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44:温诗好被逮捕(2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九笙解惑:“因为她在追程会。”

    程会?苏倾反应过来了:“你养父家那个哥哥?”

    “嗯。”

    苏倾恍然大悟:“这就难怪了,爱情这玩意,真能让人面目全非。”看看现在这个低调得都让人记不起来的秦萧潇,再想想以前那个嚣张跋扈的秦八小姐,啧啧啧,女人一沾爱情啊,就跟改头换面了一样。

    姜九笙看了一眼正对着秦二夫人乖巧讨好的秦萧潇,有些感慨:“秦萧潇本性不坏,如果不是养在秦家那样的家庭里,应该会是个不错的人。”

    苏倾不置可否,只举了一个反面例子:“你家时医生不也是养在秦家的,”她看了看前面那一排秦家的少爷们,觉得匪夷所思,“怎么差别就那么大。”

    提到时瑾,姜九笙莞尔笑了。

    夫奴本性又暴露了。

    苏倾回了个头,看见后面的宇文冲锋正靠着椅子,用手挡着眼闭目养神,她问:“老板,没睡好?”

    他声音疲倦,低哑:“没睡。”

    大晚上不睡觉,能干什么?

    原谅苏倾想歪了,毕竟宇文冲锋的风流史不是一般的精彩,一晚上没睡……噢,战况这么激烈啊。

    宇文冲锋拿开手,捏了捏眉心,精神不振:“谢荡搞了一晚上。”

    噢!老板和谢荡!

    苏倾自动脑补了一出妖孽攻与傲娇受在夜深人静时的戏码,正想到精彩处……

    姜九笙问宇文冲锋:“有消息吗?”

    他揉揉太阳穴,摇头:“宠物交易市场都找过了,没有,菜市场都去了。”他靠着椅子,神色慵懒倦怠,“估计那只蠢狗只剩骨头了。”

    哦,找狗啊。

    苏倾绝对不承认是她想多了,分明是老板说话太让人遐想了。

    “笙笙,”因为累,没什么力气,宇文冲锋喊她时声音有点发软,他伸手,“耳机给我。”

    因为是歌手,姜九笙有带耳机的习惯,她把耳机线捋顺,放在宇文冲锋手里,他塞住耳朵,放了一首轻摇滚,继续闭目养神,伸手挡着眼角,嘴角微扬。

    这时,一个绿色的小身影挡在了苏倾前面:“这里有人没?”

    是景瑟。

    徐青久的表妹,一来二往的,苏倾和她也熟了,景瑟是个小可爱,讨喜,苏倾甚是喜欢这个小表妹:“没有人。”

    “那我能坐这里吗?”

    小可爱穿了一件嫩绿的颜色,像个小仙女,这颜色,也就只有景瑟这一身仙气hold得住,苏倾笑眯了眼:“当然可以。”

    景瑟就坐下了,拿出手机,拿出耳机,歪着头问苏倾:“一起开黑吗?”

    苏倾摆摆手:“不了。”她游戏废,技术菜到天怒人怨。

    景瑟有点遗憾,不过,刻不容缓,她点开了游戏:“那我先战斗了。”

    苏倾笑得一脸慈祥:“去吧。”皮卡丘!

    然后景瑟就坐那里玩农药,偶尔嘴里小声地爆几句游戏骚话来,苏倾觉得甚是可爱,第一次见打游戏说粗话的女孩子还这么可爱,果然,女孩子才是世上最可爱的生物,男人全是大猪蹄子。

    一局战斗完,景瑟脖子酸了,她左扭扭右扭扭,然后目光一定,很激动:“我看到明神了!”

    秦明珠坐前面,难得一身正装,只是那一头奶奶灰甚是扎眼,低着头,拿着手机,应该也是在玩游戏,远处看过去,就见他手指飞快,动作行云流水。

    不愧是顶级的电竞选手。

    “好想和明神一起开黑呀。”王者峡谷的瑟神发出了一声叹息。

    姜九笙便问她:“要我帮你叫他吗?”

    “不了。”景瑟好惋惜的样子,有点垂头丧气,“我男朋友好像是明神的黑粉,我怕他生气。”

    真是乖巧又懂事的女朋友。

    苏倾get到了重点了:“瑟瑟,你交男朋友了啊。”

    景瑟立马点头:“嗯嗯。”她很开心的样子,大方地说,“我男朋友是个警察。”

    苏倾本来还想再问两句,发现,不需要了,景瑟的炫夫模式毫无预兆地开启了,脸上是满满的骄傲与自豪。

    “他是一名刑警,特别特别优秀,他带的队在警队里破案率第一,是江北最年轻的刑侦队长,可了不起了,打枪也打得好,他还会洗衣服,什么都会,穿警服的样子可好看可好看了,天下第一帅!”

    苏倾:“……”

    她只get到了一个重点怎么办,打枪打得好……腐女就是腐女啊。

    姜九笙:“……”被小姑娘逗笑了,问她,“你男朋友是霍队?”

    景瑟好惊讶的表情:“你怎么知道?”看吧看吧,她家队长多厉害,连笙笙都听过他的大名,简直不要太棒了!

    姜九笙忍俊不禁:“你说他是江北最年轻的刑侦队长。”那就只有霍一宁了。

    景瑟有点害羞,不过,她是个诚实的人,实话实说:“我家队长很厉害的!”

    这小可爱,尾巴要翘上天了。

    下午三点,吉时已到,礼堂外,先是响了九声烟花响,随后,礼堂里奏起了《仲夏夜之梦》,温家大手笔,请来了国外的交响乐团,现场拉奏结婚进行曲。

    乐声悠扬,新娘从红毯上走来,手捧鲜花,头戴白纱,裙摆铺在红毯上,后面两个可爱的花童笑着洒了满地的玫瑰花瓣,红毯尽头,秦明立一身白色西装,单手负在后背,目光温柔地看着他的新娘。

    苏倾就事论事了一下:“秦家的男人其实颜值还都不错。”

    秦明立那个笑面虎,也是丰神俊朗,就连秦家最混不吝的秦霄周,同样生了一副好皮囊,还有,重点了,时瑾的颜,那真是人神共愤了。

    景瑟苟同,接了一句:“随母。”

    也是,秦行的大老婆小老婆大奶二奶三奶没一个不漂亮的。

    脸是没话说,苏倾转折:“就是太渣了。”

    景瑟深有同感,又接了一句:“随父。”

    姜九笙突然抬头,看苏倾。

    她立马改口了:“以上讨论的秦家人,不包括时瑾医生。”她哪敢在姜九笙这个护短的夫奴面前说时医生渣。

    那边,神父在全情投入地宣誓,这厢,徐青久姗姗来迟,把自家的小表妹样外提了一个位置,自己挨着苏倾坐下了。

    景瑟:“……”嫁出去的表哥泼出去的水!

    苏倾问他:“怎么现在才来?”

    徐青久还带着妆,显然是匆忙赶来,头上有汗:“工作。”时间太赶,本来不想来了,为了见苏倾一面,还是颠儿颠儿地跑来了。

    最近他俩都忙,一个月也见不了几面。

    苏倾用纸巾给他擦了擦汗,又把自己的水拧开瓶盖给他喝:“你这么拼干嘛?”

    徐青久喝了一口:“赚钱结婚。”故意舔了舔瓶嘴。

    “……”

    这个舔是认真的吗?

    苏倾阻止自己脑子里刹不住车的想入非非,非常一本正经地问徐青久:“要是咱俩结婚,谁走红毯?”

    按道理,走红毯的应该是受。

    徐青久很自觉,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我走。”

    苏倾摸住他的小手,捏了捏,不错,有觉悟啊。

    婚礼台前,神父正在高声念:“新郎秦明立先生,你是否愿意娶温诗好女士作为你的妻子,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

    秦明立转头,深深地看了温诗好一眼,掷地有声地说:“我愿意。”

    神父又看向温诗好:“新娘温诗好女士,你是否愿意与你面前的这位男士结为合法夫妻,无论是年轻漂亮,还是容颜老去,你都始终愿意与他相亲相爱,不离不弃。”

    温诗好笑着,眼里的光出奇地亮:“我愿意。”

    快了,好戏就要开场了。

    神父真挚地说:“请双方互戴戒指。”

    这时,轻柔的音乐缓缓流淌,新郎新娘互戴戒指,台上鲜花环绕,空中心形的气球飞扬,淡紫色的琉璃灯灯打在新娘洁白的婚纱上,斑驳的灯光在新娘六瓣霜花状的钻石戒指上跳跃,受邀到场的记者们纷纷抬起手里的摄影设备,记录这一幕幕唯美。

    一切都美得梦幻。

    神父说:“新郎,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秦明立掀开温诗好的头纱,这时,门口忽然传来骚动,所有婚礼流程终止在这一刻,席间的宾客回头。

    景瑟定睛一看:“是我家队长!”

    是霍一宁,带着他刑侦队的人,走进了礼堂,一群便衣警察,走上了红毯,将红毯上的玫瑰花瓣踩碎了。

    景瑟好激动,对着他家队长挥手,小声地喊:“队长!”好高兴啊!在婚礼上看到队长!

    霍一宁看了她一眼,本来绷着的脸,没绷住。

    太戏剧了,苏倾问:“警察来干嘛?”

    徐青久搂着自家男朋友看戏:“不知道,不过肯定不是来参加婚礼的。”

    坐在靠里的姜九笙神色自若,不惊不喜。

    霍一宁径直往姜九笙坐的那一排宾客席走去,婚礼台上的温诗好嘴角不禁高高扬起,眼里有迫不及待的光芒。

    然后,霍一宁站在那里,停住了,把衬衫外套脱下来,扔给了景瑟,声音压得很低:“穿上。”

    景瑟今天穿的那件嫩绿裙子,裙摆很短,膝盖都没有到,而且,露锁骨了。

    景瑟愣了一下:“……哦。”然后乖巧地穿上。

    气氛正紧张,却被猝不及防塞了一嘴狗粮的苏倾等人,有点风中凌乱。然后,霍一宁继续往前,走过红毯,停在了婚礼台前。

    温诗好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为什么不抓姜九笙……

    这时,秦家的大夫人章氏站了起来:“你们是什么人?”

    霍一宁简明扼要:“警察。”

    章氏一时愣了。

    秦明立从婚礼台上走下来,神色还算镇定:“警察同志,请问有什么事?”

    霍一宁直接越过了秦明立,走到温诗好面前。

    温诗好脸色骤变。

    “温诗好小姐,”霍一宁摸了摸口袋,把警察证亮出来,嗓音不大,却字正腔圆气场十足,“我是江北警局刑侦一队霍一宁,现在怀疑你与八年前的一宗入室盗窃杀人案有关,请随我回警局协助调查,不是一定要你说,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会成为呈堂证供”

    顿时,全场哗然。

    最后排的记者高举摄像机,疯狂地抓拍。

    温诗好脚踩十厘米的高跟鞋,身体一晃,趔趄了一下,难以置信地盯着霍一宁:“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不是姜九笙!

    霍一宁不欲多谈:“我们警方当然是有证据。”他从口袋里摸了摸,拿出一张纸,不缓不慢地摊开,然后亮在温诗好眼前,“这是紧急逮捕令,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温诗好仅剩的理智,在看到逮捕令的那一刻,彻底崩盘,她白着脸,冲口而出:“是姜九笙!”她振振有词地喊,“视频里明明白白拍到了,是姜九笙杀的。”

    “案子我们警方会查清楚,请你配合调查。”霍一宁懒得多说,回头给了蒋凯一个眼神,“带走。”

    蒋凯直接掏出手铐,上前拿人。

    温诗好一看见手铐,发疯似的,她扔出手里的捧花,一边后退一边把台上装饰的香槟玫瑰砸出去:“不是我!”

    高跟鞋踩在软软的红毯上,她站不稳,趔趔趄趄地往后挪,口不择言地大喊:“你们不要抓我,不是我杀的!”

    蒋凯充耳不闻,直接一把拽住温诗好的手,咔哒一声扣上了手铐。

    她彻底崩溃了,疯了一样大喊大叫。

    温书华跑上前,用力推开蒋凯:“不要抓我女儿,跟她没有关系,不要抓她。”

    霍一宁没耐心了:“立刻带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