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25:把瑟瑟摁着亲(4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宝宝。”时瑾张开手,整个圈住她。

    她仰头:“嗯。”

    她喜欢他这么喊她,亲密缱绻,不止是爱人,也是亲人。宝宝,宝宝……他这样喊她时,她总是会想,命运待她真的不薄了,有那么一个人,将她视若珍宝。

    时瑾低头,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低低沉沉的嗓音轻柔得像风拂过耳边,他说:“我很开心,这个世界对你好了一点点。”

    他所求不多,她平安顺遂,没有大风大浪就行,手刃生父是太重的血债,他家笙笙背不起,如果可以,如果这世界能再善待她一点,他愿日后的风雨跌宕,他能替她受,如此,就万全了。

    她轻声嗯了嗯,在他肩上趴了一会儿,眼皮越来越重:“时瑾,我困。”

    他亲了亲她快要睁不开的眼睛:“睡吧。”

    “嗯。”

    她卸下所有负累,沉沉睡去。

    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如此深眠过了,他抱她去床上她都没有醒,一睡便是一天。

    连着两日,都还没有查到任何姜锦禹的行踪,时瑾动用了所有人脉与资源,下了死命令,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找出来。

    另外,温诗好再得百分之五的银行股份,以最大股东的身份执掌温氏银行,林安之位居第二,温诗好一掌权,便大肆换血,借势提拔亲信,行事作风极为果决,反观第二董事林安之,就低调多了,静观其变,至今没有任何动静,至于是甘居第二,还是养精蓄锐,便不得而知了。

    午饭过后,时瑾的电话打过来,霍一宁看了一下来电。

    “喂。”

    万年不变的开场白:“是我,时瑾。”

    他和时瑾应该算熟识,可时瑾的口吻,是雷打不动的周到礼貌,非常客套疏离,霍一宁调侃:“会在白天给我电话,时医生觉悟变高了。”

    时瑾不废话,直接说正事:“那批象牙秦家已经脱手了,这两天应该就会出售。”

    果然是秦家的货。

    霍一宁不意外,南方七省,最大的地下交易集团就是秦氏,这么大一批象牙,也就只有秦家能轻轻松松一口吃下去。他问:“在哪出售?”

    时瑾道:“江北。”

    在他眼皮子底下。

    霍一宁懒懒地低笑了一声:“你秦家果然都是老手,脱手得真快。”

    从货源到手,再倒手出售,一周时间时间都不到,这速度真不是开玩笑的,而且那批货他和缉私局也追了有些时间了,还是没抓到尾巴,秦家,真是了不得啊。

    “秦家地下走私已经经营了几十年,有成熟完善的一整套交易网,要一锅端没那么容易。”时瑾从容自若,“不急,先打捞一点下家。”

    小鱼小虾倒是不难。

    借机砍掉秦家几只臂膀也不错,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就是再刀枪不入的秦家,缺漏多了,狐狸尾巴自然也就藏不住了。

    霍一宁还有一个疑问:“这批货的货源有点奇怪,经手方太多,更像声东击西,我怀疑供货团伙不是非洲那批人。”

    秦家的供货商一直是国外的走私集团,这次表面也是如此,不过,绕了一大圈,上线太多,有转移视线之嫌。

    不知道又是哪方不安分的妖魔鬼怪。

    时瑾嗯了一声:“我会留意。”

    霍一宁提醒了句:“秦行那里你小心点,这次没有替死鬼,我怕他怀疑你。”

    上次秦明立那批毒品,这次又是秦家的走私货物,这样接二连三的出岔子,秦行保不准会怀疑到时瑾头上,毕竟,除了时瑾,也没谁这么只手遮天了,敢在眼皮子底下跟秦家为敌。

    时瑾不急不躁,徐徐说道:“缉私局有个卧底在秦家,已经被怀疑了,秦行的行事作风,是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秦家他留不得了,正好,让他趁这次的事,脱身出来。”

    干了一笔,走人。

    秦行忙着查卧底,自然怀疑不到他头上。

    霍一宁诧异:“这你都知道?”缉私局的卧底,可是经过专业训练的。

    时瑾语不惊人:“秦家的地下交易,我查了八年。”没有谁比他更了解秦家的运作,哪一处有缺漏,哪一处坚不可摧,他都了如指掌。

    他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八年未雨绸缪,霍一宁服,他佩服的人不多,时瑾算一个。

    “姜民昌的骸骨查得怎么样?”时瑾突然问。

    “没有那么快,下周才出结果。”霍一宁顿了顿,“不过,你要做好准备,就算查出死因不是腹部中刀,也没有其他的疑犯出现,你家女朋友还是排除不掉嫌疑。”

    “如果有新的证人呢?”

    霍一宁追问:“谁啊?”陈杰不是唯一的目击证人吗?

    时瑾没有说。

    霍一宁挂了电话,捏了捏眉心,总觉得时瑾那边在憋大招。

    “队长,”蒋凯把他的手机递过去,表情好不奇怪,“给你看个东西。”

    霍一宁扫了一眼。

    最上面就是景瑟的照片,挨着一个男人照片。他拿起手机,往下翻了几页,嘴角的弧度也跟着往下。是景瑟和一个偶像男团成员的绯闻,两人最近合作,cp炒得正热,

    蒋凯看着自家队长变脸,赶紧安慰:“队长,您别气,这种八卦新闻一般都是假的。”他端详着手机里瑟瑟女神那绯闻男友的照片,发表了一下他的真实看法,“我们瑟瑟怎么会喜欢这种奶油小鲜肉呢,眼睛这么大,鼻子这么挺,嘴巴这么红,娘里娘气的,哪有我们队长的男子气概。”

    周肖也立马附和,必须顶起:“就是就是,咱们队长虽然糙,但脸无敌啊。”

    “那是,我们队长的颜值,可是经过了九里提的姑娘们重重考验的。”汤正义忆起了当初,颇为感慨,“想当初啊,队长还只是九里提的一个小交警,开着豪车来泡我们队长的姑娘能从九里提排到——”

    霍一宁冷不丁地:“很闲是吧?”他一脸的匪气,面不改色,“把局里还没有破的陈年旧案都整理出来,重头查一遍。”

    戏精蒋凯and戏精汤正义and戏精周肖:“……”队长吃醋了,拿他们泄愤!

    布好了任务,霍一宁面无表情地起身,拿了烟盒与打火机,出去抽烟解烦。

    小江感叹:“我闻到了醋酸味,感觉咱们队长是真动凡心了。”

    到现在才感觉到?

    那么多国产剧都白看了呀,江婀娜。

    景瑟上完警员形体回来,没见着霍一宁,问蒋凯:“队长呢。”

    蒋凯感觉此处可以助攻一把:“外面抽烟。”他叹气,“哎,队长看到了你和那个什么男团小鲜肉的绯闻,心情很是郁闷啊。”

    景瑟听完,撒腿就往外跑了,见她家队长果然蹲在警局后面的空地上抽烟,她赶紧跑过去,还没停稳脚,就立马解释:“队长,网上都是乱写的。”

    霍一宁抬头看她。

    她吞了一口口水:“我不喜欢别人。”我就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想跟你回家,当个贤妻良母,给你洗衣服做饭生孩子!

    他点点头:“嗯,知道。”手里夹着烟,白色的烟飘散,晕开,将他立体的轮廓模糊,眉眼竟柔和得一塌糊涂。

    她下意识滚了滚喉咙,竟觉得渴。

    霍一宁挪开眼,看着别处,把烟嘴送到嘴里,吸了一口,再缓缓吐出来,神色慵懒。

    抽烟的样子真好看。

    景瑟自问见过许多长相上乘的异性,可没有一张容颜,能让她这样挪不开眼睛,大概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她觉得,西施都没有她家队长好看。

    她蹲下,挨着他,仰头看他,看他抽完了一根,又拿了一根,点燃了。

    她犹犹豫豫了很久,还是开口了:“队长,不抽了好不好?”她小声地又说,“对身体不好。”

    她妈妈也管着爸爸抽烟,她还听苏倾‘表姐夫’说,笙笙家男朋友也管笙笙抽烟,她觉得,只有最爱的人,才会这样管。

    霍一宁挑了挑眉,好整以暇地看她:“管我?”

    她小心翼翼地反问:“不可以吗?”她想管,像妈妈管着爸爸那样。

    他没回答,继续吞云吐雾,不知在想什么,烟雾缭绕里,一双眼散漫。

    她鬼使神差得蹲到他面前,眼睛盯着眼睛,隔着薄薄一层烟,看他漆黑的瞳孔,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问什么:“味道很好吗?”

    霍一宁也看着她,目色沉沉,专注又深邃:“想尝尝吗?”

    她点头,说想。

    “嗯,给你尝。”他吸了一口,扶着她的脸,凑上去,唇贴着唇,伸出舌尖,抵开她的牙齿,把烟渡进去。

    她彻底愣住,忘了呼吸,睁着眼睛,望见了他近在咫尺的眸光,像一团磁石,把她整个吸进去。

    什么味道都没有尝到,四肢百骸都僵住了,只有心口的那个器官,在造反,试图破膛而出。

    霍一宁抬起头,离开她的唇,嘴角噙了一抹笑:“尝出来了吗?”

    她出窍的灵魂被猛地拉回来,下意识就用力吸了一口,然后被呛到了:“咳咳咳……”

    他低低笑了一声,拍了拍她的背,给她顺气。

    她慢了半拍,这才反应过来,一股热度从胸腔直接冲上了头顶,脖子和脸全红了,因为被呛,眼角还有泪花,睁着一双水汽氤氲的大眼睛:“你、你、你,”

    你了半天。

    她捂住不听话乱蹦的小心脏,红着漂亮的小脸:“你、你为什么亲我?”心脏要爆炸了!

    霍一宁掐了烟,看向她:“因为想亲。”

    这么关键的时候,她却失去了正常交流的能力,磕磕绊绊,话不成话:“为、为什——”

    他还说:“想亲很久了。”

    还想睡呢。

    想睡她很久了。

    霍一宁,不要太禽兽了。

    他心里骂了自己一句禽兽,然后捧着她的脸,重重亲下去。

    忍不住了,禽兽就禽兽吧。

    他撬开她的唇舌,勾住她后退闪躲的舌头,用力拖出来,轻咬,舔舐,将她唇齿间全部染上他的气息。

    异常缠绵的一个深吻。

    景瑟懵了很久,才回过神,闭上眼,抱住了霍一宁的脖子,怯怯地伸出舌头回应他,她尝到了,烟的味道,有点涩,有点呛人,有淡淡烟草香。

    他亲了很久,把她的舌头都吮麻了,才罢休,又在她唇上啄了两下,才放开她:“你来警局这么多次,是不是想追我?”

    她红着脸,小口小口地喘气,一开口,声儿都是颤的:“你还不知道吗?我以为很明显了。”

    她就是想追队长。

    霍一宁点头:“知道。”所以让你追啊,只让你追。

    她抬头,眼里流光溢彩,漂亮得不像话:“那你呢?”

    他看着她,又想吻她了。

    手机突然响了,打破了异常燥热的气氛。

    霍一宁拧了拧眉头:“什么事?”

    副队张腾飞语气很急:“队长,紧急任务!”

    “准备一下,我马上过来。”霍一宁挂了电话,把乖乖蹲在地上的小姑娘拉起来,“明天晚上告诉你答案。”

    明天,是七月的最后一天,是他的生日。

    “嗯。”景瑟点头,松开抓住他衣服的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舍不得,可他的队长是人民警察,她不能缠人。

    霍一宁拍了拍他的头,转身往局里去,走了几步,回头:“瑟瑟,我只吻过你。”

    她愣住。

    他抬脚,时间紧急,跑着离开。

    她站在原地,看着他家队长的背影,笑得像个小傻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