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34:爽歪歪的二连虐渣(1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能带我?”

    又吃醋了,姜九笙好笑。

    她玩笑的口吻:“时医生,不要太黏人。”

    时瑾虽不情愿她一个人出去同别人聚,但也得由着她,便叮嘱:“笙笙,不可以喝酒。”他没有特别强调,不过,提醒,“你在备孕。”

    本来还想不醉不归的姜九笙:“……”

    八月的江北,热得像火炉,抬头是火辣辣的太阳,远处,竟还飘着几朵可怜兮兮的云朵,上午刚下了一场雷阵雨,风还是热的,只是带了几分潮气。

    莫冰拉着箱子,从机场出口走出来,头发长长了,已经过了肩,染着灰青色,被她用一支笔随意挽了一个髻,松松垮垮的,耳边垂下了几缕,白色格子衬衫塞在了牛仔短裤里,露出一双修长的腿,戴了个大大的墨镜,她走走停停,张望着。

    突然,她目光定住。

    安全出口旁,一个戴着口罩的男人,也拉着个箱子,没睡醒似的,眼睛半开半合,正盯着张贴在墙上的逃生路线图,此人,染了一头醒目的奶奶灰。

    莫冰摘了墨镜,走过去:“机场登机口不在这,这边是出口。”

    秦明珠回过头,愣了一下,让后挪开眼,继续盯着图,伸手,指了指一块区域:“你教过我看逃生图,这里没错。”

    莫冰被他的固执打败了,解释:“这是一楼的图,可登机口是在二楼。”

    “……”

    秦明珠低头:“谢谢。”

    莫冰失笑,迷路的人,依旧还是迷路,她说了声不客气,便拖着箱子往机场大厅走。

    秦明珠忽然回头:“我的车,你还没还我。”

    车?

    莫冰懵了一下,然后想起来了,除夕那晚他送她回家,因为这位电竞冠军实在路痴到天愤人怨了,才开走了他的车。

    她搬出了原来的住所,才给抛到脑后了,这么一忘,六个月过去了。

    莫冰十分过意不去:“抱歉,我忘了,明天我就让人开回你俱乐部。”

    “嗯。”他说,“不急。”然后把手里的鸭舌帽扣脑袋上,帽檐压得很低,半张脸都藏在下面,低着头往出口相反的方向走。

    莫冰还是提醒了一句:“那里有电梯。”

    秦明珠回头看她,有点懵。

    她指了个方向:“你可以从那直接去二楼,一下电梯就是机场登机口。”

    他摸了摸耳朵,说:“谢谢。”就拉着拉杆箱往电梯去了。

    莫冰摇摇头,朝大厅走去。

    身后,秦明珠回了头,把帽子往上推了推,若有所思地站了一会儿,她瘦了,瘦了好多好多。

    姜九笙戴着口罩与墨镜,上上下下打量:“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她瘦了14斤,每餐都吃,就是莫名其妙毫不讲理地往下瘦。

    莫冰随便找了个说辞:“墨尔什么都好,就是吃不惯。”瞧着眼前貌似也瘦了点的姜九笙看了许久,“不是让你别来接我吗?被拍到会上头条。”

    姜九笙摘下墨镜,完全不介意被拍,她笑着张开手:“莫冰,欢迎回来。”

    莫冰上前,抱了抱她:“我回来了。”一只手往下,圈了一下姜九笙的腰,“还是这么细。”

    姜九笙原本都红的眼睛,被她逗笑了。

    她问:“都好了吗?”

    “也许吧。”莫冰反问,“你呢?好了吗?”

    姜九笙点点头:“嗯,不用再吃抗抑郁的药了”

    “那就好。”莫冰笑了笑,“你健健康康的,我才好带着你去打江山。”

    她还是原来的她,会笑会闹,只是,眼里有沧桑了,笑时,总是不那么深刻,不那么肆意。

    姜九笙接过她手里的袋子,一同往外走,问:“打什么江山?”

    莫冰拉着箱子,习惯性地走在姜九笙前面,回:“影视圈的半壁江山。”摇滚圈已经风生水起了,既然入了影视圈,她就要让她家笙笙登高问鼎。

    姜九笙不置可否,这些事,一向都是听莫冰的安排,笑着调侃:“我家莫冰还是这么雄心壮志。”

    莫冰回以一笑:“我家笙笙还是这么两袖清风。”

    姜九笙开了后备箱,帮莫冰把箱子放好,她依着副驾驶的车门,对姜九笙勾勾手指:“走,喝酒去。”

    姜九笙开了主驾驶的车门:“戒了。”

    莫冰觉得不可思议:“不是吧,戒烟就算了,时瑾酒都不让你喝了?”而且怎么戒得掉,她认识姜九笙四五年了,知道她瘾有多重。

    姜九笙的解释是:“最近打算要孩子。”

    “……”

    莫冰摸摸下巴,捏眉心,头疼:“笙笙,你玩我呢,你马上就要拖家带口了,我还怎么带你打江山?”

    看来这江山大业,得从长计议了。

    姜九笙还真认真思考了一下,说:“可以给时瑾带。”演员的话,夜戏很正常,若真有了宝宝,时瑾得带。

    对此,莫冰很怀疑,持保留意见:“你确定时瑾不会扔了?”

    姜九笙摇头,一点没开玩笑:“不确定。”

    她不禁想象时瑾带孩子的样子,若听话不吵不闹便也罢,扔在摇篮里,偶尔用脚踢踢摇篮。若不听话,哭闹个不停,时瑾定是冷着一张俊脸,因为有洁癖,两根手指提着小娃娃的领子,扔到狗窝里去,让姜博美哄,哄好了给进口狗粮,哄不好,去厨房拿手术刀……

    脑中画面感十足!

    莫冰啼笑皆非。

    姜九笙系好安全带,驱车离开。

    机场外面的路边,泊了一辆黑色的宾利,车窗都紧闭着。

    主驾驶上,丁纯磊看着前面那辆车牌0902的车开远了,回头请示:“林总。”

    林安之目光远望,没有收回视线:“小心跟着,不要让她发现。”

    “是。”

    晚上八点半,姜九笙和莫冰聚完,时瑾便过来接她了,本来还有第二场的,可就一顿饭的时间,时瑾打了四个电话,一个视频聊天。

    莫冰觉得她要再不让姜九笙回家,时医生可能要坐不住了,吃完饭不到二十分钟时瑾就到餐厅了。

    几个月不见,时医生依旧貌美如花。

    莫冰打招呼:“时医生,好久不见啊。”

    时瑾礼貌地回:“莫小姐,好久不见。”

    还是一如既往地客套。

    时瑾去付了账,然后一起出了餐厅,姜九笙对莫冰说:“我们送你。”

    莫冰的行李已经让小麻送回去了,她摆摆手:“不用了,这里离我的新公寓很近,我想走走。”夜里风很大,她挽发的那只笔已经不知道掉哪里了,齐肩的发随意散着,被风吹得凌乱,她笑着催促姜九笙,“不用管我,你们先回去吧。”

    姜九笙嘱咐她:“不要在外面待太久,早点回去休息。”

    “知道了,越来越??铝恕!弊焐纤邓??拢?劾锶从行Γ???踊邮郑?桓鋈俗呓?艘股?铩

    街上华灯璀璨,她一个人走走停停,站上了天桥,看着桥下车水马龙、远处霓虹绚丽,她笑着笑着,便红了眼睛。

    桥下,黑色的宾利一直停靠着,车窗开着,里面的人朝着窗外伸出了手,掌心落了了一片月影。

    那么近,那么远,触不可及……

    因为姜九笙开了车,时瑾便没有再开车过来,他给她系好安全带,没有挪开,凑得很近,嗅了嗅,然后满意地笑了,摸摸她的脸:“真乖,没喝酒。”

    姜九笙哑然失笑。

    时瑾没有急着开车,有话要说:“笙笙。”

    她看着他:“嗯?”

    他说:“明天我又要做一回坏人。”

    她不明所以,不知他所指何事。

    时瑾没有隐瞒,向她坦言:“要给温诗好一点教训。”他特别申明,“用比较卑鄙的手段。”

    温诗好被反咬了一口,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定是又拿着视频的事来作威作福了,这账得算一算。

    姜九笙似笑非笑地看时瑾:“你在向我报备?”

    他点头:“嗯。”

    姜九笙理所当然的语气:“不需要啊,你做什么我都赞成。”反正,不管时瑾对或是不对,她最后都要帮着他,没办法,她护短的的毛病挺严重。

    “笙笙,我们家,是你做主。”时瑾微微垂着长长的睫毛,看起来竟有些乖顺,说,“你若不喜欢我卑鄙,我可以磊落一点。”

    他要整温诗好,有很多法子,可以简单粗暴,也可以阴狠卑鄙,当然,若要用正当手段,也不是没有。

    若是以前,他更倾向于最省力的,把人弄了,残了死了都行,还一劳永逸。只是,他曾经为她成疯成魔,现在,想为她立地成佛了,他也分不清自己是病愈了,还是病入膏肓,居然信邪了,竟想给她积积德。

    杀人的念头,是不能随便动了,以后,得让她做主。

    姜九笙戏谑:“妇唱夫随?”

    时瑾笑着点头:“是,妇唱夫随。”

    他们家,确实是她做主,因为他实在没有办法拂逆她的任何要求。

    她伸手,勾住时瑾的脖子。

    他凑过去,离近一点。

    她在他唇上亲了一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没什么不好。”就算卑鄙一点又怎么样?有些人,并不是你对她磊落,她就能自省。

    对于心思不正的人,该给的教训,得给足了。她这个人,不是很愿意计较,但也不好欺负。

    次日下午,温氏银行温诗好在秦氏酒店召开临时记者招待会,没有事先说明缘由,可到场的媒体依旧很多。

    离记者招待会拟定的开始时间,剩下不到一刻钟,过半的媒体都已经进场了,温诗好坐在最前面的椅子上,神色游离,不知在想什么。

    场内的记者已经迫不及待了,调好了摄像拍照设备,跃跃欲试了很久,不知哪家的记者没忍住,第一个发问:“温总,请问您今天召开记者招待会的目的是什么?”

    随后,各家媒体都不甘示弱了,问题一个接一个。

    “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当众公布吗?”

    “是公事还是您的私事?”

    “你特地选在秦氏酒店,是有什么特别的涵义吗?”

    温诗好穿了一件雪纺衫,红色的包臀裙,扎了高马尾,口红色号选了裸色系,妆容精致偏淡,显得利索又干练,她调了调麦的位置,开了口:“请各位稍安勿躁,等今天的主角到了,我再为各位一一解答。”

    媒体这才注意到,温诗好旁边还空着一个座位,不知道她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众位记者更好奇了,这样的架势,这样兴师动众,绝对有爆点。

    各家记者争相发问,实在等不及。

    “今天还有其他主人公吗?”

    “能透漏一下是谁吗?”

    “是男士吗?”

    “温小姐是不是要公布恋情?”

    温诗好不再开口,媒体朋友也只好暂时鸣金收兵,摄像镜头全程对着温诗好,她低着头,五分钟内,看了三次时间。

    她正出神。

    端着茶杯的侍应被脚下的电线绊得趔趄了一下,一杯茶整个泼到到桌子上,顺着边儿滴在了温诗好腿上,她被惊吓了一下,猛地站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侍应连忙道歉,用挂在腰间的布巾手忙脚乱地擦桌子上的茶水。

    这么多人在场,温诗好也不好发作,忍着怒气说:“没事,这里不用招待,让侍应都出去吧。”

    侍应低着头,称:“是。”

    随即,温诗好起身,对着场内的记者致歉:“不好意思,我失陪一下。”

    她吩咐了秘书两句,便先行去换件衣服,没有注意到,桌子底下的投影主机上,多了一个小巧的U盘,闪着微弱的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