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20:队长,借个姨妈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慢慢来,我在休息场等你。”嘱咐完,他把降噪耳机和防护眼镜给了她。

    景瑟目送队长离开,眼神依依不舍,等人看不见了,才扭过头来,礼貌地向教练问好:“曲教练好。”

    曲筱崎打量了她一眼。

    漂亮的不太像话了。

    曲筱崎不露声色地收回目光,正色:“你好,先跟着我做热身。”

    好严厉的样子。

    可刚刚和队长说话也很温柔啊?

    算了,女人心海底针,景瑟不关心,她关心的是:“你为什么叫队长师哥啊?”

    曲筱崎边做热身运动,边面无表情地回答:“我们是一个警校毕业。”

    她知道的,队长的学校是名校,原来警花小姐姐也是名校出身啊,景瑟心生敬佩,竖起了大拇指:“你好厉害!”

    “……”

    不知道为什么,曲筱崎有点莫名其妙的挫败,这心情就好像她背了个十万块包包,特地出去溜了一圈,结果没人识货。

    曲筱崎想了想,才接话:“你也很厉害,我看过你演的电视剧。”用不咸不淡的口吻,转了话锋,“不过只看了五六集,有点尴尬就弃了。”

    霍师哥第一次带人过来,这姑娘除了漂亮,就只剩漂亮,花瓶似的,她确实看得不太顺眼。

    当然,景瑟的脑回路和一般人是不太一样的,她的关注点很奇怪:“教练,你是苏问的粉丝吗?”

    曲筱崎被她搞懵了:“……不是。”

    景瑟压压腿,又扭扭腰,活动活动脖子,很情真意切的表情:“那你好厉害,苏问从第四集才出场,不是他的粉丝都挺不过四集的,教练你居然看了五六集。”

    正准备再损一损的曲筱崎:“……”

    她是在说她演技差好吗。

    交流了一下电视剧,又相互称赞了对方,景瑟觉得她和教练已经熟了,所以,没忍住,问了:“教练,你和队长在警校很熟吗?”

    曲筱崎嘴角勾了勾:“嗯,挺熟。”

    “那队长在警校有没有交过女朋友啊?”

    “……”

    怎么回事,怎么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感觉。

    曲筱崎愣了几秒钟:“……没有。”

    景瑟一听,很开心,立马追问下去:“那队长喜欢什么样的啊?”

    “……”

    怎么有种被套话的感觉。

    本以为是个王者,居然是个倔强青铜,曲筱崎不耐烦了:“不知道。”站直,双手背在身后,“热身可以了,你把防护眼镜和防噪耳机戴上吧。”

    “哦,好。”

    景瑟就带戴上了,并接过教练递过来的手枪。

    曲筱崎也拿了枪,示范:“我现在教你子弹上——”

    咔哒,子弹上膛了。

    景瑟动作很是利索。

    原来学了点。曲筱崎直接跳过这部分的教学,站到景瑟左前方,单手拿枪,言传身教:“身体左侧朝向目标,两脚分开与肩同宽,小腹和左髋自然挺出,上体放松,左上臂紧贴胸侧。”

    景瑟照做了,不过,她身段好,姿势过分妖娆了。

    花瓶女演员就是花瓶女演员,不能要求太高。曲筱崎继续:“双手握枪,手要均匀用力,枪柄卡在虎口,放松食指,瞄准后,食指均匀正直扣压扳机,击发前吸一口气。”说完了理论,曲筱崎把子弹上膛,“我先示范一遍,然后你再——”

    她话还没说完,耳边忽然一声枪响。

    “砰。”

    曲筱崎回头,看了景瑟一眼,她对着枪口吹了一口气,然后抬头,乖巧地笑了笑。曲筱崎又扭头,看向靶子,盯着看了三秒,揉揉眼睛,再看了三秒。

    这花瓶女演员轻轻松松打了个十环……

    “……”她懵逼了很久,“你会射击?”

    景瑟点头。

    会啊,她外公亲自教的,十二岁就会了。

    曲筱崎的三观有点破裂:“那你来学什么?”

    景瑟诚实回答:“姿势呀。”导演说她打枪的姿势,丑爆了!

    三观继续破碎的曲教练:“……”

    霍师哥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小妖精。

    二十分钟后,景瑟回了休息区。

    “等我回警局再说。”霍一宁挂了电话,问她,“这么快?”

    景瑟点头如捣蒜:“嗯嗯。”

    快!夸!我!聪!明!伶!俐!

    霍一宁没说什么,领着她往更衣间走。

    景瑟小碎步地跟在后面:“队长,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

    他回头,挑挑眉。

    她像只小狐狸,眼珠子一转一转:“游戏的名字叫快问快答。”她迫不及待,眼里有一抹想藏又没藏住的狡黠,“那我问了哦。”

    “……”

    他觉得幼稚,可看着小姑娘蠢蠢萌萌的表情,却也没忍心拂了她。

    她抓紧了,赶紧问:“蓝色,红色。”

    这是什么问题?他没回答,她便眼巴巴地看着他。

    罢了,都随她了。

    他回了:“蓝色。”

    景瑟继续:“做饭,拍照。”

    霍一宁没有想:“做饭。”

    她陷入深思三秒,继续:“睡觉,旅行。”

    “睡觉。”

    “孩子,狗狗。”

    这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问题。

    霍一宁眯了眯眼,看着她:“孩子。”

    她脸上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走在他前面,继续问:“连衣裙,短裙。”

    “连衣裙。”

    “撒娇,谈判。”

    “谈判。”

    到此,就问完了,然后,她总结一下,队长喜欢干脆利索的女孩子,不喜欢粉嫩的小公举,会做饭,不爱旅行,喜欢更务实一点的,而且喜欢孩子,要穿得良家妇女,性格大方理智。

    综上,队长喜欢贤妻良母型的。

    这个问答是景瑟从微博上看到的,说超准的。

    她还是没有十成的把握,为了万无一失,她再确认一下,回头:“队长,你喜欢什么样的——”

    霍一宁原本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挪开了:“裤子。”

    她没反应过来,转过身来,表情又蠢又懵:“啊?”

    霍一宁低头,耳朵有可疑的红,再说了一遍:“裤子。”

    裤子?

    景瑟摸摸裤子:“裤子怎么了?”

    他没看她,声音低沉:“脏了。”脖子也红了。

    景瑟不明所以,脸上是一个活生生的表情包——大写加粗的懵逼。

    用经纪人的话说:沉迷队长,智商下线。

    霍一宁没说话了,直接把她拉过去,扶着她的肩,让她转了个身,背对他。

    “队——”

    一双手环在她腰上,她愣住,表情呆呆地低头,看着了一双有力的臂膀,穿过她的两条胳膊,将一件长袖的衬衫外套围在了她腰上,打了个结。

    她被苏了一脸血,胸口闯进去了一头小鹿,乱撞个不停,耳边,是低低沙哑的声音:“你裤子脏了,去换衣服。”

    离得太近,她能嗅到须后水的味道,淡淡的,很好闻,还有队长的呼吸,有一点烫,喷在脖子上痒痒的……

    额,这黏黏滑滑湿湿的感觉……

    小姑娘眼珠子一转,一张漂亮的小脸,瞬间爆红,捂着脸,遁了。

    霍一宁喉结滚了滚,突然有点口渴,盯着更衣间的方向看了一会儿,又挪开眼,若无其事地抹了把脖子。

    艹,怎么这么热!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连着振了几下。

    霍一宁点开微信。

    王者峡谷的瑟神:【来姨妈了】jpg。

    王者峡谷的瑟神:【想上吊自杀】jpg。

    王者峡谷的瑟神:【感觉上了西天】jpg。

    王者峡谷的瑟神:【仿佛要圆寂了】jpg。

    王者峡谷的瑟神:【下一秒就要飞升】jpg。

    王者峡谷的瑟神:【想把大姨妈憋回去】jpg。

    王者峡谷的瑟神:【憋不住】jpg。

    一路的表情包,底图都是景瑟本人,表情一张比一张生无可恋。

    所以,她想表达什么?

    霍一宁发了个问号过去。

    足足隔了二十秒钟,景瑟的消息才回过来,还是表情包。

    王者峡谷的瑟神:【没有姨妈巾】jpg。

    王者峡谷的瑟神:【你的瑟瑟正在挺尸】jpg。

    霍一宁:“……”

    这个家伙,哪来这么多的表情包。

    霍一宁发了条语音过去:“在里面等。”

    他转身,刚好看到正迎面走来的曲筱崎。

    “霍师哥。”曲筱崎英气十足的眉眼柔和了几分。

    霍一宁问她:“附近有没有便利店。”

    “朝南路有,开车二十分钟。”曲筱崎嘴角嗪笑,很善解人意,“师哥要买什么吗?”

    他拧眉。

    有点头疼。

    曲筱崎还惦念着方才的事,没有多问了,旁敲侧击地问霍一宁:“师哥,你和那个女演员私下很熟吗?”这么问有些冒昧了,她又找了个合理的理由,“我还是头一回见你亲自领人过来。”

    霍一宁心不在焉:“局里安排的。”

    就是说嘛,霍师哥眼里怎么可能有女人这种生物。曲筱崎放心了:“我看那个景瑟——”

    他突然问:“你有,”

    他眉头紧锁,开了口,又没下文。

    “什么?”还是第一次见霍师哥这般支支吾吾的样子,铁骨铮铮的男人,表情竟有些不自然。

    他停顿了许久,声音压低:“……女人用的东西。”

    “?!”

    曲筱崎懵住了,她刚才好像产生幻听了,冷静,冷静!曲筱崎镇定地确认:“什么东西?”

    霍一宁一张异常冷峻的脸,表情很难以言说:“每个月都要用的东西。”

    曲筱崎亲眼见过霍一宁抓罪犯时的干脆利索,也亲眼见过他审犯人时的气势凌人,还见过他训手下时又匪又痞地骂粗暴躁。

    就是没见过这副表情,不情愿又甘愿的样子。

    曲筱崎傻了几秒:“……有。”

    霍一宁不扭捏了:“借一下。”

    她鬼使神差地多了一句嘴:“给景瑟借?”

    他有点烦躁,认命似的:“……嗯。”

    “……”

    这怕是个假的霍师哥吧。

    那个花瓶女演员肯定是个真妖精。

    十分钟后,王者峡谷里战斗里最爆表的某瑟蹑手蹑脚畏畏缩缩地从更衣间出来,低垂着脑袋,嘀咕:“衣服脏了。”声音小得跟蚊子叫似的,“有没有洗衣服的地方?”

    射击穿的衣服是霍一宁给她借的,还要还回去的,现在给染了‘红色地图’。她再缩了缩脑袋,想变成一只乌龟。

    霍一宁带她去了有淋浴头的换洗间,所幸,这个点没人。

    “往左边是热水。”停顿了一下,霍一宁看着别处,“不要用冷水。”

    “哦。”

    他给了她一个盆,还有一小袋没有拆封的洗衣粉,然后在外面等她。

    她捋起袖子,下定决心要洗得干干净净的,以挽回她刚才丢的面子,最主要的还是要体现一下她贤妻良母的一面。

    结果……

    霍一宁在外面等了她半个小时,人都没有出来。

    他顶了顶后槽牙,没忍住,还是进去了,就看见淋浴头下面,蹲了颗‘小蘑菇’,头发扎成丸子,满手的泡泡,满地也是泡泡。

    ‘小蘑菇’抬头,很不解的表情:“队长,这个泡泡,怎么洗不干净?”她都洗了四遍了。

    霍一宁目光一扫,看见了扔在一旁的洗衣粉袋子:“你把洗衣粉全倒进去了?”

    她点头:“嗯。”一脸无辜的表情,“不对吗?”她没用过,爸爸说,女孩子的手不能用来洗衣服。

    不行,爸爸的话不能听。

    她以后要给队长洗衣服做饭生孩子!做个合格的贤妻良母!

    霍一宁:“……”

    这姑娘,一定是搁在心尖上长这么大的,不能骂。

    霍一宁顶了顶腮帮子:“你出来。”

    她愣了愣:“哦。”

    然后她就乖乖听话,从里面出来,可一站起来,踩到一脚肥皂泡泡,一个打滑,猛地就朝前扑。

    霍一宁破天荒地手忙脚乱了,连忙抱住她……女孩子的腰,都这么细?这么软?

    禽兽!

    霍一宁心里骂道,把人抱起来,放洗手台上了,然后撇开眼:“坐这等着。”

    景瑟顶着个大红脸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队!长!抱!她!了!

    开!心!地!要!爆!炸!了!

    她觉得她离泡到队长的日子不远了:“队长。”

    霍一宁嗯了一声,把衣服拧干,又放了一盆水。

    “其实,”景瑟摸摸鼻子,有点心虚,“我平时还蛮贤妻良母的。”以后得好好学习持家之道,争取早日做队长家的贤妻良母。

    霍一宁压了压嘴角的弧度,把衬衫外套扔过去:“穿上。”别着凉。

    “嗯嗯。”以后不能穿这么短的裤子了,队长喜欢贤妻良母,不能露胳膊露腿。

    就在队长漂衣服的空档,景瑟拿出手机,给经纪人陈湘发微信。

    王者峡谷的瑟神:“给我报培训班。”

    孩子太喜欢打游戏能揍吗:“表演培训班?”

    孩子太喜欢打游戏能揍吗:“不错,有觉悟,知道提升演技了。”

    陈湘发了个欣慰的表情包,正打算再夸夸,鼓励一下,景瑟的消息就发过来了。

    王者峡谷的瑟神:“要教洗衣服做饭的那种。”

    孩子太喜欢打游戏能揍吗:“?”

    陈湘懵逼了,这孩子怎么想学这玩意,说实话,景瑟是真真正正的公主,景家是百年世家,景爸爸又是个女儿奴,别说让景瑟洗衣服做饭,景爸爸就是看着女儿吃两口饭都怕累到女儿的那种。

    王者峡谷的瑟神:“一定要把我培养成贤妻良母,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那种。”

    王者峡谷的瑟神:【靠你了,老铁】jpg。

    孩子太喜欢打游戏能揍吗:“你当贤妻良母做什么?”

    王者峡谷的瑟神:“给我家队长做饭洗衣服。”

    还有生孩子……

    王者峡谷的瑟神:【花瓣颜色好,阿妹更娇羞】jpg。

    孩子太喜欢打游戏能揍吗:“……”

    什么鬼!

    陈湘刚想教训,那厮已经把微信昵称成了——贤妻良母景瑟。

    陈湘:“……”

    老娘培养你几年,就是为了让你去给别人当贤妻良母吗?

    贤妻良母景瑟:“你跟造型师姐姐说,以后衣服不能太露胳膊露腿了,我以后是要有家室的人,要遵守妇道。”

    陈湘:“……”那些衣服怎么不遵守妇道了?

    七月黄昏,夕阳是金橘色,将半边天空染成火一样的颜色。

    “汪。”

    “汪汪”

    “汪汪汪!”

    姜博美坐在狗窝里,看窗外夕阳,狗毛随风飘扬,它四十五度仰头,作忧郁状:爸爸妈妈怎么还不回来,狗子好想爸爸妈妈。

    叮咚。

    门铃突然响了,姜博美一个激灵,撒腿跑去玄关。

    姜锦禹开了门。

    是温书华,站在门口,欲言又止:“锦禹。”

    ------题外话------

    爆更活动已经置顶在评论区了,了解一下哈,有疑问在下面留言,我会解答的。

    另外,谢谢岁岁的千纸鹤和星星

    顾总就说一遍,我生日是和笙笙同一天,是时瑾的车牌号,我就傲娇地等那天,看你们祝不祝我越来越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