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43:结婚当天戴绿帽,真相大白(2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身后,霍一宁悠悠地扔了一句:“那是八年前的姜九笙和时瑾。”

    “……”

    这两人,搞事情啊!

    赵腾飞征询:“队长,现在怎么办?”按理说,这是铁证,理应去拿人,可姜九笙与时瑾都和队长关系匪浅,是不是得徇一下私?

    还没等霍一宁下指令,座机突然响了。

    霍一宁接了,听完拧了眉:“已经收到了。”

    不知道那边又说了什么,霍一宁眉头越拧越紧:“这个案子我们刑侦队在跟。”

    “嗯,立案在查。”

    霍一宁挂了电话,赵腾飞立马问:“队长,是检察院?”

    “嗯。”霍一宁若有所思了会儿,“看来是怕我们刑侦队徇私,都做了二手准备。”

    现在检察院都插手了,这个案子关注度就不会低,就算他想和时瑾暗度陈仓,也不行了,现如今太多双眼睛盯着了。

    蒋凯就问了:“那我们怎么搞?”

    霍一宁想了想:“你先把视频送去鉴定科查一下真伪。”

    “是。”

    “正义,你去查一下姜九笙现在在哪。”

    汤正义说:“不用查了,姜九笙是时瑾的女朋友,秦家大喜的日子,她肯定在婚礼现场。”

    温诗好与秦明立的婚礼在江北的一个观光岛上举行,秦爷与秦家当家的六少都没有出席,由此可见秦家对温家这门亲事并非是很满意,秦家两位正室夫人倒是都到了。

    温诗好已经化好了妆,吉时未到,她在休息室里等,里面摆放了很多香槟玫瑰,她穿着婚纱坐在床上,白纱的裙摆铺了一地,手捧花,发戴皇冠,奢华又漂亮。

    唯独,新娘脸上没有笑。

    “东西送去了吗?”温诗好问。

    秘书唐晋站在门口,没有走近:“半个小时前就送到了,警局一份,检察院一份。”

    温诗好迫不及待:“有没有动静?”

    “在那边盯着的人发来消息,说警局已经出动了,四十分钟后能到婚礼现场。”

    温诗好满意地扬了扬眉,时瑾不在,她倒要看看姜九笙还怎么逃出生天。

    门被推开,温书华走进来。

    唐晋点点头,先出去了。

    温书华坐到温诗好身边,有些语重心长:“你嫁到了秦家,就和明立好好过,别再和时瑾作对了。”

    一提到时瑾,温诗好脸色就变了:“妈,是时瑾把我害成这个样子的,你让我怎么忍?我不喜欢秦明立,我和他只是合作关系,仅仅是缓兵之计,好好过?你在开玩笑吗?”

    温书华看她态度强硬,神色越发复杂,欲言又止了许久:“总之你别再执迷不悟,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温诗好一句都听不进去:“我都落到现在这个下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就算把她和秦明立的视频曝光了又如何,他们已经是合法夫妻,只要能把姜九笙送进监狱,那也值了。

    温书华看她还执迷不悟,完全没有收手的意思,也急了:“花房那件案子呢?你就真以为没有人知道隐情吗?”

    “隐情?”温诗好愣了愣,“妈,你这话什么意思?还能有什么隐情?”

    温书华沉默了,再三思量后,压低了声音说:“你继父的致死原因,根本不是腹部中刀。”

    温诗好傻住了,目瞪口呆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地问:“那、那是什么?”

    温书华迟疑不决了片刻,才说了:“是颅内出血。”

    颅内……

    温诗好几乎立刻就否认:“什么颅内出血,明明是姜九笙杀的。”怎么会是颅内出血,怎么可能,她就推了一下而已,不是这样的,是姜九笙,是她。

    她根本难以置信。

    可接下来温书华的话,彻底击碎了她还抱着的一丝侥幸:“真正的死因就是颅内出血,是我帮你在尸检报告上做了手脚,我没告诉你,是想让你忘掉那件事。”

    她怔了一下,眼里一瞬的惶恐之后是愤慨,然后发笑:“忘掉?怎么可能忘掉。”她抬头看着温书华,目光如炬,“妈,你还不知道吧,我的亲生父亲、你的前夫不是病死的,而是被姜民昌害死的,杀父之仇,你让我怎么忘?”

    温书华瞠目结舌。

    “姜民昌他是死有余辜。”更何况,谁会知道是她推的,姜九笙不知道,时瑾也不知道,警方更不可能知道,那还有什么好怕的,温诗好将心头的不安压下去,“这件事情你不要管,姜九笙的账我一定得算。”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温书华现下脑子里一团乱麻,一时也屡不清楚:“我怎么能不管,你赶紧停手,姜民昌的尸骨被盗,最后由警方送回来了,你以为真是巧合?”

    温诗好不以为然:“那又怎么样?警方有证据吗?”可她有视频为证,姜九笙就别想洗脱嫌疑。

    温书华一时心急,脱口而出:“你弟弟——”

    话没说话,伴娘推开门进来了,是四个年轻的姑娘,都是与温家交好的世家千金,问候了长辈,便坐到温诗好身边一起拍照。

    伴娘服也是白色的裙子,四个姑娘笑得娇俏,你一句我一句地夸赞。

    “诗好,恭喜你啊。”

    “恭喜恭喜,婚纱真的很漂亮,不过,新娘子更漂亮。”

    “新郎有福气了。”

    温诗好微微一笑:“谢谢。”

    说到新郎,温诗好的伴娘这才发现今天连新郎的面都还没见着呢,问她:“新郎呢?怎么没有看到新郎?”

    温诗好嘴角的笑不自觉地收了收:“在招待客人吧。”

    “不厚道了,居然留我们漂亮的新娘子一个人在这里等。”

    温诗好没有接话,只是笑而不语。

    一旁的温书华心事重重,眼皮一直在跳,她走出休息室去打了个电话:“锦禹找到了没有。”

    电话那边回:“还没有。”

    温书华怒不可遏,压着声音骂:“废物,一个孩子都看不住,我雇你们有什么用!”

    姜民昌的尸首无故失踪了那么久,现在锦禹也失踪了,她有很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要出事了。可偏偏就是这个时候,诗好受了辱,急得自乱了阵脚,一心只想着报复,完全不管不顾,实在意气用事。

    电话里男人底气不足:“抱歉夫人,我们会尽快找到小少爷。”

    温书华直接挂了电话,不指望那群废物了,她又拨了一个电话,语气亟不可待:“乔医生,是我。”

    “夫人。”

    温书华往后面暂时堆积婚礼杂物的房间走,压低着声音问:“我想知道锦禹现在的状态到底算不算精神缺陷?如果他出庭作证,证词会不会被法庭采纳?”

    姜民昌的死,就算查到颅内出血,别人也只会以为是姜九笙那一刀之后所致,只要没有目击证人,诗好就不会有嫌疑,这个案子的关键,还是锦禹。

    “这个,”乔医生也犹豫了,“我也不能确定。”

    温书华立马不淡定了:“什么意思?”

    乔医生解释:“从行为和语言上,小少爷已经没有很大的异常了,不过,我在岛上给他做心理引导的时候,从他配合程度以及测试结果,还存在严重的自闭倾向和社交恐惧。”

    “那他怎么逃出来的?”

    乔医生支吾其词:“我、我怀疑小少爷在岛上是、是装自闭的。”不然,不可能自己走出那个房间。

    温书华十分不满地质问:“我分明说过,不能让他精神正常地离开那个岛,你是怎么办事的?”

    “抱歉夫人,我尽力了。”除此之外,乔医生无话可说了,那个孩子,已经不是七八岁了,他长大了,心智强大了,要左右哪有那么容易,就是这个当母亲的,两次把自己的孩子引导成自闭症……

    人心啊。

    温书华挂断了电话,刚要回休息室,杂物间里传来奇怪的声音,她拧了拧门锁,打不开,门被反锁了。

    这时,里面的声响越来越大了,温书华靠近一些,一听,脸色骤变。

    “二哥。”

    女人的声音娇俏,有些轻喘。

    “乖,宝贝,先给我。”

    这个声音是……是秦明立。

    “二哥,你以后有了妻子,我——”

    女人的话没说话,就传来暧昧的声音,还有男人的粗喘声:“她就是摆设,供着就行,你不同,你得爱着。”男人低吼了一声,“这样爱你够不够,嗯?”

    “讨厌,轻点。”

    “口是心非的小东西,腿夹住我。”

    “……”

    欢爱的声音越来越急,越来越重,温书华死死攥着手,手心全是汗。

    这个禽兽!

    婚礼礼堂在大厅,里面随处摆着粉色的香槟玫瑰,屋顶全是粉红的气球,大厅中间铺一条红毯,洒了玫瑰花瓣,红毯旁的罗马柱上是二十四盏淡紫色的琉璃水晶灯,气氛与气派都十足。

    整个观光岛都被温家包下来了,除了上流权贵与商贾名人之外,还请了许多媒体,整个大堂都座无虚席。

    最前面,坐的是秦温两家的家属,秦行没有来,秦家大夫人与温书华坐上座。

    苏倾和姜九笙坐在中间不起眼的席位,苏倾百无聊赖,和姜九笙闲聊:“温诗好丧心病狂吧。”

    姜九笙饶有兴趣:“怎么说?”

    “她和秦明立怎么搞到一起去的,大家又不是不知道,那段火爆视频估计都看过,居然还敢大张旗鼓地请来了半个娱乐圈和整个媒体圈,我看温诗好不是抽了就是疯了。”搞得跟唱戏似的,演哪出啊,苏倾分析,“照理说,她名声已经臭到不能再臭了,在公众淡忘这件事之前,夹着尾巴做人才是正道,可她居然还搞得这么声势浩大,生怕大家不知道她是怎么嫁进秦家的?”

    姜九笙若有所思:“确实古怪。”尤其是还请了媒体,她起身,“我去打个电话。”

    她从大厅出来,拨了霍一宁的电话:“霍队。”直接问,“你可是收到了温诗好的视频?”

    “什么都瞒不过你。”时瑾家这个,也是够聪明的,一点风吹草动,就可见一斑。

    姜九笙敛了敛眸。

    果然。

    温诗好是想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逮捕,当她蠢吗?会等着被抓?她觉得温诗好是被秦明珠给睡傻了,最近频频找不痛快。

    收了收思绪,姜九笙说了对策:“我家时瑾离开之前和我说过,如果这件事被捅破,我可以配合调查,甚至拘留,不过,要秘而不宣,如果警局有人对你施压的话,直接联系检察院的张局。”

    关于这件事,她与时瑾自然想好了对策,所有温诗好可能曝光视频的方式,他们都假想过了,也做了防范。

    “用不着了,你家时瑾刚刚跟我说,你想看戏就留下来看戏吧。”

    姜九笙微愣了一下:“他回来了?”

    霍一宁道:“马上到婚礼现场。”

    那她不能走了,要见他,尽快见他。

    挂了电话,姜九笙回了席间,苏倾突然来了一句:“你家时医生呢?还在国外?”

    她没说话,一提时瑾,整个人都魂不守舍。

    苏倾友情提醒:“别一副害了相思病的样子,会暴露你夫奴的本性。”

    姜九笙笑而不语。

    这时秦萧潇进场,对她点了点头,算是问候,姜九笙也颔首。

    苏倾觉得奇怪:“秦萧潇这是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很久没见过她张牙舞爪刁蛮千金的样子了,怎么突然从良了?”真是怪事一桩,苏倾很是费解,“而且瞅着她对你的态度还挺尊敬。”

    姜九笙解惑:“因为她在追程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