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37:激情燃烧的桃花劫(16)

237:激情燃烧的桃花劫(1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家从来不联合,只吞并。

    秦行冷哼了一声:“那个温家女不简单,你把她娶进了秦家的门,就给我盯紧了。”

    秦明立低头应了:“知道了父亲。”

    他垂眸,将眼里的愤恨与不甘遮住,早晚有一日,得秦家,诛异己。

    管家秦海敲了敲门,进了书房,走到秦行跟前:“秦爷,六少带姜小姐回来了。”

    秦行坐在木椅上,对章氏母子没有好脸色:“你们两个出去。”又转头吩咐秦管家,“让老六进来一下。”

    章氏与秦明立默不作声地出了书房,在门口,遇见了时瑾。

    “六弟,”秦明立笑,眼色阴沉,“你好手段啊。”

    时瑾置若罔闻般,只道了一声:“预祝你新婚快乐。”

    新婚快乐?这都是拜谁所赐?

    秦明立握拳,差点把牙都咬碎了。

    时瑾进了书房,一言不发地站着。

    他才来不叫父亲。

    秦行直接问话:“温家你打算怎么处理?”

    时瑾暗中购入温氏银行股份之事,秦行自然知晓,不过,也正合他意,温家这块肉,他本来就想咬上两口。

    时瑾言简意少,不多解释,只说:“温家风光不了几天。”

    他就是太有主意了,魄力与手段又深不可测,秦行根本看不透他:“那个姓林的靠得住?”

    时瑾简明扼要:“他和我签了对赌协议,温氏银行改姓林后,资金链可以为我们秦家所用。”

    确切地说,是为他所用。

    秦家占地很大,东西中三座主宅之外,还有好几栋小楼,修建风格偏古韵,有种旧时深宅大院的感觉,花园占地面积很大,主宅前面,光是鹅卵石铺的小路,就有好几条,花圃与喷泉也有几处。

    天已经快黑,秦萧潇行色匆匆。

    秦家不得宠的几位小姐,大多住在外面,秦萧潇也不例外,不过她自小刻意攀附秦萧轶母女,在本宅也有住所,因为不受待见,不常回来而已。

    小路对面的喷泉旁,两个男人不知在说什么,哈哈大笑着。

    “三哥五哥。”秦萧潇喊了人,低着头快速走开。

    那两个男人,是秦行第三子秦云飞与第五子秦云良,是秦行在外面一个叫席荣的女人所出,秦行薄情,女儿无所谓,不过,儿子都会接回秦家,杀人放火作奸犯科的本事,一并都教了,然后优胜劣汰,为秦家选出最合适的继承人,只不过后来时瑾出现了,除了两位正室夫人所出的四位少爷小姐,其他出身不好的只能屈居于人,当然,有野心勃勃之辈,能力不够的就不知道怎么死的了,识时务的自然会站队,这秦三与秦五在秦家集团里都有职位,至于是章氏那边的,还是云氏那边的,就不得而知了。

    秦云飞喊住她:“你给我站住。”

    秦萧潇站定,没有回头:“三哥还有什么事?”

    “我上次给你介绍的那朋友,你怎么没去?”

    还好意思说,哪是什么朋友,分明是他的生意伙伴,年过半百的老色鬼!

    秦萧潇忍着不发作:“我对他没兴趣。”

    秦云飞登时就恼了,口出不逊:“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货色,还有脸挑三拣四,成天跟在七妹屁股后面,就真以为自己是什么正牌的秦家小姐了?”

    在秦家就是这样,都姓秦,都是秦行的种,却分三六九等,相互欺压再平常不过,秦行不会管,在秦家,生存的第一条准则就是弱肉强食,别人咬你打你,你就得咬回去,打回去,咬不过打不过,那就只有被欺负的份。

    所以,时瑾当年把秦霄周往死里打,往死里咬,然后,秦家十几个孩子,没有谁不躲着他,不过,秦萧潇没有那个能耐,她只能跟在秦萧轶后面,学足了狐假虎威的本事。

    可能是报应,程会最厌恶她那样了。

    别的她都能忍,要她跟男人曲意逢迎,不行,她回头顶嘴:“我的事情还用不着你管。”

    被拂了面子,秦云飞脸色难看了,一把拽住她的衣领:“翅膀长硬了是吧。”

    秦萧潇刚要推开。

    “打扰了。”

    嗓音清幽,却带着几分微微沙哑,从身后不疾不徐地传来,三人一同回头,看见了站在喷泉池旁的姜九笙,也不知道何时站在那里的,她走过来:“我有话问她,能先放开她吗?”

    秦云飞与秦云良都认得姜九笙,也知道时瑾护短的性子,不敢得罪,只好松开秦萧潇,悻悻离开了。

    秦萧潇把衣领整好,语气并不怎么和善:“你要问什么?”

    “问路。”姜九笙问她,“我要去小楼,怎么走?”

    她说的小楼,是指时瑾的那栋。

    秦萧潇拧了一下眉,指着左手边的楼:“你已经到了。”

    “谢谢。”

    姜九笙道完谢,转身离开。

    秦萧潇站在原地,看她背影渐远,哪是问路,都走到目的地了,怎么可能认不出来,时瑾那栋小楼后面,有一大片秋海棠,闻着花香都能找到,整个秦家,就数那一处好找。

    “谢谢。”秦萧潇说。

    姜九笙回头,颔首,并没有说什么。

    秦萧潇只见过一个姜九笙这样的女人,她活成了很多女人想要的样子,大气,肆意,潇洒,还有良善。

    难怪能得时瑾倾心。

    手机来了短信,秦萧潇点开:“再不来上课,平时分扣光。”

    发件人:程会。

    姜九笙站在小楼的台阶上,回头看秦萧潇,她正咧着嘴,不知道在笑什么。她好像变了很多,不怎么张扬了,不怎么蛮横了。

    哦,程会不喜欢。

    今儿个,四少秦霄周邀了几个狐朋狗友来秦家搓麻将,因为秦四少实在太浑,成日里不务正业,只会吃喝玩乐,云氏就冻结了他的卡,硬是把他拘在家里,看得十分紧,根本出不去,狐朋狗友就只好带了麻将自个儿来了。

    除了铁瓷华少,还有几个小开,周少宁少凌少许少。这一帮子二世祖,家里都有几分产业,拎出来也是个‘贵少’了,当然,是最纨绔的那一堆。

    摸了两个小时的麻将,华少兴致缺缺:“我看今天就到这吧。”

    秦霄周手气正好,不肯:“怎么,你小子输怕了?”

    华少摊摊自个儿的手:“不是,在你秦家搓麻将,我手是软的。”

    秦霄周伸腿,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去,出息!”

    华少摸了一张牌,又随便丢了一张出去,笑得流里流气:“嘿嘿,最主要的是不能带妞来,怀里没有温香软玉,这麻将摸得不得劲儿呀。”

    其他几个狐朋狗友连忙附和,说就是这个理。

    秦霄周最近被禁足,一阵子没有夜夜笙箫了,脸色倒给养白嫩了,男生女相,除了那双浪荡不羁的眼,到像个娇姑娘,冲着华少骂了一句:“妈的,色胚。”

    华少不服了:“你他娘的一夜叫几个妹子,还好意思骂我色胚。”

    然后这堆二世祖就开起了黄腔,一个个的都是身经百战的正经纨绔,这火车跑起来,简直……不堪入耳。

    来了四个小开,再加秦霄周,凑了一桌麻将,还有个许少,掉了两把小鱼,就出去抽烟了,抽到一半突然跑进来,激动地喊:“老四老四!”

    秦霄周听了牌,正摸牌呢:“鬼叫个毛啊。”

    许少一副淫荡的流氓相:“楼下有个小美人。”

    秦霄周懒得理他。

    周少就问了:“什么小美人?”

    秦家的女儿不多,养在主宅的更少,秦萧轶算最上乘,不过是朵带刺的美人花,他们这群小纨绔可不敢随便摘,就连秦老四这个亲哥,秦萧轶发起火来也是照踹不误。

    许少表情很迫不及待,眼睛里都要冒光了:“一个小明星,气质贼好,腿贼长,腰贼细。”他跃跃欲试地看秦霄周,“你秦家的?送我玩玩呗。”

    他们这堆二世祖,平时随便送女人是常有的事,玩得狠的时候,一起来都不带虚的,没办法,大家都是正儿八经的纨绔,当然要做纨绔该做的事,吃喝玩乐睡女人,一样都不能少。

    所以,许少觉得,老四把外面那个小明星送他玩玩,也再正常不过了。

    小明星,气质贼好,腿贼长,腰贼细……

    秦霄周眼皮一跳,立马从座位上起身,打开二楼的窗,往下面看了一眼,然后愣住了,好半天才开口,还结巴了:“你、你怎么在这?”

    姜九笙晃了晃手里的一束秋海棠:“摘花。”

    那一片秋海棠的对面,就是秦霄周搓麻将的小楼。

    咣的一声,秦霄周把窗户给摔上了,然后靠在窗户上,喘成了狗。

    华少等人也被他弄晕了:“干嘛?一副被鬼吓了的样子。”他说着要去开窗户,好看看究竟。

    秦霄周一眼瞪过去:“不准看!”

    四小开:“……”

    干嘛这么紧张,比第一次睡女人的时候都紧张。

    华少觉得见了鬼了:“你抽风啊?”

    秦霄周还堵窗口,牢牢堵住不让看,眼神蛮横:“你才抽风!”

    许少根本没闹明白,搞哪出啊,他不管了,他就是心痒痒:“老四,成不成?给我玩几天呗,玩完了就给你送回来。”

    他猜楼下那个气质贼好腿贼长腰贼细的女明星应该是秦家哪位少爷的女人,玩玩也没什么,老四以前也没少干这种事,看顺眼了就弄来玩几天。以前,华少看上了老四的女人,老四都会大方地洗干净了送过去,不过,这次——

    秦霄周一脚踹过去,结结实实踹许少大腿上了,说:“去你妈!她是秦六的女人。”

    许少懵了一阵,揉揉大腿:“……那还是算了吧。”

    老四嘴里好几颗假牙呢,他说都是被秦六小时候给打的,秦二少掉的那根手指,也是秦六给剁的,秦六的女人,借了胆子也不敢碰啊。

    好可惜,气质那么好,腿那么长,腰那么细,还没见过腰比那女人还细的……

    华少端着下巴,瞧着秦霄周:“老四,不对劲啊。”这反应太大了,不知道还以为他护着的是自己的女人呢,不对,秦老四才不护着自己的女人,洗干净送给别人的事他都做得出来。

    秦霄周不耐烦:“什么不对劲?”

    “楼下那小明星,”华少搜肠刮肚地想了想,给记起来了,耐人寻味地看着秦霄周,“不会就是你那个桃花劫吧。”

    自从上次在会所‘遭了一回桃花劫’之后,他整个人都不对劲了,挑女人的口味也变了,喜欢会玩过肩摔的。

    秦霄周眼神游离,没吭声。

    华少敢肯定:“一定是你那个桃花劫,不得了啊老四,你居然会栽在女人——”

    秦霄周恼羞成怒,把华少按在地上就是一顿蹂躏与狂揍:“我劫你妹。”

    姜九笙在小楼等时瑾,里面大概是长期有人打扫,很干净,摆设都有些陈旧,也很简单,只有几把木桌木椅,放了一把老式的摇椅,没有一点暖色,显得冷清。

    上次来,心里藏了结,她并没有上去,两层的小楼,再往上,就是阁楼,阁楼里摆了一张木床,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阁楼向阳,打开窗,正对的便是一地秋海棠,秋海棠的花期长,这时节,花开得正好,黄红相间,颜色艳丽,风吹来,携着花香,门口的木风铃发出不太清脆的轻响。

    阁楼的窗很小,八年前,除了这个小窗,时瑾封了所有的窗户,因为她喜欢屋外的花,时瑾才留了这个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