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23:时瑾刨了温家的墓(2更)

223:时瑾刨了温家的墓(2更)

        温书华坐在沙发上,没有起身,神色惊讶:“稀客啊。”她吩咐下人倒茶,客套又周到招待人坐下,问,“不知道秦六少这么晚来我温家有什么要事?”

        时瑾没有落座,站着,目光幽深:“锦禹在哪?”

        一句迂回周旋都没有,他开口就要人。

        温书华装糊涂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反问回去:“六少找我们家锦禹做什么?”

        时瑾言简意赅:“领他回家。”

        温书华笑了一声,用杯盖盖上杯子:“六少这话就好笑了,锦禹是我儿子,这里才是他家,你领他回哪门子家?”

        多说无益,时瑾懒得费口舌,直接命令了屋外的秦中:“秦中,搜。”

        秦中会意,拨了个电话,立马一群人闯进温家。

        温书华站起来:“你们敢!”她动了怒,大声疾呼,“这里是我家,你们要敢乱来,我就报警,告你们私闯民宅。”

        下人们闻声都赶过来了。

        时瑾完全不为所动,惜字如金:“搜。”

        秦中摆摆手,一个个面色凶煞的男人就往温家别墅的各个方向去,温家的下人们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别说拦,被吓得都不敢吱声,秦家是什么家族,谁敢不要命地去拦。

        温书华眼看着时瑾带来的人四处搜寻,气得睚眦欲裂,拿了手机就要报警,键还没按完,时瑾不疾不徐的声音响起:“温夫人不知道我们秦家是做什么发家的?”

        秦行早年是道上收账的黑社会,成立秦氏之后,什么赚,就干什么,估计杀人越货走私贩毒都干活。

        温书华咬咬牙,还是把手机放下了,先不说警察会不会管,就是管,也管不出什么名堂,她冷哼一声,坐回沙发:“你们搜也没有用,我已经送锦禹出国念书了,他不在家。”

        时瑾凝了凝眸,眼底墨色深沉:“你把他送哪了?”

        温书华态度不耐:“这是我的家事,不劳烦秦六少来管。”

        时瑾语气不骄不躁,也并不见怒,不见喜,无波无澜:“温夫人,这也是我的家事,锦禹是我未婚妻姜九笙的弟弟,他的事,我件件都要管,所以,最好你所说属实,如果让我知道他在你这里受了一分委屈,那我提前告诉你,”时瑾微微停顿了须臾,语调低了一分,冷了一分,“我是个记仇的人,不单单只讨本金,我还会来要利息。”

        温书华攥紧手心,没有吭声。

        别墅搜完了,秦中摇头:“没有。”

        温书华嘴巴很紧,还是那一句:“我都说了,锦禹出国念书了。”

        “是不是念书,我会去查。”时瑾音色偏温和,只是语气几分凌人,“最好别让我查到什么。”

        留了话,时瑾转身离开,门口,温诗好刚好回来。

        时瑾视而不见,直接绕过。

        温诗好扬了扬嘴角,喊住他:“六少请留步。”

        他置若罔闻,径直往前走,一点反应都没给。

        一身风骨,君子翩翩,就是太不把人放在心上了。

        温诗好也不急,不气,抱着手回头,慢慢悠悠地说:“我有件东西要给六少看看,是关于我们家花房那个命案的。”

        时瑾脚步停了。

        温诗好笑了笑,不慌不忙:“不知道六少有没有兴趣?”

        他回首,看她。

        终于正眼看她了。温诗好笑:“六少果然有兴趣。”

        时瑾目光深邃,长睫下的瞳孔墨染般,黑得纯粹,有些莫测的深沉。

        秦中有些顾虑,请示:“六少。”

        时瑾只道:“你在外面等我。”

        “是。”

        温诗好抱着手,走在前面:“请随我来。”

        时瑾跟着过去了。

        温诗好领他去了书房,没有交流,时瑾一句话都没有,她便也不自讨没趣,直接打开电脑,给他看了一个视频。

        视频前后不过五分钟长,视角是温家那个花房后面的透明玻璃,内容是是从姜九笙进那个花房,到时瑾带她离开,完完整整地拍下了姜九笙整个刺人的过程,甚至包括这个案子的替罪羔羊陈杰也入了镜头,可在这之前与之后的内容没有,不知道是没有拍到,还是被温诗好另剪下来了,就这五分钟,足够成为姜九笙杀人的‘铁证’了。

        当时,温诗好十七岁生日,大办喜宴,她拿了个相机在拍,以做留念,刚好,拍到了花房里的幕幕。

        视频放完,时瑾默然,不知在想什么,周身气压都很低。

        温诗好暂停了视频,靠在书桌上,指了指屏幕上的少年少女:“看完有没有什么想法?”

        时瑾抬眸:“在想怎么杀人灭口。”

        这份证据,在案子水落石出之前,在有新证据证明他家笙笙的清白之前,绝对不能见光,她是艺人,若是视频见了光,就算以后真相查出来了,娱乐圈的风言风语也不会干净,黑料这个东西,洗不彻底的。

        他确实在动念头,把温诗好,连同这个视频,一起灭掉。

        温诗好一点也讶异,似乎都想到了,从容不迫地说:“我敢堂而皇之地给六少你看,自然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她慢慢悠悠地说,“这个视频是复制的,原视频我藏起来,而且复制视频也不止一份,你就算要收要查,也清不干净。而且,一旦我发生任何意外,原视频不仅会全网公开,还会被送到警局,姜九笙就等着身败名裂,搞不好,还要吃上几年的牢饭。”她顿了顿,看向时瑾,“你应该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吧。”

        时瑾紧握的拳头,松开:“你想要什么?”

        还是妥协了。

        果然啊,还是姜九笙这张牌才能制住他。

        温诗好笑了笑,眼里难掩她的洋洋得意:“想要你手里握着的银行股份。”

        时瑾没有犹豫,态度果断:“东西明天就会送到你手里。”他话锋一转,“不过,我不喜欢受制于人,所以,你要知道适可而止。”

        温诗好笑而不语。

        这么好用的筹码,适可而止就太可惜了,她更宁愿豪赌一把。

        时瑾转身离开。

        车开出了温家,秦中请示:“六少,现在回江北?”

        时瑾看向窗外,车窗上的倒影模糊,他摇头:“先去做一件事。”

        秦中不知道温诗好和六少说了什么,只觉得他从温家出来后,整个气场都冷了,试问:“是什么事?”

        时瑾转头,看向副驾驶的秦中,干脆利落地吩咐:“去把温家的墓园给我挖了。”

        秦中:“……”

        大晚上的盗墓?

        秦中不明白其意,问了个明白:“挖墓园做什么?”

        时瑾转头向外,车窗上映出的轮廓立体,一双黑色的瞳亮如星子,他说:“把姜民昌的尸骨给我偷出来。”

        “……”

        温家有自己的墓地,在一座私人小岛上,大概是温家祖宗也知道坏事做多了,推崇土葬,姜民昌是入赘温家,当年命案之后,尸首便运回了温家墓地下葬了。

        尸骨还在,那么,证据也应该还有,

        手机铃声骤响,堪比午夜惊魂。

        霍一宁骂了一句,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拿了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凌晨三点,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了。

        他火气很大:“大半夜的,又干什么?”

        那头,还是不温不火,礼貌十足:“是我,时瑾。”

        “……”

        这个点,就是警局都不会找他,不是时瑾还能是鬼吗?

        霍一宁被吵了梦,脾气很差:“说了多少次,你就不能白天找我?”

        时瑾对他的牢骚完全置之不理,自说自话:“我给你空运了一具尸骨,记得查收。”

        霍一宁怀疑他听错了:“你空运了什么?”

        时瑾平铺直叙地说:“尸骨。”

        “……”

        真是够别致的礼物。

        霍一宁瞌睡全醒了,好奇心被勾出来了:“你给我运尸骨做什么?”时瑾不是无聊之人,也不是多管闲事之人,他的事,只有两类,秦家的犯罪事件,还有姜九笙的事。

        果然——

        时瑾说:“是姜民昌的尸骨,温家是土葬,骨头还在,你让法医再查查死因,当年的尸检报告温家做了手脚,估计你找到那个法医也查不到什么,只能从尸体入手。”

        才刚怀疑温家命案另有蹊跷,时瑾就去把温家的坟给挖了,这行动力与手段,霍一宁服,五体投地。

        他赞同时瑾:“确实,薛平华,也就是给温家命案做尸检的那个法医两年前癌症去世了,除了查到薛平华一夜暴富移民之外,没有什么实质证据,要指认温家杀人罪,远远不够。”

        直接口供都取不到,只有推论证据,到了法庭,效用不大。

        时瑾默了片刻:“所以,尸体一定要查出别的死因。”

        一定要……

        霍一宁便问了:“要查不出来呢?毕竟都八年了,若是死因没有关系骨头,可就不一定查得出什么来。”

        时瑾言简意赅:“查不出来就伪造。”

        温诗好手里握有视频,他就是伪造也得给他家笙笙脱罪。

        霍一宁无语凝噎,时瑾是真不把他当警察,当着他的面,这么明目张胆地表明他的犯罪意图。

        无法无天的家伙!

        霍一宁权当没有听见那胆大妄为的话,问时瑾:“你去盗墓了?”

        时瑾轻描淡写,一个字带过:“嗯。”

        是时瑾做得出来的事。

        霍一宁给气笑了:“时瑾,盗墓也犯法的。”他提醒,“非法手段弄到的证据,法庭是不会采纳的。”

        时瑾略微沉吟了一下:“你就说是捡的,为了查明不明尸首的身份,才做了尸检,这也正好可以让你借此去查这个案子,到时候破了案再把尸首送回去,温家没有证据也不能怎样。”

        霍一宁:“……”

        好阴险。

        不过,好用。

        翌日,早上八点,霍一宁到了警局,精神有点不佳,像没睡醒。

        汤正义就问了:“队长,你怎么一副没睡好的样子?昨晚了没案子啊。”

        蒋凯那个家伙,满嘴跑火车:“晚上偷香窃玉去了吧?”

        霍一宁干脆利索地给了一脚。

        “嗷呜!”蒋凯抱着屁股嗷嗷叫唤,“队长,你是欲求不满无处泄愤!”

        霍一宁抬抬眼皮,勾了勾唇,眼角微微眯了眯。

        危险的信号!

        宁得罪君子,不惹霍疯狗!

        蒋凯做了拉拉链的动作,封嘴,不敢贫了。

        副队赵腾飞边用手机看新闻,边吃早饭,边说:“队长,我给你讲个好消息吧。”赵副队幸灾乐祸得很明显,“温家的祖坟被人盗了,都出报道了。”

        霍一宁一点惊讶之色都没有,喝了一口咖啡:“给我看看。”

        赵腾飞把手机递过去,有感而发了一下:“这年头居然还有人盗墓,云城名贵那么多,偏偏是温家,一定是温家人作孽太多了,遭报应了吧。”

        霍一宁浏览完新闻,不予评价,也不置一词,就拨了个电话。

        法医部张婕:“霍队,一大早什么事啊?又有案子?”

        霍一宁从容淡定,面不改色地说:“我捡到了一具尸骨,你帮我查一下,仔仔细细地查一下,也好查查尸骨的身份。”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6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