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38:甜丝丝回忆杀,春梦一场(1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喜欢屋外的花,时瑾才留了这个窗。

    姜九笙站在阁楼的窗前,看着门上随风摇曳的风铃,脑海里,青葱的回忆铺天盖地地卷来。

    有笑,有泪,是年少的她和时瑾。

    那一年,她十六,时瑾刚成年,她和他一起趴在阁楼的窗口上,看楼下的花,那时,已过了十月,秋海棠要谢了。

    不过,她还是很喜欢。

    她靠着窗,看窗外的花,时瑾靠着窗,看她。

    “笙笙。”

    她转过头:“嗯?”

    他犹豫了一下,才问:“你喜不喜欢我?”说完,他耳垂微红。

    十六岁的小姑娘害羞,撇开了头,小声地说:“我说过了。”

    时瑾年少老成,总是不苟言笑,这时,他却笑了,带着讨好,哄着她说:“再说一遍,我还想听。”

    她不说,脸有点红。

    时瑾便缠着她的眼睛,也就这有这个时候,像个少年,不像对着秦家人时,那般沉稳冷漠,竟像个孩子,追着一直问:“笙笙,喜不喜欢?嗯?喜不喜欢我?”

    昨天白天她刚表白,说过了。

    昨天晚上,他求着她又说了一遍。

    她不再说了。

    时瑾见她不回答,也不恼她,牵着她的两只手,有些犹豫与迟疑,还是带着她的手放在了自己腰上,那时,还是单薄的少年郎,看着眼前的姑娘,眼里有笑,脸微红。

    “笙笙,那你喜欢狗吗?”他问。

    她点了头:“喜欢。”

    他突然叫了一声:“汪!”

    她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时瑾上前,很轻地抱住她,满足地说:“我家笙笙终于笑了。”

    她已经很久没笑了,那个时候,她抑郁症很严重,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笑,他怎么逗都没用。

    因为她一直病着,时瑾不让她出去,她开始怕人,整日整夜地待在小楼里,没有什么事做,便坐在阁楼的台阶上等时瑾,一等就是一整天,没有人同她说话,她也不愿意开口,时瑾就在阁楼的门口,挂了一个木风铃,因为是木头,声音并不清脆悦耳,她知道的,时瑾不放心,不敢在房间里放任何金属器物,才选了木头做的风铃。

    有天,时瑾回来的很晚,她吃完晚饭后就坐在那里等,腿都麻了,他才回来。

    “笙笙,”时瑾蹲下,比她矮了几阶台阶,抬头看着她说,“以后不要坐那么高。”太危险,他看了就心惊胆战。

    她点头,对他说:“你下次不要回来得这么晚好不好?我一个人有点怕。”一天没开口说话,声音微微的哑。

    时瑾答应她:“好。”阁楼没开灯,他借着楼下的灯光看她的脸,有一点晕红,伸出手,摸了摸,还有点滚烫,凑近了,问,“笙笙,你是不是偷喝酒了?”

    她还没成年,他不让她喝酒,可她因为失眠,总是偷着喝酒。

    她摇头:“没有。”

    时瑾捧着她的脸,不让她乱动,凑过去,亲了亲:“明明偷喝了白兰地。”

    她睫毛微微颤着:“嗯,是偷喝了。”

    他没有说她,因为想吻他了,他走上台阶,坐在她身边,没有说话,抬着她的下巴,轻轻地吻住了她。

    年少的吻,不敢太放肆,有点青涩,淡淡的甜,只敢稍稍伸出舌尖,尝她唇齿间白兰地的味道。

    她红着脸,仰头让他缓缓地亲吻,手紧紧抓着他的衣服,手心里有汗。

    窗外的白月光照进来,笼着两个年少的人,少女睫毛在颤,少年红了耳尖。

    回忆,微甜,涩涩的。

    姜九笙走下阁楼,二楼最靠近楼梯的房间,是时瑾的房间,因为阁楼很小,只能放一张床,她睡在阁楼里,时瑾便睡在二楼的房间。

    有一段时间,她晚上失眠很厉害,也会去他房间里睡,当时她还小,没什么男女之防,做了梦后,会怕,闭上眼便会看见血,看见温家的花房。

    她便抱着枕头,去敲时瑾的门。

    “怎么了?”时瑾穿着睡衣,头发被压得乱糟糟的,发质很软,这时候,整个人都是软软绵绵的感觉,没有一点攻击性,刚睡醒,声音沙哑,也是软软的,“宝宝,做梦了?”

    她点头,抱着个大大的枕头,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眼睛里带了不太确定的怯意,问他:“我可不可以跟你睡?”

    时瑾微微愣了一下,耳根子有点红,看了看她身上的睡裙,挪开眼:“笙笙,我成年了,不能跟女孩子一起睡。”他侧着头,喉结轻轻滚了滚。

    那时,他还年少,除了她,没有认识的女孩子,情深得太猝不及防,还没学会怎么处理,有点莽莽撞撞。

    她很失落:“我知道了。”

    然后低着头,要往回走,刚转身,时瑾拉住了她的手,少时的眼眸像墨一样黑,倒影出来的影子也是浓浓的,他突然郑重:“一起睡了以后就要结婚。”他弯腰下去,看着她的眼睛,“笙笙,要睡吗?”

    她想了一下,点点头:“要。”

    那时候,她确凿又坚定地相信,如果她还有以后的话,她一定会跟时瑾结婚的。

    时瑾浅浅地笑了,牵着她进了房间,还不忘嘱咐她:“不可以忘了,等你长大了,要跟我结婚。”

    如果她还活着的话:“嗯。”

    时瑾知道她睡觉不老实,便让她睡在里侧,秋天的被子,薄薄的,很软很软,里面全是时瑾身上的沐浴露味道,他们明明是用一样的沐浴露的,可不一样,时瑾身上的不一样,很好闻,像他的人一样,凉凉的,却丝丝入扣,能钻进人的身体里。

    半夜,她突然醒来,因为她怕黑,床头亮着一盏小灯,她睁开眼就看见了时瑾的脸,他好像出了汗,额头的发湿了。

    她半梦半醒,有点恍惚惺忪,不确定似的,伸出手指,戳了戳枕边少年的脸:“时瑾。”

    “嗯?”

    她有点困,眼皮很重,轻声呢喃:“你刚刚是不是叫我了?”

    他看着她,眼睛里有潮气,微微发红,夜里静谧,她能听到他的呼吸声,清晰有力,可是他没有回答她。

    她睡意朦胧,梦呓一般:“你就是叫我了,我听到了。”

    好多好多声,他一直叫她,急促,又迫切。

    时瑾侧躺着,伸手摸着她的脸:“嗯,是叫你了。”

    她很困,却强撑着眼皮,看见他脸颊通红,染了几分绯色的眼眸像映进了屋后大片大片的秋海棠,明明是纯黑的浓墨色,却怎么瞧着都像五彩斑斓。

    她问他:“你做梦了吗?”

    时瑾应:“嗯。”

    她又问:“是梦见我了吗?”

    他默了一下:“嗯。”

    他脖子上有汗,她伸出手,想给他擦,一碰到他的皮肤,才发觉是烫的,不像平时,他体温总是凉凉的,这会儿却滚烫滚烫的。

    她用手心给他擦:“梦见了什么?”

    时瑾抓住她的手,拿开了,声音低低的,哑哑的,他说:“笙笙,你转过去。”

    她睁开眼,睡意醒了一些:“嗯?怎么了?”

    他看着她,眼睛潮红,灼灼滚烫,眼睛深处像有一朵火红的桃花。

    他说:“我要起来换衣服。”

    她懵懵懂懂,不知所以,并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时瑾突然伸手,覆在她眼睛上,暗色的灯照着,他一双眼里全是情欲:“因为刚刚做梦了。”他撑起身体,往前,将唇印在少女的唇上,低声地告诉她,“梦见和你在做坏事。”

    她的脸突然红了。

    她懂了,他梦里的内容。

    十八岁的少年,不重欲,他所有青春的旖旎,全部是和她,在梦里,从初见,到共枕。

    后来,她病得越来越重了,总是看着窗外,像一缕要随风飘去的云。

    一次,时瑾带了伤回小楼。

    她鼻子灵,一嗅就能嗅到,拉着他坐在她的木床上,她卷起他的袖子,果然,受伤了,不知道是什么伤的,很浅,没有流很多血,可是破了皮。

    “你最近总是受伤。”

    时瑾揉揉她皱着的眉心:“训练的时候弄到的,不要紧。”

    她起身,去拿了药。

    因为他总是受伤,小楼里备消炎止血的药。

    她蹲在他跟前,用棉签蘸了药膏,笨拙地给他擦药,低着头,动作专注:“我想当医生。”她抬起头来,因为很久不见太阳,皮肤白得过分,很瘦,显得眼睛很大,她看着时瑾,“不过,我现在生病辍学,考不上大学。”

    她学习不是很出色,因为严重偏科,尤其是数学,母亲还在世时,时瑾也在她家,他教她数学,可她不愿意学,他怎么教她都不会。

    现在,倒突然想念家里书桌上的那本书了,上面密密麻麻都是时瑾给她写好的笔记,工整又漂亮的字迹,第一页,除了她的名字,她也写了时瑾的名字。

    时瑾低头,问她:“那我当医生好不好?”

    她想了想,摇头:“我希望你能做你喜欢的事。”

    她希望她喜欢的这个少年,能在青葱的年少时光里,肆意轻狂,不要信马由缰,飘零半生,望有人与他鲜衣怒马,有人陪他烈焰繁华,希望百岁无忧。

    时瑾牵她的手,把她拉到身边,他说:“笙笙。”

    他说:“我没有喜欢的事,只有喜欢的人,”他看着她,眼睛里有星辰与大海,“就你一个。”

    那如果,她没了,他怎么办呢?他还能喜欢什么呢?

    那一刻,她很想他也能喜欢一些别的东西,天上的星星,地上的秋海棠,或者门口挂着的那盏风铃都好。

    她怕,怕他,一边倒,十里塌方。

    可怎么办,她要撑不住了。

    “时瑾。”

    “嗯。”

    她拉着他,走到窗前,阁楼下的秋海棠已经全部谢了,只剩光秃秃的枝丫:“快冬天了。”

    初冬的风,萧瑟又刺骨,卷着地上枯黄的叶子,漫天肆意。

    时瑾紧了紧握着的手:“冷吗?”

    “嗯。”

    他就抱住她,把她小小瘦瘦的一团,藏进怀里。

    她仰着头,眼睛里凉凉的,很空,她对他说:“我死了以后,你把我埋在这片秋海棠下面好不好?”

    那样,她就还能陪着他了,这个世上,除了那一片海棠花,她只舍不得他。

    时瑾突然松开手,不抱她了。

    他说:“不好。”

    他第一次对她冷着脸,眼睛很凶狠。

    他恶狠狠的表情,说:“你要死了,我就把你埋在我棺材里。”像赌气一样,“然后把我们一起埋了。”

    不是赌气。

    她知道,时瑾从来不撒谎的,他说要一起埋,就一定会一起埋的。他还说过,这个世界,他不喜欢,如果没有遇到过喜欢的东西和人,便也就将就着活,可遇到了,再失去,再回到百无聊赖的从前,就将就不了了。

    她害怕他再说这样的话,怕一语成谶。

    “我不喜欢说这种话。”她很严肃。

    他也说:“我也不喜欢你说这种话。”

    他们吵架了,时瑾一天没跟她说话,后来,她吃了整整一瓶抗抑郁的药,去了半条命,那时心理医生被收买,将她‘治的’已经没有半点求生欲了,时瑾跪在她床前,哭了。

    “笙笙,我不好,我以后都不生你的气了。”

    他只是不生她的气了,却没有收回他说过的话。

    前不久,姜九笙才从姜母口中知道,那时,时瑾让人打了一副棺材,比一般的棺材大一点点,足够能装下两个人。

    不是赌气的话,十八岁的时瑾,做了和她一起去死的准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