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50:货真价实的狗粮(29)

250:货真价实的狗粮(2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用这个,别脏了人家的车。”

    “……”

    谢荡公主这个嘴啊,被毒蛇吻过一般。

    她脑袋被缝了五针,在后脑勺剃了一撮头发,她的情丝啊,就这么从根断了,这是要她绝情绝爱吗?

    生无可恋的谈墨宝坐在车上,一路都在感慨:“算起来,我这是第二次当破头将军了。”扭头看谢荡,“嗯,算起来好像都跟你有那么点关系啊。”

    上一次是脑门,这一次又是后脑勺。

    她觉得吧:“谢荡,咱两上辈子一定是冤家。”

    谢荡瞥了她一眼:“我上辈子可不是貂。”

    谈墨宝:“……”

    荡哥,有点皮哦,哼,上辈子肯定是只貂,这辈子满世界皮。谈墨宝正脑补谢荡变成一只作天作地的貂时,他突然扔过来一句:“谢谢。”

    干嘛突然这么正经?

    谈墨宝摆摆手:“客气。”江湖儿女,她正义凛然地说,“你是我女神的师弟,四舍五入也就是我的师弟啦,汤圆是你妹,四舍五入也就是我妹了,打我妹妹,当姐的哪能不管。”

    谢荡:“……”刚刚说她是只貂,这会儿,又是只狗了。

    到了警局,小江问要不要私了,对方有私了的意思,谢荡坚决不和解,直接放话:“不告到他们坐牢,老子就不姓谢。”

    小江就领着谢荡去立案了,两姑娘面对面坐着等,一个抱着小土猫,一个抱着折耳猫,两只猫你看我我看你。

    谈墨宝真心实意地说:“今天谢谢啊。”

    秦萧潇义正言辞:“我又不是帮你,他们弄脏了我的包。”

    “……”

    这口是心非的小妖精!

    谈墨宝还是正正经经地道谢:“还是要谢谢。”要不是秦萧潇,她的熊猫血还不知道要流多少,她于她有救血之恩啊。

    秦萧潇勉为其难的样子,接受了:“要真想谢,以后看好你这只没教养的小土猫。”

    “……”

    丫的,不竖一身的刺不舒服是吧。

    谈墨宝大度,不跟她一般见识了,豪气云干地说:“不管怎么说,不打不相识,以后有什么用的着我的地方,吆喝一声。”

    她这个人,有恩报恩!

    秦萧潇一副‘本小姐不想理你’的表情:“我不跟网红打交道。”

    网红谈墨宝:“……”她这个样,交得到朋友算本宝输。

    这时,警局的门被推开了,白衣黑裤的男人走进来,生得干净周正,一身书卷气,着实是个俊朗的。

    “程会。”

    谈墨宝怀疑她产生幻听了,这还是那个嘴里总是带着刀子的秦萧潇的声音吗?居然让人听出了一股子乖巧,她抬头,果然,看见秦萧潇看着男人,一脸的乖巧相。

    这人会变脸吧。

    程会走过来,看了看秦萧潇,皱着眉:“有没有受伤?”

    她摇头,眼神很亮:“没有。”

    程会便没有再问什么,对值班的警察道:“我是秦萧潇的老师。”

    “去那边办了手续就可以把人领走了。”

    然后程会便过去办手续了,秦萧潇一路尾随,一副好好学生的样子。

    谈墨宝全程目瞪口呆,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一物降一物了,就好像那只叫八宝的苏格兰折耳猫,一碰见她家圆点小土猫,小辣椒秒变大总裁的小娇妻。

    办完手续,程会和秦萧潇先离开了,程会的车停在附近的停车位,要走一段路,秦萧潇抱着猫,不作声地跟着。

    她低着头,走在程会右边:“对不起,麻烦你了。”

    程会看她:“为什么不通知家里?”

    她习以为常般,语气很平铺直叙:“我家里人不会来。”秦行知道了,估计就一顿骂,云氏肯定会说她是麻烦精。

    秦家的情况,程会知道一点儿,没有再问了:“我送你回去。”他走到右侧,让她走在里面。

    秦萧潇连忙笑着点头,怀里的苏格兰折耳猫叫了一声:“喵。”

    程会看着那只猫。

    她介绍:“这是我养的猫,叫八宝。”

    他温声应了声:“嗯。”

    秦萧潇把手上的猫掂了掂,抱着放到程会跟前,哄着猫叫人:“八宝,叫程老师。”

    八宝被扰了清梦,一爪子过去:“喵!”

    还好秦萧潇眼明手快,赶紧后退了:“对不起啊程老师,八宝被我惯坏了,有点跋扈。”

    程会摇头,说没关系。

    秦萧潇有点恼,瞪了瞪八宝,它就缩了缩,往她怀里钻,讨好地舔她,撒娇:“喵~”

    程会看着那只猫,有点好笑,突然觉得这猫同她的主人性子很像,爪子很硬,牙尖嘴利的,不过有时候又有点软软的。不同的是,它跋扈是因为有人惯着,她却不是。

    录完口供、办完手续已经晚上七点了,谢荡和谈墨宝一同走出警局。

    “住哪?”谢荡问。

    谈墨宝也不客气,报了个地址,然后就抱着圆点上了谢荡的宝贝座驾,她一上车,就去开车载音乐。

    谢荡立马阻止她:“别放笙笙的歌。”

    谈墨宝当然想放偶像的歌:“干嘛?”

    谢荡瞅了她一眼:“我怕你跟着唱。”此时,他摆了一脸‘你唱歌怎么样你没点逼数’的欠揍表情。

    “跟着唱怎么了?”谈墨宝不服气,她唱首歌怎么了,她直播间的老铁都说了,她是灵魂派,唱歌那是能震撼灵魂的好吗,圆点也喵喵喵,赞同。

    谢荡毫不客气地实力怼:“会出车祸。”

    谈墨宝翻了个大白眼,本来是想放偶像的歌的,可想到上次的车祸,她还是觉得要珍爱生命,毕竟,她脑袋刚缝好,于是乎就放了一首小提琴曲。

    她听着听着,就昏昏欲睡了,腿上趴的猫,也睡眼朦胧了。

    她住的小区不远,二十分钟车程,车停到小区门口时,她已经靠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睡着了,两只手抱着自己,很没有安全感的姿势,脑袋搁在车窗上,头上缠着一圈白色的绷带,后颈的血迹干了,殷红殷红的,她腿上还窝着一只灰猫,一人一猫看起来都有点可怜。

    谢荡没有叫醒她,坐在车里等,等了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都还没醒。

    “谈墨宝。”他喊。

    对方没反应。

    谢荡伸出一根手指,戳她肩膀:“谈墨宝。”再戳,“谈墨宝!”

    抱着的那一团动了动,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地睁开了,扭头看谢荡:“嗯?”整个人都很恍惚迷瞪。

    看在她脑袋破了的份上,坏脾气谢荡公主嘴上语气好了很多:“到了。”

    她愣了十秒:“……哦。”然后直接拎着圆点扔出了车窗,扭头去解安全带。

    被扔得一个激灵的圆点:“……”

    谢荡问她:“几楼?”

    “二楼。”她奋力解安全带,没睡醒,愣愣的,解了好一阵,才咔哒一下。

    这个样,像个二傻子。

    谢荡对谈二傻子挥挥手:“去吧。”

    “哦。”二傻子就下车了,脚步有点飘,踉踉跄跄地往小区里走,她身后,还跟着一只小灰猫,喵喵喵个不停。

    谢荡想等灯亮了再走,等了三分钟,谈墨宝自己又下来了,换了一栋。

    谢荡:“……”平时的机灵劲儿哪去了。

    晚上,姜九笙带着姜博美去了谢家,汤圆前腿骨折了,身上还有多处外伤,但好在没有什么大伤,养养就没事了,汤圆前腿包成了一个粽子,趴在沙发上,谢大师正在一旁给汤圆做思想教育。

    谢大师很严肃:“还偷不偷吃冰激凌了?”

    汤圆仰头叫:“嗷。”

    谢大师耳提面命:“以后还跑不跑出去了?”

    汤圆抱头:“嗷。”

    谢大师义正言辞:“特别是陌生人喂的东西,还吃不吃了?”

    汤圆把头埋进沙发里:“嗷。”

    教育完了,严父模式下线,慈母模式开启,谢大师拿着木梳子,给穿着粉裙子的汤圆梳头上的毛,非常温柔地说:“爸爸以后不骂你了,不准再离家出走了,知不知道。”

    汤圆把肥壮的身子窝进谢大师怀里,撒娇:“嗷~”

    失而复得,谢大师真是恨不得可劲儿疼爱汤圆公主,爱抚它的毛:“我家汤圆真乖。”

    “嗷~”

    汤圆在谢大师怀里撒欢,那吨位,谢大师够呛,还是以后再疼爱吧,他把汤圆推开,温柔地问:“想吃什么狗粮,爸爸都给你买。”

    狗粮两个字,汤圆公主听得懂!

    它赶紧欢快地用脑袋去蹭谢大师的手:“嗷~”

    谢大师老来得子,别说孙子,谢荡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哪有小娃娃对他撒娇过,看着汤圆小公主这软绵绵胖乎乎的样子,心都要化了:“哎哟,我的小心肝哦。”

    汤圆小心肝继续蹭爸爸的手:“嗷~”

    谢大师情绪正浓,慈爱地抱着汤圆的头,心肝宝贝地顺它的毛,千叮咛万嘱咐:“以后再也不准离开爸爸了。”

    “嗷~”汤圆是个听话的小公主,听爸比的话。

    这时候,突然一声狗叫。

    “汪。”姜博美站在玄关,“汪。”

    汤圆回首一看,定睛,然后一爪子就推开了谢大师:“嗷!”狗子哥哥!

    它撒丫子跑过去,虽然就三条腿落地,但它身残志坚,用最快的速度扑倒了姜博美弱小的身体。

    被抛弃的谢大师:“……”

    被泰山压顶的姜博美:“……”

    欢欢喜喜抱着狗子哥哥的汤圆:“嗷~”

    看见汤圆包成粽子的爪子,姜博美收回了爪子,没推开它,难得放弃挣扎,任汤圆蹂躏。

    姜九笙看了一眼滚作一团的两只狗,走进客厅,问正闷闷不乐的的谢大师:“汤圆没事吧?”

    谢大师瞟了一眼那只有了公狗忘了爹的白眼狗:“没事,养两天就活蹦乱跳了。”然后看向姜九笙,“笙笙啊,我问你个事。”

    “老师您说。”

    谢大师组织了一下语言:“今天救汤圆的那个姑娘,”他贴切地形容了一下,“就是脑袋被砸破了还特彪悍的那个姑娘,你认识吧。”

    姜九笙已经听说了这事,点头:“认识,她是我的朋友。”

    谢大师两眼一亮,追问:“那姑娘人怎么样?”他看着是不错,有勇有谋重情重义,是个江湖好儿女。

    姜九笙没听出来谢大师的弦外之音,实话实说:“嗯,是个很好的人。”

    谢大师眼睛都笑眯了:“我看着也是,讲义气又护犊子,跟荡荡一样。”脸笑成一朵菊花,谢大师问,“那姑娘有男朋友吗?”

    姜九笙明白谢大师的意思了,笑着摇头:“还没有。”

    谢大师更满意了,自顾点点头,由衷地感叹:“果然,是个优秀的姑娘啊。”

    这时候,谢荡回来了,往沙发上一坐,瞅了姜九笙两眼,没说话,把她那杯没喝的茶给喝了。

    谢大师逮着他问:“荡荡,你有没有送汤圆的救命恩人回家呀?”

    谢荡不咸不淡:“送了。”

    哎呀,这发展好。

    谢大师接着循循善诱:“你看人家姑娘为了咱们家汤圆都头破血流了,是不是得感谢人家?”

    谢荡还能不懂他家老头那点心思,成天张罗着给他找对象。

    谢荡扔了颗葡萄到嘴里:“她有只小土猫,你可以把汤圆拾掇拾掇,送过去以身相许。”

    谢大师:“……”有生之年不知道能不能当爷爷啊!

    那边,汤圆闻言,立马扭头,冲它荡哥叫:“嗷!”汤圆是狗子哥哥的!

    叫完,汤圆一把抱住狗子哥哥的脖子,撒欢。

    被压得快要散架的姜博美勉勉强强应了:“汪。”

    九点的时候,时瑾过来接姜九笙和姜博美,他在酒店开完会直接开车过来,姜博美坐后座,它当然想妈妈抱着它坐,但时瑾爸爸不让,暴君!

    副驾驶的座位上放了一个文件袋,姜九笙拿起来:“这是什么?”

    时瑾给她系安全带:“你母亲的资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