挂了锁,就能恩爱两不疑。

    红尘男女啊,幼稚得可爱呢。

    姜九笙有点兴趣,问时瑾:“我们要不要也去挂一对锁?”时瑾似乎不解,她就解释,“燕归山的那个情侣锁很出名,说是挂了锁就能一辈子不分开。”

    时瑾笑了笑:“笙笙,不要迷信。”

    若相信从生到死的爱情,迷信又何妨。

    “玩玩也无伤大雅。”她就问,“要不要?”

    “好。”时瑾乖乖牵着她过去。

    那边卖锁的工作人员是个很年轻的姑娘,更像大学出来兼职的在校生,穿着朴素,可笑容很干净。

    小姑娘领人过去挂了锁,盯着锁面的名字看了好几眼,却到底没有看清名字,她说:“把锁锁好了,就把钥匙扔进这里面。”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句,“你是笙爷吗?”

    姜九笙大方地承认:“我是。”

    果然,这气质,这腿和腰,除了笙爷再难找出第二个了。

    再看旁边安安静静站在笙爷身边的男人,只露了一双眼睛,却怎么也遮不住一身矜贵与优雅,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是笙嫂无疑。

    小姑娘很激动:“那能给我牵个名吗?我是你的超级超级歌迷。”她并不爱摇滚乐,可就是超级迷恋姜九笙唱摇滚的样子,那样洒脱又帅气。

    “好的。”姜九笙问,“签哪里?”

    小姑娘拽着自己身上的文化衫,递过去一支笔:“这里这里,签这里。”

    姜九笙接过笔,端端正正地签了自己的名字、日期,末尾写了‘游燕归山留’,字迹清秀,却大气潇洒。

    怎么会有这样人呢,她什么都不用刻意,轻描淡写,却入木三分。

    “谢谢笙爷。”小姑娘一脸真诚,眼睛亮亮的,说,“笙爷笙嫂,你们一定要好好的,我好喜欢你们俩。”

    姜九笙回以一笑:“我们会的。”点了点头,又说,“谢谢。”

    将钥匙扔进一个很大的特制‘邮筒’后,两人便折返了,走了不到百来米,时瑾突然停下。

    姜九笙看向他:“怎么了?”

    时瑾蹙着眉头,似有心事:“笙笙,你在这里等我一下。”然后,他便折回去了。

    小姑娘还没回售卖的亭子里,见时瑾过来,表情很愣。

    时瑾开口,很礼貌:“不好意思,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愣三秒,小姑娘赶紧点头:“……笙嫂请问。”

    时瑾看了看那挂得密密麻麻五颜六色的锁,再看了看所剩空间不多的铁网:“如果这里的锁都挂满了会怎么处理?”

    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从来没有来挂锁的问过呀,犯规呀!

    小姑娘想了想,还是老实回了:“会把最里面挂了很久的锁清掉。”

    时瑾眉头一拧:“怎么清?”

    小姑娘脑袋当机,理所当然地回:“撬开啊。”

    时瑾眼里像是突然融了浓墨与重彩,语气有些冷:“不是说锁住了就是一辈子吗?没有钥匙,寓意一辈子不分开。”

    “……”

    额……这只是个童话了!

    就好像世上没有圣诞老人,但圣诞节得照过啊。

    时瑾嘴角的弧度压了压:“你们把锁撬开了,那些挂锁的人知道吗?”

    “……”

    好心慌怎么办?

    时瑾嘴角的弧度再压了压:“你们强行分开了别人的锁,算不算消费者欺骗?”

    “……”

    心肝儿都要吓没了,原来笙嫂不是温润如玉型,是霸道总裁型。

    小姑娘下意识就立正站好,信誓旦旦地保证:“只要我在岗位一天,我就不会让工作人员撬你和笙爷的锁的。”

    时瑾眉梢依旧沾着不悦:“那你离职了呢?”

    “……”

    笙嫂,苍天让你饶过我,我只是个打工的呀呀呀呀……小姑娘战战兢兢:“那笙嫂你觉得怎么办才合适?”

    哎呀,这感觉,像董事长微服私访啊。

    ‘董事长’认真思考了一下,然后拨了一个电话,漂亮的手捏着纯黑色的手机:“秦中。”

    秦中奇怪,老板不是说今天什么事都不要打扰他吗?

    “六少请说。”

    时瑾语气算得上温和,却不由分说:“燕归山上有个挂情侣锁的地方,你联系一下这里的负责人,让他注意一下,以后的新员工培训里加一条内容。”

    哦,六少和姜九笙去燕归山挂情侣锁了呀。

    秦中便询问:“加什么内容?”

    “最靠左边有一对锁,上面写了时笙,”时瑾重点强调,“不能撬开。”谁敢撬他和他家笙笙的锁,他必定不饶。

    秦中:“……”这不是个假的六少吧。

    卖锁的小姑娘:“……”这手笔,不是大佬她把这一片的锁都生吞了!

    时瑾挂了电话,对还在愣神的小姑娘道:“麻烦了。”然后,转身,走到姜九笙身边去。

    啧啧啧,看看,这就是别人家的男朋友,小姑娘突然火从心里来,一通电话打过去,把正在打游戏的男票骂个狗血淋头!

    男票:“……”

    姜九笙抱着手,眼睛都笑弯了:“你还让我不要迷信。”

    时瑾否认,很一本正经:“不是迷信,是那个锁设计就不合理。”

    她挑眉,听他胡诌。

    他很严肃地说:“消费者花了钱,就不能撬锁,不然,就是消费诈骗。”

    “……”

    说诈骗就过了。

    时瑾走过去,蹲下,把她把散开的鞋带系好,抬头:“好,我承认。”他坦白,“笙笙,我不是个迷信的人,但是和你有关的,我就不敢儿戏,我怕有万一。”

    外人都说秦家六少铁血残暴,那一定是没见过他在她面前俯首称臣的样子。

    他们露营的地方在半山腰,小麻已经快把东西送到了,山顶有去山脚的缆车,也有到山腰的缆车。

    姜九笙问时瑾:“我们坐缆车下去?”

    他不假思索:“不要坐,笙笙。”

    他好像有点抵触,姜九笙不解:“为什么?”

    时瑾说:“不安全。”

    “很安全的,别人都坐。”

    “那种高空设备的事故率很低,但不排除低概率事件,笙笙,不要坐,我们走下去。”他很坚持,放低语气,意图哄她,“你累的话我背你下去。”

    姜九笙诧异,她居然不知道,时瑾的忧患意识这么严重,她需要问问徐青舶了,可是和偏执型障碍有关,会不会以后他飞机都不让她坐了。

    她没有勉强,便和时瑾一起走下去,没有让他背,她体力好,自然还心疼他,下山的路上,身后忽然有人喊他们。

    “年轻人。”

    “年轻人!”

    姜九笙回了头,歇脚的亭子里,拄着拐杖的老人家在叫他们,头发白了一半,可精神很少,很是硬朗,穿一身藏青色的运动服,带了渔夫帽。

    时瑾一眼便认出来了,礼貌道:“徐爷爷。”

    正是徐青舶的爷爷。

    徐老爷子崴了脚,一拐一拐地走出歇脚的亭子,上下打量两个甚是惹眼的年轻人:“你认得我?”

    时瑾摘下口罩:“是我,时瑾。”

    徐老爷子很惊喜:“原来是博美爸爸啊。”

    时瑾:“……”这个称呼,不是很顺耳。

    时瑾经常寄放博美在徐家,徐老爷子与他见过几次,不算熟识,老爷子的印象倒是很深,老一辈的人,眼睛都特贼,一看一个准,这博美爸爸,是个了不得的,虽然待人优雅有礼,可怎么看都不像个温良的。

    徐老爷子目光又落到时瑾身边的人身上:“你就是博美的妈妈笙笙吧。”因为家里有两个混娱乐圈的后辈,再加上谢大师那个天天在网上夸儿子的儿子奴,徐老爷子也就有了看娱乐新闻的习惯,还时常听瑟瑟说起这博美妈妈。

    姜九笙摘下口罩,礼貌地问好:“徐爷爷好。”她去过徐家几次,却不大识得徐老爷子。

    姜九笙的样貌生得冷清,可一笑,特别温婉,老人家最喜欢这种了,修养与气节都写在眼睛里,一看便知。

    徐老爷子新生欢喜:“哎呀,真人比电视里好看多了!”和他家瑟瑟一样,又漂亮又乖巧,讨人喜欢,想组团偷回家当孙女。

    咳咳咳,不能为老不尊,徐老爷子和蔼地问:“你们来爬山?”

    姜九笙莞尔,回:“我们来露营。”

    徐老爷子看着小姑娘浅浅的笑,觉得舒坦得不行:“露营啊,露营好。”看了看这对璧人,觉得很是赏心悦目,“小两口感情真好。”不知道怎么的,越看越顺眼,不禁想,两个这么漂亮的人儿,生出来的小娃娃得多讨人喜欢啊。

    时瑾问:“徐爷爷您喊我们有什么事吗?”

    言归正传了,徐老爷子解释:“我手机在老蒋那里,在山顶遛弯的时候走岔了道,不赶巧,还把脚给崴了,这把老骨头啊,走不动了,想让你们帮忙看看半山腰那个歇脚的亭子里有没有一群老头子,那是我的登山友,要是他们在就给我带句话,让他们找人上来接我下去。”

    时瑾耐心好,温声又问:“如果不在呢?”

    徐老爷子想了想,还能怎么办:“那就等吧,老蒋指不定在哪找我呢。”

    姜九笙思量了一会儿,觉着不妥:“太阳快落山了,山顶寒气重,久待不好,而且燕归山岔路很多,蒋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来,您行动又不方便,不能一个人待着。”

    那怎么办?

    徐老爷子与时瑾都扭头看姜九笙。

    她说:“我们露营的帐篷就在半山腰,顺路送您一程。”怎么也不能把崴脚的老人家留在山上。

    时瑾神色复杂了。

    姜九笙自然知道他的洁癖,她又练过散打,不像一般女孩子柔弱,便说:“我体力好,可以背您。”

    “……”

    徐老爷子惊讶了许久,扭头看看博美爸爸,眼睛里全是不赞同,当男朋友的,都是让女孩子干苦力?博美爸爸不厚道啊。

    徐老爷子赶紧推了:“不用不用,哪能麻烦你们。”

    他虽然一把老骨头,但也不轻啊,这么懂事乖巧的女孩子,得捧在手里呵护着,像他家瑟瑟一样。

    这时,时瑾语气有些低沉,像压着情绪:“我背。”

    徐老爷子接得很快:“那我就不客气了。”

    时瑾:“……”

    他弯下腰,徐老爷子立马跳上去了,连拐杖都扔了。

    时瑾:“……”

    姜九笙失笑,帮老爷子把拐杖捡起来,戴好口罩,再帮时瑾戴好口罩,然后一同往山下走,她走在右侧,因为右侧陡,她怕摔着他们两个。

    懂事,还细心。

    徐老爷子是越来越喜欢这女娃娃了,回头就去关注她的围脖,给她疯狂‘打电话’,老爷子趴在时瑾背上,和蔼可亲地问:“重不重啊,博美爸爸。”

    博美爸爸:“……不重。”

    徐老爷子眼里有赞许:“那我就放心了。”

    博美爸爸:“……”

    老人家年纪大了,便会越来越像小孩子,最喜欢遛鸟炫娃当月老了,徐老爷子觉得他和博美妈妈有缘,就说两句过来话,顺便收个干孙女什么的,他的老同志们,就喜欢认干孙女干曾孙了。

    徐老爷子乐呵呵地看着她:“笙笙啊。”

    姜九笙站过去些:“嗯?”

    徐老爷子掩嘴说:“你男朋友不错哦。”

    姜九笙笑了笑,点头:“嗯。”

    时瑾:“……”

    “笙笙啊。”徐老爷子又叫她,一双眼睛圆圆的,循循善诱似的,语气怎么听都像某组织里的传销员。

    姜九笙侧耳听着:“嗯?”

    徐老爷子笑得像朵老雏菊:“我越看越觉得你亲切,你跟我家瑟瑟和倾久都是好朋友,要不你就跟着喊爷爷?”

    这个样子跟谢大师有点像,谢大师就是这么哄着汤圆叫爸比的。

    姜九笙没有和老人相处的经验,愣了一下才答:“……好。”

    徐老爷子喜上眉梢,再接再厉:“来,喊一句。”

    “……爷爷。”她有点别扭。

    不过,老爷子开心啊:“哎呀,真是乖。”骗到了个‘干孙女’,虽然现在还不是很‘干’,再骗骗没准就是了。

    到了他这个年纪,就喜欢儿孙满堂,两个孙子大了就跟他不亲,都不撒娇,也就外孙女乖,可是瑟瑟可忙了,没时间陪他,至于孙女……

    诶,他都快忘了,他还有个孙女,那个,实在是亲不起来。

    算了,不想不开心的,徐老爷子扭头:“博美爸爸,你也跟着喊爷爷吧。”

    “……”

    博美爸爸内心是抗拒的。

    老爷子兴致勃勃,聊了起来:“博美爸爸啊。”

    博美爸爸眉头皱成川字:“……嗯。”

    老爷子就问了:“你是心外科吧。”他记得大孙子说起过。

    时瑾回:“是。”

    心外科好啊,有前景。

    徐老爷子又问了:“家里是做什么的?”

    时瑾背着老人家,面色不改:“做生意的。”

    呀,不错,至少不用为柴米油盐愁。继续调查……哦不,继续关心:“家里有几口人啊?”

    时瑾顿了一下:“很多。”

    人多也不错,兄弟姐妹间可以相互扶持,徐老爷子脸上露出满意之色:“爸妈呢?”

    “母亲去世,父亲还活着。”

    这话怎么听着很怪,还活着……怎么像等着他去死一样,嗯,一定是他会错意了,总体情况徐老爷子还是很满意的,用过来人的口吻鼓励他:“家里倒无所谓,肯上进就好。”说着老爷子突然挺直腰杆,手压了压时瑾的肩,一本正经地问,“累不累啊,博美爸爸?”

    时瑾面无表情:“不累。”

    嗯,体力也不错。徐老爷子更加满意了,转头,姨母笑:“笙笙啊,你男朋友不错哦。”

    姜九笙:“……”

    时瑾:“……”

    难怪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题外话------

    我博美爸爸今天也很可爱~

    活动时间刚刚过了,获奖名单两天内会公布在置顶评论里,名单出来了题外话也会再说的,注意查看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