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51:笙笙生父,案子开庭(30)

251:笙笙生父,案子开庭(30)

        时瑾给她系安全带:“你母亲的资料。”

        姜九笙微微诧异:“查到了?”

        也是,也不是。

        时瑾没有发动车,同她说:“你母亲大学是在江大念的,因为学习很优异,而且是孤儿出身,被选为了资助生。”时瑾停顿了一下,“我怀疑那个资助你母亲的男人就是你生父。”

        姜九笙动容,眼里神色亮了亮:“那查到他的身份了吗?”

        时瑾摇头:“没有,资助人的资料全部被抹掉了,什么都查不到。”她脸上有明显的失落,时瑾又说,“不过,当时事情闹的很大,那位资助人的母亲去过学校,当时还和你母亲起了争执,有人目睹了过程。”

        姜九笙看着手里的资料,眉头越拧越紧,她母亲性子温和又柔弱,又尤其心善,甚至因为孤儿的身份,骨子里是自卑又敏感的,怎么可能应付得了那位资助人的母亲。

        “大概就是棒打鸳鸯,而且可以确认,资助你母亲的那个男人从政。”时瑾说,“因为会影响仕途,所以资助资料全部消除掉了。”

        若是那位强势的母亲用仕途相要挟,依照她母亲的性子,肯定会成全,她越喜欢那位资助人,就会消失得越彻底。

        姜九笙把手机的照片给时瑾看:“会不会是这个男人?”是她在清吧的照片墙上拍下来的照片,照片里母亲笑得温柔羞怯,身边之人,定是心爱的人。

        而且照片里的男人戴了名贵的手表,是个非富即贵的男人,从政也解释得通了。

        时瑾点点头:“很有可能。”

        九月一号,试课结束,姜锦禹正式入职于西交大计算机系。

        九月七号,《三号计划》剧组杀青,导演在秦氏酒店办了杀青宴,所有出演的演员都去了,唯独男主角苏问缺席,据说,苏问去国外看游泳比赛了。

        九月十五,虐待汤圆的那家黑店被封锁,店主夫妻非法宰杀动物,被判拘役,并处以罚款。

        九月十八,温家花房命案一审开庭,两位被告皆申请了私审,法院批准,不公开审理。

        法官高坐台上,旁边是陪审团。

        公诉方的检察官向法官申请证人上庭作证,法官允许,书记员传:“传证人姜锦禹。”

        少年坐到证人席,他的左边,是一号嫌疑人温诗好,右边是姜九笙,看了姜九笙一眼,她对他点点头,他便收回了目光,端端正正地坐着。

        公诉方检察官是检察院的首席,林检察官,五十多岁,一身正气。

        林检察官起身,走到姜锦禹面前,提问:“证人,请问你和被告温诗好是什么关系?”

        姜锦禹看了一眼被告席的温诗好,她还穿着囚服,神色憔悴,一改往日的强势与张扬,她眉眼低垂,两鬓的发散着,显得柔弱无害。

        姜锦禹转过头,神色冷静地回:“姐弟。”

        林检察官语气温和,不疾不徐道:“能说一下当年你在温家花房外看到了什么吗?”

        姜锦禹回头。

        坐在后面的温书华正看着他,眼里有泪光。

        他转过头去,说:“我到那里的时候,女人已经不动了,被告温诗好拿着相机在拍,花房里的男人突然醒过来,抓住了她的腿,让他打120,被告说,”姜锦禹顿了一下,毫不迟疑地开口,“你这种杀人犯,还不如死了。”

        林检察官追问:“然后呢?”

        “被告用力推开了死者,他后脑撞到了花架上的瓦盆。”

        “我问完了。”林检察官面向法庭,开始做总结陈词,“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团,根据证人姜锦禹的证词,死者姜民昌当时的意识还是完全清醒的,并向被告温诗好发出了求救,从当时现场的照片也可以判断,当时死者的出血量并不致死,尸检报告也证实了死者姜民昌的真正死因是颅骨凹陷性骨折导致的颅内出血,这一点也可以证实证人的证词完全属实。”

        林检察官发言完毕,法官与陪审团点了点头。

        法官问:“被告律师,还有没有问题要问?”

        “有。”坐在温诗好旁边的孔曹华站起来,走到姜锦禹面前,“证人姜锦禹,请问你和被告温诗好的关系怎么样?”

        姜锦禹沉默了。

        孔曹华立马说:“请你如实回答。”

        他回:“不好。”

        孔曹华又问:“证人,请问当年你多大?”

        姜锦禹平铺直叙地回:“八岁。”

        孔曹华手里拿着一支笔,不急不躁地:“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证人过去八年是不是患有自闭症?”

        被告律师,是要推翻姜锦禹的证词,从年纪,与被告关系,还有患病史入手。

        姜锦禹迟疑了一下,如实回答:“是。”

        孔曹华问完了,转身面向法官,掷地有声地道:“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团,证人在命案发生的当年,还不过是个八岁的孩子,不管是判断力还是记忆力,都尚不成熟,另外,证人和我的当事人关系十分不好,他的证词是否完全不带有私人感情,也无法考究,最重要的一点,证人在这八九年间,一直患有自闭症,而患有精神缺陷的病人,证词是可以视作无效的,还请法官大人和各位陪审团考虑一下证人的精神缺陷以及证词的可靠性。”

        法官与陪审团神色微变。

        公诉方林检察官立马站起来,再次走到姜锦禹面前:“证人,当年花房的情景你还记得吗?”

        姜锦禹回答:“记得。”

        林检察官问:“能描述一下那个花房吗?”

        姜锦禹不假思索地开口,少年的声音清越,音量不大,却清清楚楚:“花房的玻璃上都是绿萝,门口是兰花,两边摆了两排月季,月季后面有两颗小柏树,正对门口放了一个四层的花架,最上面是红色的三角梅,其次是紫罗兰,第二层是四时海棠,花架上面三层的盆栽都是瓷器底,只有最底下一层是瓦盆底,里面栽培的花是小木槿。”

        林检察官问:“你都认识?”

        姜锦禹顿了一下:“我母亲喜欢花,我认得很多花。”

        后面的温书华眼泪不停地掉,咬着牙,才没有发出声音。

        林检察官问完了,面向法官,陈述:“法官大人,可以播放一下二号证物吗?”

        二号证物是温诗好寄给警方的那盘视频。

        播放了十几秒钟,林检察官便按了暂停,用手里的激光笔指着视频上定格的画面:“从视频里可以清楚地看到温家花房里面的摆设与花卉,而这个视频,我的证人并没有看过,由此可以证明,证人虽然当年只有八岁,但不管记忆力还是判断力,都没有任何问题,另外,”林检察官又看向姜锦禹,问,“证人,请问这八年你有在做心理治疗吗?目前的精神状态如何?”

        姜锦禹沉着冷静地回答:“有,目前已经痊愈了。”

        林检察官问完,将资料呈堂:“法官大人,这一份是心理医生对证人的精神评估,已经可以确定证人的自闭症基本痊愈了。”

        法官看了一下证物,又传递给了陪审团。

        林检察官等了片刻,才开口:“一号证人已经问完了,请法官大人允许传召我方的二号证人薛荣信。”

        法官应允。

        书记员高声道:“传薛荣信。”

        姜锦禹起身,走到后面,坐在时瑾旁边,时瑾伸手,拍了拍他的肩,什么都没说。

        随后,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坐上了证人席。

        林检察官开始发问:“证人你好,请问你和当年负责温家花房的法医薛平华是什么关系?”

        薛荣信回答:“薛平华是我的母亲。”

        林检察官问:“当年你母亲辞去法医的工作,举家搬到了国外,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证人摇头:“不清楚。”

        林检察官又问:“以你父母当年的收入情况,足够支持移民吗?”

        “不够。”

        林检察官提了提嗓音:“那么,你们全家移民的经济来源是什么?”

        “不知道。”薛荣信思考沉吟了一下,回答,“我只知道我母亲突然多了一笔钱,而且辞掉了工作,因为这个原因,我父亲和母亲还大吵了几次。”

        “可以,我问完了。”林检察官转身,将一份资料递给了书记员,并且呈堂,然后林检察官开始陈词,“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团,这是银行的一笔汇款记录,时间刚好是八年前温家命案发生后的第七天,汇款方是被告温诗好的母亲温书华,而收款方是证人的母亲,也就是当年温家命案的负责法医薛平华。”停顿了一会儿,才有条不紊地继续说,“另外一份,是八年前薛平华出的法医报告,上面写的致死原因是腹部中刀导致失血而亡。”

        说完,等法官过目完,林检察官又递出了一份新的证据:“而这一份尸检报告则是最近法医对死者姜民昌的骸骨做了再一次周密详细检查后出的报告,这份报告里的致死原因却是颅骨凹陷性骨折导致颅内出血,且腹部中刀的出血量并不致死。”

        法官与陪审团一一翻看两份尸检报告。

        林检察官总结陈词:“由此,我们可以推论,当年薛平华的尸检报告是有问题的,当时的薛平华在法医界很有声望,是绝不可能出现这种错判的低级错误,也就是说,这份尸检报告被薛平华法医做了手脚,而指使他的人就是被告温诗好的母亲温书华。”林检察官转身,看着后座上的温书华,声音铿锵,字字有力道,“温书华为了保全女儿,所以用钱买通的法医薛平华,这笔钱,正是薛平华用来移民的那五百万。”

        温书华攥着手,头上有薄汗。

        林检察官转身,继续陈述:“为了替女儿脱罪,温书华甚至不惜让心理医生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做了精神诱导,也就是证人姜锦禹,心理医生的检测表明,证人姜锦禹的自闭症是外因诱导,而并非自然形成,也就是说,被告温诗好的母亲温书华在八年前为了将命案的真相掩盖,不仅收买了当时的法医,甚至连目睹了凶案过程的亲生儿子也没有放过。”

        话落,一时哗然。

        温书华咬着唇,泪眼婆娑,转头看向离得远远的少年,他笔直地坐着,看着前方,神色没有一点起伏,仿若与他无关,温书华眼泪忍不住,掉得更厉害了。

        法官这时问:“一号被告律师,有什么问题要提吗?”

        孔曹华站起来,道:“没有。”

        坐在他身旁的温诗好一直低着头,眼里噙泪,楚楚可怜般。

        一号嫌疑人审判告一段落,然后是二号嫌疑人姜九笙,她的律师是鼎拓律师事务所的宋律师。

        姜九笙淡定自若,没有什么情绪起伏,宋律师亦如此,不急不缓地起身:“刚才大家也看过了林检察官放的那段视频了,视频里死者姜民昌在遇害前,与前妻宋培起过激烈争吵,并且,死者也亲口提出,我的当事人并非他的亲生女儿,死者与前妻宋培争论无果时,杀害宋培,也就是我当事人的母亲,当时,死者情绪正处于狂躁中,而且当我当事人目睹了整个杀人过程后,死者姜民昌手里的刀是指向我的当事人的,而且他说了这样两句话。”

        宋律师模仿当时姜民昌的神色与口吻:“是我杀了她。”狠厉又杀气腾腾地说,“现在怎么办呢?被你看到了。”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7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