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29:瑟瑟拿下了霍队(8)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好勾人。

    噢,她又被勾引到了,脑子里一片混沌,现在整个人都是懵的了,她可能膨胀了,居然想……想舔了舔队长的喉结。

    她眼皮直抖,眼珠子不知道看哪里,紧张得憋着呼吸,霍一宁忍俊不禁,伸出手,挑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抬起来,四目相对,他说:“做我的女朋友不用洗衣服做饭,也不用太贤惠,笨一点也没有关系,可以不会倒车,因为我都会,不用再学了。”

    她眨巴眨巴眼,大概有点笨,听得不是太懂,队长实在给答复吗?

    霍一宁轻声喊:“景瑟。”

    她条件反射:“到!”

    霍一宁:“……”

    景瑟:“……”被自己蠢到了,她有点窘,试图把氛围拉回来,“队长,你、你说。”

    她太紧张了,吞了吞口水,眼珠子又不安地转开了,乱瞟,就是不敢看霍一宁,怕被勾掉魂。

    霍一宁突然凑过去,在她唇上啄了一下,然后她愣住了,安生了,眼睛定定地看他。

    他正凝视着她,目光灼灼,字字全是郑重:“我是一名刑侦警察,我热爱我的工作,从我穿上警服的那天开始,就做好了受伤,甚至牺牲的准备,我只能向你保证,会更小心一点,更惜命一点。”

    以后有她了,得对她负一辈子责,得活久一点,不能随便拿命去拼了。

    人呐,有人牵绊,就不能肆无忌惮了。

    五星红旗在飘扬,红旗下,他慎重地向她允诺:“我的工作很忙,如果有命案,需要二十四小时待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节假日,也抽不出很多时间来陪你,我只能向你保证,我所有的空闲都给你。”

    景瑟怔怔地回视他的目光,风很大,可他的话,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清楚又庄重。

    她爱的人,是一名人民警察,她这一刻才明白,她爱他,也同样爱他的工作与热忱。

    五星红旗在上,他霍一宁在此重诺:

    “我出身军人家庭,我的父亲与母亲都是为国捐躯的烈士,我曾经在他们的坟前许诺过,如果有一天,国家需要我,我会义不容辞,我忠于你头顶上的五星红旗,我只能向你保证,如果你跟我在一起,我也忠于你。”

    他停了片刻,郑重其事地问:“景瑟,你还要做我的女朋友吗?”

    她现在的脑子是懵的,被他刚才的一番话,砸到心跳失常,整个人都是飘的,她努力抓住最后一丝理智,只问他一个问题:“你喜欢我吗?”

    霍一宁失笑:“不喜欢你,怎么会吻你,不喜欢你,怎么会让你冒冒失失地跑到我的生活里来。”

    不喜欢她,怎么会对着五星红旗发誓,一辈子忠诚。

    景瑟笑了,眉眼里全是欢愉,满足地说:“我不黏人,不需要你陪的,你只要给我发一个表情包,我就可以看一天了,你要是跟我讲一句话,我就能乖很久的。”

    霍一宁揉揉她的脑袋,想抱抱她。

    景瑟一把扑上去,搂住了他的脖子,欢天喜地地说:“队长,我好喜欢你啊,想当你的女朋友,当你的妻子。”她歪着头,很认真地说,“你去守国家和五星红旗吧,我来守你。”

    怎么会有这么乖的女孩子?命都想给她了,奖励她的乖巧。

    他扶住她的腰:“那我们交往吧。”

    他这个人,没有很多空闲的时间,不玩,做什么都是来真的,以结婚为目的,以白头偕老为目的,和她交往。

    景瑟笑着点头:“好啊。”

    他环住她的腰,把她小小的一只抱进怀里,低头想亲她。

    她也不躲,就是说:“你的手还没包扎。”

    霍一宁笑了笑:“先亲你。”

    他俯身,她立马紧紧闭上眼睛,紧张得睫毛直抖,他好笑,低头亲他。

    还没亲上,突然——

    汤正义装模作样地抬头看天:“咳咳咳。”

    蒋凯装模作样地抬头看星星:“咳咳咳。”

    周肖装模作样地抬头看月亮:“咳咳咳。”

    景瑟:“……”好遗憾啊,差点就亲上了。

    霍一宁:“……”这群狗东西,都欠收拾!他冷着眼扫视过去,“还愣着干什么,叫人。”

    兄弟们立马立正站好,异口同声地喊:

    “嫂子!”

    “嫂子!”

    “嫂子!”

    诶,昨天还一起吃狗粮,今天之后,霍疯狗就不是单身狗了,是有配偶的狗了,配偶还是最名贵漂亮的那种,兄弟们感慨了,感慨完就高兴了,霍疯狗这朵招人的狗尾巴花外销了,以后警局里的小警花还有九里提的妹子们就能投入哥哥们的怀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景瑟有点紧张,还很不好意思,重新介绍了一遍自己:“你、你们好,我是你们队长的女朋友。”

    蒋凯and汤正义and周肖:这个嫂子有点软萌啊,想掐她的脸怎么办?

    霍一宁这时候发话了:“以后见到有弹幕骂你们嫂子的,全部给我骂回去。”

    好护犊子,谁还敢掐瑟瑟女神的如花似玉的脸,三人立马表忠诚:

    “YesSir!”

    “YesSir!”

    “YesSir!”

    以后看个电视不容易啊,那么多骂嫂子的,也不知道骂不骂得回去,任重而道远呐。

    最终还是没有去医院,因为太晚了,霍一宁在警局随便处理了一下伤口,就送景瑟回家。

    她住得不远,二十分钟车程,霍一宁把车停在楼下,犹豫了一番,还是没有下车送她上去,就怕去了就不想回了。

    他帮她解了安全带,嘱咐:“很晚了,不要打游戏,早点睡觉。”

    景瑟乖巧地点头:“嗯嗯。”

    有点舍不得,霍一宁牵着她的手,没有松:“明天去警局吗?”

    她立马点头:“明天没通告,要去的。”好像有个什么综艺,不管了,让陈湘推掉!她和他家队长是蜜恋期,要可劲儿黏在一起!

    霍一宁笑:“那我来接你。”

    “好啊。”她羞怯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立马低头,声若蚊蝇地说,“要、要不要亲一下?”想亲,好想好想亲亲。

    霍一宁想了一下:“被拍到了怎么办?”他是无所谓,可她是女演员,能不能被拍要她来决定。

    景瑟完全不介意:“拍到了就拍到了。”

    霍一宁便没顾及了,捧着她的脸,低头含住她的唇,轻轻地舔,缱绻地勾着她的舌尖,不疾不徐地吮吻,她有些害羞,却也不躲,手紧紧抓着安全带的带子,大着胆子舔他的唇,怯怯的舌尖伸进他嘴里,没有章法,也不懂技巧,东钻一下,西勾一下。

    她感觉她快要升天了,好飘好飘呢。

    在她正神魂颠倒的时候,霍一宁松开了她,意犹未尽地在她唇上舔了两下,摸了摸她滚烫的小脸:“只能和我接吻,不能和别人拍吻戏知道吗?”

    她小心肝荡漾着,魂不守舍地点头:“嗯嗯~”

    好想一直亲亲,然后和队长生孩子……噢,她变坏了!景瑟赶紧捂着自己发热的小脸。

    霍一宁先下车,然后帮她开车,纠结了一下,还是没忍住:“我送你上去。”

    “好。”她好羞涩,不过,还是大胆地牵她家队长的手了。

    霍一宁只送到了门口,没有进屋。

    景瑟有点遗憾,不过,她依旧很兴奋,很开心,澡都没洗,就躺在床上欢天喜地地打滚,笑得像个小傻子,乐了一会儿,她拿出手机,发了一条微博。

    景瑟V:我爱五星红旗,爱国家!

    配图九宫格的照片,八面五星红旗,左边角上是她的照片,笑得特蠢的一张照片。

    陈湘刚哄完孩子,没睡,刷到了景瑟这条微博,有点不满意,当艺人的,怎么不注意点形象,也不发张好看点的照片。

    陈湘发了条微信过去。

    孩子太喜欢打游戏能揍吗:“你那五星红旗是什么鬼?”

    没隔几秒,景瑟回了。

    贤妻良母景瑟:“我脱单了!”

    贤妻良母景瑟:【开心】jpg。

    最后一条消息发过来的时候,昵称和头像已经改了,头像是五星红旗,昵称是队长的小瑟瑟。

    队长的小瑟瑟:“我!有!男!朋!友!了!哈哈哈哈哈哈……”

    陈湘:“……”

    这别是个傻子吧,谈个恋爱,本来就不多的智商还给谈没了。

    队长的小瑟瑟:“以后不可以给我炒cp,我可是有家室的人。”

    孩子太喜欢打游戏能揍吗:“……”

    夫奴!

    队长的小瑟瑟:“也不可以穿很暴露的衣服,我只给我家队长看。”

    孩子太喜欢打游戏能揍吗:“……”

    彻头彻尾的夫奴!

    队长的小瑟瑟:“不能接激情戏吻戏拥抱戏牵手戏,替身都不行。”

    这就过分了。

    孩子太喜欢打游戏能揍吗:“瑟瑟,你是花瓶演员,又没演技,连牵手戏都要推了,你还有戏路吗?”

    景瑟思考了一下,好像是这个道理。

    队长的小瑟瑟:“你等一下,我问问我家队长,要他同意才行。”

    陈湘已经无语凝噎了,就眼睁睁地看着这姑娘就走上了夫管严的不归路。

    那头,景瑟立马就给霍一宁发消息了,请示上级意见。

    队长的小瑟瑟:【队长!队长!】jpg。

    队长的小瑟瑟:【七颗龙珠召唤队长】jpg。

    霍一宁回得很快。

    刑侦一队霍一宁:“怎么了?”

    队长的小瑟瑟:“队长,我能演牵手戏吗?拥抱戏呢?”

    隔了好久,霍一宁才发消息过去。

    刑侦一队霍一宁:“拥抱以上不可以。”

    隔了几秒,又发了一条。

    刑侦一队霍一宁:“能用替身,尽量替身。”

    队长的小瑟瑟:“好哒!”

    队长的小瑟瑟:【听队长的话】jpg。

    队长的小瑟瑟:【爱你爱你比心心】jpg。

    队长的小瑟瑟:【今天也要把小心心放在队长这里】jpg。

    队长的小瑟瑟:【每天都要把小心心放在队长这里】jpg。

    霍一宁忍俊不禁,保存了她的表情包,顺手点了一个发回去。

    刑侦一队霍一宁:【爱你爱你比心心】jpg。

    发完,他顺便改了昵称:瑟瑟的队长。

    噢!她要开心得原地爆炸了!一个电话给陈湘打过去,队长要上班,不能打扰,她开心得肯定睡不着,要跟陈湘聊一晚上,告诉陈湘她家队长有!多!好!有!多!棒!

    陈湘:“……”要崩溃了!

    刑侦一队的队群里的众人:“……”妈的,这酸臭味!还让不让人睡安稳觉了!

    之后连着几天霍一宁都很忙,拍卖会那件走私案牵涉甚广,不管是货源,还是经手方、销售方、卖家,都藏得太高,就像时瑾说的,整个走私流程有一套完善的体系,要一网打尽基本不可能,只能打捞一些外层人员。

    比如,整个拍卖行都查出来了,偏偏没有一个人供出秦家,秦行真是好手段。

    霍一宁从审讯室出来后,给时瑾拨了个电话:“供货源查不出来,可以确定,不是国外的走私集团。”

    竟不想国内还有藏得这么深的地下交易集团,一点端倪都查不出来,这一整套走私体系,绝对不是一朝一夕能构建出来的。

    时瑾倒不意外,只说:“你盯一下西塘的苏家,还有绵州的滕家。”他声音温润,淡淡无痕,“都不是安分的主。”

    地下交易集团,南方以中南秦家为首,北方则绵州滕家独大,另外还有隐世多年的西塘苏家,明面是,都是洗白了的正经家族,可警方心里都明白,国内的三大毒瘤怎么可能说洗白就洗白,都是藏住了尾巴呢,没抓到证据而已,而且一个个都野心勃勃,守着自己的领地还不够。

    霍一宁眯了眯眼角:“果然牵一发动全身,你秦家一动,就都不老实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