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16:笙笙恢复记忆,花房命案真貌

216:笙笙恢复记忆,花房命案真貌

        “病人的男朋友你都打听,你不是看上你那个病人吧?”他认识常茗多年了,他什么性格他一清二楚,公私分明,出了咨询室,病人就是毫不相干的人,这次居然旁敲侧击地来问病人的男朋友的情况。

        实在怪异。

        常茗简单解释:“了解情况,对症下药。”

        唐延不太信:“那你问你病人啊,我没有素材给你。”他意味深长地打量对方,但也瞧不出什么端倪,似笑非笑地说,“师兄,你这可是犯规啊,心理医生都签了保密协议的,我可是有职业素养的医生。”

        常茗不问了。

        “常医生,”是常茗的助手,进来说,“姜小姐到了,在咨询室等你呢。”

        常茗颔首:“马上来。”

        唐延不禁追问了一句:“哪个姜小姐?时瑾女朋友?”

        常茗不答,反问:“你很好奇?”

        当然,姜九笙可是时瑾偏执症的诱因啊,他一直想见见这位能让时瑾‘发疯发狂’又‘洗心革面’的牛人。

        唐延一本正经:“没有啊,我为什么要好奇?”

        常茗将桌上的茶饮尽,起身,出了唐延的办公室,助手还未走远,他吩咐了一句:“你先过去,我打个电话。”

        助手说是。

        常茗走到楼梯口,拨了号码,手机那头传来女人的声音:“喂。”

        声音清幽,音色好听。

        常茗取下眼睛,捏了捏眉心,抬头,一双瞳孔竟是绿色的,说:“姜九笙来了。”

        女人似乎思忖着,慢慢悠悠的语调:“是时候让她都记起来了。”

        女人说话的语气字正腔圆,有不太明显的播音腔。

        常茗应了,挂了电话,重新把眼镜戴上,镜片遮掩,绿色的瞳孔又变回了黑色。

        是夜,月圆,星河环绕。

        窗户未严,深色的窗帘被漏进来的风吹着来回摇动,一抹白月光洒在床头,照着深眠的人,眉头紧蹙,汗湿了枕巾。

        疑似,故人入梦来。

        “笙笙。”

        “笙笙。”

        男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温柔又宠溺,惊了书桌前正伏案涂鸦的小女孩,她扔下笔,从椅子上跳下来,后脑勺扎的小辫子晃得欢快。

        “爸爸!”

        小女孩四五岁,生的粉雕玉琢,笑起来眼睛弯弯,她开心地扑进男人怀里。

        男人穿一身警服,身形挺拔,将警帽放在玄关的柜子上,蹲下,与女孩一般高了,笑着问她:“我家宝宝今天在家做了什么呀?”

        小女孩笑得天真无邪:“画画。”

        “画了什么?”

        她很骄傲的语气,站得笔直,说:“画了爸爸穿警服的样子。”

        男人爽朗一笑,刮了刮小女孩的鼻子:“我家笙笙真棒。”

        客厅里欢声笑语。

        这时,厨房里传来女人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像江南小镇的潺潺流水:“吃饭了。”女人浅笑吟吟,站在傍晚的夕阳里,“笙笙,快去洗手。”

        四五岁的小女孩,不听话,爱撒娇,赖在沙发上不动,摇晃着两只小胖手,软软糯糯地说:“爸爸抱我去。”

        “好。”

        那时,姜九笙四岁零九个月,她的父亲姜民昌,是一名警察。

        夕阳还未落,梦境一转,突然变成了乌云密布的阴雨天,大雨将下,空气潮湿,女孩已经长得高过了书桌。

        温婉的母亲脸上已不见笑容:“笙笙,你以后跟妈妈一起生活好不好?”

        那时,女孩七岁,还不懂母亲的话外之意,便摇了摇头,问:“爸爸呢?”

        母亲只是说:“爸爸要去其他的地方。”

        她不懂,刨根问底:“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母亲想了许久,告诉她:“爸爸以后会有新的家庭,不会回来了。”

        女孩红了眼,趴在书桌上哭了许久。

        后来,母亲带着她搬去了一个更小的屋子,是一栋破旧的小楼,楼上楼下有很多邻里,唯独没有穿着警服的父亲。

        而父亲搬进了一个很大很漂亮的房子里,那家有个女儿,叫温诗好,总是穿着漂亮的粉色裙子。

        再后来,他父亲有了新的妻子,还生了一个漂亮的男孩,不过,父亲依旧疼爱她,告诉她,她有弟弟了。

        那是一个天朗气清的春日。

        女孩第一次见到弟弟。

        粉粉嫩嫩的孩子,才三四岁,走路还不太稳,跌跌撞撞地跑到她跟前。

        小孩儿仰着头看她,亮晶晶的眼珠像楼下大爷家院子里藤下的黑葡萄:“我爸爸说,我还有个姐姐,她的名字叫姜九笙。”他怯怯地拉住她的手,“你是姜九笙吗?”

        她点头,笑了笑:“嗯,我是。”

        小男孩听了很开心,把手里心爱的风筝捧给少女,他咧嘴笑,左边缺了一颗小乳牙:“姐姐,我是小金鱼,这是我画的风筝,送给你。”

        风筝上画了一朵金色的太阳花,歪歪扭扭得很丑,却很明媚,女孩牵着才长到她腰间的小孩奔跑在草坪上,风很大,女孩的头发被吹得乱糟糟的,只是,风筝却始终没有飞起来。

        两个孩子,跑着跑着,便长高了。

        女孩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嫩生生的小娃娃也长成了粉雕玉琢的小小男孩。

        许久不见,男孩不开心,气鼓鼓的:“姐姐,你怎么这么久不来看我?”就气了几秒钟,他就消气了,伸手抓着少女的校服裙摆,撒着娇软绵绵地说,“我好想你呀。”

        少女弯腰,摸摸男孩的头:“姐姐要搬家,离得好远,不能常来看你了。”

        男孩瞬间不开心,撅着嘴扭头生了一小会儿闷气,又转过去,别别扭扭地说:“那我去找你啊。”

        少女笑着戳了戳他婴儿肥的小脸:“金鱼你还小,要再长大一点才可以去找姐姐。”

        他很失望,垂头丧气了一会儿,才说:“那我多吃点饭,长很高很高。”

        少拍拍他的头:“真乖。”

        六七岁的小孩子,特别好哄,立马乖巧得不得了,献宝似的搬出自己心爱的玩具,非要送给少女。

        嬉嬉闹闹时,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少女从二楼走下来,头发披肩,发间别了一个闪闪发光的发卡。

        是温家的小公主呢。

        她姿态很好,站得正,下巴也抬得高:“你就是锦禹的姐姐吗?”不待回答,她又说,“我也是锦禹的姐姐,我叫温诗好。”

        “你好,我是姜九笙。”

        没有说什么,温家的小公主高傲地目不斜视,拂了拂裙摆,转身上楼。

        “姐姐,我不喜欢那个姐姐。”小男孩掩着嘴,小声地说,他还太小,不会隐藏喜怒,喜不喜欢全摆在脸上。

        少女便问他:“为什么?”

        “她说我是小野种。”小男孩哼了一声,气嘟嘟地噘嘴,“我讨厌她,不想跟她玩。”

        梦境混沌,少女与男孩的身影模糊,渐渐被风吹散去。

        远处,不知是谁家的风铃被夏天燥热的风吹得叮当作响,梦里的幻影渐进清晰,一栋一栋破旧的小楼鳞次栉比。

        旧楼外,有一棵很大的香樟树,远处巷子,狗吠声没完没了,像夏天的蝉鸣,吵吵闹闹。

        少女站在树下,逆着光,漂亮的桃花眼会笑:“你是时瑾吗?”

        对面的少年从夕阳里走来,到树荫下,点头。

        很是漂亮的男孩子。

        “我叫姜九笙。”少女眼里嗪笑,像春日宁静的湖面突然漾开了涟漪,她说,“我是来接你的。”

        少年似乎不爱说话,也不爱笑,只是勾了勾唇角:“带路。”

        “好。”

        夕阳落下去,星星出来,月亮半圆。

        然后太阳又升起来,慢慢地,再落到地平线下,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香樟树的花开了又落。

        梦境一转,入了秋。

        香樟树下,不知是谁家丢弃的木床,放在了树荫里,方便了偷懒的少女,课本放在一旁,她睡得正香。

        少年从小楼里走出来,来寻少女回家,见她躺在树荫里的木床上,顿时失笑,走过去,蹲在床边:“笙笙。”

        “笙笙。”

        “嗯?”少女醒来,翻了个身,揉着眼睛睁开,迷迷糊糊地看他。

        最后一抹夕阳落在少年脸上,他皮肤白皙,长长的睫毛落下影子,他说:“不要在这里睡。”

        她眨巴眨巴眼,目光惺忪,又眯上了,梦呓似地喃:“时瑾,我困。”

        少年便问:“那我抱你上去睡好不好?”

        “不好,我要睡树下。”她又翻了个身,枕着自己的胳膊,继续昏昏欲睡。

        刚入秋,香樟树上还有蝉,叫个不停,夕阳从东到西,一点一点落下去,最后一抹光,漏过树缝,将金色的斑驳落在少女的脸上,有些晃眼,她拧了拧眉头。

        少年坐到床头边,挡住了那一抹斜阳。

        她睡得香甜,他安静地看她,从夕阳西下,守到了月朗星稀。

        睡梦里女孩动了动,咕哝了一句:“时瑾,有蚊子咬我。”

        少年便拿了她放在木床上的课本,蹲在床边,用书本扇着风,替她驱赶蚊子。

        月下,风轻轻地吹,少年缓缓俯身……

        “笙笙。”

        “时瑾。”

        母亲在楼上喊:“吃饭了。”

        少女醒了,不情愿地坐起来,迷迷瞪瞪地发了一会儿呆,有点愣神,盯着坐在旁边的少年:“你脸怎么那么红?”

        他低头:“热。”

        不止脸红,脖子也红了,耳根子也红。

        少女不解:“树下阴凉,一点都不热啊。”

        少年没说话,给她收拾课本。

        她说:“时瑾,我想吃黄桃味的冰淇淋。”

        他把她的书包放她怀里:“在这等我,我去买。”

        未等少年归来,梦境忽转,大雨磅礴里,他背着她走在校园外的小路上,积了一地的水,她抱着伞,趴在他背上。

        “明天晚上我们去看电影吧。”少年不自觉放慢了脚步。

        黑色的大伞下,少女歪着头:“为什么突然要看电影?”

        “我有话跟你说。”

        她点头:“好。”

        他扬起唇角,浅笑:“黄昏后,我在你家楼下的香樟树下等你。”

        “好。”她把手里的伞往他那边挪了一点儿。

        可是第二天,她失约了,母亲带她去了温家。

        小金鱼拉着她在花园的草坪上玩,他顽皮,爬到树上捡风筝,坐在细细的枝丫上,冲她招手:“姐姐,接住,我把风筝扔给你。”

        小金鱼松了手,风很大,风筝被吹得飘飘荡荡,许久没有落地,他却从树上摔了下来。

        “小金鱼!”少女急坏了,连忙问他疼不疼。

        他愣了愣,伸手,指着不远处的花房:“姐姐,花房里……有好多血。”

        花房里,有她的父亲母亲。

        她怔了一下,然后转身跑去了花房,身后,小金鱼哭着喊她。

        “姐姐。”

        “姐姐。”

        “姐姐……”

        少女跌跌撞撞地跑进花房,撞倒了门口的一盆小木槿,惊了花房里的人,是她的父亲姜民昌,他跪在地上,双手握着刀。

        而母亲,就躺在他旁边,肚子上全是血,淌了一地。

        她愣住了,身体晃了晃,跌坐在了地上:“你、你杀,杀……”她哆嗦着,根本说不出话来,

        她父亲站起来,用握着刀的手,对她招了招,像哄:“笙笙,过来。”

        他眼里,有令她陌生的狠决。

        她坐在地上,下意识往后退。

        他父亲却走过去,逼近她,一步,一步,越来越近:“是我杀了她。”他看着地上的惊慌害怕的少女,却像在自言自语,“现在怎么办呢?被你看到了。”

        他突然发笑,紧了紧手里的刀。

        “别、别过来。”她不停往后退,一直退到了墙角。

        他却不依不饶,步步紧逼,手里拿着的刀,滴了一地的血。

        就在他抬起手的那一瞬,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她突然扑上去,抓住了他那只鲜血淋漓的手。

        刀猝不及防落地。

        她就愣了一下,立马把刀捡起来了。

        他父亲红着眼:“把刀给我。”

        少女看了看血泊里的母亲,用力往前扑:“你去死。”

        那把沾了血的刀,被她狠狠刺进了父亲的腹部,他倒下,用染了血的手指着她:“你——”

        她猛地拔出刀,身体后退,重重跌坐在了地上,愣愣地低头,看着手里的刀,还有满手的血。

        她杀人了……

        姜民昌倒下,闭上了眼睛,血从他的身体里,流到地上,蜿蜿蜒蜒淌了一地。

        她把她的父亲,杀了……

        她崩溃地大叫,哭了,可她不敢发出声音,瑟瑟发抖地缩在角落里,抱着双膝,埋头,不停把手上的血擦在校服的裙摆上。

        “笙笙。”

        “笙笙。”

        她听见有人在喊他,熟悉的声音,是清越的少年音。

        是时瑾,是时瑾来了。

        她募地抬头,看见了一只手,白净而修长,是很漂亮的一只手,伸向她:“过来,到我这来。”

        她愣愣地看着他,像了受了蛊惑一样,鬼使神差地伸手,握住了那只漂亮的手。

        他说:“不怕,我帮你把裙子擦干净。”

        他蹲在她面前,用袖子擦她裙子上的血,然后染了他一袖的血。

        “笙笙乖。”少年轻声地说,“把刀给我。”

        她呆呆愣愣地把刀递给了他,然后,他扶着她的肩,转过身去。

        “别转头。”

        “别看。”

        她背着身,蹲在地上,浑身都在发抖,

        他背着她,在擦刀柄上的指纹,反复了很多遍:“笙笙,你别看。”

        “时瑾,他死了吗?”

        他不回答她,她低低地哭出了声。

        “时瑾。”

        “时瑾,我怕。”

        “不怕了。”她的手被一只手牵住了,有些微凉,在擦她手上的血,身后,是少年清越的声音,“不要承认,不是你杀的。”

        不,是她杀的。

        她蹲在地上,哭着喊他的名字。

        “我在这。”

        “不怕了。”

        “笙笙。”

        “不怕了,我带你离开好不好?”

        他牵着她的手,带她走出花房,抬头,看见了花房外面的男人,男人染着一头黄毛,脖子上有很多纹身,正愣愣地看着他们,身上还背着包,短暂对视后,他转身跑了。

        那个男人,是陈杰,是她的替罪羔羊……

        姜九笙猛地睁开了眼,突然坐起来。

        枕边的时瑾几乎同时,也醒了:“笙笙。”

        她目光失神,一点反应都没有。

        “笙笙,”时瑾开了床头灯,把她抱进怀里,擦了擦她额头的冷汗,“是不是做梦了?”

        她怔忡了许久,抬头:“时瑾,我记起来了,所有的事,全部都记起来了。”

        时瑾目光募地定住。

        她看着他的眼睛,喃喃自语:“我抽了你抽剩的烟,喝了你杯子里的白兰地,我爱吃的黄桃,是你给我买的,你手里的刀,是我递给你。”

        原来,她抽烟是向他学的,喝酒也是,她不是喜欢黄桃,是喜欢给她买黄桃冰激凌的少年。

        她也不是手控,只是喜欢他的手,那双牵着她走出噩梦的手。

        她笑了笑,目光痴缠,看着时瑾:“原来,我以前就这么喜欢你啊。”

        时瑾点头:“嗯,原来你就很喜欢我。”

        她偎在他怀里,目光安静,像自言自语:“还有我的母亲,她长得很漂亮,说话也温柔。”

        提起母亲时,她嘴角微微嗪笑。

        然后,她笑容敛了:“姜民昌他以前也很疼爱我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她低头,盯着自己的手,“是我亲手杀死他的。”

        时瑾抱着她,紧了紧手上的力道。

        她安静沉默了许久,抬头:“可是,”她低喃,“时瑾,他也想杀我……”

        不会错的,那双眼,她的父亲拿着刀时的那双眼,看着她时,里面有狠绝,有杀气。

        可是想灭口?

        她仔细想着,回忆那一幕的所有细节,呼吸越来越急促。

        时瑾在她耳边,告诉她:“姜民昌是死有余辜,笙笙,不怪你,不是你的错,全是他不好。”

        她像没听见,低着头,睫毛颤抖着,失魂落魄了很久,然后,她把手放在被子上,下意识地去擦,又看了看掌心:“擦不掉,好多血。”

        眼前,全是触目惊心的红,不知是梦是醒,是真是假。

        时瑾握住她的肩:“笙笙。”

        “笙笙。”

        她一点反应都没有,盯着自己的手,失魂落魄。

        时瑾握住她的手,给她擦拭:“没有血,没有了,我给你擦掉。”

        “都擦掉了。”

        “没有血了。”

        她开始出现幻觉了。

        七月中旬,姜九笙被诊断出了轻度抑郁症,她睡不着觉,精神恍惚,有幻觉和幻听,除了《三号计划》的拍摄工作,她暂停了其他所有活动。拍摄的工作量所剩不多,她与剧组协调好了,一周内拍完。

        时瑾推了所有的工作,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没有拍摄的时候,她哪也不去,待在家里,若是时瑾不来与她说话,她就一整天都不说一句话,不管姜博美怎么撒欢卖萌,她也只是摸摸它的脑袋,不像以前那样说它训它。

        时瑾已经五天没有去医院了,肖逸的电话打来了很多次,时瑾开始时还会打发,到后来就直接挂了。

        姜九笙接到过一次,说是有紧急病人,不过,没等肖逸说完,时瑾就摁断了电话。

        “时医生,”她说,语气认真,“你去医院吧,我好好的,不用陪。”

        时瑾摇头,态度没有一点松动,她坐在吊篮椅里,时瑾握着她两只手,蹲着,亲了亲她手背,同她说:“医院就算没有我,也还有很多其他的医生,可你不一样,”他仰着头,伸出手拂她的侧脸,“你只有我。”

        ------题外话------

        常茗,嗯,也是不简单啊,后面就知道了。

        温家花房的事,笙笙的身份,马上都要揭晓了。

        闭眼祈祷:顾总裁一口气更十万!

  https://www.65ws.com/a/89/89039/327926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