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26:重要伏笔,干一票大的(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翌日黄昏。

    时瑾把姜九笙送回了公寓,她在阳台弹琴,他把粥温好了,去更衣室换了衣服。

    吉他声停了,她抬头看时瑾:“你要出去?”

    时瑾点头,走到她身边,把她腿上窝的那只狗扔下去:“晚饭不能陪你吃了。”

    姜博美:“……”这个爸爸一定不是亲生的,是妈妈捡来的!

    姜九笙把吉他放下:“是有什么事吗?”

    姜博美再次跳上吊篮椅,伸出一只胖乎乎的爪子,已经够到妈妈的腿了,它把脑袋一点一点钻过去。

    时瑾回她:“有个拍卖会。”顺手把姜博美丢远了。

    “汪!”太不要脸了!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姜九笙想了想,不太放心:“我陪你去。”起身要去换衣服。

    时瑾扶住她,让她坐回去,摇摇头:“我一个人去就好。”他解释,“我接到了消息,拍卖会上可能会有非法交易,和秦家有关,你不要去,危险。”

    这些事她不懂,也插不了手:“那你呢?你会不会有危险?”

    时瑾语气肯定,教她安心:“我向你保证,绝不会受伤。”

    姜九笙还是担心。

    她想去,只怕拖他后腿,毕竟,光拳脚功夫不行,扯上了秦家,都是杀人越货的勾当,她去了会让他分心,所以,再牵肠挂肚,也不能任性胡来,她只说:“千万小心。”

    “好。”

    时瑾刚走。

    姜博美就爬到了它妈妈腿上,冲着门口:“汪!”来丢我啊!

    ?N瑟如姜博美,此刻想高歌一曲: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被我打败了,大家一起上吧,我根本没在怕,哈哈哈哈哈哈!

    六点半,南山别墅区。

    卧室里,床上、沙发上、地上,到处都是衣服,景瑟站在全身镜前,左手一件白裙子,右手一件黑裙子,脖子上还夹着一件粉色的,她左照照右照照,还是拿不定主意,她扭头问正窝在沙发里吃葡萄的经纪人:“这件好看吗?”

    “好看。”陈湘真不是敷衍她,就景瑟那张脸,穿个麻袋都好看,“你不是推了通告吗?这么晚打扮去哪?”

    粉色的太少女了,队长应该不会喜欢。

    景瑟把粉色的裙子扔床上了,又拿手里黑色和白色的裙子往身上比了比,回答陈湘:“去见我们家队长。”好开心啊,她笑眯了眼睛。

    那偷笑的模样,像偷吃的小仓鼠,乐得蠢蠢的。

    “真是鬼迷了心窍了。”陈湘咬了一颗葡萄,嗯,有点酸啊,真不是她吃醋,她就是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心酸感。

    鬼迷了心窍的某人拿着黑色那件露肩的裙子问陈湘:“这件呢?”又晃了晃手里白色圆领的那件,“这两件那件好看?”

    都是她最喜欢的,就是不知道队长喜欢哪一种。

    陈湘认真瞧了瞧两件,给了意见:“黑色的,性感。”别看景瑟看起来瘦,但有屁股有腰有胸,性感起来,小仙女立马变小妖女。

    黑色的,保管男人看了流鼻血。

    景瑟把黑色的裙子扔回床上:“那还是穿白色吧,我家队长喜欢贤妻良母。”

    “……”

    陈湘已经无语凝噎了,还能说什么,这小姑娘连培训班都报了,学洗衣服做饭,打定了主意要做个霍一宁喜欢的贤妻良母。

    突然,有股什么味儿。

    景瑟皱了皱鼻子,想起来了:“我的面!”她放下衣服就往厨房跑,手忙脚乱地关火,一脸挫败,“又糊了。”

    不过,已经有很大长进了,她才上了两次烹饪课,还有很大进步的空间的,她自我安慰。

    陈湘看了锅里那一团,有点不忍直视:“你要做什么面,我给你做。”

    景瑟严词拒绝:“不行,做给我家队长吃的,我要亲自做才行。”说着,她赤手就去端锅,刚关火的热锅,烫得她立马缩回手。

    手指瞬间红了几根。

    陈湘赶紧抓着她的手,放在龙头下冲水,景瑟疼得龇牙咧嘴。

    陈湘摇头,很无奈:“找什么样的不好,非要找刑警。”

    小姑娘立马扭头,一脸护犊子的样:“刑警怎么了?”人民警察,光荣又正气!

    陈湘想得多,到底是心疼自家的姑娘,给她一一剖析:“像你家队长那种的,二十四小时待命,全年无休,道上怕他的很多,想要他命的也很多。”

    因为景瑟一头栽进去了,作为经纪人,陈湘自然不放心,多方打探了一下,不打探不知道,一打探吓一跳,霍一宁的名号,在整个警界,太响当当了,以前还干过缉毒,当过特警,军功赫赫,要不是脾气不好经常打不听话的犯人,肯定不止是个刑侦队长。

    唯一让她安心点的是霍一宁的家世,霍一宁的爷爷、叔叔、伯伯,那都是不得了的人物啊,人在大首都呢,家世够硬,所以,才什么人都敢抓。

    当然,景瑟不管这些,她说起她家队长,眼睛里都是小星星:“嗯,像他这么拼的,愿意嫁给他,还要耐得住寂寞的女孩子肯定很难找。”她一脸娇羞,“还好他遇到了贤惠的我。”

    “……”

    算了,这姑娘是没救了。

    她问:“你们约在了哪里见面?”

    景瑟把锅里的面倒掉,又放上水,说:“警局。”

    “……”

    陈湘无语凝噎了很久:“约会为什么要选警局?”再怎么直男直女也不能第一次约会选在警局啊。

    景瑟不这么觉得,她觉得特别明智,非常开心地说:“狗仔不敢去警局跟拍呀。”

    “……”陈湘无话可说了,这操作,挺骚气。

    CHERISTEE’S藏品拍卖行,于江北秦氏大酒店进行艺术品拍卖,这是CHERISTEE’S首次在南方城市举行拍卖,受邀前来的宾客几乎涵盖了整个南部城市的名流世家与豪门企业。

    拍卖会在二楼的全景大厅里进行,八点半准时开始,离开始时间,只剩半个小时。

    拍卖厅里,琉璃灯高悬,照着一群光鲜亮丽的男人女人,你来我往地逢场作戏。时瑾一人独坐,礼貌谢绝了前来攀谈的人,自顾饮酒。

    “有没有中意的拍品?”

    声音从身后传来,字正腔圆,语调悠扬。

    时瑾回头,神色淡淡掠过一眼,便移开:“你为什么在这?”

    苏伏从侍应的托盘里拿了一杯酒,坐过去:“这个拍卖行的副行长和我有点交情,请我过来主持拍卖。”

    时瑾没有接话,兴致缺缺。

    苏伏尝了尝杯中酒:“没带姜九笙过来?”

    “无可奉告。”时瑾起身,“失陪。”然后放下酒杯,离席。

    拒人千里,冷漠得很。

    苏伏没了喝酒的兴致,刚放下杯子,被喊住了。

    “三夫人。”秦明立带了女伴过来。

    苏伏颔首,目光落向秦明立身边的女人,华服美饰,好不娇俏,视线停留了片刻:“这位是?”

    秦明立介绍:“我的女伴小乔。”

    苏伏不失礼貌与风度,微微一笑:“你好。”

    陈易桥同样抱以一笑:“你好苏小姐。”

    容貌不凡,气质却普通,并不是什么世家女,想必,是秦二少的床头好,秦家的男人呐,都爱莺莺燕燕美人环绕,当然,除了时瑾那个另类。

    苏伏兴致不大,起身:“你们聊,我先失陪了。”说着微微欠身示意,便转身离开了,裙摆及地,优雅华贵。

    知性大方,又妖艳迷人,还有几分异域的风情,好个美人。等人走远了,陈易桥才说:“我认识她,央视的女主播。”

    央视最美女主播,年纪轻轻却独挑大梁,名头还不小呢。

    秦明立看着苏伏的背影,眼神很耐人寻味:“她可不仅仅只是个女主播,还是我秦家唯一一位手里有股份的女主人。”

    秦家的三夫人,只听闻过,神秘莫测得很,倒不知竟与央视的美女主播是同一人,陈易桥不禁好奇:“她是什么来头?”能爬到如今的地位,必定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我父亲当年从金三角救回来的。”秦明立意味深长,“那个女人可是从毒窟里爬出来的。”

    陈易桥诧异不已。

    拍卖厅内,所有藏品都暂时陈列在拍卖台后面的钢化玻璃内,在拍卖开始之前,全部密码封锁,并罩上红布,以确保不会遗漏缺失。

    时瑾环顾一周,八个摄像头,八个保镖,六个侍应,也算得上严防死守。

    秦中从外面回来:“六少。”

    时瑾低声问道:“确认了?”

    秦中点头,上前,压低了声音:“九号拍品,古床底下有五十公斤的货。”

    这批货的经手人是秦行的亲信,六少与秦明立都不知道,可见,秦行并非全然放权,至少,走私这一块,秦行多半还攥在自己手里。

    一次就是五十公斤,胃口真大。

    时瑾沉吟,片刻后下了指令:“把外面的人解决了。”

    秦中请示:“那里面?”

    “那是警方的事情,不用管。”

    “是。”秦中会意了,立马去办。

    时瑾走到安静的地方,拨了霍一宁的电话:“是我,时瑾。”

    霍一宁在开车:“嗯?”

    “那批象牙,”时瑾依墙而立,眼眸微微凝着,望远处,说,“刚刚确认了,今晚会出售。”

    “在哪?”

    时瑾简明扼要:“秦氏酒店,拍卖会。”

    霍一宁立马问:“拍卖几点开始?”

    “八点半。”时瑾看了看手表,“那件拍品在中间,预计有一个半小时。”

    “够了。”

    警局和缉私局早就得到消息,那批货这几天就会脱手,一直侯着,万事俱备,欠的就是今天晚上这把东风。

    时瑾难得多言,嘱咐了一句:“这批货秦行也在盯着,我不能太明目张胆,你多带点人。”

    “知道。”

    霍一宁刚挂了电话,景瑟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他看了一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他们约了八点半见面。

    他接了电话。

    那头,小姑娘兴冲冲的语气:“队长,你快到了吗?我已经在警局的五星红旗下面了。”

    再转个弯就到了。

    霍一宁把车靠边停了:“瑟瑟。”

    她乖巧地应:“嗯?”

    霍一宁抿着唇,沉默了很短时间:“不要等我,我去不了。”

    她立马问:“怎么了?”

    他不能过多解释,只说:“有任务。”

    电话那头安静了,景瑟没有说话,风很大,声音灌进手机里,过了许久:“那你去执行任务吧。”

    尽管她极力掩饰,还是听得出来语气里有明显的失落。

    他不忍心,当了这么多年警察,风里来雨里去,第一次有这样强烈的牵绊,不禁放软了声音:“乖,你别等我。”

    车窗上倒影出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

    景瑟答应得很快,也很干脆:“我不等,你别管我。”似乎是怕他赶时间,她说得很快,“我马上就回去了,你别分心,别受伤了。”

    不吵不闹,也不生气,懂事乖巧得让人心疼。

    霍一宁应了:“好,等结束我就给你电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