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14:墨宝断绝关系,谈家重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以后,你江都谈家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你谈家大小姐是死是活,也跟我毫无瓜葛。”

    谈西尧显然被她的话惊讶到了,低声呵斥:“墨宝,不要说赌气的话。”

    赌气?

    以后就知道是不是赌气了。

    谈墨宝看都不看谈西尧,对病房里的护士请求:“护士,能把不相干的人请出去吗?我要休息了。”

    护士迟疑了一下,上前去请人:“麻烦你们出去。”没见过这样的父母,真是人面兽心。

    谈西尧还站在那,不作声,神色复杂地看着谈墨宝。

    被驱赶的杨氏却很愤怒,反唇相讥:“谈家供你吃供你穿,你说断就能断?”

    谈墨宝收住了情绪,一点表情都没有,眼神冷漠,平铺直叙的口吻:“我房间床头柜下面有张卡,这些年你谈家给我的钱,我一分没动过,如果还觉得不够,列清单给我,我赔,另外,我在谈家所有东西,扔了烧了都随你们的便。至于我这四年来输给谈莞兮的二十三袋血,我不跟你们算,当我无偿献血做了公益。”

    一口气说完,了断得一干二净,从此以后,再不相干。

    谈西尧面露不舍,痛心地喊:“墨宝。”

    弃之可惜是吗?

    就像养了一条狗,平时打打骂骂,可有可无,可突然哪天狗跑了,又开始悲天悯人,像个受害者一样彰显自己的无辜与惋惜。

    可是,早干什么去了呢?非要她把对亲情那点渴望都耗得一干二净了,才来摆这幅慈父的嘴脸。

    谈墨宝抬头,哭过的眼睛又红又肿,盯着谈西尧那双和她很像的眼睛:“你不是让我死在外面吗?”喉咙哽了哽,她重重咬字,“那你就当我已经死了。”

    说完,她躺回病床,背对着,不再多说一句话。

    杨女士还想说什么,被谈西尧用眼神逼回去了,站了一会儿,出了病房。

    一出去,杨女士就忍不住了:“这丫头不是真要断绝关系吧。”她心被提起来,“那我们莞兮——”

    谈西尧呵斥:“够了!”

    杨女士被吼得懵了一下,然后气急败坏了:“你嚷什么嚷,我难道说错了吗?那个小野种——”

    谈西尧甩手一巴掌,把她所有到了嘴边的话都截断了:“杨萍桦,给莞兮积点口德吧。”

    杨女士捂着半边脸,红了眼。

    天光破云,终于放亮了。

    差不多早上七点,姜九笙才醒过来,她身上除了几处淤伤,并没有伤口,只是脸上却一点血色都没有,唇色发白,刚睁开眼,目光有些空洞。

    时瑾就躺在她身边。

    “笙笙。”

    他轻喊了一声,她像没听到,一点反应都没有,盯着天花板,目光放空。

    时瑾伸手,握住她的手:“笙笙。”

    “嗯。”她回过神来,歪着头看他,“时瑾。”

    时瑾把她抱进怀里:“没事了。”伸手拂过她的脸,他哄着她,“没事了,笙笙。”

    姜九笙偎着他,抬头:“时瑾,我想起来了。”

    时瑾突然愣住。

    她神色恍惚,只是眼神清澈,亮得惊人,她又重复一遍:“我想起来了,刀是我递给你。”

    只想起了这个。

    他的手,那把刀,那个花房,还有她把刀递给他,他擦了指纹和她手上的血,大概是和集装箱内的情形太像了,像重演了一遍,所以,她连起来了,这一段记忆。

    时瑾惊慌失措了,眼里的光影乱得一塌糊涂,愣愣地问她:“你在说什么?”

    她安安静静地偎在他怀里,平静地陈述:“花房里只有三个人,陈杰是冤枉,杀人的不是你,那就只能是我。”

    时瑾立马说:“是我。”

    她摇头:“不是你。”他还要解释,她抢了先开口,语气出奇得平静,“怪我,犯了糊涂,都怀疑不是你杀的,怎么就偏偏没有想到,只有一个理由会让你承认你没有做过的事,”她抬头,笃定,“那就是我。”

    这天底下,也就只有她,能让时瑾扛下这杀人的罪,千方百计地让她脱身。

    她恍然大悟,全想明白了:“难怪陈杰的口供那么轻而易举就送到了我手里,是你想让我听到那些供词是吗?你想让我以为人是你杀的,你想替我顶罪。”

    他一直防着温书甯,可陈杰的口供太容易就送到她手里了,是她疏忽,忘了时瑾最会谋算,竟将她也算在了内,因为他知道,一遇到他,她会自乱阵脚,然后一错再错。等这杀人的罪,他扛了,然后,她定不忍心怨恨,日复一日,也就忘了,也就过去了,也就不再去究根问底地刨真相了。

    时瑾否认:“不是这样的。”

    “时瑾!”她喝止,怒红了眼,“我说了,不要骗我,我会很久都不原谅你。”低低呢喃了如此一句,然后敛了眸,失魂落魄。

    不怪他骗她啊,怪只怪,她手染鲜血,竟背了人命。

    时瑾小心翼翼地拉她的袖子,带了讨好与央求:“笙笙。”

    她若怔若忡,失神的眼里凌乱不堪,只有惊慌无措。

    她杀人了,她杀人了……

    时瑾扶着她的肩,试图将她的思绪拉回:“笙笙你别想了,都过去了,算了好不好?”

    她怔怔地抬眸,用力摇头:“杀人是要偿命的,怎么能算了,而且,我杀的不是别人,是我的亲生父亲。”

    要怎么算了,她的心还没有无坚不摧到手刃了生父还能心安理得,胸口像压着千金的大石,重得她快喘不过气来。

    眼里的光一点一点凉下去,她目光,变得恍惚。

    时瑾轻轻摇晃她:“笙笙。”

    她像是没有听见,神不守舍。

    他伸手,捧她的脸,唤回她的思绪:“笙笙。”

    她看着天花板,双目空洞,白色的墙,映进眼底,竟是血一样触目惊心的红色,是幻觉吗?她仿若看到了那年温家花房里血泊……

    “笙笙!”

    从早上到晚上,整整一天,谈西尧来病房看了谈墨宝四次,在她病床前忏悔、认错,或者劝诫,该说的不该说的,全说了,威逼利诱也都说了,打了一手苦情牌,他还从来没对她说过这么多话。

    不过,谈墨宝全当没听见,背着身,看都不看一眼,谈西尧老泪纵横也好,痛心疾首也罢,她都视而不见。

    姜九笙次日就出院了,隔天一早,谈墨宝也卷铺盖走人,没有回谈家,不知道去哪了,号码也成了空号,只让快递上门取件,拿了身份证与各种证件,以及带了一句话给谈西尧。

    “户口等办好了手续,就来迁出去。”

    谈西尧才明白过来,他这个女儿不是赌气,是真的断干净了,从此,山高水远各不相干。

    孙氏兄弟一个伤了后背,一个伤了耳朵,没有性命之忧,都在正当防卫之内,因绑架勒索罪名,被判处了十五年有期徒刑。

    七月上旬,央视曝光了一段采访,一经播出,便立马引起了公众热议。是与一位绑架罪犯的对话采访,由央视主播苏伏特别报道。

    苏伏穿着笔挺的套装:“你从事什么职业?”

    对方脸部打了马赛克,身材矮小,声音做了处理,屏幕下方配了一行字,以显示身份信息,字幕:绑架罪犯孙某。

    孙某回答:“我是谈氏药业的试药员。”

    苏伏又问:“你伙同兄长于昨天下午五点绑架了谈氏千金,并索要一千万高额赎金,是图财还是有别的原因?”语速不疾不徐,是标准的播音腔,没有半分审讯的意味,却让人无处遁形。

    孙某看似是胆小怯懦之人,支支吾吾又颤颤巍巍,回答:“我姐姐是谈家制药厂的试药员,上个月,我姐姐因为新药的副作用,突然心脏衰竭,还没送到医院就已经过世了。”孙某停顿了一下,继续陈述,“合同里分明写了一旦发生意外,会赔偿八十万保证金,可谈氏的人说我姐姐是自然意外死亡,和他们的药物没有任何关系,一毛钱都不肯赔。”

    “你能确定是药物产生的副作用吗?”

    孙某情绪略微激动,立马说:“我姐姐身体很好的,肯定是他们的新药有问题,而且不止我姐姐,我们渔江村有很多人在谈氏当试药员,前前后后已经死了好几个人。”越说越激愤,孙某握紧了拳,“他们非但不赔偿,还威胁我们不准泄露出去。”

    “为什么不采用正当途径来维权?”苏伏问孙某。

    镜头拉向孙某,他低着头:“试药员的维权本来就很难,而且劳动局根本不受理。”孙某又说,“我和我哥哥气不过才绑架了谈家的女儿。”

    采访视频到处结束。

    镜头一切,苏伏坐在主播台,一身套装,短发淡妆,优雅知性,她面对镜头,目光专注,用专业的播音腔念道:“谈家制药工厂试药人员频频死亡,却拿不到赔偿金,索赔无果,死者家属被逼无奈之下绑架了谈家千金,孰是孰非,自有公论。央视新闻特别报道。”

    话后,主播直视镜头,五秒钟后。

    拍摄切断,导播喊停,对苏伏比了个手势:“OK!”

    苏伏颔首,从新闻直播间出来。

    负责后勤的工作人员拿了一瓶水给她:“苏姐,辛苦了。”

    苏伏笑了笑,对大家说:“大家都辛苦了,明天下午茶我请。”

    顿时,一片叫好。

    “谢谢苏姐。”

    “苏姐大气大气,比心。”

    几个年轻的实习新闻人笑着起哄,气氛很好。

    苏伏年纪不大,不到三十就是“副高级别”的主持人,在台里声望极好,年纪轻轻,待人和善,有能力却为人低调,人缘十分好,难怪晋升这么快,上到央视领导,下到普通几层人员,没有一个不喜欢苏伏主播的。

    苏伏向大家打了个招呼,先出了工作间,拿了手机,去外面拨了一个电话,几声后,接通。

    苏伏眼里噙笑:“已经报道了,怎么谢我?”

    时瑾惜字如金:“互惠互利。”

    她帮他曝光谈氏的内幕,她借此新闻高升,确实是互惠互利,时瑾一贯如此,做什么都算得清清楚楚。

    苏伏随意的口吻,问了一句:“我听说姜九笙也一起被绑架了?”

    她还听说,孙清贵这段采访视频特意隐去了姜九笙的部分,整个绑架案,关于姜九笙的那一段,别说是新闻报道,就是警方那边也遮得严严实实。

    时瑾淡淡回道:“与苏女士你无关。”

    然后,电话被挂断了。

    苏伏失笑,眼底意味深长。

    央视揭露谈氏药业的弊行之后,药品稽查局便严查了此事,确实发现谈氏药业在试药这一块,存在违纪行为,渔江村先后三人因试药而亡,谈氏应承担部分责任。

    对此,谈氏药业管理层积极配合调查,声称是内部管理私吞了赔偿,惩罚整顿之余,也对受害的试药员按照合同内容予以了赔偿,并且公开道歉。

    不过,公众不接受,一致抨击谈氏是黑心企业,舆论攻击不断,谈氏制药遭到抵制,短短几天,谈氏药业便大出血,损失惨重。

    正当谈氏处于风口浪尖时,又生变故。

    谈西尧这边火烧眉毛,那边,秘书周越又急匆匆来报:“董事长,我们好几家合作方,都要求了终止合作。”

    屋漏偏逢连夜雨。

    谈西尧从老板椅上跳起来:“都签了合约,怎么能说终止就终止。”

    话是这么说,可人心难测,不是都讲理的。

    “已经收到了好几封律师函,根本连协商的余地都没有,好像,”周越抬头瞧了瞧谈西尧心急如焚的神色,压低声音,“好像约好了一起落井下石一样。”

    谈家千金还在医院躺着,谈氏名声扫地,现如今,生意伙伴也拆伙了,坏事一桩赶着一桩,这霉运跟玩儿似的,盯上谈家了。

    谈西尧怒急攻心,喉头一哽,差点背过气去,咬着牙说了一句:“到底是谁在背后搞我们谈家。”

    御景银湾。

    书房里,手提开着,秦中的视频接过来,除了他,还有几个sj’s的高管在一旁,汇报完工作,秦中说:“六少,已经趁火打劫了,搞不死也要谈家吐出几口血。”

    时瑾显然心不在焉:“趁这个机会,收一点谈家的股份,当是利息。”

    秦中会意:“我明白了。”话题一转,又道,“另外——”

    “笙笙,你起来了。”

    老板的语气很惊喜,随后,视频被挂断了,秦中and高管们:“……”

    时瑾走到书房门口,把姜九笙拉到身边,仔细看了看她的脸色,又摸了摸额头的温度,看起来没有大碍,他还是不放心:“好点了吗?”

    她出院之后,便一直精神不振。

    姜九笙点头:“嗯。”

    “饿不饿?有没有想吃的?”这两天她胃口很差,人也消瘦了,时瑾紧张得不行。

    她说:“不饿。”问时瑾,“你今天不用工作吗?”

    时瑾弯腰,凑在她跟前:“要在家陪你。”低着头,与她一般高,他软软地说,“笙笙,亲。”

    姜九笙笑了,亲了他一下。

    他在哄她呢。

    关于温家花房的案子,时瑾绝口不提,想她忘记,成日里陪着她,哄她欢喜,她也会笑,只是眼里总带着几分阴郁,笑不达眼底。

    谈氏药业试药一事很快就被别的热门事情冲淡,当然,网上也有传闻说是谈家雇了水军,曝了其他新闻来引来注意,可不管怎样,谈氏的名声是全毁了,在制药行业,一旦有了黑点,不得民心,市场经营就不会那么容易了,必定大不如前,这制药界龙头企业的招牌,谈氏是挂不了多久,这江都首富的位子,谈家也坐不了多久了。

    祸不单行,谈莞兮的手术拖不得了,只是,凝血功能有缺陷的心脏病患者,手术难度太高,心外科的专家聚到一起会诊后,仍旧没有把握,风险太大。

    当然,专家会诊时,有一位医生没有来,天北的金字招牌时瑾,心外科的权威医生不来,这会诊的氛围异常悲观。

    杨女士一早就找来医院,在心外科大闹。

    “我要见时瑾。”

    杨女士用命令的语气。

    ------题外话------

    QQ阅读潇湘的小可爱们,顾某又来懒懒地求月票了

    推荐友文一篇《妖精两万岁》,感兴趣的亲可以移步去看看哦~

    《妖精两万岁》:

    安暖是一只妖。

    刚化形不久的妖。

    一场空难事故,她阴差阳错地踏进了二十一世纪的人类社会,然后……

    嗯?

    人类也能飞?——飞机。

    那个比夜明珠还亮的是啥?——电灯。

    初入人世的小妖精为了讨生活,也得找工作。

    于是,安暖光荣成为一名外卖小妹,每天兢兢业业上班。

    ……

    众人:哇!外卖大军不愧是个神奇的团队,拳打强盗,脚镇四方,厉害厉害。

    安暖在其中,深藏功与名。

    直到有一天……

    “妖管局?!”

    看着面前两只妖,安暖忍不住震惊了,好不容易粘好的三观再度破裂,还有这种操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