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19:血气方刚的年纪啊热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伏看了看时间,早上七点,她拧了拧眉:“怎么?事情没成?”

    男人支吾,心惊胆战地回了话:“姜九笙太狡猾了,把清姐拉下水了,清吧好几个人都落网了。”

    本来就只是想让她尝尝那欲仙欲死的东西。

    不想,被反咬了一口。

    “呵。”苏伏笑了一声,看着手上的戒指,自言自语似的,“就算得了抑郁症,她也还是只刺猬啊。”

    不好抓,不好碰啊。

    时瑾就是喜欢这样的女人吗?浑身的刺!

    电话那头的男人战战兢兢:“是我们办事不利。”

    苏伏目光凝了凝,顿时冷了颜色:“处理干净。”

    “是。”

    挂了电话,助手在门口喊她:“苏姐,早间新闻快开始了。”又道,“还有十五分钟直播。”

    苏伏冲助手笑了笑:“等我五分钟,我补个妆。”

    “好。”

    苏伏补了口红,从厕所出来,迎面走来一个人,她脚步顿住,侧身站到一边,低头,喊了一声:“四叔。”

    对方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修长的一双腿迈着懒懒的步子,不冷不热地扔了一句:“别乱认亲戚。”

    然后,他双手插兜,懒洋洋地绕过苏伏。

    这幅不可一世目中无人的模样,还有谁,亚洲巨星,苏问。

    苏伏看着他的后背,冷笑,她西塘苏家的太子爷,好大的架子啊。

    江北,警局。

    八点,霍一宁刚上班,晚上没睡好,他捏捏眉心,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喝了一口咖啡,电话就响了。

    霍一宁接了:“喂。”

    “霍队,是我,张婕。”是法医部的张婕。

    “有案子?”一般来说,法医部打电话过来,都是有案子,还是死了人的命案。

    “不是。”张婕说,“你上次不是发给我一份尸检报告吗?好像有点问题。”

    是温家花房的案子。

    霍一宁坐直了:“有什么问题?”

    “那份报告上判定是腹部中刀失血致死,不过我看了一下死者当时的照片,还有现场照片,重新推演了伤口的形成以及流血情况,发现并没有到达致死的失血量。”

    霍一宁立马问:“那有没有可能致死并不是因为失血?”

    张婕肯定:“有,如果是内脏破裂,也有可能导致死亡,但失血量不一定。”她顿了顿,思考了一下,“可奇怪的是,尸检报告上没有这一块的说明,而是含糊不清地一带而过了。”

    外行人可能看不出来,可同为法医,她一看就能发现了不对劲。

    霍一宁做了假设:“会不会是法医的疏忽?”

    张婕也考虑过这个因素:“一般的法医犯这种低级错误我还能理解,不过,这份报告是薛老师出的,她可是前辈。”

    霍一宁打开电脑里的资料,看了一下报告上的署名:“薛平华?”

    “嗯,我们法医部的榜样。”张婕随口说了一句,“不过,她八年前突然辞职移民了。”

    又是八年前……

    霍一宁道了谢,挂了电话:“蒋凯。”

    蒋凯嘴里还叼着个肉包子:“哎!”

    “帮我查个人。”

    蒋凯把包子吞下去,拿出小本本来记着:“谁啊?”

    “一位法医,叫薛平华。”霍一宁盯着电脑,“我把资料发给你,你尽快查一下。”

    “好嘞!”然后开电脑,准备开工,诶,刑侦队就是忙啊,又要有大案子了。

    没隔几分钟,张婕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我刚才给忘了,还有一件事,关于民宿那件案子你可能要和缉私局的人联系一下,致死的凶器是一根象牙。”

    刑侦队的命案,凶器却是象牙,在国内,私下象牙买卖可是犯法的,很显然,这个案子不只是简单的命案,还牵扯到了走私,属于缉私局范畴。

    霍一宁靠着椅子,沉吟了片刻:“谢了。”

    “客气。”

    挂了电话,霍一宁连线了缉私局:“周局,你那最近有没有走私象牙的案子?”

    那边谈着呢。

    蒋凯又往嘴里塞了半个包子,对旁边的汤正义插科打诨:“咱们刑侦队真是劳碌命啊,要查命案,要缉毒,现在缉私局的事咱都给摊上啊。”

    汤正义揉揉眉心,也作头疼状:“诶,谁叫我们太优秀呢。”

    同样是腰间盘,他们刑侦队最突出!

    与缉私局的周局谈了二十多分钟,霍一宁有了底,挂了电话,拿了烟盒,出去抽一根,咬着烟嘴,刚点着火。

    警局门口,一辆红色的法拉利磨磨蹭蹭地开过来了,然后车窗摇下来,露出一张漂亮得不像话的脸。

    车牌,四个二。

    车主,景瑟,笑得像只漂亮的布偶:“队长,你是来接我的吗?”

    霍一宁把烟吐出来:“不是。”

    她有点失望:“哦。”失望了三秒钟,又很开心了,毕竟见到了队长,她看了一眼,再偷看一眼,突然正色,“队长,你又抽烟啊,抽烟有害身体健康。”

    他掐了烟。

    为什么这么听话?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烟掐了。

    景瑟开心了,觉得她家队长很乖,然后她就专心把车停好,可开进去了,就倒出不来了,?濉

    有丢丢心虚,她可怜巴巴地说:“队长,我又倒不出来。”

    “……”

    这姑娘驾照怎么过的?

    霍一宁走过去:“下车。”

    “哦。”她乖乖下车,又乖乖把钥匙递给她家英明神武会倒车的队长。

    霍一宁停好车,把钥匙还给她:“车牌为什么是四个二?”

    景瑟握着她家队长握过的车钥匙,欢天喜地地回答:“因为我是二月二十二号生的。”

    霍一宁没说话了。

    景瑟小碎步地挪近一点,再近一点:“队长。”

    “嗯?”他看她。

    她一脸期待的表情:“你还没说你的生日。”听起来好像很不矜持,她便小声嘟囔了一句,“我也告诉你了。”

    这个姑娘,脑回路总是很奇怪。

    嗯,想摸摸她的脑袋。

    霍一宁忍住了那股子莫名其妙的冲动:“七月的最后一天。”

    景瑟掐指一算,不淡定了:“这么快,我还没准备好。”

    他挑了挑眉。

    好吧,这台词有点奇怪,她昨儿个演戏的时候被男主按在床上半推半就的时候,就念了这么一句台词。

    这么说是显得不庄重,她解释:“我是说生日礼物。”

    霍一宁不太在意:“不用准备。”

    那怎么行!刷好感的时候快到了!得时刻准备着!送什么好呢?如果快递公司可以寄人的话,她好想把自己打包送过去呀。

    边想着,她边跟着霍一宁往警局里走,她今天是来‘学习’的,因为要演大警察了,特地走了个后门,来向队长‘学习’,虽然她演技很烂,这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她得让队长看到她的认真与刻苦。

    办公室里,周肖刚要出去办事呢,走到门口又折回去了,呦呵了两声,扯着大嗓门嚎:“各队请注意,有发现!”他立正,呼叫队友,“四点钟方向,四点钟方向。”

    汤正义收到呼叫,立马行动,瞄着眼睛查看前方敌军,并汇报:“一男一女,确认完毕。”

    蒋凯做了个手动望远镜,两眼珠一眯:“是霍疯狗和国民女神,确认完毕。”

    下一个,赵腾飞副队:“霍疯狗脸上惊现奇怪微表情,嘴角上扬,是暗爽,确认完毕!”

    小江同志紧随其后:“景瑟女神娇羞一笑,确认完毕。”

    最后,由周肖同志做奸情……啊呸,是案情汇总:“一万吨狗粮正在向我们袭来,各队请注意,各队请做好准备!”

    这时,狗粮已经袭来。

    霍一宁领着景瑟进了办公室,一眼扫过去:“看什么看,案子都忙完了?”

    蒋凯立正,敬礼,字正腔圆地地回答:“报告队长,没看,正沉迷破案不可自拔!”

    妈的,他这是带出了一群戏精。

    霍一宁一脚过去:“滚你丫的,就会贫。”

    把人带自己座位旁,又把自个儿的椅子推小姑娘面前,小姑娘欢欢喜喜地坐下了。

    霍一宁单手插兜,像个军痞子,一只手随意地搭在椅背上:“都站起来,介绍一下自己。”

    这护犊子的样子啊!

    副队先站起来,比阅兵的时候还正经严肃:“刑侦一队,赵腾飞。”毕竟是霍疯狗的家属上门,做兄弟的,得撑门面。

    然后是蒋凯,保持队形:“刑侦一队,蒋凯。”女神好漂亮啊。

    汤正义紧随其后:“刑侦一队,汤正义。”霍疯狗的春天啊。

    周肖继续保持队形:“刑侦一队,周肖。”货真价实的狗粮啊。

    最后,是实习刑警小江,前面哥们儿都气势磅礴,到了他这里,突然弱下去了:“刑侦一队,江婀娜。”

    他一说完。

    顿时,哄笑一片,没办法,哥们儿实在憋不住啊,小江这大名,听一次笑一次,平日里,小江一律自称小江,不是特殊时候,绝不放出自己这个令人蛋疼的大名。

    据说是小江他妈胎梦怀了女儿,就取了这么个婀娜多姿的名字,可谁知道却生了个带把的出来。小江妈妈也是奇人,取名字那是非常的独树一帜,小江上面还有一个哥哥跟一个姐姐,分别叫江倜傥和江妖娆,又来一个江婀娜,这队形,整整齐齐的,没毛病!

    哦,这里提一下,小江的妈妈姓郝,叫天香,国色天香那个天香,说是小江外婆取的,小江还有姨,叫郝沉鱼,沉鱼落雁的沉鱼。显然,小江妈妈取名字的本领是得到了外婆的真传呐。

    江婀娜恼羞成怒了:“笑什么笑,婀娜怎么了,婀娜多好听!全国都找不出第二个叫婀娜的男人!”

    那是,可全国能找出二十个叫婀娜的女人来。

    汤正义笑得贼兮兮:“是是是,婀娜你这名字取得别致啊,是我等俗人不懂欣赏。”

    江婀娜哼了一声。

    霍一宁压了压嘴角扬起来的弧度:“行了,都没个正行。”

    哥几个立马正经脸,看向未来的嫂子。

    景瑟有点不好意思,害羞地勾了勾耳边的发:“你们好,我是景瑟。”介绍完,她从包里掏出来一大袋东西,“这是给你们带的鱿鱼,我妈妈做的。”

    好乖,好可爱啊。

    想捏。

    霍一宁悠悠地往左迈了一步,挡住一双双‘如狼似虎’的眼:“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护食的样子啊!鄙视,全队鄙视!

    霍一宁懒得管那帮小犊子们,下意识伸手,在差点碰到小姑娘的手时,改拉了她袖子:“你跟我来。”

    “哦。”景瑟立马跟上。

    霍一宁走了两步,折回来,把景瑟从包里掏出来的那包鱿鱼一个顺手扔进了自己的抽屉,然后领着乖巧的小姑娘往独立的办公间去了。

    兄弟们:“……”

    居然吃独食!鄙视,全队鄙视!

    “队长好护食啊。”江婀娜有感而发,“霸道警少与他的的小娇妻啊。”

    ‘霸道警少’带着他的‘小娇妻’去了独立的办公间。

    霍一宁开了电脑办公,景瑟就搬了个小凳子坐边上:“队长,我做什么啊?”

    “坐着。”他没抬头,看电脑里凶案现场的照片,“下午带你去训练场练枪。”

    “哦。”

    她就乖乖坐着,撑着下巴看她家队长,不打扰他。

    三分钟过去了,电脑上还是那张照片。

    天气有点燥。

    霍一宁心烦意乱,把空调调低了两度,顺手扔了一本党章给景瑟:“看这个。”

    “哦。”

    景瑟听话地捧着党章看……没一小会儿,小脑袋瓜又抬起来了,偷偷地瞄她家队长,看个党章,眼睛里都是520的形状。

    霍一宁正在打电话。

    “有空来一趟我这里,有事情。”他简明扼要。

    时瑾亦言简意赅:“不在江北。”

    “回来了找我。”

    时瑾问:“什么事?”

    “温家花房的案子。”霍一宁说,“有新线索了。”

    时瑾沉默了须臾:“我尽快回去。”礼貌又客气地道谢,“谢谢。”

    然后,听到电话那头时瑾喊了一声‘宝宝’,手机就被挂断了。

    下午。

    霍一宁带景瑟去了公安局专门的训练场,她穿了裙子,不方便射击,霍一宁去给她借了一套迷彩服,有点大了,戴上帽子,更显得她小小的一只。

    “把这个绑上。”霍一宁扔给她一副护膝。

    景瑟没绑过那玩意,绑得歪歪扭扭,还松垮垮的。

    “站好。”他说。

    她立马立正站好。

    霍一宁蹲下,解了她膝盖上的护膝,重新给她绑好。

    好苏啊啊啊啊!

    景瑟两眼冒着小星星,激动地差点伸出手去摸队长的头,队长这么蹲在她跟前,真的好像家里那只一看到她就扑过来的小贵宾。

    想摸哦。

    霍一宁抬头,看了看小姑娘酡红的脸蛋:“热?”

    “嗯嗯。”她点头,太高兴了,就胡言乱语了,“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嘛。”说完,把自己给?宓搅恕

    同样正值血气方刚年纪的霍一宁:“……”他也有点热了。

    换好了衣服,霍一宁带她去了射击区域,那里,有个穿警服的姑娘在等,这么大的太阳,那姑娘依旧站得笔直,一身正气。

    好一朵漂亮的小警花,景瑟在心里由衷地赞叹。

    小警花对霍一宁微微一笑:“霍师哥。”目光似有若无,扫了景瑟一眼。

    明明好英姿飒爽的,笑起来又好甜,景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警花小姐姐,好生羡慕啊,要是她也是警察就好了,就可以跟队长当一对警署双侠!恩恩爱爱打天下!

    “劳烦了。”

    小警花大方又爽朗:“师哥客气了。”

    打好了招呼,霍一宁向景瑟介绍:“这是曲筱崎教练,下午由她带你训练。”

    “不是你带我啊。”她好失望啊,肩膀一耷拉,像只不高兴的小鹌鹑。

    霍一宁难得好耐心地解释了一句:“会有肢体接触,女教练方便一些。”

    要的就是肢体接触啊啊!

    好遗憾哦。

    霍一宁看着垂头丧气的小姑娘,像只斗败了的小动物,有些好笑,还是演员呢,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

    ------题外话------

    谁让我这么喜欢这对小甜饼……

    霍队生日那天,让瑟瑟拿下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