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31:温诗好作妖笙笙回击(10)

231:温诗好作妖笙笙回击(1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景瑟朗读家规第一条:“玩游戏不能超过十二点。”

    “做不到怎么办?”

    噢,天啊。

    景瑟好慌慌啊:“卖、卖装备。”头可断,血可流,装备不能买呐,赶紧认错认错,“队长,我错了,我以后不玩到那么晚了,你要是卖掉我的装备,你会失去你可爱的女朋友的。”

    霍一宁被她逗笑了:“不卖你装备。”

    景瑟感动得不行:“队长你真好。”她家队长是天上地下最深明大义、通情达理的警察小哥哥了!

    深明大义、通情达理的队长说:“装备不卖,把LOL卸了,一个月不准玩这个游戏。”

    懵懵的景瑟:“……”

    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嗯,不知道哪里不对,就问队长了:“那我可以吃鸡吗?”

    “可以。”

    她是个容易满足的好姑娘:“队长你真好。”再一次觉得她家队长是天上地下最深明大义、通情达理的警察小哥哥。

    当然了,霍一宁不知道,‘战功赫赫’的国服第一adc不仅玩LOL,也玩王者荣耀和吃鸡,只不过不打比赛而已。

    “瑟瑟。”

    霍一宁嗓音低低的,缠缠绕绕地绕进她耳朵里,好苏好苏呀,她把眼睛眯成了两个小月牙:“嗯。”

    “开视频,让我看看你。”想她想得厉害,案子看不进去。

    她羞羞,捂着小心肝:“那我去女厕所跟你视频。”

    霍一宁不太明白她的脑回路:“为什么要去女厕所?”

    “一个月不能玩英雄联盟,很伤心,要队长亲亲才能好。”她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这里人太多了,我们去厕所里亲。”

    “……”

    赵腾飞半年前还有个女朋友,因为太忙,两人见不了几面,电话一天七八个,每次视频都要对着屏幕亲半天。

    蠢得一批。

    霍一宁曾经鄙视得不得了,风水轮流转,他现在天天都做这样的蠢事,还他妈甘愿,别说亲手机,连军歌都要给她唱,只要能哄她睡觉,交了个爱打游戏的女朋友,不让她打游戏,行,得唱摇篮曲。

    这么蠢的事,可他还就觉得他家姑娘可爱,可爱得想睡她……

    时瑾回了会所内,要了一杯果汁,和秦明珠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温诗好目光落在那一处,目不转睛地看了许久。

    “温小姐。”是秦明立,在温诗好身边落座。

    她收回视线:“秦二少有何贵干?”

    秦明立端着酒杯,与她手里的酒杯碰了碰,小饮了一口:“既然那么想要,怎么不抢一枪?”

    话里有话,所指明确。

    温诗好抬眸,远望着:“抢了之后呢?”她转头,看向秦明立,收敛了唇角的笑意,目光微凛,“时瑾跟我鱼死网破,你再来坐收渔翁?”

    真是个聪明的女人。

    他倒确实想这个女人去触一触时瑾的逆鳞,坐收渔翁没错,可她的野心也没错,女人的嫉妒心,可是能抵千军万马的。

    秦明立不否认:“那要看你敢不敢赌,收不收得住那头狼。”话里尤为耐人寻味,他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杯,“是驯服,还是被咬死,尚没有定论。”

    温诗好好整以暇地挑眉相视:“你都是说他是狼了,生人哪里靠近得了。”就算她起了那样的心思,时瑾又怎么会给机会。

    龙之逆鳞,那可是死穴,她也得触得到啊。

    秦明立笑着说:“那就要看你够不够卑鄙了。”

    她抬眸,来了兴致,眼里有跃跃欲试的光芒。

    晚上八点,姜九笙有录影,和苏倾一起,大抵节目组知道她与苏倾是‘蓝颜’,便尤其喜欢让她们同框。

    因为同期节目的一位嘉宾迟迟不到,这个点了都还没有开录,姜九笙与苏倾等得百无聊赖。

    “对面的人好像一直在看你。”姜九笙说。

    苏倾瞟了一眼,表情有点一言难尽:“别提了,那是徐青久的青梅竹马,本来好端端的情敌,不知道怎么回事,走岔路了,硬是变成了妾有意郎无情。”

    苏倾说的是乔清浅,不赶巧,今天这个节目乔清浅也受邀了,从乔家那姑娘进来开始,一双眼就黏苏倾身上了,赤。裸裸得不行,一副‘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表情。

    姜九笙忍俊不禁。

    正说着,乔清浅已经走过来了,提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娇羞地问苏倾:“我买了小蛋糕,你要吃点吗?”

    苏倾连忙摆手:“不了不了。”这美人恩,她消受不起啊。

    乔清浅失望而归。

    不到两分钟,她又捧着一个漂亮的杯子过来:“我自己做的柠檬水,你要尝尝吗?”她娇俏地说,“我看你微博说,你喜欢柠檬水。”

    苏倾:“……”

    她感觉有点冒冷汗啊。

    她擦了一把莫须有的汗:“我去一下洗手间,回聊,回聊。”然后,她果断尿遁了。

    乔清浅只好悻悻地坐回去,盯着洗手间的方向,做好随时再战的准备。

    这时,姜九笙电话响了。

    她从椅子上起身,走到录影棚外面,接了:“时瑾。”

    “六嫂,是我。”

    不是时瑾的声音,是秦明珠,他解释:“我手机没电了,借了六哥的手机。”

    姜九笙便问候道:“你好,明珠。”

    秦明珠平时总是漫不经心的,只是,此时语气有些不同以往的急切与焦躁:“你要是抽得出空,能来一趟会所吗?”

    姜九笙微拧眉头,有不好的预感:“有什么事吗?”

    秦明珠语速放快,简单解释了一下:“我去打了个电话,回来没有看到六哥,侍应说,温家那个女人把六哥叫过去了,我到现在都没找到他。”

    温诗好……

    姜九笙没有多想,直接去拿了包,边往外走边嘱咐秦明珠:“你去查看一下监控,我马上过去。”

    她的临时经纪人胡明宇就在外面等,见她匆匆出来,问道:“怎么了?马上就要录影了,你去哪?”

    姜九笙没有时间解释了,只说:“急事。”她有些抱歉,“明宇,能帮我处理一下吗?我现在要马上离开。”

    “好。”胡明宇问,“用不用我送你过去?”

    “不用,你留下来处理这边。”

    胡明宇便把车钥匙给了姜九笙,再联系救场的人过来。

    半个小时的车程,姜九笙开了二十分钟就到了,她边停车,边给秦明珠电话:“明珠,查到了吗?”

    “刚刚确认了,在908套房。”秦明珠又道,“我先过去。”

    “嗯。”

    挂了电话,姜九笙下车,刚走到秦氏会所的门口,却被迎宾拦下了,两个身穿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守在门口:“这位小姐,请问您有请帖吗?”

    “没有。”姜九笙说。

    对方便挡住了她的路,态度还算恭敬:“那不好意思,您不能进去,今天会所内有周年庆,并不对外营业,只能凭请帖进。”

    姜九笙心里记挂时瑾,没有什么耐心,正要硬闯。

    会所大堂内,秦明立走过来:“还不让开。”

    两个迎宾立马退让到一边,喊:“二少。”

    秦明立似怒非怒,语气带了几分威慑,却怎么也听不出好意:“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老六的女朋友都不认识?”

    秦六少向来低调,不见报,女朋友也藏得严实,不同秦家其他几位少爷,成日身边带着不同的女伴,经常出入会所玩乐。

    两人连忙致歉:“抱歉,您请进。”

    姜九笙直接进去。

    秦明立在身后喊住她:“姜小姐,请留步。”

    她回头,神色漠然:“什么事?”

    秦明立相劝的口吻:“不要太怪六弟,男人嘛,免不了逢场作戏。”

    话里有话。

    他想说,时瑾在和女人逢场作戏。

    姜九笙置若罔闻,什么表情都没给,手机这时响了,来电是时瑾。

    她喊:“明珠。”

    片刻,惊喜地又喊:“时瑾。”

    是时瑾的电话,秦明立兴致勃勃地抱着手,听着好戏,不知时瑾说了什么,只能看见姜九笙的情绪起伏。

    姜九笙问:“你跟温诗好进房间了吗?”

    那头回答后,她神色沉了:“温诗好动的歪脑筋?”

    时瑾说了许长时间,大概是解释。

    姜九笙已经生气了,只道:“你在房间门口等我。”停顿片刻,她冷着脸说,“算账。”

    时瑾这是惹得红颜一怒了,怕是犯了大错。

    秦明立很满意,勾唇笑了笑。

    姜九笙挂了电话后,回首,看向秦明立:“二少,能否借一步说话?”

    秦明立心情畅快:“当然可以。”

    说完,他随着姜九笙一起往电梯里走,周年庆在六楼全景厅,一楼与电梯里都没什么人,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

    姜九笙问:“时瑾在九楼?”

    秦明立神色自然地点头:“是啊,和温诗好一起。”

    姜九笙便按了九,目光幽深,似有星辰,格外得亮:“你是怎么知道的?”明珠也是查了监控才知道时瑾与温诗好一起去九楼开了一间房间。

    秦明立被问住了,怔了片刻,才状若无事地回答:“自然是亲眼看见的。”有种很奇怪的感觉,竟觉得姜九笙不是来抓奸的,是来惩恶的。

    姜九笙这个女人,心思似海,深不可测。

    这时,电梯到了九楼,停下。

    电梯门开,姜九笙先走出去,踩在门口,抬起一只脚,搭在门上,将整个电梯门堵得严实,她抬眸:“你又算计我家时瑾。”

    秦明立一时愣住了。

    他以为她是要去找时瑾算账,如今觉得,貌似不是。

    方才那通电话,完整内容是这样的。

    姜九笙接通了电话,喊:“明珠。”她以为时瑾的手机还在秦明珠那里。

    那边开口了,却是时瑾的声音:“笙笙,是我。”

    她惊喜:“时瑾。”

    时瑾说:“在大厅等我,我过来找你。”

    她却问:“你跟温诗好进房间了吗?”

    时瑾顿了顿,承认了:“嗯。”

    她脸色沉了:“温诗好动的歪脑筋?”她自然全然相信时瑾,那就定是温诗好那个家伙耍什么卑劣手段了。

    竟觊觎时瑾,都欺到她头上来了,她哪能不气。

    时瑾知道她恼了,立马解释:“还有秦明立,他们俩合作,在房间里点了催情的迷药,用视频的事诱我过去了,不过,迷药对我没用。”

    就算这样,姜九笙还是动了怒,沉着脸说:“你在房间门口等我。”

    时瑾问她:“你要做什么?”

    姜九笙言简意赅:“算账。”

    这才是她和时瑾通话的全部内容,秦明立只听到了她的部分,自然以为她是去抓奸,怎想到,姜九笙这般不好拿捏。

    她霸着整个电梯出口,一双清冷的桃花眼,微微一敛,凛冽了:“秦明立,我看起来很好欺负吗?”

    秦明立不知对方知道了什么,便也装傻充愣:“姜小姐这话什么意思?”

    姜九笙简明扼要,冷若冰霜地睨了他一眼,道:“有仇必报的意思。”

    秦明立硬是被她这么不冷不热的一句话给说愣住了,晃神时,她突然就一把扯住秦明立的手,迅速往地上一摁。

    秦明立没站稳,一个趔趄,头撞在电梯壁上,抬起头,恼羞成怒:“姜九笙!你——”

    姜九笙没等他还手,原地起跳,对着还没站稳的的秦明立就是一个回旋踢,正中他脑袋,他顿时晕头转向,身体发软,还没稳住,她一个手肘劈在了他后颈。

    秦明立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动作干脆利索,招招制敌,一气呵成。

    秦明立晕过去的前一秒,只有一个念头,姜九笙居然这么能打……

    时瑾和秦明珠走出走道拐角,一抬头,就看见姜九笙拖着秦明立的一条腿走出电梯,秦明立已经晕了,像拖把一样,被她扯出电梯。

    时瑾and秦明珠:“……”

    秦明珠愣了好久的神:“六嫂,你这是?”

    姜九笙松手,把秦明立扔在脚边,只问:“哪间房?我要把他扔进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