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15:狠虐谈家,笙笙发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杨女士用命令的语气。

    医助肖逸面不改色,站在办公室门口:“时医生请了长假,最近不在医院。”

    杨女士推开肖逸,看了一眼办公室,的确没有看见时瑾,她又急又气:“时瑾的住所在哪里?”

    肖逸表情都懒得给一个了,铁面无私:“不好意思,医生的私人信息不能泄露。”

    杨女士气极,一想到命悬一线的女儿,心里恼火至极:“那你告诉时瑾,他要是不给我女儿主刀,就滚出天北!”

    那颐指气使的表情……妈的,忍无可忍了!

    小韩护士把手里的医用托盘一撂:“当天北医院是你家开的。”

    杨女士扭头,像只被拔了毛的母狮子:“你是什么东西?”

    心外科护士,韩蕾蕾!

    你他妈才是东西!

    小韩护士本来不想多管闲事的,可这个杨氏一而再再而三地嚣张跋扈,居然对笙嫂不敬,实在忍不了了:“你这个老女人,别说医院不是你谈家说了算,就算是,外头敞着大门欢迎我们时医生的医院多的是,你这老刁婆洋洋得意个屁啊!”

    老刁婆……

    肖逸在心里给小韩护士点个赞。

    杨氏平日里端着贵妇的架子,哪个不对她毕恭毕敬,哪里被这样指着鼻子骂过,她恼羞成怒:“你也不想干了?”

    小韩护士不在乎,耸耸肩,破罐子破摔:“我就是不想干了,去啊,去解雇我啊!”哼了一声,瞟了杨氏一眼,气呼呼地说,“长得跟只山鸡似的,还成天披着貂毛装凤凰。”

    杨氏被气得浑身发抖,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这个——”

    你这个贱人?

    小韩护士赶紧打断:“别骂贱人我跟你讲,我这人最讨厌别人骂我贱人。”

    杨氏眼睛都气红了,咬着牙:“你这个——贱人!”

    小韩护士把手表取下来,看着谈氏:“今天老娘就拔了你这只山鸡的毛!”然后,一把拽住了杨氏的头发……

    再然后,一场恶战,扯头发扯到飞起。

    肖逸:“……”

    他觉得女人打架之前,最好理光头,还有,留长指甲,方便使出致命招数——九阴白骨爪。

    最后,杨氏满脸指甲痕、蓬头散发地走出心外科时,她的秘书都没有认出来。

    从医院出来,杨氏直接去了一栋老式小区。

    刚好,谈墨宝出来倒垃圾,艹,又看见一只大垃圾!

    杨氏从车上出来,一开口就凶神恶煞:“谈墨宝!”

    谈墨宝抱着自己的小土猫,穿着拖鞋走上前,上上下下打量了杨氏几眼,蓬头散发的,脸上还有指甲痕,也不知道是谁的手笔,干得漂亮啊!

    谈墨宝拖腔拖调的:“哟,几天没见,谈夫人大变样啊。”

    杨氏咬咬牙,把怒火压下去:“你要怎么样才肯帮你姐姐?”

    谈墨宝作状惊讶:“我妈早死了,哪来的姐姐?”

    “你——”杨氏攥紧手心,气得胸腔都疼了,却只能忍,“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要多少钱都行。”

    二十三袋血,够了。

    她一滴都不想再给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她的血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若是这四年,杨氏对她心存了一分感激,她又怎么会心硬成这样。

    谈墨宝摸了摸她家小土猫的毛,耸耸肩:“不好意思,我不缺钱。”

    “那你想怎样?”

    她作思考状,然后笑得贼兮兮的:“你求我啊。”

    杨氏怒目圆睁,死死瞪着谈墨宝,恨不得吃了她的表情:“你别蹬鼻子上脸!

    不求是吧。

    谈墨宝扭头就走。

    杨氏冲口而出:“我求你,”她死死咬着牙,眼里火光冲天,忍着屈辱,低声下气,“我求你帮帮我女儿。”

    谈墨宝回了头,好整以暇地看着:“你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她倒要看看,杨氏还怎么嚣张跋扈,还怎么为非作歹。

    杨氏像只被拔了毛的母狮子,那表情,就好像随时要扑上去把人撕了,却只能咬牙忍着,眼睛都气红了,脖子上全是青筋,狠狠攥着拳头,僵硬地弯下腰:“我求你。”

    谈墨宝冷眼看着。

    她救了谈莞兮那么多次,这一鞠躬,她受了,也受得起,是杨氏欠她的,出来混,总要还。

    谈墨宝掸了掸肩头落的叶子:“不好意思,我没空当救世主。”挥挥手,扭头,“拜拜了。”

    杨氏猛地起身:“你耍我!”

    谈墨宝一脸无辜:“我只让你求我,又没答应你什么。”耍你怎么了!耍的就是你!

    杨氏当了半辈子贵妇,作威作福了半辈子,哪里受过这样的折辱,气得面目都狰狞了,杀了谈墨宝的心都有了,拿起手上的裘皮包就扑上去:“你这个小贱人。”

    还没等谈墨宝还手呢,她怀里的小土猫圆点一爪子过去。

    “喵!”

    又是一爪子。

    “喵!”

    顿时,杨氏一张满是指甲印的脸,又多了几道血痕,杨氏彻底崩溃,挥着手里的包,尖叫:“啊啊啊啊!!!!”

    像个泼妇。

    杨氏的娘家是卖猪肉发家的,装了这么多贵妇,终于露出本性了吧。

    虽然不厚道,不过,谈墨宝心情畅快得不得了,摸了摸圆点的毛,决定回去就给它加餐,然后看着在那跺脚发疯的杨氏,客客气气地:“这位夫人,实在不好意思了,我儿子顽皮,平时喜欢抓老鼠,见夫人你这裘皮的包,一时眼拙认错了,把您当成老鼠了,哎呀,实在抱歉。”她从口袋里,摸出一百块,扔在地上,“这是医药费,不用找了。”

    给完钱,她转身就走。

    杨氏歇斯底里地把手里的包砸过去:“谈墨宝!”

    谈墨宝鸟都没鸟,往小区里走。

    身后,浑厚苍老的声音突然喊:“墨宝。”

    她脚步顿住了。

    谈西尧从车上下来:“墨宝。”

    谈墨宝回了头。

    谈西尧欲言又止“你姐姐——”

    开口就是你姐姐。

    她算什么?只是血库是吧。

    不用说,谈墨宝也知道他要说什么求情的话,直接打断:“如果你还要脸的话,不要向我开口。”她冷着脸,“还有,别再来我家,不然,下次就没这么客气了。”

    说完,她转头就走人。

    这次绑架她悟出了一个她以前不懂的道理,亲情这种东西,有就是所有,没有就是零,根本不存在中间地带。

    既然,没有人爱她了,她得爱自己,谈莞兮的命是命,她的命也是命,救得次数够多了,够了……

    她咬着牙,绝不回头,再怎么于心不忍,也要适可而止。

    杨氏怒指:“你看她!”

    谈西尧低了头,两鬓斑白,一瞬苍老了不少:“回去准备行李,今天就出国。”

    “莞兮现在的情况怎么能出国。”

    谈西尧眼底难掩愤恨:“时瑾放话了,国内没有一个医生敢给莞兮主刀。”

    绑架一事,时瑾记着呢,那个人,可不是心慈手软的人,绝不姑息。

    隔天就有消息说,谈氏从天北医院撤资了,新注资的企业很是神秘,只说是电子行业,具体就是机密了。另外,谈家夫妇带了女儿去国外治病,听说国内都不收,救活的概率不大,谈氏药业黑料缠身,董事长却在这时候出国,更是火上浇油,谈氏药业从此一落千丈。

    晚上九点,看守所里来电话,说孙河贵与孙清贵被人暴打了,伤得太重,要申请外出就医,霍一宁看了传过来的照片,那两被打得面目全非,只剩一口气了。

    他随即给时瑾打了个电话,开门见山地问:“那两个绑架犯,是不是你让人搞了?”

    时瑾从容不迫地反问:“你有证据吗?”

    霍一宁笑:“我没有。”时瑾这厮做事滴水不漏,怎么会让人抓到他的把柄,亏得他还以为时瑾从良了,居然只伤了孙清贵一只耳朵,原来是憋大招呢,来阴的。

    时瑾不慌不忙,说:“没证据,那就跟我没关系。”

    跟你没关系?特么的再装!

    霍一宁不跟他扯犊子,说正经的:“时瑾,你收敛点,那可是看守所,你在里面动手,万一被查出来了会很麻烦。”霍一宁觉得他可能真被时瑾带歪了,居然担心的重点不是时瑾的暴力犯罪,而是他被抓了很难捞出来。

    这贼船,果然一上去,就下不来了。

    “我已经收敛了,不然,”时瑾不喜不怒的语气,说,“看守所就得给他们收尸。”

    霍一宁无语凝噎了半天:“你这么暴力,姜九笙知道吗?”他还以为姜九笙把时瑾教好了,改头换面重新做人,原来不是,时瑾还是那个无法无天的时瑾,只是会伪装,遇到姜九笙的事情,他才原形毕露。

    时瑾不置可否,只说:“你敢跟她说,我就敢灭口。”

    霍一宁:“……”

    挂了电话,时瑾从书房出来,姜九笙还在阳台抽烟,烟灰缸里已经堆了很多的烟头,她手里夹了一根细细长长的女士香烟,窗户开着,她看着窗外,安静地吞云吐雾。

    时瑾走过去:“笙笙。”

    她回头:“嗯?”手指夹着烟,因为回头的动作,烟灰落在了腿上,她只穿了家居的短裤,露出一双又长又细的腿,皮肤白皙,青灰色的烟灰格外显眼。

    时瑾紧张地蹲下,拂掉她腿上的烟,那一块皮肤有点被烫红了,他吹了吹,心疼坏了:“疼不疼?”

    姜九笙摇头:“一点也不疼。”仰头,继续抽烟。

    她这烟,是白戒了,烟瘾反复无常,时瑾又纵容她,要彻底戒掉,很难。

    时瑾去拿了药膏,给她涂上,轻轻地揉开,然后把药放在旁边的柜子上,坐在她坐的那张可挪动的沙发里。

    他从后面抱住她的腰,像商量一样:“不抽了好不好?”他把桌上剩的那半包绿摩尔放进博美装狗粮的柜子里,轻声细语地解释,“你已经抽了半包烟了,不能再抽了。”

    女士烟里含有尼古丁的成分不多,而且姜九笙抽的烟是最绿色的一种,不过,只要是有瘾的东西,多半伤身。

    她听了时瑾的,掐了烟,含了一口漱口水,再吐掉,本想喷点香水,时瑾制止了,说不用,没什么味道。

    她抽的烟基本没味,也就博美的狗鼻子嗅得出来,躲到隔壁的舅舅那里去了。

    她坐回沙发里,靠在时瑾身上,身体有点无力,软绵绵的,声音也懒懒的:“不知道怎么了,这两天总想起我父亲,具体的记不清楚,断断续续的片段,有声音,就是看不清他的脸。”

    时瑾没有说话,下巴搁在她肩上。

    姜九笙自言自语似的,像回忆,又不太确定:“他好像很疼我,后来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才疏远了。”安静地垂眸思忖了一会儿,她喃喃自语个不停,“他为什么要杀我母亲呢?为了什么起争执?只是医药费吗?”

    时瑾说,是因为争执,他的父亲杀了母亲,可究竟是什么理由,以至于要这么大动干戈。

    那时候,姜民昌已经入赘了温家,并不缺钱,怎么可能仅仅是因为那点医药费而杀人,不是因为钱,还能因为什么?

    时瑾打断她的思绪:“别想了,嗯?”

    姜九笙按了按太阳穴,头有点隐隐作痛:“脑子停不下来。”

    “头痛?”时瑾紧张地看她。

    她点头。

    他拿开她的手,用指腹轻轻给她揉,手法很专业,按摩的力度刚刚好。

    姜九笙抓住他的手,突然转过头来:“时瑾,我会坐牢吗?我杀了人,法律会制裁我吧。”

    时瑾神色立马紧绷,战战兢兢地看她:“笙笙,这不是你的错,是你父亲罪有应得。”

    她不作声,若有所思。

    时瑾捧住她的脸,盯着她的眼睛,郑重其事的语气:“我不会让你坐牢,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没有谁会知道,答应我,你也要忘了,不要跟任何人讲,也不要胡思乱想。”

    谁都可以去坐牢,她不行,谁都不能抓她,除非他死。

    姜九笙神色有些恍惚,眼里有迷惘、纠结,还有驱之不散的阴郁:“时瑾,我可以这样吗?”她不确定,只知道心里像砸了沉甸甸的东西,连呼吸间都带着压抑感,自说自话,像是在质问自己,“我可以杀了人还心安理得吗?还有陈杰,他还在替我坐牢。”

    她啊,这是杀人在逃。

    死者是她的父亲,牢里还有她的替罪羔羊。

    一层一层压下来,道德、法律、亲情、人性,还有模糊不清的真相与隐情,压得她快踹不过气来了。

    她没有那么无坚不摧的心理,做不到心安理得,也做不到置之不理。

    “笙笙,”时瑾扶着她的腰,手下的力道不禁重了几分,他央求她,“为了我,你做一次坏人好不好?就这一次?”

    她沉默了,没有回答。

    时瑾慌张无措,不知道拿她怎么办,抱着她,在她耳边呢喃:“笙笙乖,你答应我,嗯?”她不说话,他就不停地劝,不停地哄,“你不能生病,更不能去坐牢,你要是病了,我也会疯,你要是去坐牢,我会去劫狱的。”

    八年前,她就是因为这件事,患了严重的抑郁症。

    她突然抬起头,凑过去吻他,不让他说了。

    怎么办呢?她不能坐牢,不能让时瑾劫狱,可又做不到心如止水不闻不问,她不怕法律制裁,也不怕道德谴责,可她怕时瑾与法律为敌,与道德违背。

    心里那根弦,一边拴着时瑾,一边拴着道德与良知,崩得越来越紧,总有一天,会断……

    连着许多天,姜九笙都失眠,夜里睡不着,白天精神不佳,甚至有轻微的厌食,整个人状态不对,话也越来越少了,总是一个人坐着,胡思乱想。

    她一周会去做两次心里治疗,时瑾推了很多工作,整日地陪她。

    虹桥心理咨询室一共两楼,里面有十几位心理医生,专攻不同方向,常茗是虹桥最有名的咨询师,也是半个老板。

    另外半个老板,是常茗的师弟,唐延,两人是一个老师带出来的,年纪相差无几,不过,常茗主修感情性精神障碍,唐延却主修人格障碍。

    下午茶时间,常茗过来隔壁唐延的办公室,助手方晓幸抬头打招呼:“常医生。”

    常茗问:“唐延在里面吗?”

    方晓幸一直知道常医生长得好,只是,见了这么多次,这副容貌仍然让人十分赏心悦目。

    常茗身材修长,西装革履,丰神俊逸得很,五官很端正,拆开来看,全部算得上上乘,气质儒雅,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出于礼貌,方晓幸将视线挪开,回话:“唐医生刚刚和患者出去了,不在里面。”

    常茗似乎思考了一下,说:“那我进去等他。”

    “好的。”方晓幸起身,问道,“喝咖啡还是红茶?”

    常茗推开唐延的办公室,回头:“红茶。”又说,“谢谢。”

    “不客气。”

    随后,常茗进了办公室,将门关上,百叶窗拉下来,他走到办公桌前,拉开抽屉开始翻找。

    十五分钟后,唐延回了办公室。

    “唐医生,”助手方晓幸说,“常医生在里面等你。”

    唐延点头,推开门,见常茗坐在沙发上,端着茶杯,好不自在的样子。

    唐延坐过去:“你找我干嘛?”

    唐延快而立之年,只是奈何生了一张娃娃脸,五官可爱,任谁看了,都以为是初出校园的学生,这便也就算了,他还娃娃音。

    常茗把杯子放下,翘着一条腿,语速温吞,慢慢悠悠地说:“同门师兄弟,叙叙旧。”

    “……”唐延很不客气地拆穿,“你丫的办公室就在我隔壁,叙个屁旧。”

    两人年纪差不多,又是一个导师带出来的,感情还不错,就合资开了心理咨询室,不过,两人性格截然不同,常茗儒雅斯文,不温不火,唐延直爽干脆,雷厉风行。

    “有点事问你。”常茗戴着眼镜,镜片折射的光,融在眼里,他眼形很长,深邃。

    唐延好奇,颇有兴趣:“什么事?”

    常茗问:“时瑾是不是在你这做过心理治疗?”

    “是来过几次。”唐延审视,“你认识他?”

    时瑾来的次数不多,是徐青舶介绍过来的,不过唐延印象很深,他从事心理医生这个行业数十年,时瑾是第一个他都看不透的病人,偏执型人格障碍,本来不算什么特别的心理病,时瑾却是个意外,有很强的自控力,偏偏,又极其极端,是个完完全全的矛盾体。

    这还不是最特别的,最特别的是,每次时瑾过来做心理治疗,他都有种被牵着走的感觉,道行不是一般的深。

    唐延不禁问:“你问他干什么?”

    常茗解释:“他是我一个病人的男朋友。”

    唐延诧异不已:“病人的男朋友你都打听,你不是看上你那个病人吧?”

    ------题外话------

    抱歉,有点事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