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28:笙笙,那就生孩子吧(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垂头:“听见了。”

    苏问这才收了戾气,转身朝保姆车走去。

    苏伏攥紧着拳头,抬起眼皮,瞳孔殷红,她朝另一个方向走,拨了个电话:“爸,我见到四叔了。”

    电话那头是男人的声音,浑厚有力:“不要惹他生气,你爷爷还活着一天,就算他不肯回苏家,他也照样是西塘苏家唯一的太子爷。”

    太子爷?

    是啊,老爷子的心头肉,一出生,整个苏家都是他的,老爷子这把年纪还拽着权,不就是要给他的小太子爷守着江山。

    外人都以为西塘的苏家只有三位少爷,哪里知道老爷子那只老狐狸把最心肝宝贝的小狐狸养在了外面,苏家的祠堂里,供着的,还是这小狐狸的母亲,苏家三位少爷,日日一炷香,把那画像都当祖宗一样供着。

    这苏四,就是苏家的小祖宗,跟那画像上的女人,长得七八分像,像只狐狸精,难怪老爷子当成心肝宝,生怕别人害了去,硬是扮成女孩子偷偷养了十几年。

    苏伏想想都意难平。

    她把心头不甘暂时压下:“那批象牙,落到警察手里了。”

    她父亲一听便不镇定了:“你怎么那么不小心,现在就打草惊蛇了,万一被警方和秦家盯住了,我们很难再避开眼线。”

    “我有分寸,上面还有秦家,查不到我们苏家头上。”苏伏胸有成竹,不急不躁,“不过是试试水而已。”

    “那你试出了什么?”

    苏伏勾了勾嘴角:“时瑾和警方的关系,”她微眯了眼角,“好像不简单啊。”

    晚上十一点半,时瑾才回到御景银湾。

    “啪嗒。”他推开门。

    玄关的灯亮着,姜博美坐在门口,摇摇尾巴:“汪。”

    时瑾抬头,看见了站在鞋柜旁的姜九笙,满脸冷峻瞬间柔和下来:“怎么没睡?”

    “等你啊。”她走过去,抱住时瑾的腰,“有没有受伤?”

    他摇头,伸手环住她:“没有。”

    她仰着头,顶上的灯光刚好落进眼里,是暖暖的杏黄色,不刺眼,将她瞳孔染得温温柔柔,满眼都是他的影子,专注地看他:“坏人呢?抓到了吗?”

    “嗯,剩下的警局会跟进。”时瑾俯身,缠着她吻了许久,才牵着她往客厅去。

    姜博美跟在后面:“汪。”

    姜九笙给时瑾倒了一杯水,递给他:“我给你做了宵夜。”

    时瑾浅笑:“做了什么?”

    “蛋炒饭。”她顿了一下,眉头蹙了蹙,有些挫败,“不过,盐放多了。”她的厨艺,真是一言难尽。

    时瑾不打击她,非常捧场地说:“没关系,我不怕咸。”

    她眉间稍霁,笑了笑:“下次我少放点。”她觉得她这厨艺,还能抢救一下。

    时瑾却说:“下次不要下厨了。”

    姜九笙不以为然,觉得时瑾就是太惯着她了,致使她厨艺不仅没有长进,还一落千丈。

    她去厨房盛了一小盘蛋炒饭,还用胡萝卜片摆了盘才端出来给时瑾,又去冰箱拿了一个黄桃酸奶,插了吸管自己喝。

    时瑾说:“晚上别喝冰的。”

    她不听,捧着酸奶坐他旁边喝,看他吃饭。

    时瑾拿她没办法,只能由着她,拿起勺子,尝了一口。

    姜九笙虽然已经尝过了,还是忍不住问:“是不是很咸?”

    他动作优雅,慢慢进食,说:“还好。”

    他说还好,那一定很咸,姜九笙把手里的酸奶喂到时瑾嘴边,给他止渴。

    酸奶的吸管被她咬得奇形怪状,时瑾张嘴,含住了。

    “……”

    好撩。

    姜九笙突然有点心痒:“时瑾。”

    他看她:“嗯?”

    她做了一番心理建设,然后看着时瑾的眼睛,真诚又严肃地说:“我们生个孩子吧。”

    “咣——”

    时瑾手里的汤匙掉桌上了,饭粒洒了一桌,他眼眸微微睁大了一点,惊慌了:“为、为什么这么突然?”

    这大概是时瑾平生第一次结巴。

    可能被她的语出惊人给吓到了,她就尽量说得平常随意一点:“就是今天在等你回家的时候,突然想要了。”

    本来是抱着博美的,抱着抱着突然就想到了孩子,然后一发不可收拾,脑子里居然自动构图出了一个小人儿,粉粉嫩嫩的小娃娃,是缩小版的时瑾,漂亮精致得不像话。

    然后,她立马就生出了一个念头,想生一个小时瑾出来。

    时瑾显然被她的话,弄得措手不及,好半天才找回理智,然后便说软话,同她商量:“笙笙,等一等好不好?”

    她没回。

    时瑾有点急地解释:“等我把秦家收拾干净了,我们就结婚,然后再生孩子。”

    姜九笙一句话戳穿:“时瑾,你在用缓兵之计对不对?”

    “……”

    他家笙笙,太聪明了。

    她肯定:“你就是不想要。”

    “……”

    是啊,不想要,一点都不想要。

    时瑾哑口无言了,没什么好辩解的,他一直不想要孩子她也知道。

    姜九笙越说越恼,义正言辞地:“我在做抗抑郁治疗的时候,你说过要跟我生的,怎么能出尔反尔。”

    时瑾无话可说了,确实是他先提议的,他纠结了很久,虽然心里十分不愿意,还是不忍心拂了她。

    语气很勉强,很将就:“……好,生吧。”

    一想到要生个小拖油瓶来抢他的笙笙,还要让她受十月怀胎的苦,分娩的痛与危险,时瑾对孩子就喜欢不起来,何况,偏执症患者的独占欲是毫不讲道理。

    他还是有他的底线:“男孩女孩都好,只生一个,行不行?”若不是她喜欢,若不是他舍不得忤逆她,一个他都不想要。

    总归是他退步了。

    姜九笙心满意足了,立马笑着点头。

    见她笑得开怀,时瑾便也愉悦了:“那从今天开始,少抽点烟,少喝点酒行不行?”他有正当理由,“要备孕。”

    备孕两个字,她听着十分顺耳,非常爽快地答应:“戒掉,全部戒掉!”

    时瑾失笑,答应得好听,都戒了多少次了,也没戒掉。

    “宝宝。”

    “嗯?”

    时瑾眼里有不确定的惶惶不安,他说:“以后有了孩子,也要最爱我。”是命令的语气,只是语气轻柔,更像哄骗。

    他清楚,他的偏执症不轻,就算将来会有一个孩子,继承了他和她的骨血,他会疼他,宠他,把最好的都给他,但是,他不会像爱她一样去爱那个孩子。

    他甚至自私地希望,她也这样,他非常不愿意他们之间,有第三个同等重要的存在。

    许久,姜九笙点头了:“知道了。”

    楼外,月亮正圆。

    处理好走私的案子,已经十一点多了,霍一宁坐上警车,手上的伤都没有处理,汤正义开车,他直接往医院开。

    霍一宁坐后座,手心的伤已经凝血,他不太在意,随意地搭在车窗上,拿出手机拨了景瑟的电话。

    那姑娘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直捧着手机在等电话,才响了一声就接了。

    “结束了吗?”她问。

    “嗯。”刚执行完任务,他眉宇间还有未褪尽的冷肃,一听见她的声音,神色不自觉便柔和了,“回家了没有?”

    景瑟支支吾吾了一会儿,小声地说:“没有,还在五星红旗下面。”

    霍一宁怔了一下,随即吩咐汤正义:“掉头。”

    汤正义觉得不妥,苦口婆心地劝:“队长,得先去医院包扎,有啥事都先放一放。”

    霍一宁没解释,语气不由分说了:“让你掉头。”

    汤正义没办法了,打了方向盘掉头,后面,他家队长还催:“快点。”

    汤正义只能踩油门了。

    霍一宁赶到警局时,已经快十二点了。

    周肖他们也才刚回来,就瞧见霍一宁火急火燎的,周肖问了句:“队长怎么这么快回了了?”不是去医院了吗?

    霍一宁眼皮都没抬,往警局后面的空地跑。

    周肖and蒋凯:“……”

    两人面面相觑后,然后非常默契地抱紧自己,像只贼,轻手轻脚跟上去,后一步到警局的汤正义也赶紧的,保持队形跟上去。

    月朗星稀,淡淡白月光下,五星红旗迎风飞扬,花岗石砌的底座下面,有个缩成一团的倒影。

    她穿着及膝的白裙子,抱着双膝,坐在石阶上,裙摆落在地上,沾了灰尘,旁边还放着一个大大的保温桶。

    霍一宁走过去:“不是让你别等吗?”

    景瑟募地抬起头,先是欣喜若狂,然后胆战心惊似的,问:“受伤了吗?”

    他没回答。

    她便仔仔细细地打量他全身上下,然后目光落在他手上,已经结痂的伤口血迹斑斑的,匕首划的伤,皮肉外翻,看着十分吓人。

    她眼睛突然就红了,吸了吸鼻子,心疼地皱着一张小脸。

    霍一宁心立马软得一塌糊涂了,走过去,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给她擦眼泪:“别哭了。”

    他不会哄人,有点不知所措,从未有过这样感觉,像心头突然长出了一朵软软菟丝子,牢牢盘附着整个心脏。

    景瑟一向乖巧听话,他让她别哭,她便不哭了,眼睛红红的,鼻子也红红的,小声地问:“疼不疼?”

    霍一宁摇头:“不要紧,小伤。”

    他当刑警多年,大伤小伤无数,早就习惯了,倒是她这么一哭,突然觉得有什么了,不能随便受伤,更不能死掉,得惜命了,她会哭的。

    她没有再问了,从包里掏出来一块干净的手绢,弯着腰,系在他手上,像是怕弄疼他,动作异常地小心谨慎,绑得也松松垮垮的,再用湿巾给他擦血迹。

    霍一宁低头,就看见一个扎着马尾的脑袋,两条眉头拧作了一团,低头专注地给他擦手边上的血,密长的睫毛安安静静地垂着,偶尔会颤两下,像两把软绵绵的刷子,在他心坎里扫来扫去,弄得人心痒难耐。

    都弄好了,她才站直了,看了看时间:“还有五分钟就过十二点了。”

    还好今天还没过。

    她个子不高,要抬头才能看霍一宁的眼睛,她便仰着头,眼睛里像有星子,亮晶晶的。

    她说:“队长,生日快乐,我给你煮了长寿面,不过等了太久,都坨掉了。”

    霍一宁刚想说他就喜欢吃坨的。

    她又低头,在包里翻找什么,有点急,睫毛一抖一抖的,然后掏出来一条浅粉色的丝巾,再抬头看霍一宁:“现在我要送生日礼物了。”

    他唇角不自觉往上,等着她的下文。

    景瑟有点不好意思,耳根子发热,不太敢看霍一宁,硬着头皮把丝巾系在脖子上,绑了一个歪歪扭扭的蝴蝶结,不用看她也知道,一定不好看,不过没关系,她要送的也不是丝巾。

    她鼓足勇气,有点害羞,但眼瞳很亮,清澈又坚定,她看着霍一宁,问他:“队长,送给你一个女朋友要不要?”

    霍一宁目光有些热,盯着她。

    她怕他拒绝,又赶紧说两句特别恳切的话:“虽然我现在还不够贤惠,洗衣服做饭也没有学会,不过,我会努力变成你喜欢的贤妻良母,你,”她一脸期待,还有紧张与小心翼翼,怯怯地问,“你要不?”

    霍一宁轻笑了一声:“谁说我喜欢贤妻良母了?”

    景瑟非常诧异:“难道不是?”

    网上说那个快问快答超准的,她测出来队长是喜欢贤妻良母来着,难道搞错了?

    不好,闯大祸了!这么蠢被队长发现了怎么办?

    景瑟心脏都悬到嗓子眼了,好担心好担心啊,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等队长的回答。

    霍一宁往她面前走了一步,因为高她太多,弯下腰,对上她的眼睛,她一抬眼就能看见他的喉结,滚了滚,动了动。

    好、好勾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