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36:看春宫被逮,结婚(15)

236:看春宫被逮,结婚(15)

        这种事情,吃亏更多的总归是女方,秦明立那边顶多说他风流浪荡,不比温诗好,臭名远扬,是彻底坏了名声。

        当然,温诗好发了声明,声称视频是合成,可网友不信,也不在乎是不是合成,悠悠众口根本堵不住,再加上酒店视频曝光没多久,温诗好与秦明立的另一情人扯头发打架的视频也跟着曝出来了,还说视频是合成?谁信!分明是原配小三的戏码。总之,跌宕起伏程度堪比一出狗血剧。

        苏倾第三遍看完视频后,感慨了:“二女为争一男,打得不可开交,前有两性视频,后有三角关系,”她坐在姜九笙工作室的沙发上,摊着手仰头长叹,“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啊?”摸摸下巴,她说,“很值得我们思考呐。”

        姜九笙失笑:“思考出什么了?”

        苏倾坐姜九笙那头去,兴致勃勃得很:“记者招待会的地点是你家时医生的酒店。”她大胆猜测,“不是你家时医生搞的吧?”

        温诗好跟姜九笙不和,苏倾也是知道的,时医生完全有动机,手腕就更不用说了。

        姜九笙不置可否。

        看来,真和时医生脱不了干系了。苏倾深思一番,想起温诗好跑到秦氏酒店去开记者招待会就觉得匪夷所思:“我现在有点佩服温诗好了,她得多有自信,才敢到秦氏酒店去挑衅你家时医生。”她咋舌,摇头,“然后在人家的地盘上把自己作死。”

        姜九笙只是笑而不语,温诗好并非愚笨冲动之人,大概是那晚的迷药,彻底将她的理智击溃了,她以前有多骄傲,现在就有多不甘,越是如此,便越自乱阵脚。

        苏倾捧着手机,献宝似的递到姜九笙跟前,并且真挚地邀请她:“这床戏不错,笙笙来,我们一起观赏观赏。”

        也不知道苏倾哪里搞来的‘种子’,居然有温诗好的高清无码版。

        姜九笙抬头,看了一眼门口,劝她:“苏倾,别看了。”

        苏倾以为她是不好意思,盛情邀请她一起观看:“都是成年人,相互学习观摩嘛。”手机声音开得很大,一阵阵浪叫声让人头皮发麻,苏倾却看得起劲,“笙笙,你看这个姿势,妈呀,高难度啊,腰不够软还真下不去。”

        姜九笙再次提醒:“苏倾。”

        苏倾沉迷高清无码而不可自拔,边看还边老司机地点评:“没想到秦明立身材还不错,不行,我得把这段视频保存下来,估计回头温家和秦家就会全网封锁了。”正到精彩处,苏倾装模作样地捂住眼睛,作害羞状,“天呐,还可以这样,真的好羞耻——”

        姜九笙还是打断了她:“苏倾,徐青久在你后面。”

        苏倾傻了一下:“你别吓我。”

        身后,徐青久连名带姓地喊:“苏倾。”

        上一刻还幸灾乐祸外加荡漾羞耻的苏倾:“……”

        下一刻,五雷轰顶。

        完了,被抓现行了。

        苏倾眼珠子一转,摸了摸鼻子,回头,笑得坦荡荡:“不是,我就看着玩玩而已,不当真的。”

        徐青久与秦氏娱乐的合约到期,此番前来,是和宇文冲锋签约的,本来,合约到期徐青久与经纪人都有自立门户的打算,因为苏倾的缘故,他才愿意卖身给宇文冲锋那个奸商,刚签完约,是要来向她‘邀功’的,她倒好,在这里看别人的活春宫,怎能不气,他肺都要气炸了!

        徐青久冷着脸,不看苏倾,看向姜九笙:“笙笙,你能回避一下吗?”

        两口子的事,旁人不便插手,姜九笙起身。

        苏倾使劲儿给她使眼色,挤眉弄眼:“笙笙,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姜九笙浅笑:“保重。”

        “……”

        这闺蜜别不是捡的吧,完全不亲生啊。

        不能求助,那就只能自救了,不能心虚,得遇强则强,于是乎,苏倾挺直了腰板,主动把手机上交,并且大方地说:“小久久,你别生气,我们一起看一起看,我又不是那种吃独食的人。”

        她看了,再让他看,扯平了。

        徐青久脸更臭了:“苏倾。”

        苏倾赶紧应:“哎~”好心虚呀,腰板挺不直了。

        徐青久才不跟她插科打诨,坐下,抱着手,表情不苟言笑:“错了吗?”

        她家这个吃吃软不吃硬,不能刚,得服软。

        苏倾认得很快:“错了。”

        徐青久端着脸色:“错哪了?”

        苏倾认真反省一番,很有觉悟:“怎么能看那种辣眼睛的高清无码呢?”强大的求生欲爆发,她义愤填膺地说,“别的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不能看,别的女人都是小妖精,也不能看!”

        看吧,大丈夫能屈能伸,虽然她不是个真男人,但当了几年假男人,将男人这种不拘小节的优良品德学得入木三分了。

        徐青久顺着她的台阶,接了话:“错了怎么吧?”

        苏倾犹豫为难了一下,硬着头皮答:“家法处置。”

        跟自己男人低头,不丢人。

        苏倾自我开导着。

        徐青久跟等着似的,往沙发上一靠,好整以暇地看了看苏倾:“开始吧。”

        这厮故意的吧?

        可没办法啊,她理亏。

        苏倾看了一眼门,嗯,关好了,再看一眼窗,也关严实了,这才蹲下,抱住头,一边跳一边念:“久久久久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不打你,不骂你,一口一口咬掉你!”

        徐青久满意了,把脸凑过去:“咬吧。”

        “……”

        这家规,还是她定的嘞。

        呵,风水轮流转呀。

        连着几天,网上都是温诗好与秦明立的新闻,温家与秦家压都压不下去,那段视频更是删都删不尽,温诗好的微博完全被攻陷,清一色都是键盘党,污言秽语没有一句好话。

        她百口莫辩,视频并非合成,也拿不出证据,这口玻璃渣子,只能硬吞下去,禽困覆车,事到如今,她已经走投无路,哪还沉得住气,顾不上从长计议,鱼死网破她都要撒了这口恶气。

        她手里,最有力的筹码,就是姜九笙那段弑父的视频。

        秘书唐晋急匆匆回了办公室:“温总。”

        温诗好忙问:“怎么样了?”

        唐晋表情为难,一言难尽:“不管是娱乐新闻社还是网上的微博大V,一听说是秦六少和姜九笙的新闻,都不敢发通稿,好像是秦六少那边特别打过招呼了。”

        一群胆小怕事的家伙!

        若不是她想以最快的速度,把时瑾只手遮住的天捅破,怎么会劳烦这群鼠辈。

        温诗好思量后,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她打开电脑,正要把温家花房的视频发出去,屏幕上强制弹出来一封邮件,还不等她手动点开,视频就自启了。

        还是她与秦明立在酒店的那段视频,却与在记者招待会上曝光的不同,这才是最不堪入目的部分,甚至私处都毫不遮掩……

        居然还留了一手!

        温诗好紧紧咬牙,握着鼠标的手上,青筋凸起。

        这时,电话响了。

        温诗好接起来,那边的男人开门见山地亮明身份:“我是秦中。”

        姓秦的,是时瑾的人。

        温诗好气上心头,怒火攻心:“时瑾呢?让时瑾来跟我谈。”

        秦中跟了时瑾多年,行事说话不温不火的样子跟时瑾学了个七八分:“我们六少很忙,这件事我负责。”他懒得废话,直接摊明了,稳若泰山般,“我奉劝温小姐一句,别再动歪脑筋了,你手里有视频,我手里也有,你不一定发的出去,但我一定能,而且就算你发了,我们也能想办法删了,或者用别的办法证明视频是‘假’,可我们要是发了你的不雅视频,看你能不能撤得了。”秦中顿了顿,幽幽地问,“要试试我们秦氏的黑客技术和人脉网?”

        这是完完全全的强权压人。

        若论卑鄙无耻,时瑾也不遑多让。

        温诗好咬牙切齿地说:“大不了鱼死网破。”几次三番受辱,要她忍气吞声,绝不可能,就算是你死我活,她都要让时瑾付出代价。

        秦中似乎料准了,不急不躁地说:“温小姐,只有两方势均力敌的时候才叫鱼死网破,不然,只能叫以卵击石。”他语气沉了,气场全开,气定神闲地恐吓,“劝你好好想想,不要来试我们秦家的水有多深。”

        然后,电话被挂断了。

        温诗好死死咬住唇,嘴角被咬破了,满嘴都是血腥气。

        忍。

        她要忍,再气再急,也要暂时咽着,时瑾背后是秦家,他只手遮天,硬碰硬毫无胜算,秦氏周年庆和记者招待会就是前车之鉴,那个男人,不能跟他拼强硬。

        不能再冒险,她只剩一个筹码了,绝不能得不偿失,她绝不容许姜九笙一身干净却让自己惹上一身骚。

        紧攥的手松开,她把花房的视频退出来,深深呼吸几口气,拿起手机,拨了秦明立的电话。

        她脸色阴沉:“我们谈谈?”

        秦明立有几分兴趣:“谈什么?”

        温诗好默了一下,将心头的厌恶与不甘压下,说:“合作。”

        电话说了十多分钟后,秦明立挂了手机,身边的女人正红着眼看着他,难以置信般:“二哥,你真的要娶温诗好?”

        方才的电话里,温诗好说了联姻,秦明立同意了。他们要合作,要结婚,陈易桥只觉得心头一凉。

        秦明立脸色沉了沉:“不是她也会是别人。”他语气轻柔,眼里却没有怜惜,“小乔,不要贪心,你可以做我的女人,但做不了我的妻子。”

        她不是豪门贵女,一开始也是因为有着姜九笙这个共同的敌人,在走到了一起,这些她都明白,可是哪有女人毫不在乎自己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男人。

        “二哥,”她眼眶通红,更显得娇弱,“你真的喜欢我吗?”

        秦明立摸着她的脸,轻轻摩挲:“当然喜欢你,不然为什么留你在身边这么久?”

        陈易桥想,他多少有几分喜欢自己吧,在她已经没有用处之后,还留她在身边,就算不爱,也是有几分怜惜吧。

        够了,不能再贪心了。

        陈易桥依偎进秦明立怀里,手攀上他胸口,搂住他的脖子:“就算你是骗我的,也没有关系,只要你还愿意骗我。”

        次日,一则消息,震惊了整个财经圈,秦温两家联姻,温氏银行最高董事温诗好下嫁秦家二少秦明立,婚期便订在一周后的良辰吉日。且温诗好声明和秦明立早已是恋爱关系,不存在第三者之说。

        吃瓜群众:谁信你!我们只信眼见为实,来,高清无码再走一波!

        中南秦家。

        因为秦明立的不雅视频,秦行发了很大的火,到现在事情平息下来,秦行依旧对这个儿子没有一点好颜色。

        秦家的名声不可败,闹出了那样的丑闻,不娶也得娶,联姻的事,也是被迫无奈。

        章氏生怕火上浇油,小心地提:“婚礼的事已经在准备了。”

        秦明立站在一旁,一声不吭。

        秦行指着他,疾言厉色地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老二以前也还算有能耐,可自打时瑾掌事后,就越发沉不住气,就这点胆识和魄力,根本不适合掌管整个秦家,偏偏,还狼子野心。

        章氏也知道这件事老二办得不妥,好话为他开脱:“爷,您就别骂明立了,温家也不是一般的世家,与秦家联姻,也算得上是强强联合。”

        联合?

        秦家从来不联合,只吞并。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7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