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48:为了怀宝宝而努力努力!(27)

248:为了怀宝宝而努力努力!(2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宝宝,给我亲一个吻痕出来。”

    “……”

    姜九笙红着脸,勾住时瑾的脖子,在他脖子上吮吸。

    他皮肤白,她就吮了两下,便有痕迹了。

    时瑾满意了,张开手,把她整个环住,低头深吻她,这才伸出舌尖,在她唇齿间用力勾缠。

    她爱喝酸奶,有一股奶味,他喜欢得不行,让她躺在沙发上,把她嘴里的奶味舔个干净了才放过她。

    姜九笙笑了,时瑾有时候亲她的时候,像只狗……

    某只趴在阳台上思考人生的狗:“汪。”

    “我想不明白。”姜九笙躺在时瑾腿上,找了舒服的姿势窝着。

    时瑾领口敞着,露出漂亮的锁骨,上面有个暧昧的红印,他伸手,修长的手指拂了拂那个痕迹:“想不明白什么?”

    “都是她的孩子,为什么偏袒得那样厉害。”想到锦禹,她心情低落,意难平,“对锦禹很不公平。”

    就算做不到一视同仁,但怎么能为了一个,而伤害另一个。

    “如果只能保全一个的话,两害相较取其轻。”时瑾微微顿了一下,“而温诗好身上多一个筹码。”

    她抱着时瑾的腰,避开他的伤口:“温氏银行?”

    时瑾点头:“温志孝教出来的女儿,都是利己主义,温书华也不是不爱自己的孩子,只是她最爱的还是自己,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她可以当一个慈母,可若有冲突了,要另当别论。”

    一家子疯子!

    “锦禹不算不幸,他遇到了你。”时瑾低头,看着她的眼睛,说,“你最好。”

    姜九笙被他夸的笑了,心情好了许多。

    时瑾摸了摸她的脸:“我去给你做饭。”

    她抱着不撒手:“还不饿。”

    他便不动了,让她懒洋洋地躺在腿上,她半眯着眼,在他怀里蹭。

    “笙笙。”

    “嗯。”

    时瑾伸手,落在她腹上:“这个月例假来了吗?”

    她点头,有点失望,怎么还没有怀上宝宝。

    他把手放在她肚子上,轻轻揉了揉,问她:“做吗?”

    “……”

    她把头埋在他腿上,小声地说:“你身上有伤。”

    “我们轻一点。”

    然后,容不得她拒绝了,时瑾让她跨坐在身上,手摸到一个抱枕,扔了出去。

    正中姜博美的脑袋。

    正在阳台思考人生的它:“……”它做错什么了?嗷嗷了两声,乖乖钻到狗窝里去了。

    爸爸定的家规,被砸了就要藏起来,不说滚出来就不能出来。

    孔曹华受温书华所托,去了看守所见温诗好,几天没见,她憔悴消瘦了很多。

    “温夫人让我带句话给温小姐。”孔曹华转述了温书华的话,明明白白地说,“夫人让你认罪。”

    温诗好几乎不假思索:“不行!”她态度坚决,语气不容置喙,“必须主张无罪,我不能坐牢,我不坐牢!”

    孔曹华料到了她的反应,就事论事:“如果主张无罪,一旦败诉了,至少会判七年以上。”语重心长,又说,“若是认罪,主张过失杀人,不会超过五年。”

    温诗好立马问:“姜锦禹呢?”

    “他会出庭作证。”基本杀人罪是逃不掉了,是故意杀人,还是过失杀人,就要看官司怎么打,看法院怎么判。

    温诗好闻言,冷笑:“我就知道,这头白眼狼早晚要来反咬我们温家一口。”她瞳孔里全是红血丝,又气又恨,戴着手铐的手攥着拳头,“如果我被定罪,那姜九笙呢?她会判多少年?”

    温书华也问了这个问题,不知道这对母女怎么想的,管好自己的案子就行了,就是非要看到别人也不好才甘心。

    孔曹华实话实说:“法医的尸检报告可以证明,那一刀并不致死,杀人罪不成立,姜九笙那边应该会主张正当防卫,如果胜诉的话,会当庭释放,就算是败诉,顶多被判拘役。”

    时瑾把整个鼎拓律师事务所都请来了,宋大状亲自上阵,败诉,基本没可能。

    温诗好听完就不服了,气急败坏:“我去坐牢,她却无罪释放,凭什么!要不是她先刺那一刀,我怎么会推姜民昌,她才应该负主要责任。”

    还能这样推卸?

    孔曹华提醒:“死者的致死原因是——”

    温诗好厉声喝止:“够了!我花重金请你来,是想让你替我脱罪的,而不是来提醒我杀了人。”

    还没清醒呢。

    她根本听不进去,多说无益了,孔曹华最后一次作为律师提醒她:“如果温小姐你决意要主张无罪的话,那请你做好最坏的打算。”

    温诗好气得拍桌站起来,起得太猛,胃里顿时翻江倒海,脸色煞白,蹲在地上就开始干呕。

    孔曹华想到了什么,不太确定地看向温诗好:“温小姐你这是?”

    她蹲着,擦了擦了嘴,眼神突然发亮,她想起了温书甯,想起了有一种刑罚,叫缓期执行。

    当天,温书华就飞了中南,下飞机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她直接去了秦家。

    下人来报:“大夫人,温家夫人来了。”

    章氏眼里闪过一丝不悦,将手里的茶喝完了才道:“请进来吧。”

    温书华行色匆匆地进了二楼客厅。

    章氏没有起身,坐在沙发上,招待说:“温夫人,坐。”又吩咐下人,“给温夫人上茶。”

    一口一个‘温夫人’,态度摆得明明白白,她秦家,根本不承认温家这个儿媳。

    温书华落在对面,神色倒从容:“我们两家已经结亲了,亲家母也太客气了。”

    “结亲是结亲了,证也领了,”章氏话锋一转,话里有话,“可我是一杯媳妇茶都没喝。”

    翻脸不认人是吧?

    老刁婆!

    温书华把肚子里的怒火压下去:“媳妇茶等诗好出来了敬多少杯都没有问题。”

    章氏笑了,眼里有显而易见的嘲讽:“出来?几年后?”

    温书华品了一口茶,竟是心平气和,成竹在胸般:“那就要看亲家母怎么帮忙了。”

    章氏笑着打太极:“温夫人也太看得起我了,我们秦家就算再家大业大,可法庭的事,我们也插不上手。”表情为难,又说,“而且你也知道,明立出了点事,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哪有精力去管别的事。”

    温书华直接翻了茶盖,扣在了桌子上:“那你们要眼睁睁看着你们秦家的骨肉在牢里出生吗?”

    章氏的脸色变了。

    温家花房的案子,已经立案提交法院,开庭的日子定在了下个月的中旬。

    另外,谢大师家的汤圆已经失踪足足五天了,警方都已经放弃了,说可能狗肉汤都没得剩了,谢大师终日以泪洗面,寻思着要给汤圆立个衣冠冢。

    长安路有条步行街,步行街后面左拐,往里,又有条小吃街,街道很长,从街头到结尾,有将近一公里,里面小巷环绕,餐厅饭店数不尽数,是江北最有名的食街。

    谈墨宝今儿个面基,就约在江北,她就特地选了长安路的小吃街。

    和她面基的姑娘是主播仙草,先前谈墨宝被平台的小婊砸冷儿泼脏水,和仙草一起手撕过冷儿那个绿茶,两人臭味相投,一来二往地就结成了一对基友,那是相见恨晚,相谈甚欢呀。

    仙草捧着杯奶昔,问谈墨宝:“墨宝宝,你真是谈氏药业的千金?”

    陈年旧事了,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谈墨宝敷衍过去:“好汉不提当年勇啊。”

    那就不提了。

    仙草开始向她吐槽小婊砸:“你不知道那个冷儿有多婊,自从凉了之后,天天在直播间卖惨,这也就算了,还去我男朋友那嘤嘤嘤,彻底当我死了。”

    仙草有个男朋友,也是网络主播,打游戏的,之前当电竞选手,颇为受欢迎,后来就转了主播行业了,仙草也是DY排的上号的名人,与她男朋友是公认的一对儿。

    谈墨宝欲言又止啊:“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仙草同志抱拳:“女侠请讲。”

    谈墨宝就说实在话了:“你那个男朋友,目测是个渣啊。”

    仙草把手里的饮料放下:“不用目测了,皇家血统98K纯渣!完全没添加。”来,听姐给你讲讲渣男的故事,“上次他跟我视频,只露了脸,丫的,后面镜子里照出来个小妖精,蹲在那里给他口。”

    谈墨宝听得热血沸腾了:“我靠!战斗机啊!”

    仙草抖抖鸡皮疙瘩:“差点没把我恶心死,还好老娘没让他碰过,不然一吨去脏粉都不够。”

    谈墨宝就费解了:“这种人渣你还留着干嘛?分尸吗?”

    仙草一脸大义凛然:“卖啊。”

    卖?

    谈墨宝虚心请教。

    “卖人设!等我搜集到了证据,我就卖被渣男欺负的弱女子人设,借机炒一把,还能把渣男往死里踩。”仙草大笑三声,“哈哈哈,不火我跟渣男姓渣!”

    谈墨宝竖起了大拇指:“佩服。”

    仙草摆摆手:“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姑娘两个意气相投,说了好一阵体己话,说得都渴了,谈墨宝才想起来:“诶,我家圆点哪去了?”她是抱着猫来面基的,这会儿,猫毛都没看见,她猜,“不是又搞小野猫去了吧。”

    她家那小土猫,丫的,小色猫一只,蛋蛋都割了,还总是出去撩小野猫。

    谈墨宝让仙草先吃着,她去厕所放个水,顺便找找她家小色猫,她顺着大厅到厨房的那条路找,边边角角都寻了一遍。

    “圆点。”

    “圆点。”

    “圆——”

    谈墨宝定睛一看,果然,她家小土猫圆点大总裁正按着一只苏格兰折耳猫在那舔得不亦乐乎,苏格兰折耳猫像个小娇妻一般,娇羞地喵喵喵。

    这小畜生呀。

    谈墨宝再看,觉得这折耳猫好生眼熟啊。

    这时,不远处有人在喊:“八宝。”

    “八宝!”

    谈墨宝抬头,表情有点精彩了,她想起来了,这折耳猫不就是先前在宠物店被她家圆点睡了的那只高贵血统猫吗?

    听到主人在喊,八宝动也不动,两只爪子抱着大总裁圆点,又是舔又是蹭。

    猫的主人有点恼,对高贵血统猫怒喊:“过来,八宝!”

    八宝不听,就要和总裁哥哥在一起。

    秦萧潇:“……”

    两个猫主人你看我我看你,真是冤家路窄啊。

    秦萧潇说:“怎么又是你的小土猫。”

    谈墨宝笑嘻嘻:“嘿嘿,又是你家的折耳猫。”她感慨,“缘分呐,缘分呐。”感慨完,她又说,“不过秦小姐你放心,上次我家小土猫把你家折耳猫上了之后,我就带它去割了蛋蛋了,它就是有那心也没那本事让你家的小母猫怀上野种了。”

    秦萧潇哼哼了一声:“我又没说什么?”转头对自己的猫说,“八宝,快过来。”

    八宝娇羞地在舔圆点的毛。

    秦萧潇:“……”这个见色忘主的家伙!

    谈墨宝打圆场,煞有介事地说:“它们可能是相爱了吧。”也冲着自己的猫命令了一句,“圆点总裁,快放开你的小娇妻!”

    圆点立马站起来,一抖,把八宝抖地上了,八宝立马又凑过去。

    秦萧潇:“……”

    正当圆点大总裁和它的小娇妻在依依不舍的时候,突然传来狗叫声。

    “汪!”

    “汪!”

    谈墨宝和秦萧潇一同看过去,就见一个穿着围裙的男人手里拿了个擀面杖追着一条狗,边追边骂:“你个小畜生,你还跑。”

    被追赶的是一只二哈,它像很虚弱,没力气似的,跑不动,摇摇晃晃地,撞倒了一箱空酒瓶子,狗身无力地一软,倒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