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35:时瑾又出招,温诗好惨呀(14)

235:时瑾又出招,温诗好惨呀(14)

        温诗好换了件裙子,已经到三点整了,她暂且没有入场,急躁地等在后面的休息室里,来回徘徊了几圈。

        秘书唐晋过来提醒:“温总,记者已经到的差不多了。”

        温诗好连忙问:“时瑾呢?他来了没有?”

        唐晋摇头。

        人不来,也没有一句招呼,他便不在意她将视频公开?温诗好觉得匪夷所思:“让记者再等十五分钟。”

        等了有二十分钟左右,时瑾还是没有来,倒是秦明立来了,还带了个女伴,来瞧热闹,看了看时间,然后依在休息室的门口,冷嘲热讽地说:“早已经到时间了,时瑾要来早来了,怎么,要临阵脱逃吗?”

        很明显的激将法。

        秦明立司马昭之心,就是想她和时瑾拼个鱼死网破,好坐收渔翁。

        温诗好冷哼,态度与语气都极其恶劣:“你算什么东西,我的事用得着你管。”她看见秦明立就觉得恶心,一想到那夜的耻辱,她都恨不得撕了他。

        秦明立不屑置辩,倒是身边的女伴气急败坏了:“说话把嘴巴放干净一点。”

        这女伴,正是小乔陈易桥。

        她被姜九笙解雇后,就当了秦明立的助理,时常陪着他出入各种酒会应酬,秦明立对她到底有几分喜欢,她是他最久的一个情人。

        温诗好嗤之以鼻,语气极其不屑:“这种男人,也就你这种货色会稀罕。”扔完话,她推开陈易桥,直接出了休息室。

        陈易桥被推得趔趄了一下,脸色也沉了:“二哥,你哪里得罪她了?”还豪门贵女呢,急了就是个疯子。

        秦明立揽住她的腰:“不用管,那个女人现在就是一条到处咬人的疯狗。”

        才败了一局就沉不住气了,道行还是不够,就是不知道这狗急了能不能咬下时瑾一块肉。

        陈易桥一知半解:“她开记者招待会就是要咬时瑾?”

        秦明立兴致勃勃,搂着她往招待会的现场走:“去看看就知道了。”

        酒店十八楼,时瑾办公室。

        他低头,正在处理文件,门被敲响。

        时瑾道:“进。”

        穿着侍应衣服的男人进来:“时总。”

        时瑾合上手里的文件,将钢笔放下,抬头。

        “已经搞定了。”男人又回禀,“不过,视频的源文件不在电脑里。”

        时瑾颔首:“辛苦了。”

        男人这便出去了。

        手机响,时瑾接起来,放在耳边。

        电话那头传来温诗好气急败坏的声音:“再过五分钟,如果你不出现,我立马把视频公开了。”

        她急了,已经开始自乱阵脚了。

        时瑾嗓音淡淡:“请自便。”

        温诗好气极,有些方寸大乱:“你——”

        “嘟嘟嘟嘟嘟嘟……”

        时瑾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温诗好顿时火冒三丈,将桌上的茶杯砸出去,咬牙切齿地说:“这是你逼我的。”

        她根本冷静不下来,时瑾彻底击碎了她的耐心,她甚至连后果都顾不上了,只想把自己受过的屈辱一一还回去。

        她起身,不再犹豫,直接进了招待会现场。久久不见主人公,温诗好一出现,媒体便亟不可待了,只是,还是未见另一位主人公。

        温诗好落座,所有镜头的焦点全部对准她,已等候多时的媒体皆是满肚子疑问,不知是谁先开了头,然后问题一个接一个,一发不可收拾。

        “温小姐,请问你今天要公布什么事情?”

        “是要公开恋情吗?还是温氏银行有什么最新重大决策?”

        “特地召开招待会是有什么别的意义吗?”

        “今天除了温小姐你,还有谁会到场?”

        温氏银行的最高管理召开记者招待会,又搞得这么声势浩大,无非是两件事,银行的管理动向,或者,私事。

        温诗好作词作曲出身,名声大噪后,转行经商,算得上传奇,便是她的私事,同样是热点话题。

        温诗好将麦移近了一点,现场的记者便安静下来了。

        “各位下午好。”她表情竟有些沉重,“很感谢各位记者朋友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过来,我知道现在你们一定很好奇,我召开这次招待会的目的是什么。”

        她顿了顿,抬眸看向正前方,掷地有声地说:“我有一件事想当众揭露。”

        立马便有记者追问:“什么事?是您的私事吗?”

        温诗好摇头,麦克风里的声音稍稍提了提,她说:“是我亲眼目睹的一桩案件。”

        她说完,全场哗然。

        “我请各位来也是希望各位记者朋友能还原真相,给受害者一个公道。”她神色严肃又恳切,有几分义愤填膺。

        有记者问道:“请问是什么案件?”

        “民事案件还是刑事案件?”

        温诗好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将大家的视线带向了身后的投影幕布:“大家看一下视频就知道了。”

        她说完,点开了笔记本里的视频文档,幕布上顿时出现了影像。

        下一秒,有人惊呼出声。

        温诗好看着镜头,语气凝重地开始细说:“视频里的男女是我的继父和——”

        一句话都还未说完,秘书唐晋喊停了她:“温总!”

        温诗好微恼,正要继续。

        唐晋直接大喊:“视频!”

        她愣了愣,这才迟疑地回头看去,视频还没有发出声音,清晰度很高,不是温家花房的视频,巨大的投影幕布上,一男一女,一丝不挂地抱在一起,在酒店的房间里……

        温诗好目瞪口呆。

        这时,视频里的女人正到激情时,抬起头,浪荡地叫出声来,在场的记者这才看清楚女人的脸。

        正是温诗好。

        视频里暧昧的欢爱声,男人的粗喘,还有女人的呻。吟,混杂在一起,清晰可见。随后,是记者的惊呼与提问声,直接湮灭了视频里的声音。

        “温小姐,视频里的人是你吗?”

        “这位男士是谁?”

        “能告知他的身份吗?”

        这时,视频里的男人抱着女人的腰,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身体相连着,抵在墙上,动作疯狂时,男人的脸露了出来。

        所有记者都惊呆了,包括在门口看好戏的秦明立。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是秦家二少!”

        “请问是不是您和秦家二少爷?”

        “你们是什么关系?”

        “你开场说是揭露案件,温小姐你想借着这段视频表达什么?”

        问题源源不断,场内越来越混乱,若不是有保镖拦着,记者们恐怕早就扑过去了。

        突然的变故让温诗好方寸大乱,脸色煞白地愣了许久才如梦惊醒,她手忙脚乱地去关电脑,手指发抖,点了很多下,却发现笔记本根本操控不了,怎么关都关不掉。

        她看着视频里疯狂律动的男女,急得眼睛都红了,整个人惊慌失措地站着,慌了神,脑袋里一片空白。

        秘书唐晋见状,立马跑过去,扯住一把电线,用力拽下,幕布这才黑了。

        可现场并没有安静下来,记者们激动得一个个双眼发亮,争先恐后地向温诗好提问。

        “您公开这个视频的目的是什么?”

        “你和秦二少正在交往吗?”

        “你当众公曝光视频是想借此公开恋情吗?”

        没完没了的问题向她逼过来,几乎要将她耳膜震破,她一时丧失理智,言词激烈:“不是这样的,这个视频是假的,是假的!”

        “里面的人不是我。”

        “是有人害我。”

        “视频是假的!”

        语言苍白,来来回回都是那几句辩解,这一切都太猝不及防,温诗好太慌,太急,已经开始口不择言了:“不是我,是姜九笙,她才是凶手,跟我很没关系,不是我!”

        可记者根本不给她解释和喘息的机会,一个个拿着收音麦,架着机器朝她扑过去,太多人推推搡搡,保镖已经快要挡不住了,话筒几乎要戳到她嘴边。

        “您不肯承认,是和秦二少的感情出现问题了吗?”

        “所以你想借此视频和秦二少重修旧好吗?”

        “温小姐请您回答一下,这个视频是在什么情况下拍的?”

        “秦二少知情吗?您公开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一张张嘴,像血盆大口,朝温诗好逼近,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了,她双腿发软,跌坐在了椅子上,无力地辩解:“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视频是假的,跟我没有关系,不是我,不是。”

        这时,有人突然大喊了一声:“秦二少在那里!”

        门口秦明立几乎转身就走,身边的陈易桥已经傻了,愣在原地,记者一窝蜂地涌过去,堵住了整个走廊,秦明立还没走到电梯口,就被围堵住了。

        “秦二少,你和温小姐是什么关系?”

        “温小姐今天召开记者招待会和你身边的这位女士有关吗?”

        “温小姐公开视频之前您知不知情?”

        “您和温小姐是想借这样的方式公开吗?”

        秦明立:“……”

        陈易桥:“……”

        哑口无言,因为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直到保安过来,把记者都‘请’出去,温诗好才彻底回过神来,出了一身的冷汗,她扶着桌子,浑身瘫软地坐在椅子里,低头,看见了主机上的u盘。

        难怪视频关不掉,原来她的电脑早就被远程控制了。

        是那个侍应!

        温诗好募地站起来,刚转身,陈易桥扬手就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她被打懵了。

        陈易桥指着她,破口大骂:“你们温家的女人怎么都喜欢抢别人的男朋友,能不能要点脸!”

        温诗好脸上被打得火辣辣得疼,她动作迟缓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瞳孔渐进放大,瞪向陈易桥:“你竟敢打我!”

        陈易桥也不是个软弱的,不甘示弱地瞪回去:“打你怎么了?打的就是你这个狐狸精。”

        温诗好气得浑身发抖,抬手就要打回去。

        陈易桥却一把拽住,反手又是一巴掌,她不是什么娇小姐,在姜九笙面前的胆小怯懦自然也是装的,她农村出身,干过重活,这连着两巴掌,直接把温诗好打得晕头转向。

        陈易桥还不解气,拽着她的手用力推了一把:“温诗好,我真没想到原来你这么厚脸皮,平时还装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背地里却和别人的男人颠鸾倒凤,还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视频直播,你到底要不要脸?”

        她给秦明立当了那么久的情人,就这么被截了胡,怎能甘心,自然把账都记温诗好头上。

        温诗好被推得往后趔趄,挨了两巴掌,疼得她眼冒金星,登时怒火中烧,指着陈易桥的鼻子,毫无形象地扬声恶骂:“你算什么东西?一个被包养的下贱东西,还敢在我面前叫嚣。”

        陈易桥反唇相讥:“那也比你这个荡妇好!”

        这种混乱的时候,不可能讲理,也顾不上形象,温诗好扑上去,一把拽住了陈易桥的头发。

        就是这时候,记者再一次闻风而来。

        正要上前去拉的秦明立:“……”

        今天秦氏酒店的门,全部都是敞着的吗?怎么哪里都是记者,保安都是摆设吗?

        总经办的秘书打了个内线:“时总,保安已经都提前下班了。”

        “辛苦了。”

        不到一天,温诗好的视频门就霸占了所有实时热搜,连带着温氏银行,也跟着上了新闻,不是财经新闻,是娱乐头条!

        温诗好那段不足五分钟的床戏视频在网上疯传,虽然后期很多都打了马赛克,可高清无码版还是流了出来,虽然只是露了背和脸,可春宫现场的激情程度,丝毫不比岛国动作片逊色一二,温诗好的艳名一天之内,名扬四海了。

        这种事情,吃亏更多的总归是女方,秦明立那边顶多说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7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