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53:真假市长千金的经过(3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父拄着拐杖,对着多年未见的儿子上下打量了好几眼:“你终于出来了。”

    陈杰的脸瞬间冷了:“你们来做什么?”

    陈父哼了一声,不满他的态度,是身边的老妇人红着眼说:“小杰,我和你爸来接你回家。”

    陈杰气笑了,寒着脸冷嘲热讽:“当初毫不犹豫把我卖了,现在又想带回去了?”他眼神犀利,盯着两位老人,“像垃圾一样,想要就要,想丢就丢?”

    陈父听完这话,也拉下脸了:“你说什么鬼话,你是我儿子,我生你养你,你不该报答我吗?不就是坐了八年牢——”

    陈杰打断了陈父的话:“不就是?”他讥笑了一声,“怪不得我会活成这幅鬼样子,有你这样一个老子,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说完,他扭头走人。

    陈父立马喊住他:“你站住!”拄着拐杖追上去,问,“那个人给了你多少钱?”

    陈杰摸了一把平头,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惦记那笔钱啊。”

    陈父等不及,眼里全是贪婪之色:“老子问你话呢,多少钱?”那个人多有钱,他八年前就知道了,肯定不会少。

    陈杰幽幽地扔了一句:“一个亿。”

    陈父瞬间两眼发亮,急着问:“钱呢?在谁的户头里?”

    八年了,这见钱眼开的丑陋嘴脸,真是一点儿也没变,还是这么让人恶心。陈杰冷笑:“别说是一个亿,我就是有一百个亿,也不会给你们一毛钱。”

    陈父气得直敲拐杖:“你——”

    陈杰听都懒得听,直接绕过陈父,走到陈易桥面前,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小乔,别怨别人,我会坐牢,是因为摊上了这样卖孩子的父母。”

    说完,他转身走了。

    陈易桥在后面大喊:“哥!”

    陈杰毅然往前,没回头。

    陈父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钱没到手,心有不甘,抓着女儿的手,赶紧催促她:“小乔,你快去问问你哥,钱到底在哪!”

    陈易桥回头,重重甩开父亲,咆哮:“滚!”

    陈母于心不忍,拉了拉丈夫:“你别问了,那个钱是阿杰——”

    陈父阴着脸骂:“你个老婆娘懂什么!”

    陈易桥根本听不下去了,扭头就走,然后停在温诗好的车前,车里的温诗好凉凉地瞥了她一眼,目光不屑。

    还这幅高高在上的模样呢!

    陈易桥直接从包里拿出来一个瓶子,拧开瓶盖,把里面的液体整瓶泼下去,瞬间,车窗红了,腥臭味散开。

    是狗血!

    温诗好被猝不及防的一窗血红吓得花容失色:“你干什么?!”

    陈易桥把空瓶子扔车顶上,理直气壮:“去去晦气。”

    狗血挡了视线,温诗好把车窗摇下来,新仇旧恨一起,她死死瞪着车窗外的人,恨不得把她撕了:“你最好给我适可而止,逼急了我什么都做得出来!”

    陈易桥皮笑肉不笑:“别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他妈就是个杀人犯!要不是你,我哥也不用坐八年的冤狱!”她斜眼上上下下扫了温诗好一眼,毫不掩饰她的鄙夷,讽刺,“就你这种货色,能怀什么好种,二哥真是倒霉,娶了你这个扫把星。”

    温诗好气急败坏地吼:“陈易桥!”

    陈易桥扯扯嘴,得逞地笑了笑,然后迅速从包里拿出一瓶狗血,拧开盖子,一气呵成地浇在了温诗好的头上。

    “……”

    居然还有一瓶。

    “啊啊啊啊!”

    被当头泼了狗血的温诗好坐在车里歇斯底里地尖叫。

    次日,温家花房命案出了报道,不仅是网络新闻,连直播新闻都提到了,【温诗好过失杀人】直接上了各大热搜。

    在此之前,温诗好涉嫌命案一事,就已经被公众所知,如今法院的判决一下来,热度空前,温诗好的微博直接被攻陷了,刷了她满屏的杀人犯,尤其是当公众知道她因为怀孕而执行了缓刑时,更是民愤四起。

    相比案件的另外一个当事人姜九笙,风向就完全不一样了。

    也是新闻出来之后,大家才知道姜九笙居然也卷入了这宗刑事案件当中,庭审结束的当天,莫冰就官博发了一条感人肺腑的姜九笙自传,其中,最为催泪的就是生母被杀、养父灭口、孤苦伶仃抑郁自杀等内容,简直不要太感天动地催人泪下,赚足了粉丝眼泪。

    反观温诗好,被网络攻击得体无完肤,而且祸不单行,温氏银行的董事会以温诗好德行不佳为由,罢黜了温诗好董事长的职位,并一并剥夺了其董事决策权,由第二股东林安之正式掌管银行。

    林安之接管银行之后的第三天,将温氏银行更名为林氏银行。

    还不止,温诗好的厄运还没有停止,不雅视频再次流出,高清无码,一览无余……从此,温诗好三个字,成为了人见人嫌的代名词。

    江北徐家。

    徐平征坐在书房的沙发上,旁边放了一盏茶,他正低头看平板上的新闻。

    徐蓁蓁端了水果和汤盅过来,坐到徐平征身边:“爸,看什么呢?”

    徐平征没有抬头,神色专注:“姜九笙的报道。”

    徐蓁蓁脸色顿时大变,手里的果盘陡然落下,咣的一声响。

    徐平征看向她:“怎么了?”

    徐蓁蓁摇头:“没什么,手滑了一下。”她状似无意,扫了一眼平板上内容,随口一问,“你看她的报道干什么?”

    徐平征神色感慨,有些动容:“这小姑娘挺不容易,身世算得上坎坷,不过,教养确实很好。”

    一身风骨,不论气质,还是气节,都很好,胆识过人,品行更好。徐平征对姜九笙印象非常好,少有让他这么欣赏的年轻人。

    徐蓁蓁眼里一抹怨毒一闪而逝,她不动声色地收拾好情绪,笑着挽住徐平征的胳膊,撒娇:“别人家的小孩啊,比不上。”

    徐平征笑笑,拍了拍她的手背:“不用比,别人家的孩子再好,也不是我女儿,爸就你一个女儿。”

    徐蓁蓁甜甜一笑,把徐平征手里的平板抢过去,娇俏地说:“那别看了。”她把汤盅端给徐平征,“爸,尝尝我炖的雪梨。”

    徐平征笑着接过去。

    徐蓁蓁拿了水果刀给父亲削苹果,低头,眼里的神色再也藏不住,有惊慌,也有愤懑。

    当年,姜民昌为了个宋培那个孤女和老家断了往来,乡下的姜家都以为他早死在了外面,只是不想宋培那个孤女还生了个金凤凰。

    九年前徐平征母亲去世,临终前说出了当年宋培已经怀孕的事实,徐平征终生未娶,从未忘记过宋培,动用了所有人脉去找宋培母女,只是未果,却找到了姜家老家。

    那时,徐平征已经上任市长,姜家二老听闻徐市长要找宋培母女,气愤宋培隐瞒怀孕嫁入姜家的同时,也动了贪念,说姜民昌夫妇多年前就已逝世,只留女儿在世,当时,还立了两座坟墓蒙混过关。

    徐蓁蓁便是那时候收买了DNA鉴定所里的医生,李代桃僵被认回了徐家。只是她没有料想到她大伯姜民昌不仅没死在外面,还入赘到了温家,现如今,竟闹出了这么大的命案。

    所幸徐平征与温家没有交情,不知道温家花房那两名受害者的真实身份,新闻报道也没有透露真名,只以‘某’代称。

    徐蓁蓁低头,死死盯着平板,恨不得将报道里的‘姜某’‘宋某’给抠下来。

    温家案件告一段落后,姜九笙开始了活动通告。

    《三号计划》定档在了十一月,宣传期有一个月左右,官方预告片提前放了出来,网上一片叫好,大家第一想法都是——原来姜九笙演技这么好!

    《三号计划》的主演是苏问和秦萧轶,两人都是青年演员里的实力派代表,姜九笙处女作便与两位演技咖合作,然而却半分没有被遮住锋芒,演技老练得不像第一次演戏,真真是惊呆了众人。

    莫冰推门进工作室,笑着告诉姜九笙一个好消息:“你的单曲销量又刷新了你自己的记录。”

    姜九笙回以一笑:“辛苦了,莫大经纪人。”

    莫冰拉了把椅子坐她对面:“我不辛苦,接下来要辛苦的是你。”眉眼里有一丝喜悦,说,“我给你争取了个角色,下周二试戏,大制作女主。”

    姜九笙走大荧幕,只接电影,唯一出演的《三号计划》都还没有上映,就有大制作有意合作,这是大势将至的节奏,莫冰必须趁热打铁,把她推到高处。

    “谁的电影?”姜九笙问。

    “郭鸿飞导演。”

    郭鸿飞是名导,获奖作品无数,是圈子里难得票房与口碑都一流的导演,他的电影,制作肯定没问题了。

    姜九笙很有兴趣:“是什么题材?”

    “历史。”莫冰又道,“我只看了个大纲,女主是一朝将军。”

    将军……

    莫冰似乎很钟情这一类英气又铁血的女性角色,《三号计划》里的常春也是,可以貌美如花,也可以上阵杀敌。

    对此,姜九笙没有异议,她只关心一点:“有感情戏吗?”她家时医生是个醋坛子,她尽量不碰言情类的角色。

    莫冰就知道她要问这个问题,解释:“有感情线,但没有亲热戏,男主炎泓帝一生没有纳后,死后,和那位女将军葬在了一个棺材里,爱情线的着墨不多,基本止乎于礼,但非常深刻,角色性格分明,绝对圈粉。”

    如此,姜九笙就放心了。

    “另外,再告诉你个好消息,”莫冰笑着说,“男主是苏问,你们还挺有缘。”

    男主是苏问,那票房不爆表都不可能。

    这里插一句嘴。

    话说苏问接了郭鸿飞导演的剧,身为经纪人的刘冲居然也是事后才知道的,问他家那个祖宗艺人:“问哥,你接了郭鸿飞导演的戏?”

    苏问在看游泳视频,漫不经心:“嗯。”

    刘冲就费解了:“你不是说片酬太少,不接吗?”

    郭鸿飞是名导,他的电影经费绝大部分都用在制作上,真正给到演员手里的片酬确实不算多,苏问又是个只看片酬的,谁给得多他就演谁的戏,反正,他的演技都救得活,所以一开始,苏问是拒了郭鸿飞的电影的。

    怎么就突然改变主意了?

    苏问懒洋洋地给了个解释:“姜九笙会去试戏。”

    所以?

    刘冲没明白这祖宗的意思。

    苏问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他:“等我跟她混熟了,就可以要听听的微信。”《三号计划》的时候,他要了几次,姜九笙没给。

    刘冲:“……”

    真特么无语了。

    苏问冷不丁抬头,用命令的口吻:“你转过去。”

    转过去?

    刘冲一脸懵逼的转过身去了,然后听见一声啵啵。

    浑身被雷了个外焦里嫩的刘冲:“……”

    他敢肯定,苏问对着手机屏幕亲亲宇文听了。

    话插远了,言归正传,回到莫冰与姜九笙的会谈。

    莫冰问她:“明天你生日,怎么过?”姜九笙百度百科的生日是假的,她农历九月初二,就是明天,姜九笙不爱热闹,往年顶多是叫上几个相熟的人,喝上个几轮。

    现在就不一样了,姜九笙‘家教严’,时医生管得紧。

    不出意外,姜九笙说:“跟时瑾过,也许会在家里。”

    “生日礼物晚上给你送过去,”莫冰的眼神,很耐人寻味,“应该能派上用场。”

    别又是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姜九笙好笑,只道:“谢谢。”她手机响了一声,然后起身,“时瑾来接我了,我先走了。”

    莫冰挥挥手,嘱咐她别忘了到时和时瑾一起拆礼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