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24:宝宝,叫爸爸(3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捡到了一具尸骨,你帮我查一下,仔仔细细地查一下,也好查查尸骨的身份。”

    赵腾飞:“……”不是温家被盗的那具吧?好玄幻。

    张婕:“……”她愣了三秒,“你什么到了一具尸骨?”她怀疑自己听错了。

    霍一宁脸不红心不跳地重复:“捡到。”

    赵腾飞:“……”

    张婕:“……”

    哪里有的捡?别人怎么捡不到?睁眼说瞎话也得有个度啊。

    霍一宁挂了法医部的电话。

    赵腾飞实在是好奇:“队长,能告诉我尸首在哪里捡的吗?”他旁敲侧击,打打边鼓,问,“不是在云城吧?”

    霍一宁抬抬眼,似笑非笑,五官端正,偏偏眼里痞里痞气:“你很闲?”

    “不。”赵腾飞伏案,“我很忙。”

    手机振动了一下。

    霍一宁点开微信,头像是王者峡谷的李白——景瑟的消息。

    贤妻良母景瑟:【早啊】jpg。

    刑侦一队霍一宁:“为什么改名字?”

    贤妻良母景瑟?

    霍一宁脑中浮现出小姑娘蠢萌又不失漂亮的小脸,虽然乖巧,但怎么也和贤妻良母相差甚远。

    贤妻良母景瑟:“没有为什么呀,就是最近发现我越来越贤惠了。”

    霍一宁:“……”

    对此,他不予评价,隔了几秒,他的手机连着响了几下。

    贤妻良母景瑟:【队长,队长】jpg。

    表情包是她的底图,笑得娇艳欲滴,打上了几个‘队长’,又配了几个傲娇的波浪号,这个表情包怎么看都让人浮想联翩。

    表情包后面跟了几行字,时间几乎没有间隔。

    贤妻良母景瑟:“我今天没戏。”

    贤妻良母景瑟:“我今天去警局学习。”

    贤妻良母景瑟:“我到了。”

    贤妻良母景瑟:“我车又卡住了。”

    贤妻良母景瑟:【王者峡谷需要你】jpg。

    霍一宁嘴角不自觉牵了一抹上扬的弧度,他放下手机,起身,出了办公室。

    周肖好奇:“队长去哪啊?”面如桃花的样子,笑得好荡啊。

    汤正义真相了:“去给瑟瑟女神倒车呗。”

    “这是被泡到了?”周肖很激动,也不知道瞎几把激动个毛。

    “没有也差不多了,你什么时候见过咱们队长跟女人玩过?瑟瑟女神是咱队长好友列表里唯一的女性,还给置顶了,等着看吧,咱队长脱单也就是这几天的事了。”

    大家伙都觉得汤正义说得有道理。

    小江同志听完感慨了一句:“怎么就没有美女单手开法拉利来泡我呢?”

    蒋凯笑得很贱:“婀娜,你改个名字先。”

    “……”讨厌!

    汤正义也跟着感慨了:“不说法拉利,开小绵羊来泡我也成啊。”

    蒋凯摸了摸下巴,凭实力找打:“就你这吨位,小绵羊承受不住啊。”

    汤正义一脚踹过去:“滚你丫的犊子!”

    蒋狗跑,汤狗追……单身狗,来吧,相互伤害!

    警局门口,景瑟扒在车窗上,她穿了一件红色的雪纺,白净的小脸笑得明艳,像朵开得正好的花儿:“队长,早啊。”

    霍一宁说了句早,又说:“你下来。”

    她下车,把车钥匙乖乖递上,霍一宁帮她把车停好,才领着她一起进去,她小碎步地紧跟在后面:“队长,大后天三十一号。”

    “嗯。”

    他脸上没什么特别的神色。

    景瑟又说:“是你生日啊。”

    他突然停下脚,看了她一眼,又挪开:“嗯。”嘴角往上了一点点。

    “队长,你那天执勤吗?”她眨巴眨巴眼,很期待的小眼神,要是不执勤,她就可以约队长了,然后陪他过生日,然后……

    越想越激动,她小脸红彤彤的。

    霍一宁看了看小姑娘亮晶晶的眼睛,语气不由得轻了、软了:“不执勤。”

    景瑟立马说:“队长,大后天我请你吃饭吧。”怕他拒绝,她赶紧找了个理由,“为了感谢你春风化雨孜孜不倦地教我打枪和形体。”

    霍一宁嘴角又扬了一分:“都是老师教的。”

    “……”被拒绝了,伤心。

    前一秒还兴高采烈,这一秒已经垂头丧气了。

    “什么时候?”霍一宁问。

    垂头丧气的某人瞬间欣喜若狂:“什么时候都可以!”

    “那晚上。”

    她点头如捣蒜。

    霍一宁忍俊不禁,笑了。

    她偷瞄到了,觉得她家队长笑起来太好看了,让人想犯罪呀,不行,这里是警局,要一身正气!

    还是好想犯罪,想把队长打晕了带回家……

    上午有警员形体训练,霍一宁让她跟着一起练,她说好,就去换衣服了。

    “蒋凯。”

    蒋凯看向自家春风满面还不自知的队长:“什么事啊?队长。”

    霍一宁有点不自然:“大后天帮我执勤,我有私事。”

    “私事?”蒋凯奸笑,眼神贼兮兮的,“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们队长居然翘执勤了!是不是要跟景瑟女神——”

    景瑟刚好换完衣服出来:“你喊了我吗?”问蒋凯。

    霍一宁眯了眯眼,也看蒋凯:“嘴巴给我闭紧点。”

    蒋凯一个激灵,立马冲自家队长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再看向景瑟:“我是说我们瑟瑟女神今天真漂亮。”

    景瑟笑了笑:“谢谢。”

    霍一宁勾了勾唇角,她哪天不漂亮。

    御景银湾。

    “咔哒。”

    门响了,姜博美抬起脑袋就叫了一声:“汪。”

    随后,是姜九笙:“时瑾。”

    一人一狗,并排坐在玄关,都仰着头看刚进门的时瑾,他心一下子就软了,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怎么坐在这?”

    “在等你。”姜九笙站起来,腿只挪动了一小步,就停下了,皱着眉,“腿麻了。”

    时瑾抱她起来,放到沙发上,让她半躺着,蹲着给她捏腿:“你等多久了?”

    “没睡。”她声音有些疲倦,眼睛干涩,说,“睡不着。”

    时瑾伸手,用指腹摩挲着她有些红肿的眼睛,心疼她:“先去睡觉,嗯?”

    她摇头,腿不那么麻了,坐起来:“不想睡,你快跟我讲,锦禹呢?”听不到温家那边的消息,她怎么睡得安稳。

    “锦禹被温书华送出国了。”

    姜九笙蹙眉,只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时瑾坐到她身边:“别担心,我已经让人在找了,很快就会有消息的。而且,温书华毕竟是锦禹的母亲,他应该不会有危险。”

    她摇头,眉头不展:“锦禹和我说过,他的自闭症是人为的,是温家人不希望他健康,时间太巧合了,他的自闭症才刚诊断痊愈,温书华就送走了他,我怕她会故技重施。”

    她隐隐觉得,锦禹的自闭症和她有关,和温家的命案有关。

    时瑾把她的手放在手心里,握紧:“我去找,相信我,我会帮你护住他。”

    他的话,让她心安了一些,只是还思绪不宁:“时瑾,或许我真的不是凶手,锦禹应该是知道什么,才会被送走。”

    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就在他痊愈的时候,就在他告诉她凶手是别人的时候,若她的推测没有错,那么凶手是与温家戚戚相关的人。

    “不是或许。”时瑾扶着她的肩,“笙笙,你不是凶手,尸检报告被人动了手脚,死因另有蹊跷,而且,这件事牵扯到了锦禹,那真正的凶手很有可能就是温家人。”

    姜九笙点头,只说:“幸好。”眼眶微微发热,“幸好不是我。”

    是,幸好不是她。

    那么是谁,都无关紧要了,他只要她相安无事。

    时瑾伸手,覆在她眼睛上,她的眼发烫,他掌心微凉:“我会查清楚,笙笙,你不要再自责,也不要生病。”

    她用力点头,拿开时瑾的手,亲在他手背上。

    时瑾乖乖把手给她,怎么着都随她。

    “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姜九笙抬眸看他,等他说。

    时瑾说:“当年花房的事,温诗好录了视频,你刺姜民昌的整个过程都被她录下来了。”视频的长度他还不能确定,或许温诗好只给他看了一部分。

    姜九笙眉头狠狠一拧:“她是不是拿视频威胁你了?”温诗好野心勃勃,手里有了筹码,不可能不豪赌一把。

    时瑾点头:“是。”

    “她要什么?”

    时瑾没打算瞒她,全部与他家笙笙说清楚:“目前只是要温氏银行的股份,不过,她做足了准备,应该还有所图。”

    她亦是这么觉得:“温家人一个比一个贪心,这才只是开始。”

    时瑾有多少资本,温诗好就会有多少贪念,欲望就是如此,对方能给予的越多,就越不知满足。

    先是温氏银行,下一次开口,又会是什么?

    这笔账,她得记下了,以后要讨账。

    时瑾揉揉她没有舒展的眉心:“笙笙,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我要先拖一拖她。”

    当下,也只能用缓兵之计。

    “别的都可以不计较,她什么都可以要,只要不觊觎你。”姜九笙态度很坚决,“就算让我去坐牢,也不能让人来抢你。”

    这是她的底线,别的都无所谓,时瑾不能碰。

    时瑾心情大好,他喜欢她这个样子,抱着哄:“不担心,我哪有那么容易受制于人,就算退一万步讲,你坐牢我就去劫狱,然后带你偷渡到国外去。”他语气郑重,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我是认真的。”

    若是她被判了罪,他就带她亡命天涯,倒要看看哪个敢跟他抢人。

    姜九笙也很严肃:“我也是认真的。”

    不是草木皆兵,是有迹可循的,她见过温诗好看时瑾的眼神,里面有贪念。而且,聪明的人应该看得透,得了时瑾,就等同于得了他身后的所有资源,那才是最大的赢面。

    所以,就算温诗好开口要时瑾,也一点都不奇怪。

    只是,她绝不能容忍。

    时瑾笑了笑,抱着她,低声哄,说他是她的,不给抢。

    她心情一下便放晴了许多。

    “笙笙。”

    “嗯。”

    时瑾迟疑了一下:“我还有一件事要坦白。”

    她坐直:“什么事?”

    他又停顿了一下:“我让人挖了姜民昌的坟。”

    “……”

    盗墓会不会犯法?她家时医生做事……应该不会留下证据。

    这么一想,姜九笙放心了:“是为了找那个案子的证据吗?”

    时瑾点头,全部坦白:“想查真正的死因。”只是,姜民昌毕竟是她父亲,他挖了他的坟,也算大逆不道。

    姜九笙知道他顾虑什么,眼眸微敛,眉宇染了淡淡的忧:“从他杀害我母亲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不是我父亲了。”

    从他想杀她灭口开始,她就没有父亲了。

    人或许就是这样,都是善忘的,只会铭记那些最冲撞灵魂的片刻,她与父亲那么多朝夕相处的记忆,都模糊不清了,可唯独花房里持刀相对的幕幕,刻骨铭心了一般,抹都抹不掉。

    时瑾端着她的脸,突然正儿八经地说了一句:“不要姜民昌,我给你当爸爸。”

    “……”

    她哑然失笑,眉宇间的阴郁瞬间烟消云散了。

    逗她开心呢。

    “宝宝。”时瑾张开手,整个圈住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