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54:恩爱亲热,市长千金的奶奶(1更)

254:恩爱亲热,市长千金的奶奶(1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虹桥咨询室。

    唐延拿了份病人资料去隔壁办公室找常茗。

    助理林小姐客气地问候:“唐医生。”

    他问了一句:“师兄在里面吗?”

    林小姐回:“在的。”

    唐延敲了门,里面没应,便开了门进去,咨询室是复式,里面有私人休息室,没看见常茗人,但有水声,唐延坐沙发上等,瞧见放在桌上的眼镜,镜片很薄,是平面的,竟没有弧度,他好奇,拿起来瞧了瞧。

    呵,是平光。

    不近视戴什么眼镜,装斯文败类?

    这时,里面休息室的门推开。

    唐延抬头,刚要问眼镜的事:“师兄,你——”话都没说完,他愣住了,“你的眼睛!”

    他认识常茗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他拿下眼镜的样子,自然不知道,他并非黑瞳,而是生了一双绿色的瞳孔。

    浅浅的绿色,像透明的玉,竟有几分妖异的美,带了攻击性,摄心心魄似的。

    常茗神色自若,走过去,把眼镜戴上,镜片折射后,眸色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唐延明白了,原来这不是普通的平光眼镜,是可以通过改变反射率而映射出不同颜色的高机特殊玻璃。

    他用平和的口吻解释:“我母亲是混血,我眼睛颜色随她。”

    唐延很是好奇,而且新奇,盯着他的眼睛看了许久,戴了眼镜后还真一点也瞧不出绿色来:“你戴平光眼镜就是为了遮住眼睛颜色?”

    常茗坐下:“嗯。”

    “遮住干嘛,挺好看的。”唐延三十而立的人了,那娃娃脸配上这兴致勃勃的表情,更像个小白脸。

    真的很神奇啊,戴上眼镜后,斯文儒雅,衣冠楚楚,一摘眼镜,妖得不行,还有带一股子狠劲。

    唐延觉得他白认识了常茗这么多年,居然不知道他这张脸有当斯文败类的潜质。

    “管那么多。”常茗并不多谈,双腿交叠,跷一条腿,“找我什么事?”

    唐延这才言归正传:“我有个人格障碍的病人,同时又有点感情性精神障碍,找你要点建议。”

    常茗看看了手表:“我待会有病人,六点后我才有时间。”

    “OK,我去定六点的位子。”

    唐延欣然接受,回了自己办公室,不到一刻钟,常茗预约的病人来了。

    是姜九笙。

    她敲门进来:“常医生。”

    常茗抬头,把手边的病例放到一边:“请坐。”他目光深凝,不失风度地打量了一番,“你的状态很好。”

    姜九笙坐下:“嗯,最近睡眠质量很好。”

    常茗笑了笑,随意地靠向椅背:“那应该不需要再给你开安眠药了。”

    “不用,我一个月前就停了药。”她心情很好,唇角有浅浅的弧度,“这应该是最后一次来复诊。”

    病因已经没了,这抑郁症自然不药而愈。

    “恭喜。”他笑着恭喜,戴了眼镜,更显得周正与儒雅。

    姜九笙落落大方地说:“谢谢。”

    时瑾在咨询室外等,这次,她很快便出来了,对时瑾笑笑,说:“回家吧。”

    他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不用拿药,她全好了,他心情好,心情好就特别想亲她,一路上,遇到不少红灯,嗯,时瑾觉得天公作美,让他多亲一会儿。

    晚饭后,屋外行人披星戴月,淡淡白月光漏进窗里,洒了一点银白,星斗已经漫天,万籁俱寂,有微微风声。

    姜九笙窝在沙发里看莫冰发过来的剧本,时瑾收拾好厨房,仔细用消毒水洗了手,才去抱她,把她手里的本子抽出来。

    他从后面抱着她:“生日想怎么过?”

    姜九笙想了想,回头征询他的意见:“去露营?”

    时瑾有些意外:“为什么想去露营?”她性子随性,除了打架的时候有点野,平日里安静,不是很喜欢外出,更不喜欢玩乐。

    她转过身,看着他正经地回答:“想跟你去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啊。”

    时瑾低低笑了:“不想谈诗词歌赋和人生哲学,我们就去谈情说爱。”

    “……”

    男欢女爱虽然世俗了些,不过,她觉得甚好。

    姜九笙赞同地点头:“好啊。”

    她太久没有出去,想走走逛逛,想凭栏远眺,想去空气好的地方,有风景,有他。

    莫冰的电话这个点打过来。

    姜九笙接了,那头说:“快递公司出了点差错,本来是明晚送的,礼物提前送到了,你签收一下。”

    大晚上的还有人送快递?

    嗯,她这个经纪人不乖啊。

    姜九笙好奇,索性问了句:“是什么?”

    莫冰语气颇为意味深长:“你拆开就知道,好好享用。”

    挂了电话不到一分钟,安保室的人就打电话过来,说把快递送过来了,姜九笙签收了,一个粉色包装的盒子,她随手放一边了。

    她继续窝回沙发看剧本,一会功夫就喝了好几盒酸奶,时瑾便不准她再喝了,去浴室给她放水洗漱,她没忍住好奇,还是去拆了快递,一拆开,脸色精彩了。

    果然啊,莫冰的小心思。

    是情趣内衣,组成很奇怪,而且羞耻,就一根绳子,还有三块布。这衣服……姑且叫衣服吧,还能做得更敷衍一点?

    她拿起其中的两片布料,纯属好奇。

    这时,时瑾从浴室出来:“笙笙,水——”

    她立马把手里的东西往后藏。

    他笑了:“不用藏了,我已经看到了。”

    “……”

    姜九笙素来不是胡来的人,所以她必要地解释一下:“不是我买的,是莫冰送的。”这哪是她的生日礼物,给时瑾的礼物还差不多。

    时瑾不否认她,只问:“要穿吗?”

    本来要拒绝,话到嘴边,变了:“你想看吗?”

    他毫不遮掩:“想。”甚至补充,“很想。”

    他在床笫之事上,一贯非常大胆,而且直白。

    姜九笙短暂思考了一下,把那两块布放进了礼盒,然后低头,抱着礼盒去浴室了,时瑾看着她红透的耳根,笑得温柔,连眉梢都沾了愉悦,满天星斗落在眼里,亮得好看。

    他家宝宝,真乖。

    时瑾去了阳台,因着心情好,语气也温和得不行,喊道:“姜博美。”

    埋头正做梦的某狗子:“汪!”

    本狗正睡着呢!

    尾音突然提了一分:“姜博美。”

    狗子一个激灵,抬起脑瓜了,它居然梦见它爸爸拿手术刀给它割指甲,吓死个狗,它还惊魂未定。

    时瑾已经没有多少耐心了:“起来。”

    它定睛一看,被吓了一跳:“汪!”

    “去你舅舅那里。”

    姜博美听得懂舅舅。

    它觉得爸爸一张俊脸上,全是讨狗厌的表情,不知道妈妈怎么看上这个家伙的。它也是有脾气的狗好吗,起床气很大的,汪了一声,硬气地没动,有本事拖狗子出去啊!

    然后它爸爸用眼角瞥了个余光,跟冰刀子一样,它条件反射,立马站起来,然后抖抖狗毛,跟着爸爸去了门口,回头幽怨地看了一眼,就去对面挠锦禹舅舅的门了。

    苍天饶过谁……

    莫冰送的那件衣服有点难穿,只有一根绳子,要把三块极其敷衍的布料连在一起,姜九笙在浴室里磨蹭了半天都没出去。

    时瑾在外面唤:“笙笙。”

    “嗯。”

    她在里面待太久,脸都被热气蒸红了。

    他问:“好了吗?”

    她迟疑:“……好了。”

    他语调里明显带了笑:“出来吗?”

    安静了半分钟,姜九笙应了,然后开了浴室的门,有些蹑手蹑脚地走出来,然后站到他面前,让他看。

    衣服是艳丽的红,一根带子系着,从腰间绕到脖子,客厅的灯不是很亮,是暖色的白,更衬得她肤色白皙,刚沐浴完,染了淡淡的粉,发梢在滴水,从她锁骨,滑入胸口,再到腰。

    盈盈一握,很细很细。

    时瑾眼角有淡淡的红,目光不放肆,却也灼热得毫不掩饰,看了许久,转身去了浴室,拿了条浴巾了披在她身上。

    “……”

    姜九笙愣了一愣,问:“不好看?”

    他摇头,用大大的浴巾把她整个人都裹住:“先吹头发。”然后牵着她往客厅走。

    她想,她家时医生骨子里是个贵族。

    他只用吹风机给她吹了几分干,然后用软软的毛巾给她擦,她的头发没有梳,有点凌乱卷,披在肩头,黑色的发,白色的浴巾,更沉得她肤色瓷白。

    “笙笙。”

    “嗯?”

    时瑾也是刚洗过澡,眼睛里还有潮气,半干的头发软软的,遮住了眉,整个人都柔和了几分,他本就年轻,如此样子,更有几分干净的少年气。

    姜九笙躺在他腿上,一只手抓着裹在身上的浴巾。

    他问她:“有没有想要的生日礼物?”

    以前莫冰总说她无欲无求,现在却总说她满心满眼都是时瑾。

    对啊,她就是这样,只想要他。

    “没有。”她看着他的眼睛说,“我想要的已经得到了。”

    他也不知道还可以给什么了,他有的,本来就都是她的,如果能把心挖出来、把命交出来,他倒可以一并给了她。

    他俯身,吻她了。

    浴巾滑在地上,他耐心极好,一寸一寸地往下亲,本来想缓一点,到底没忍住,手已经从她腰上移到了脖颈,吻落在她的腰上,他轻轻地吮,手上动作未停。

    然而,他不得章法。

    呼吸越来越热,微喘,时瑾抬了头,一双眼里,有氤氲的水汽,有情欲,还有媚态,声音哑了,他说:“笙笙,解不开。”

    语气,像软软的央求。

    这个样子,真的像个妖精。

    姜九笙便抬手,带着他的手放在脖子后面,说:“拉这根带子。”

    似乎觉得新奇,时瑾撑着身体覆在她上面,盯着那根不知用什么线编织的红绳瞧了许久,才伸手去扯,然后红绳从她白皙修长的脖颈滑落,一起滑落在地上的还有她贴身的衣物。

    她整个身体,完全不着寸缕,躺在他身体下面。

    姜九笙抬起手抱住他的脖子,说:“我穿了十分钟,你只解了一秒。”

    时瑾低头,唇落在她锁骨上:“衣服设计很棒。”

    除了红色,他突然想把所有的颜色都买回家,让他的笙笙穿给他看,大抵那时候,她就彻底明白了,他不是贵族,是野兽。

    夜里十二点,她昏昏欲睡时,耳边听见了时瑾的声音,缱绻得像春日的涓涓细流,缓缓淌过。

    “宝宝。”

    “生日快乐。”

    她弯了弯唇角,抱着他沉沉睡去,她这一生,所有的欢喜,都是时瑾双手捧给她的,她爱他,胜过最浓的烟,胜过最烈的酒,胜过她那把弹奏了六年的吉他,胜过漫天星辰与她自己。

    翌日,天气晴朗,有风,带了微微初秋的凉。

    姜九笙醒来时,已经过了十点了,时瑾坐在卧室的懒人沙发上等她睡意消散,手里拿着平板,也不知是看资料还是看她。

    她揉揉眼睛,看了看窗外:“怎么不叫我?都晚了。”

    他放下平板,走过去,把她睡得乱糟糟的发拂顺:“不晚,露营的东西,我让人去准备了,我们晚点出门也可以。”

    姜九笙往被子里钻:“我想洗澡。”

    她身上还穿着他的睡衣,是黑色的衬衫款,可只有长长的上衣,昨晚闹得太晚了,没穿衣裳,也没洗。

    时瑾把她从被子里捞出来:“我抱你去。”

    吃了午饭,他们一点多才出门,这个点,去燕归山的那条道,正堵着,说是修路,助理小麻电话过来,说晚点给他们送露营的东西,让两人先去爬爬山观观景什么的。姜九笙便难得坐了一回地铁,时瑾把她裹得严严实实,又是口罩又是墨镜,惹了不少注目,他直接把她藏在怀里,然后戴着口罩,寒着一双眼,把盯着她瞧的人都用目光扫回去。

    姜九笙随着他了,反正她不怕被偷拍。

    没有座位,时瑾站着,一只手抓着扶手,一只手环着她的腰,小心护着,不让人碰着她,可他到底有洁癖,眉头拧得厉害。

    上班的点,地铁里人很多,本来各自娱乐,没什么声响,忽然,老妪的声音惊扰了一车安静。

    “你怎么还坐着?”

    是一位看起来很年迈的老太太,穿着碎花的老年裙与深蓝色小坎肩,头发花白,个子不高,有些驼背,手里提着一个布包,地上还放了个很大的解放军包,像是从镇里进城的老人家,面相十分的凶,身旁还站了一个瘦高的男人,三十来岁的样子。

    被点到名的女孩愣愣地抬头。

    老太太语气不太好,有些蛮横:“不知道给老人让座吗?”

    虽然看着年迈,可老人家嗓门一点儿也不小,立马便引来了许多注目,那坐着的女孩年纪不大,脸色也不太好,有些尴尬,小声说:“我身体不舒服。”

    老太太横了她一眼,冷嘲热讽似的:“你一个二十几的小姑娘,身体还能比我一个老人家差?装什么虚弱。”声音刻意往上提了提,带着愤慨与不满,“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点素质都没有,看见年迈体弱的老人家也不知道让个座位,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年迈是年迈,体弱倒不是,这声音着实中气十足,原本车厢内玩手机的低头族大部分抬起了头。

    女孩面子过不去,原本煞白的脸被气红了,语气也冲了几分:“我说了,我不舒服。”

    老太太得理不饶人:“你哪不舒服?不想让就不想让,瞎话一套一套的。”

    女孩恼火了,直接吼了句:“我来例假了行了吧!”

    老太太听完嗤笑了一声,横眉竖眼好不气愤:“哼,还当是个什么病,就你身娇肉贵。”说完,把目光落在女孩身上,上上下下扫视了一顿,眼里的轻视与鄙夷毫不掩饰,“真是没道德,给老人让座天经地义,你还有理了,穿成这样,一看就不是正经姑娘。”

    年轻女孩爱美,今日穿了露肩的小雪纺,便是快入秋了,也穿着短裤,被老太太这样一讽刺,顿时火冒三丈了:“你说够了没有?我是不是正经人关你什么事?我看你一个老人家才忍着没还嘴,你还有完没完!”

    老太太一手提包,一手抱着整个扶手,冲女孩狠狠一瞪:“哟,还真是嘴贱,有人生没人教的东西。”

    话越来越不堪入耳。

    女孩忍无可忍了,猛地站起来:“老刁婆,你别仗着自己年纪大就给脸不要脸。”

    “你敢骂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老太太卷了卷袖子,手腕上露出一个粗壮的金镯子,硬气地说,“我孙女可是江北市的市长千金!”

    ------题外话------

    昨天更了三十二章,陆陆续续更的,别漏了哈

    今明两天都双更,早晚八点半更,一更五千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