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32:温诗好失身,姜民昌的秘密(1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九笙松手,把秦明立扔在脚边,只问:“哪间房?我要把他扔进去。”

    房间里有催情迷药,温诗好自己也吸了,正意乱情迷呢,现在把秦明立扔进去,会发生什么,她自然知道,虽然卑劣,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一回,她不想磊落了,温诗好也该吃点苦头了。

    时瑾知道她的打算了,走到她身边去,安抚她的怒气:“不生气,我哪有那么好算计。”

    她又不是生时瑾的气,语气平静:“我知道啊,不过,你不好算计不代表他们可以打你的歪主意。”她很理智,没有乱来,所以理智地算算账。

    时瑾蹙眉,不放心:“笙笙,温诗好手里还有视频。”因为事关她,所以他不敢乱来,要万无一失。

    姜九笙自然知道时瑾是在替她打算,不然,依照他的性子,肯定当场就还回去了,不过——

    “别的我可以忍,这次不行,这么明目张胆地觊觎你,还玩下药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已经碰到我的底线了。”她态度很坚决,“时瑾,我不怕蹲局子,但是,来抢你不行,温诗好把那个视频当作她肆无忌惮的筹码,她只会变本加厉,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下次会不会还只是虚惊一场我不能确定,没有必要再一退再退了,何况,我信你。”他怎么可能会让她去蹲局子。

    温诗好那个性子,肯定会有下次,万一让她得逞了……

    姜九笙想都不能想。

    时瑾只沉吟了须臾:“明珠,把他扔进去。”

    “哦。”

    他跟秦明立虽然是同胞,但不好意思,他们不熟,是真不熟,当然要帮六嫂拖人。

    秦明珠蹲下,拖着秦明立一条腿,往那个点了迷药的房间去,温诗好把自己也迷了,还在房间里,估计药效已经开始了。

    有好戏了。

    时瑾牵着姜九笙往电梯走,边拨了电话:“908房间,过来帮我录点东西。”既然要算账,那得把利息也一并讨了。

    时瑾又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他怎么可能让他家笙笙去蹲局子,得做一下准备了。

    回了车上,姜九笙一直不吭声,看着车窗外,也不理时瑾。

    时瑾不急着开车,抬着她的下巴,让她转过脸来:“怎么不说话?”

    姜九笙推开他的手:“生你的气。”她有点恼他了,“她让你跟她去房间,你还真去,万一真让她得逞了……”

    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反正一定会剐了温诗好。

    时瑾凑过去,讨好地亲了亲她的脸,解释说:“会所里那点玩法我比他们更懂,对我没用。”他握着她的手,细细说来,“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以前在秦家的时候,秦行为了培养我的适应力,为了造就出刀枪不入的继承人,什么都给我试过,我身体里有抗体,戒断反应很弱,不容易上瘾,尤其是那类的致幻药物,对我起不了多大作用。”

    他敢去,自然是有十全的把握。

    姜九笙还有疑问:“那你怎么在里面待了那么久?”说视频的事,为什么要去房间里?

    时瑾都如实告诉她:“温诗好给我看了完整的视频,包括你父母争执的过程。”

    她竟全拍到了。

    姜九笙几乎立刻问:“他们为什么会争执?只是因为我的手术费用?”

    当时时瑾是瞒着身份找宋培补习,宋培并不知他的家世,又怎会求助于一个刚成年的学生,她无亲无友,只能找姜民昌相助。

    “有两个原因。”时瑾握着她的手,慢慢同她说,“你母亲用姜民昌的把柄威胁他,为了索要你的手术费用。”

    果然,不仅仅不是钱的问题。

    姜九笙倒不怎么惊讶:“姜民昌有什么把柄?”

    “温诗好的生父并非正常自然死亡,姜民昌为了入赘温家,对他下了毒手,然后有目的地接近温书华,并与她结婚。”

    难怪温诗好那么恨姜民昌,甚至也恨上了锦禹,原来,她是要报复仇,她是为父报仇啊。

    姜九笙只是没想到,姜民昌居然这样人面兽心,记忆里,那个男人很慈善,竟不知皮囊下,有一颗攀龙附凤的勃勃野心。

    这样的人,也怪不得他不放过她母亲,也不放过当时作为目击证人的她。

    她问时瑾:“另一个原因呢?”

    时瑾沉默了片刻:“笙笙,姜民昌不是你的生父,你的亲生父亲另有其人。”

    她怔住。

    许久,她才回过神来,眼里全是不可置信:“是谁?”

    程父不是她的父亲,现在连姜民昌都不是,她这个生父,当真一波三折。

    时瑾摇头:“他们的对话里,没有说到你的生父是谁,也正是因为你并非姜民昌亲生,他才不肯给医药费,你母亲迫不得已,才用他的把柄要挟他,他恼羞成怒就动了手,杀人灭口。”

    当时,温诗好在录生日视频,偶然录到了这段视频,便因此知道了生父的死因,之后,怀恨在心,恨姜民昌,恨姜锦禹,也恨姜九笙。

    全解释得通了,原来命案的背后,还有这些丑陋的真相。

    “那凶手,”姜九笙大胆猜测,“会不会是温诗好?”她听到姜民昌与母亲的争执,知道了姜民昌与她有杀父之仇,一时愤恨痛下杀手也不无可能。

    时瑾就事论事:“不知道是不是她,没有证据,但至少她有了杀人动机。”

    姜九笙往椅子上靠,身体放松:“不知道为什么,知道他不是我生父,突然松了一口气。”

    她宁愿父不祥,也不要姜民昌那样的父亲。

    时瑾摸摸她有些疲惫的脸:“我家笙笙这么好,是他不够格。”他征询她的意见,“你亲生父亲的事,要我帮我查吗?”

    姜九笙想了想,点了头。

    时瑾俯身帮她系安全带,霍一宁的电话突然打过来。

    时瑾接了:“你好。”

    霍一宁直接说正事:“尸检结果出来了。”

    时瑾立刻问:“致死原因是什么?”

    姜九笙募地抬头看他。

    霍一宁在电话里说:“颅骨凹陷性骨折,导致颅内出血而死。”霍一宁说完,再详细解释,“比对过当时花房的现场照片,基本可以推理出,死者在腹部中刀后,出于外力或者自身眩晕而致使身体往后,撞在了花架的瓦盆上,导致颅骨凹陷,所以当时的照片里瓦盆破了,但并没有血迹,因为是颅内出血。”

    时瑾听完,便有了打算:“那可以主张意外死亡,或者第三人所为。”都足够让他家笙笙脱罪。

    何况,笙笙是正当防卫。

    “目前没有新的证人或证据,我们暂时排除不了颅内出血并非姜九笙造成,也没有另外的嫌疑人,不过也可以一试,这样的案子我以前也见过,疑点利益归于被告,胜算不算小。”

    时瑾心里有数了。

    就算目前这些已有证据,上了法庭,他也有完全的把握让他家笙笙全身而退,只是,温诗好手里的视频,不能在真相出来之前曝光,舆论可不管真相,他们只要发泄的话题,一旦有这个黑料,添油加醋,势必对笙笙的名誉有损。

    霍一宁又说了一件事:“另外还有一个发现。”

    “什么?”

    “姜九笙不是姜民昌的亲生女儿。”这个案子真是一波三折,隐情太多了,越查东西越多,霍一宁说,“上次姜九笙来查这个案子,我取了她的DNA,法证做了对比才发现,两人并不是父女关系。”

    时瑾并不惊讶:“我已经知道了。”

    霍一宁生疑,他又是怎么知道?

    时瑾没有过多解释,只说:“可以把消息放出去了。”

    霍一宁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消息?”

    时瑾淡然自若:“捡了具尸体,查了身份,通知温家来认领。”

    致死原因已经查出来,尸体可以光明正大地还回去了,毕竟是‘捡来’的。

    时瑾也真够腹黑的,不过,虽然很无赖,但有用就行,不然,不是正当途径的证据,法庭是不会采纳的。

    时瑾挂了电话,对姜九笙说:“笙笙,致死原因不是腹部中刀,你不会有事了。”

    “致死原因是什么?”

    “摔到了头,颅内出血。”时瑾对她说,“但还不确定,是意外摔的,还是被人推的。”

    四十分钟前。

    温诗好走至时瑾面前:“时瑾。”

    时瑾神色冷漠:“什么事?”

    她直言:“我给你看的视频,只是一部分。”

    他这才抬眸,看向她。

    她好整以暇地依着摆放点心的桌子,会所内人来人往,她视若无人,挑着眉问时瑾:“想看完整的吗?”

    时瑾眼底有了起伏波澜。

    温诗好胸有成竹般,自顾转身,留了一句话:“跟我来。”

    时瑾几乎没有迟疑,起身跟上去。她领着他去了九楼的一间房,屋里灯光暖魅,燃了淡淡的熏香。

    温诗好坐在床上,抬头看时瑾:“坐。”

    时瑾站得离了两米远,一步也不往前,神色已经不耐:“视频在哪?”

    温诗好笑而不语,不疾不徐地按了遥控。

    电视屏幕突然亮起来,视频的声音毫无预兆地响起。

    “你还来干什么?”

    是温家那个花房,没有发生命案前,还是寻常模样,姜民昌与宋培面对面地站着,姜民昌靠花架,宋培离他几步远。

    “笙笙病了,能不能借我一点钱?”宋培是江南水乡的女子,声音本就温柔,又有有求于人,细声细气的。

    姜民昌有些暴躁不耐,眼里全是愤怒与不屑:“你还有脸开口?她是你的女儿,可不是我的!”

    “看在笙笙也喊了你这么多年父亲的份上,救她一次。”宋培几乎低声下气地央求,声音都有些哽咽,“当我求你了,借你的钱,我会尽快还给你,还有利息,我会付利息的。”

    姜民昌冷笑,神色轻蔑:“宋培,我竟不知道你居然这么不要脸,当年你跳河自杀的时候,我也救过你一命,可你是报答我的?你瞒了我你怀孕的事情,让我给别人养了十几年的女儿,要不是我看到了你女儿的体检报告,你是不是还打算让我养一辈子的孽种?”

    宋培哑口无言。

    姜民昌咄咄逼人,话越说越难听:“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我没有一点感情,会嫁给我,也不过是为了你肚子里那块不知道被谁搞出来的脏东西。”

    便是宋培性子再温吞,也听不得这样带了侮辱性的话:“是我对不起你,你怎么对我都可以,但笙笙是无辜的,我不准你这么辱骂她!”

    姜民昌冷嘲热讽:“那你怎么不去找你那个野男人?他的骨肉,让他来救啊。”

    毕竟曾经是笙笙的父亲,宋培怎么也没有想到姜民昌竟心狠至此,她咬着牙,攥着手心:“你要怎样才愿意帮我?”

    她无亲无友,能求助的人几乎没有,手术费也并非是小数目,已经走投无路了。

    姜民昌却无情至极:“带着你那个小野种滚远一点,以后不要再来温家了,我能放你们母女一马已经是忍气吞声了,别再让我看到你们。”

    宋培几乎不敢相信:“你真要做这么绝?”

    姜民昌让她滚。

    她锁紧了眉头,温婉轻柔的嗓音渐渐沉了:“九年前你买通医生,在刘明儒的药里动手脚,你以为,没人知道吗?”

    刘明儒是温书华的前夫,是温诗好生父。

    姜民昌大惊失色:“你——”

    宋培性子软,几乎是拼尽了勇气,与姜民昌据理力争:“你当时还没和我离婚,就开始谋害刘明儒,如果让温书华母女知道了,她们还会让你留在温家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