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45:你打他一下,我断你一只手(24)

245:你打他一下,我断你一只手(2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霍一宁没耐心了:“立刻带走。”

    周肖上前帮忙,与蒋凯一起,直接把人拖出去,温诗好发了狠地挣扎,高跟鞋掉了,头发也乱了,皇冠砸在红毯上,她化着精致的妆,却像个疯子,张嘴大喊,五官狰狞。

    “你们放手!”

    “放开我!”

    “不是我,是姜九笙!”

    “姜九笙杀了人,她才是杀人犯!”

    “……”

    温书华六神无主,红着眼直喊:“诗好。”

    “诗好。”

    “诗好!”

    温诗好被架着往外拖,露肩的婚纱也歪了,她回头,戴着手铐的手胡乱挥舞,妆发凌乱,她歇斯底里地在喊。

    “妈,救我。”

    “我不要坐牢!”

    “妈,妈!”

    “快让他们放开我!”

    “我不坐牢,我不坐牢!”

    “……”

    温诗好被带走了,记者一窝蜂地跟上去,生怕漏拍了什么,一个个紧追不舍。

    汤正义走到姜九笙面前,故意把声音放小了一点:“姜小姐,这个案子需要你协助调查,也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姜九笙还没开口,宇文冲锋站起来,挡在她前面:“她十五分钟后自己开车过去。”外面蹲守的媒体那么多,姜九笙若是跟着警察出去,记者会怎么写。

    汤正义想了一下,给了方便:“那你快点过来。”

    姜九笙点头,道了谢。

    汤正义就先出去了。

    人一走,宇文冲锋就拉着个俊脸:“怎么总摊上麻烦事。”捏捏眉心,训她,“能不能让我省心点。”

    数落完,他还不是拿出手机,一边拨电话,一边嘱咐她:“我马上给你找律师,你去警局不要乱说话。”

    骂归骂,宇文冲锋到底还是很护她。

    她认真听训,认真道谢:“谢谢老板。”她记下了,他待她掏心掏肺,以后她要披肝沥胆地还。

    宇文冲锋抱着手,语气很不客气:“多写几首歌,赚钱回报。”

    她笑着点头。

    这时,礼堂内,宾客都在议论纷纷,秦家两位夫人脸上的表情都很不好看,新郎秦明立更不用说,全程黑着一张脸。

    大喜之日,新娘入狱,估计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真是好一出跌宕起伏的戏码,宾客们都看得目瞪口呆。

    这会儿,众人回过神来,也都不急着离场了,实在忍不住说上两句。

    一位身穿深紫色礼服的贵妇感慨道:“温家有毒吧。”

    身边的妇人立马附和:“我也觉得,先是温家的老爷子,然后是温二小姐,现在又轮到温诗好,一个一个出事,跟撞了邪似的。”

    温家真是祸不单行啊,一个赶着一个遭殃,

    就有人说了:“什么撞了邪,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说话的此人嗓门大,振振有词,“杀人,抢劫,漏税,还有什么是温家干不出来的。”

    也是,都是作奸犯科。

    不知那位男士竟也忍不住,嘴碎了一句:“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可不是说,这接二连三地下狱,肯定是温家的家教就有问题,反正,这温家,是彻彻底底被一众世家豪门列入拒绝往来户了。

    话闲话的宾客们也不怕被听到,还在场的秦家夫人与温家夫人听得脸上都一阵青一阵白,脸色好不精彩。

    章氏忍无可忍,对温书华发作:“婚礼闹成这样,我秦家的脸都被丢光了。”

    温书华咬咬牙,赔罪:“抱歉,亲家母,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诗好什么都没做过,也绝对不会有事。”

    “最好是这样,要不然,”章氏哼了一声,语气轻蔑,毫不掩饰她的愤懑,“我秦家可娶不起一个杀人犯。”

    杀人犯三个字,彻底惹恼温书华了,她也顾不上撕破脸,沉了眼:“亲家母,你说话还请注意分寸。”

    章氏嗤之以鼻:“我说错什么了?众目睽睽之下,你女儿可是被警察抓走的,她要是没犯事儿警察能抓她?杀人罪,那可不是儿戏!”

    要是她没有记错的话,温家花房入室偷盗的那个案子,可是死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温诗好的继父。

    “诗好就算有万般不是,她也已经和明立领了结婚证,算是你半个秦家人,你不袒护她不要紧,但也请别污蔑她。”温书华越说越气,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了,“反倒是你自个儿的儿子,结婚当天还和不三不四的女人搞在一起,教养都学到狗肚子去了。”

    章氏被数落得怔了一下,随即恼羞成怒:“你少信口雌黄。”

    “是不是信口雌黄,问问你的好儿子就知道了。”

    温书华撂了脸就走人,与章氏闹得不欢而散。

    在一旁看好戏的秦二夫人云氏,心情就很畅快了,拂了拂身上的旗袍,身段窈窕地站起来:“这婚结的,真是精彩。”

    章云柯找了个好儿媳啊。

    突然想到了什么,云氏扭头看秦霄周,警告他:“你以后挑女人可得把眼睛睁大了,你要是敢娶什么不明不白不三不四的女人,就给我滚出秦家,一分家产都别想分到。”

    秦霄周一脸‘干我屁事’的表情:“我不娶行了吧。”

    云氏:“……”她怎么生了这么个鬼东西,分分钟都想掐死他!

    礼堂外,停了四五辆警车,温诗好就被扣押在一辆车上,温书华刚想过去打点一下,看见了警车旁站立的少年。

    她难以置信:“锦禹,你——”

    姜锦禹抬了头,朝温书华走过去,眼里没有一点动容,神色漠然:“我回来了。”

    温书华紧紧盯着他,眼眶倏地红了:“是你指证了你姐姐?”

    他面无表情:“是我。”

    温书华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打在他脸上,她气得手都在抖:“你还是不是人,她是你亲生的姐姐!”

    被打的右边脸颊迅速就红了,上面还有指甲划破的血痕,姜锦禹把头抬起来,抹掉嘴角的血,眼里一点浮动都没有,看着温书华,目光寒凉:“我也是你亲生的儿子。”

    可你又是怎么对我的……

    温书华气在头上,抬起手就要打,半空中,被截下了。

    “你再打他一下试试。”

    声音,冷得彻骨,怒不可遏。

    温书华回头,撞见一双潋滟清霜的桃花眼。

    是姜九笙。

    她甩开温书华的手:“你再打他一下,我折了你只手。”

    温书华没站稳,趔趄了两步,抓着包的手攥紧,咬了咬牙,额头青筋凸起:“你姐姐说得对,你就是个白眼狼。”她怒红着一双眼,定定地瞪着姜锦禹,“我怎么就生出了你这种没有良心的小畜生,连自己的血亲都咬。”

    姜锦禹垂下眼,放在身后的手,握紧,将掌心掐破,他张张嘴,想说什么,眼前突然被挡住,姜九笙站在他面前,伸手,把他护在了后面。

    姜九笙很久没有动过怒了,眼里全是戾气:“温女士,你若是不会说话,可以闭嘴,可你要再骂我弟弟一句,我都会记在你女儿头上,然后全部还回去,让她把牢底都坐穿。”

    温书华怒目圆睁:“你——”

    姜九笙打断她:“你不信可以试试。”

    温书华恨得咬牙切齿,可到底不敢再惹恼姜九笙,愤愤转身。

    姜九笙回头,看了看姜锦禹的脸:“疼不疼?”

    他摇头。

    时瑾同他说了,她不是姜民昌的女儿,她和他也不是亲生姐弟,只是,有什么关系呢?打他的是温家人,而将他护在身后的人,是她,问他疼不疼的人,也是她。

    他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腕:“姐,我回来了,不会让温家人欺负你了。”

    是他不好,不知道她恢复了记忆,也不知道温家人贼喊抓贼,也是他不好,这么久才病愈,这么晚才回来。

    姜九笙眼眶有点红,说:“我也不会让他们再欺负你。”

    时瑾站在车旁,看着姐弟俩,嗯,他去欺负温家人就好了。

    姜九笙这才看见后面的他,走过去,仔仔细细地看他:“有没有受伤?”

    时瑾不太愉悦:“终于想起我了。”

    她笑了笑,张开手去抱他。

    他闷哼了一声。

    她立马僵住了:“怎么了?”

    时瑾说没什么,姜锦禹接了话:“姐夫受了枪伤。”

    姜九笙脸色顿时变了,手顿住,不敢动了。

    时瑾抓过她的手,带着环在了自己腰上,俯身把她抱紧,低声地说:“没有大碍。”

    她才不信他哄人的话,怕扯到他的伤,也不敢乱动,有点急:“给我看看。”

    时瑾压低了声音:“笙笙,有人。”他靠近她耳边,“去车里。”

    “……”

    时瑾的腰部右侧受了枪伤,子弹悬过,只是擦伤,并不严重,他先送姜九笙去警局,在路上,姜锦禹说,时瑾是为了救他才受伤的。

    时瑾说别自作聪明,他是有把握活命才没有躲开。

    天还没黑,温诗好在婚礼上被警方带走的消息就传开了,当然,关于姜九笙的部分,宇文冲锋动了点人脉,之后,时瑾又动了点手段,暂时遮掩了。

    温诗好被刑事拘留,温氏银行的股价半天之内暴跌,银行紧急召开记者招待会,任命第二董事林安之暂代董事长之职,以稳住温氏银行的现况。

    秦温的婚事凉凉了,全网皆知,不止温诗好,整个温家及温氏银行都受到了牵连,金融学家预测,温氏银行将很长一段时间低迷。

    江北警局。

    审讯室里,刑侦副队亲自给温诗好做笔录,疑犯情绪激动,很不配合,概不认罪。

    “我没有杀人!”

    还是这一句,说了无数遍,温诗好理直气壮的语气:“不是我!”

    死不承认是吧。

    赵腾飞把面前的文件翻开,推过去:“这是姜民昌的尸检报告。”往后在翻一页,“这是你母亲当年买通法医的汇款证据。”

    温诗好目瞪口呆了。

    怎么不据理力争了?赵腾飞继续翻:“还有这一份,是证人的证词。”他抬头,看了疑犯一眼,“人证物证俱在,还容得你狡辩。”

    她木然怔愣了很久,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什么证人?哪有什么证人?”

    赵腾飞提了提嗓音,带了压迫与威慑:“你的亲弟弟姜锦禹,当年他目睹了你推倒姜民昌的整个过程,所有证据都指向你,你还敢不认罪!”

    温诗好瞪起眼:“他撒谎!”她完全接受不了,情绪失控地站起来,手上的手铐被她撞得咣咣作响,“他和姜九笙是一伙的,他们合起来陷害我,姜九笙才是凶手!”

    赵腾飞什么犯人没见过,面无表情地用手敲了敲桌面:“坐下。”也不逼问,气定神闲地说,“谁是凶手,到法庭上去说,你可以不认罪,我们警方也会如实向法官反应你的态度。”

    温诗好坐下,咬着牙沉默了很久,突然冷笑了一声:“姜锦禹是个自闭症,就算到了法庭,他也做不了证。”

    做梦还没醒呢。

    赵腾飞懒得叫醒她,有话法庭说。

    因为同时出现了姜锦禹这个证人,和命案现场的那段视频,温诗好成了第一嫌疑人,姜九笙则是第二嫌疑人,前者被刑事拘留了,而后者申请了取保候审。

    小江很不解啊:“姜九笙这种情况能办取保候审?”杀人嫌疑,不能吧。

    副队赵腾飞悠悠回了句:“时瑾带来了她的就医证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