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46:时瑾报复,花房命案的关键(2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副队赵腾飞悠悠回了句:“时瑾带来了她的就医证明。”

    就医?姜九笙一人能揍一群人啊,看着没病啊。

    小江问:“是什么病?”

    “抑郁症。”赵腾飞解释,“而且姜民昌的死因出了尸检报告,她的嫌疑基本可以考虑排除,所以上面就批下来了。”

    “那没有这么快吧?”

    小江还是太单纯,太天真,太无邪。

    赵腾飞问他:“时瑾是一般人吗?”

    哦,开后门!

    缉毒科与缉私局可都还要和时瑾合作呢!开点后门怎么了!怎!么!了!

    小江学到了。

    办完手续,已经八点多了,时瑾与姜九笙前脚刚走出警局,霍一宁后脚就跟过去了。

    他开门见山,长话短说:“有几句话在警局里面不好说。”

    时瑾牵着姜九笙,看向霍一宁,等他的下文。

    霍一宁看姜九笙,说:“你到时候会和温诗好一起上庭,都是被告方。”他简明扼要,“也就是说,只要判了温诗好杀人罪,你这边就没问题了。”

    两个嫌疑人,立场有对立,一个被判了罪,对另一个就是最好的自证。

    “当年尸检的法医已经去世,温家汇款证据有,那位法医的家人也会过来作证,尸检报告上的致死原因也不会有问题。”霍一宁顿了顿,重点强调,“这个案子的关键,是姜锦禹。”

    姜锦禹是温诗好定罪的最关键证据,不管是尸检报告,还是汇款证明,都属于间接证明,没有一个直接证据是指向温诗好的,而锦禹,就是唯一的直接目击者,可以说,能不能判刑,就看姜锦禹的证词。

    霍一宁总而言之:“一旦他的证词被采纳,温诗好被判故意杀人或者过失杀人的可能性就非常高,同样,只要证词不被采纳,或者没有出席作证,光凭收买法医与尸检报告很难给温诗好定罪,毕竟这些证据都没有和她直接挂钩。”他看向时瑾,语气郑重,“我的意思你们懂吧,注意一下,温家肯定会从姜锦禹那里下手。”

    时瑾点头,道了谢:“谢谢提醒。”

    霍一宁说完,走人,剩下的,看时瑾的了。

    回去的路上,姜九笙一直心绪不宁,看着窗外若有所思,时瑾没有立刻把车开进御景银湾的车库,停在路边。

    时瑾解了自己的安全带,靠近姜九笙:“想什么?”

    她转过头来,还穿着白天参加婚礼的那件黑色礼服,夜里,黑色浓重,像她眼瞳的颜色:“温诗好毕竟是锦禹的亲姐姐,如果他不愿意出庭作证,我也完全能理解他。”

    温书华对锦禹有生恩养恩,毕竟是至亲,会于心不忍也情有可原。

    “他出不出庭作证让他自己拿主意。”时瑾抬手,绕到她脑后,把她盘着的发放下来,“温诗好定不定罪,姜锦禹可以说了算,不过你这边,我已经让律师做好准备了,我要万无一失,不会通过去给温诗好定罪来摆脱你的嫌疑,我们主张你那一刀不致死就行了,而且温诗好的那个视频也可以作为证据,当时你目睹了姜民昌杀害你母亲,姜民昌对你是有伤害意图的,所以我们可以主张是正当防卫,而正当防卫致使轻伤是不用负刑事责任的。”

    怎么能让他家笙笙冒险。

    温诗好不是定数,他要万无一失,不可能把所有出路都赌在那头,他自然做了几手准备。

    姜九笙明白他的意思:“我那一刀是不致死,但不能排除姜民昌致死的那一下跟我没关系。”

    温诗好的视频刚好卡在时瑾要带她离开,如果现场没有证据证明除了她和时瑾,还有第三个人来过,她依旧是最大嫌疑。

    “能证明。”时瑾说,“陈杰就是证人,他亲眼看见我们离开了温家。”

    对了,当时花房外面还有个陈杰。

    显然,陈杰没有看到最后,证明不了温诗好出现过,但却可以证明姜九笙没有造成二次伤害。

    当时的情况是温诗好一直躲在玻璃房后拍录,姜民昌杀害宋培之后,姜九笙进来,刺伤了姜民昌,之后时瑾接了她的刀,陈杰便是这时候入室偷盗完,看见了时瑾在擦掉刀上的指纹,并带姜九笙离开了,陈杰惊慌离去后温诗好才走进了花房,只有锦禹才是最后看到了她推人致死的唯一目击证人。

    到头来,陈杰这个替罪羔羊,才是姜九笙的证人。

    她并不抱希望:“我害他坐了八年牢。”他怎么可能会帮她作证。

    时瑾握住她的手,纠正:“不是你,害他坐牢的是我,是我收买了他的父母放弃了重审。”夜里凉,时瑾把车上的毯子盖在她的腿上,“而且,我去见过陈杰了,他会出庭作证。”

    陈杰坐了八年的冤狱,怎么可能毫无芥蒂。

    “你怎么说服他的?”姜九笙能肯定,陈杰一定向时瑾提了要求。

    时瑾耐心地跟她解释:“陈杰不傻,他给你作证,很大程度上也在自证,只要温诗好被判了杀人罪,他就能无罪释放。”他拂了拂她的脸,心里软得不像话,亲了亲她,“笙笙,不要自责,他坐牢跟你没有关系,这件事要负责的不是你,是我,是陈杰的父母,当年,陈杰的母亲为了钱自愿放弃二审,我并没有强迫他们,我给的钱也足够付陈杰八年的时间,比起我们,陈杰更恨他那对见钱眼开的父母,当然,这件事我依旧难辞其咎。”他说,“所以,陈杰向我提出了要求与索赔。”

    “什么要求?”

    时瑾娓娓道来,全部告诉她:“如果温诗好不能被判罪,陈杰不能当庭释放,我就必须用别的办法把他弄出来,另外,”时瑾顿了顿,说,“他要一个亿。”

    八年冤狱,索要一个亿,可是说是狮子大开口,不过,肯要钱就好,时瑾最不缺的就是钱,能用钱算干净的账,就不会麻烦。

    陈杰这八年牢,倒把人坐通透了,知道怎样对自己利益最大。

    姜九笙眉头稍稍舒展:“这样也好。”

    至少还能弥补。

    说完案子,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姜九笙伸手,摸到时瑾腰间,他身上还绑着绷带,她轻轻摸了摸,问他:“你的伤,是秦明立弄的?”

    时瑾乖乖不动,让她摸:“嗯,是他把消息放出去,给我招来了一堆仇家。”

    秦明立真是太欠打了。

    姜九笙想揍人了,问时瑾:“现在还动不了他是吗?”

    时瑾脱口而出:“暂时不能杀。”他反应了三秒,为了显得他不那么凶残粗暴,改了口,“暂时不能动,秦行还不信任我,秦明立若是死了,”顿住,为了显得他不那么麻木不仁,又改口,“若是秦明立倒台了,秦行要防范的就是我,他手里还有老底没有交代出来,目前得留着秦明立。”

    秦行是个猜忌心很重的人,掌控欲很强,他可以杀妻屠子,但,也只有他可以。

    姜九笙被他频频改口的话逗笑了:“那能揍他一顿吗?”

    “能。”揍几顿都可以。

    姜九笙便合理建议了:“揍狠一点。”

    “好。”

    不提秦明立了,她压下身体,趴在时瑾腿上,掀起他的衣服,轻轻给他吹了吹伤口。

    时瑾:“……”

    她这么吹,能要他的命。

    他把她捞起来,堵住她的嘴,再让她吹下去,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禽兽的事来。

    当天晚上,秦明立夜行回家,被人蒙头揍了一顿,鼻青脸肿断了一只手,连夜送去医院,路上又出了车祸,肺出血。

    之后,秦明立就一直住在医院,而温诗好,住在牢里,夫妻也算是共患难了。

    温诗好在江北刑事拘留,温书华没有回云城,暂留江北的住所,为其周旋打点。当天晚上,律师见过温诗好之后,便去面见了温书华。

    “能不能让我见诗好一面?”

    温书华请的律师是大名鼎鼎的大状孔曹华,除了鼎拓律师事务所,行内以孔曹华最为名气大,在刑事案件方面,很有声望。

    他摇头:“在判决下来之前,家属不可以会面。”这是最基本的,杀人嫌犯在判决前,不可能能会面家属。

    温书华立马问:“花钱和动用关系也不行?”

    孔曹华还是摇头:“别人还好说,可负责这个案子的刑警是刑侦队的霍队长,那个人是出了名的油盐不进,不缺钱,而且家里背景很硬,走不了捷径。”

    律师圈的人,没有不知道霍一宁大名的,律师怕他,罪犯更怕他,被他咬住的嫌疑犯,要脱身,基本不太可能,而且那个家伙,还敢打犯人,要不是这样,他早升职了,偏偏每次要升职的时候,他揍个强奸犯杀人犯什么的,去九里提当几天交警,就又回刑侦队了,让许多只认钱不认罪犯的律师很头疼,偏偏,那个家伙家里背景不得了,中央都有人坐镇,谁都动不了他。

    所以,孔曹华也没办法,都得按霍一宁的规矩来办。

    “不是有个叫取保候审的吗?”温书华神色迫切,一心想着把温诗好保出来。

    孔曹华继续否决:“杀人案件是不可以办理取保候审的。”

    温书华急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女儿怎么办?”

    孔曹华没有继续这个没有可谈性的话题,而是正色道:“温夫人,目前最重要的是尽快确定这个案子的主张方向,我已经见过温小姐了,她的态度很坚决,要主张无罪。”孔曹华补充,“减刑有减刑的打法,无罪有无罪的打法,必须尽快确定。”

    温书华纠着眉头想了很久:“如果主张无罪,胜诉率高不高?”

    孔曹华摇头:“说实话,很低。”他详细解释,“公诉方手里有尸检报告,还有当年负责尸检的法医受贿证据,再加上那段视频里,两位死者争吵时透露了温小姐父亲被害一事,也就是说杀人动机也成立了,再加上证人证词,被判处故意杀人罪的可能性很大。”

    温书华越往下听,脸色越难看:“如果不能主张无罪,还有没有办法减轻刑罚?”

    孔曹华回:“可以主张过失杀人。”他把资料都翻开摆到温书华面前,“当时温小姐还未成年,在目睹凶案现场后,惊慌失措而导致推倒了受害人,并非蓄意谋杀,主张过失杀人的胜诉率很高,如果温小姐有悔过表现,也许会酌情量刑。”

    若是主张无罪,败诉了的话,刑罚肯定不轻,可主张过失杀人,虽然保守,可要完全放弃当庭释放的可能,依照诗好的性子,她不可能会同意。

    温书华拿不定主意:“让我再想想。”

    第二天,孔曹华去看守所见了温诗好,她只让他带了一句话给温书华。

    “不要让锦禹出庭作证,不管用任何方法。”

    温诗好在婚礼上当众被警察带走,全网铺天盖都是她被拘留的消息,因为是公众人物卷入杀人案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警察局外天天有记者去蹲守,可案件保密,警方对此,一律缄默。

    姜九笙倒并没有被媒体挖出来,或者,被挖出来了,然后又被截下来了。总之,有钱能使鬼推磨,有权能使磨推鬼,姜九笙过得还算太平。

    姜九笙停了所有通告,暂时在家等案件上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