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18:我生气了,快哄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平征收回视线,浅笑:“是爱人。”

    爱人?

    徐市长终生未娶,想必,是爱而不得吧。

    姜九笙也曾听闻过,徐市长年轻时,用力爱过一个女子,只是,世事多变,没能成眷属,不知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徐市长念了这么多年,时过境迁后,想起来,也温柔如初。

    徐平征突然说:“和你很像。”

    姜九笙微愣,一时不明。

    徐平征笑了笑,解释说:“我的爱人,眉眼和你很像。”

    她只是笑了笑。

    “要一起喝一杯吗?”徐平征礼貌地邀请。

    姜九笙摇摇头:“不了,我男朋友还在等我。”

    徐平征也不勉强,这时,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起身,对姜九笙说:“我突然有事,要先失陪一下了。”

    姜九笙颔首,道了再见。

    徐平征离开后,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百无聊赖,便欣赏起丝绣墙面上的照片,各式各样的看照片,有人哭有人笑,有相聚有离别,泛黄的老照片,便是她这个旁人,似乎都看过一段段悲欢离合的故事。

    突然,目光一定,她盯着一张照片,愣住了。

    照片里的女人是……

    “笙笙。”

    有人轻拍她左肩,姜九笙转头,看到了洛清。

    她刚唱完一场,脸上还化着优雅慵懒的烟熏妆,顺着姜九笙方才的目光,也看了看,但没看出什么不一样,问她:“在看什么呢?那么出神。”

    姜九笙摇头,把口罩戴上:“没什么。”

    洛清没有再问,提议:“去我那坐坐?”

    “好。”

    洛清在这家清吧应该不止是简单的驻唱歌手,至少也是有股份的吧,是以,酒店的侍应与调酒师,都对她很客气。

    姜九笙给时瑾留了一条短信,便随洛清一道,往清吧的后台走。

    时瑾借了酒吧的材料,黑姜九笙调了一杯果饮,刚要折回去,秦中的电话突然打过来。

    “六少。”

    时瑾问:“什么事?”

    秦中禀道:“姜小姐这几天接触过的人都查过了。”

    “有没有不妥的?”

    是六少的吩咐,姜小姐这一路旅行遇到了不少人,六少行事小心谨慎,凡是姜小姐接触过的人,一律都要查,以免有心怀不轨的人接近姜小姐。

    这一查,还真查到了一点不妥。

    秦中回:“那个洛清有点问题。”解释,“她是个瘾君子。”

    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主要是姜小姐有轻度的抑郁症,这种情况下,若是加以引诱,极易被带着染上毒瘾。

    正好这时,姜九笙的短信过来:我跟洛清聊聊,等我。

    “咣——”

    酒杯被打翻,时瑾蓦地回首,她已经不在座位上了。

    她不接电话,时瑾并不知那个叫洛清的女人把姜九笙带去了哪里,清吧后面有包房,还有后台,他一间一间屋子找过去,不过十分钟,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心急如焚,那是一种恨不得杀人的心情。

    他推开一扇门,刚好,洛清走出来。

    洛清错愕了一下,打了招呼:“时先生。”

    时瑾一言不发,眼神像两簇冰刃。

    洛清笑了笑,没说什么,先行离开。

    姜九笙坐在木藤椅上,面前的桌上还有一杯喝了一半的清酒,时瑾走过去,什么都没说,毫不犹豫将剩下的半杯酒喝了。

    姜九笙有点不明所以,问他:“为什么喝我的酒?”

    时瑾咽下去,说:“怕里面有毒。”

    她又好气又好笑:“有毒你还喝?”

    他理所当然:“陪你一起啊。”

    就刚刚找她的那十分钟,他想了很多,若是洛清那个瘾君子让他家笙笙沾了毒,那么,他首先把这个女人弄死,然后,染上毒瘾,是陪他家笙笙堕落呢,还是陪她戒毒,就看她的决定。

    姜九笙失笑,撑着下巴看时瑾:“我男朋友是缉毒的,我怎么能吸毒。”

    她看出来了。

    时瑾拉她起来,抱进怀里,下巴窝她肩上,深吸了一口气:“我被吓到了。”他说,“那个女人是个瘾君子。”

    姜九笙乖乖不动,让他抱着:“我第二次见她的时候就发现,她手上有针孔。”她歪了歪头,看时瑾,“而且似乎她一直想引诱我吸毒。”

    所以,她一早就都看明白了。

    时瑾恼她:“那你还和她往来。”

    “我没有证据啊。”她晃了晃手里的手机,笑了笑,“不过,现在有了。”

    他脸色彻底沉了。

    他还以为他家笙笙与那个女人是一见如故,到头来,她却在瞒着他在玩卧薪尝胆,这样胆大,这样胡来。

    “姜九笙!”他连名带姓地喊她。

    姜九笙愣:“……”

    额,生气了。

    她伸手,拉了拉时瑾的袖子:“你不夸夸我吗?我这么机智。”想诱她吸毒,当然得付出代价,她是那么好拿捏的吗?

    时瑾不夸她,气得不行,也舍不得骂她,就在她脸上咬了一个牙印,质问:“为什么不跟我说?”

    姜九笙反问:“我说了,你还会让我跟她接触吗?”

    不会,绝对不会!

    她只要说了,他立马就把那个叫洛清还是清洛的女人弄死!

    时瑾牵着她,往外拉:“我们现在就回去。”再也不准她来了!再也不准她跟任何陌生的人接触。

    这世上,总有人害他家宝宝,最好能建个金屋子,把她藏起来!

    “时瑾。”

    “时瑾。”

    姜九笙喊了他几句,他都不理,给她戴好口罩,拽着她离开。

    她提了提嗓音:“时瑾!”

    时瑾停下来,抱住她的腰,好话哄着:“笙笙,你听话。”又舍不得骂,只能骗,只能哄。

    刚好,姜九笙看见了刚从包间出来的徐平征,她指给时瑾看,说:“我想过去打个招呼。”

    时瑾自然知道她的打算,拉着她的手不放:“你手机里的东西给警察就好,你不要再插手了。”

    缉毒这么危险的事,他怎么能让她接触。

    姜九笙摇头:“可我怀疑洛清不仅是瘾君子,还是毒贩子。”

    生气边缘的时瑾:“……”

    她越玩越大了!

    姜九笙和徐平征谈了有十几分钟,一旁,时瑾自始至终都黑着脸。

    徐平征是个称职的市长,犯罪事件,他当然得管,还得彻查,与姜九笙谈完,他便刻不容缓,先行离开了。

    事情便告一段落,只是时瑾气还没消,不理她,她笑着凑过去哄他,他就乖乖不动了,让她亲两下,气就消了。

    姜九笙好笑,隔着口罩在他唇上连连啄了好几下:“别生气了,带你去看个东西。”

    他早就已经不气了。

    想吻她。

    清吧人多眼杂,她得戴着口罩,等回了住处再亲个够。

    姜九笙拉着他去了照片墙,指着一张照片:“时瑾,你看看,这是不是我妈妈?”

    时瑾凑近,仔细看了一会儿:“是她。”

    照片有一些年岁了,微微泛黄,许是当时的像素不好,拍得很模糊,而且照片有磨损,很不清晰,只是,依稀可以辨别女人的模样,眉眼清淡,笑起来很温柔恬静。

    是她的妈妈,宋培。

    只是,照片里有两个人,除了宋培,还有一个男人,他用手挡住了脸,只露出了半张脸,戴了眼镜,气质斯文俊秀。

    可惜,看不清全貌。

    不过,姜九笙可以肯定:“这个男人不是姜民昌。”她想了想,“这会不会是我妈妈的初恋?”

    时瑾嗯了一声:“也许。”

    关于父母的故事,她知之甚少,只知道姜民昌的老家母亲不喜欢身为孤儿的母亲,他们便和老姜家断了联系,从来没有联系过,除此之外,她什么都不知道,母亲从来不讲父亲的事情,她小时候不懂,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她的母亲对父亲没有爱情,总是淡淡的,母亲爱笑,时常对她笑,却不怎么对父亲姜民昌展露笑颜。

    或许,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她不知道故事。

    倒是母亲这个初恋,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手上佩戴的手表,在那个时候,定是十分昂贵的。

    姜九笙拿出手机,把照片拍了下来。

    晚上,时瑾出了一趟门,九点多才回酒店,姜九笙睡了,没睡着,躺在床上辗转。

    时瑾洗漱完,躺在她身边,环住她的腰,说:“酒吧被查封了。”

    徐市长的动作果然很快。

    姜九笙翻了个身,往时瑾怀里滚了:“洛清是不是毒贩?”

    “还在审,结果还没出来。”他问她,“你为什么会怀疑她?”连他都还没有一点察觉,他家笙笙就已经摸了七八分门路出来了。

    姜九笙声音有点懒倦,说:“她每次都戴着珍珠耳环,然后每次离开的时候,耳环就不见了,今天我看见酒吧的一位客人也戴了,我猜,那个耳环应该是用来藏毒的。”

    才见了几次,她就观察得这么细微了,当真是心细如尘。

    他自己倒没注意到这些,对方是个女人,别说观察,他连看都没怎么看,只记得那个女人的身形发型,脸没印象,更别说耳环。

    时瑾夸她:“我家笙笙怎么这么聪明?”

    姜九笙笑了笑:“你教的啊。”仰着头,眼睛漆黑明亮,看着时瑾,“不记得了吗?”

    他何时教了?

    姜九笙清了清嗓子,模仿少年老气横秋的语气:“作业不写完,不可以出去玩。”

    时瑾哑然失笑。

    他记得了,那是有一次,十一黄金周,她和同学约好了,要去游乐园玩,当时她母亲是他的家教老师,除了上课与睡觉时间,他几乎和她形影不离。

    他当时不让:“作业不写完,不可以出去玩。”

    十一总共放了七天假,那还是第一天。

    她不乐意,辩解:“我可以明天写。”后天也行,还有大后天!

    时瑾很不由分说:“不行。”他板着一张俊脸,“笙笙,不可以拖延。”

    她怎么拖延了,才放假第一天!

    她被气到了:“时瑾,你不可理喻!”

    然后她便不理他了,气鼓鼓地把后脑勺甩给他。

    时瑾对她很纵容,从来不惹她生气,那是他们第一次吵架,事后,时瑾买了两大箱黄桃冰激凌哄她,十几岁的女孩子,特别好哄,就不生气了,可吃冰激凌吃到拉肚子了。

    那天,她到底没能出去玩,不过,当然也没有写作业。

    姜九笙抱住时瑾,趴在他怀里笑了,她的青葱岁月,有时瑾真好,她想,如果没有那么多坎坷,如果顺顺遂遂,她大概会一直和他在一起,从年少到成年,从告白到相爱,从校服到婚姻。

    如果,她没有去温家,而是与他一起去了电影院。

    然后,他跟她说,喜欢。

    那她一定会点头。

    “当时不让你去,”时瑾说,“是因为约你的是男同学。”

    她诧异:“你怎么知道是男的?”那时候,她的认知里,只有时瑾和别人,没有男女。

    时瑾说:“我派人跟踪你了。”

    姜九笙:“……”

    那时候时瑾才十八岁,就这么‘手段高明’了。

    时瑾知无不言,又说:“那时候我就知道,你以后要和我结婚,所以,得防着别人打你的主意。”

    姜九笙:“……”

    那时候她才十六岁。

    她失笑,抱着他蹭。

    时瑾扶着她的腰,低头吻她,亲了亲眉眼,又亲了亲脸和鼻子,眼里全是化不开的情深。

    眷你眉目如我眼瞳,温柔十方冬春。

    那时,他们相识不久,故事不长,四字概括,韶华锦瑟。

    姜九笙轻叹了一声:“好像每次只要想到那时候的我们,就不那么压抑了。”她抬头,默了片刻,“时瑾,如果我去自首——”

    时瑾目色陡然凉下去,打断她:“想都不准想。”他紧紧盯着她的眼睛,眸光灼灼,像一朵盛开的桃夭,深深地映进她眼底。

    “笙笙,”

    他嗓音低哑,字字沉重:“你要扔下我吗?还是要我去劫狱?”

    她摇头。

    她舍不得他,所以,要把良心扔掉一次,做一回罪大恶极的人吗?牢里的陈杰,今年才二十七岁,还那么年轻。

    她闭上眼,没有再说话了,眼前,还是温家花房的那一幕幕,没完没了地在她脑中重演。

    她还是会失眠,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

    后半夜时,她爬起来,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拿了手机,去卧室外面,拨了霍一宁的电话。

    霍一宁被吵醒,睡意惺忪:“喂。”

    姜九笙声音压得很低:“霍队,是我。”

    霍一宁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姜九笙?”姜九笙不是那种会半夜扰人清梦的人,这种事,时瑾干还差不多。

    她道歉:“不好意思,打扰了。”

    霍一宁说没事,问:“有什么事吗?”能让姜九笙这么大半夜的打电话过来,一定是大事。

    姜九笙却沉默了,很久很久都没有开口。

    霍一宁等了许久,没听到下文,又问了一句:“是什么事?”

    姜九笙又沉默了一阵。

    真有这么为难?姜九笙可是个洒脱干练的性子,什么事能让她这么举棋不定?霍一宁的好奇心被完全吊出来了。

    然后——

    姜九笙说:“没事。”

    上一秒还兴致勃勃的霍一宁:“……”

    然后,姜九笙快速挂了电话。

    霍一宁:“……”有一种哔了狗的心情。

    姜九笙回了卧室,刚躺下,腰就被抱住了,时瑾贴着她后背:“宝宝。”

    “嗯?”

    时瑾似睡未睡,声音格外得软,带了方醒时的慵懒:“怎么起来了?”

    她转过身去,往时瑾怀里钻:“去喝水了。”

    时瑾摸了摸她的脸,唇落在她眼睛上:“还是睡不着?”

    “嗯。”她说,“时瑾,给我唱摇篮曲吧。”

    时瑾困意消散,温柔的眉眼里都是她的模样,他莞尔笑了笑:“笙笙,我五音不全,唱歌很难听。”

    她固执:“我要听。”

    他就点头了:“好。”

    他便低低地唱着,嗓音清越,虽一句都不在调上,却那般让人心安。昏昏欲睡时,她说了一句对不起,不知对谁说的。

    或许是牢里的陈杰吧。

    她挂了霍一宁的电话,她努力过了,想自首的,可是,话还是说不出来,像什么哽住了喉咙。

    她想,她不能去坐牢了,即便一辈子活在自责里,即便厌弃鄙视自己,她也不能扔下时瑾,数十年的牢狱之灾,她背得起,可,时瑾不应该背。

    姜九笙,做个坏人吧。

    帝都,央视广电。

    苏伏从直播间出来,接了个电话:“喂。”

    男人的声音:“大小姐,是我。”

    苏伏看了看时间,早上七点,她拧了拧眉:“怎么?事情没成?”

    ------题外话------

    明天就有转机了,新证据要出来了!

    认粑粑在花房真相后面,这几天的事了,铺垫伏笔都写了,要收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