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213:温家花房的凶手,是她

213:温家花房的凶手,是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孙清贵诧异:“人呢?”。

    他迈出一只脚踩上去,往前探出身子去看,脑袋刚伸进去。

    突然一个胶框罩在了他头顶,孙清贵顿时晕头转向,脚下刚一踉跄,摔倒在地,这时,一个身影扑过去,死死压住了胶框。

    谈墨宝第一次嫌弃自己太轻,不能来个泰山压顶,她咬着牙,四仰八叉地趴在胶框上面,腾出来的手,对着孙清贵的背就捶,可惜她迷药没醒,力气不够,花拳绣腿弄不残他。

    孙清贵惨叫了几声。

    后面,孙河贵察觉不对,立马拔出腰间的瑞士军刀,没想那么多,一跃上车,谁想姜九笙竟藏在了门后,猝不及防的一个后旋踢踢过来,按住他的脖子,拼尽了力气往下压。

    孙河贵被偷袭了个措手不及,重心不稳,身体踉跄了几下,单膝磕在集装箱的铁板上,如此一摔,刀意外滑出了手。

    这一脚,姜九笙使了全力,完全是靠着身体的惯性,自然也跟着摔出去。

    孙河贵膝盖磕得一麻,咒骂了一句,随即去捡掉落在地的军刀。

    正压在胶框上的谈墨宝见状,半个身子往外扑,一把抱住了孙河贵的腿,剩下半个身子还压着胶框下的孙清贵,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死死缠住,抽了空档回头,大喊:“笙笙,你快跑。”

    孙河贵被抱住腿,伸手够不到刀,怒火中烧,对着谈墨宝的肚子就狠狠地踹,一脚不解气,他连着踹了好几脚。

    孙河贵是莽夫,一脚力气大,谈墨宝被踹得胸口发麻,疼得她眼泪都出来了,可就是不放手,像只八爪鱼一样,拼尽全力地拖住孙河贵,嘴里大喊:“快跑啊,笙笙!”

    她话刚落,孙河贵一脚踢在她脑袋上,瞬间鲜血直流,脖子上的伤口也不知道何时扯开了,整个人脖子以上都鲜血淋漓的,她吐了一口血水,使劲儿喊:“笙笙,跑。”

    跑?

    她跑不动,也不能跑。

    姜九笙撑着身体,站起来,捡了根棍子,吃力地举起来,然后对着孙河贵的脑袋砸下去。

    孙河贵头一偏,棍子打在了肩上,不过力气不够,他只是吃痛了一下,一脚甩开抱着他腿的谈墨宝,回头就抓住了姜九笙手里的棍子。

    不自量力!

    孙河贵把棍子抢过去,换了一头握住,抬起手,灯泡下,棍子另一端尾部有一颗生了锈的钉子,将近一指长,他举过头顶,对准姜九笙的头,用力打下去。

    她抬手截住,只是浑身无力,被推得连连后退了几步,后背狠狠撞在集装箱的侧墙板上,孙河贵握着棍子的一头,狠狠往下压,那颗绣钉刚好对准她的脖子,一点一点往下压,逼近咽喉。

    眼看着姜九笙快要撑不住了,谈墨宝从胶框上爬起来,摸到地上的军刀,对着男人的后背,用力一刺。

    孙河贵身体一震,缓缓朝前倒下,后背的刀被顺带着拔出,血溅出来,喷了谈墨宝一脸。

    她懵了,手一哆嗦,军刀就掉地上了,上面还有血。

    被罩在胶框里的孙清贵这时爬了起来,见孙河贵躺在地上,后背全是血,顿时急眼了,他拿起那个胶框。

    “你们杀了我哥。”孙清贵急红了眼,将胶框举过肩膀的高度,咬牙切齿地骂,“你们两个该死的贱人。”

    边咒骂着,边朝两人猛扑过去。

    姜九笙避闪的同时,一把推开谈墨宝,身体踉跄,摔在地上,手刚好摸到那把血迹未干的军刀,她立马捡起来,指向孙清贵:“别过来。”

    孙清贵眼眶猩红,根本没有理智,疯了似的挥着手里的胶框,对着坐在地上的姜九笙就砸。

    突然——

    “砰!”

    一声枪响,孙清贵怔住,手里的胶框脱手掉在地上,他哆嗦着手,摸了摸左耳,一看手上全是血。

    “啊——”

    孙清贵惨叫一声,身体瘫软,坐在了地上。

    姜九笙蓦然抬头,一开口,带了哭腔:“时瑾。”

    她手里还握着那把军刀,在滴血,孙河贵就躺在她脚边,整个后背都是血。

    这一幕,像极了八年前的温家花房,那时候,她也是这样,手握着刀,哭着喊他的名字。

    一瞬恍惚,模糊了岁月。

    这一刻,他将所有熟记的法律条例抛诸脑后,只以为她杀了人,没经过理智的判断,就做出了最本能的反应,他走过去,蹲在了她面前,伸出手,灯下,修长又白皙的手。

    “笙笙,把刀给我。”他说。

    姜九笙脑中突然被这个声音撞了一下,她募地抬眸,瞳孔里映进时瑾的容颜。

    记忆里,也有这个声音,也有这样一双像玉一样精致漂亮的手。

    “笙笙乖。”

    “把刀给我。”

    她像被蛊惑了心神,鬼使神差一样,颤着手,把刀递向了他。

    然后,像是条件反射一般,时瑾接了刀,本能又机械地用袖子去擦刀柄上的指纹,理智溃不成军,他脱口而出,下意识就说:“不是你杀的。”

    接着,警笛的声音响了。

    好熟悉的一幕,好熟悉的一双手,脑中有什么在横冲直撞,铺天盖地地湮灭过来。

    姜九笙愣愣地看向时瑾。

    他拿着刀,把指纹擦掉后,握住她的手,将她满手的血蹭在他袖子上,然后把她的手擦得干干净净,告诉她:“不要承认,不是你杀的。”

    “不要承认,不是你杀的。”

    那年,在温家花房,他也说过这样话。

    不,是她杀的,陈杰说,时瑾手握凶器,原来,他手里的刀,是她递给他的,他不凶手,她才是……

    她怔忡着,双目无神地看着时瑾,喊他。

    “时瑾。”

    身子摇摇欲坠,晃了晃,她倒下。

    “笙笙!”

    他双膝毫不余力地砸在了地上,抱住了她。

    集装箱外,警笛声不绝于耳,随后,霍一宁握着枪,指着抱头在地的孙清贵:“警察,把手举起来!”

    刚蹲起来的孙清贵一屁股坐回地上,举起手,满手的血。

    霍一宁打量了一下集装箱内,孙河贵后背中刀,生死不知,孙清贵耳朵中枪,并没伤及要害。

    两个证人,一个坐地上,满脸的血,一个在时瑾怀里,昏迷不醒。

    情况还不算太糟,动了手,算正当防卫,霍一宁在心里想好应对策略之后,下令:“把人先带出来,立马叫救护车。”

    周肖照做。

    不过,没人敢碰姜九笙,时瑾浑身戾气,抱着姜九笙走出了集装箱,他一言不发,眼里杀气腾腾的。

    方圆一里,都冰天雪地一般,气压又低又冷。

    霍一宁收了枪,突然,手被拽住了。

    谈墨宝拖着脱力的身体,满脸都是血,浑身脏污,看不出人样,就一双眼睛还干干净净,她抓着霍一宁的手,言辞恳切地说:“警察同志,那个人是我捅的,你看我手上还有血,不是笙笙捅的。”她语重心长地再三强调,“警察同志啊,你千万别冤枉了好人。”

    这就是谈家的二小姐了。

    霍一宁打量了一下,头破血流,脖子也伤了,别的还好,没有重创,他解释:“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用负刑事责任。”

    “啊?”谈墨宝一脸懵逼,抹了抹脸上的血,可能是脑袋破了,不灵光,二愣子一样的表情,“我脑子里现在有一坨屎,听不懂太高深的。”

    霍一宁简单概括了一下:“意思就是你和姜九笙谁刺了他,都不用负刑事责任。”当然,时瑾不是当事人,没有无限防卫权,好在他就打了人家一只耳朵,又是救人,也可以算正当防卫。

    霍一宁松了一口气,还好时瑾那一枪没朝绑匪心口打。

    谈墨宝这下听明白了:“哦。”

    不用坐牢,那她就放心了。

    然后,她两眼一翻:“砰!”人往后栽了。

    霍一宁刚要去扶,周肖喊了一声:“队长,孙河贵还有气儿。”

    “尽快送去急救。”

    霍一宁刚吩咐完,手又被拽住了,一只血淋淋的手,他低头,看见一张血迹斑斑的脸,嘴巴一张一合:“队长,我也还能再抢救一下的。”

    说完,谈墨宝两腿一蹬,彻底不省人事了。

    霍一宁:“……”

    凌晨四点,谈西尧接到秘书周越的电话,是好消息。

    “董事长,二小姐得救了。”

    谈西尧立马从病房的沙发上站起来:“人在哪?”

    周越回话:“现在在急救室里。”

    “受伤了?”谈西尧边往病房外走,杨氏也赶紧跟了过去。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人就在天北医院的急救室,您可以亲自去看看二小姐的情况。”

    谈西尧挂了电话,和杨氏一起往急诊大楼走去。

    谈墨宝除了头和脖子见了血,身上都是淤伤,拍了CT,结果还没出来,急救室的坐诊医生帮她处理了一下伤口,才刚包扎好,就有人来碍眼了。

    谈西尧神色很着急似的,快步走到病床前,忙问:“有没有伤到哪里?”

    谈墨宝没有作声。

    看不到吗?伤到了哪里。

    谈西尧难得低声细语,好声好气的:“人回来就好。”

    谈墨宝抬头,面无表情:“你不是让我死在外面吗?看到我活着回来,很失望吧。”

    谈西尧急忙解释:“爸爸不是真心的,只是一时嘴快——”

    她一句都不想听,冷冰冰地打断了:“是不是真心,我是不太清楚了,不过,托了你的福,我差点真死在外面了。”

    谈西尧顿时哑口无言。

    一旁的杨氏接了话,语气很冲:“你怎么这么跟你爸说话,要不是我们报警及时,你哪还能好生躺在这里?”

    报警及时?

    谈墨宝笑了:“这么说我还要谢谢你们了,谢谢你们让我被撕票。”若不是笙笙,今天,她至少死了两次,拜这二人所赐。

    杨氏怒目圆睁:“你——”

    她截了杨氏的话:“我说你怎么愿意公开我谈家二小姐的身份,原来是为了给你宝贝女儿挡灾啊。”不然,今天被绑的就是谈莞兮。

    杨氏刚要开口,谈墨宝骤然提了嗓音:“你女儿的命值钱,我的命就贱吗?”她死死盯着杨氏,通红的一双眼里,全是愤怒,“杨萍桦,我他妈不欠你,就算是我妈她也不欠你,是你这个负心汉老公,是他骗我妈说他未婚,是你自己有眼无珠找了个人渣,你凭什么发泄在我身上。”

    谈西尧伸手去拉她:“墨宝——”

    谈墨宝用力甩开,眼里全是红血丝,她指名道姓,大吼:“还有你,谈西尧!”目光逼视,情绪彻底失控,冲他咆哮,“你就仗着是我父亲,就这么挥霍吗?我只能打一个电话,我有很多人可以打,我甚至可以让我的朋友来送赎金,可你是我爸呀,我就想着,怎么也是亲生女儿,总不会不管吧,总不会看着我死吧。”声音哽咽地发不出声,她咬着牙,死撑着不掉一滴眼泪,仰起头,捂住了眼睛,骂了一句,“我妈真瞎了狗眼了。”

    亲生的女儿啊,原来,这能看着去死。

    谈西尧目光避开,解释说:“墨宝,爸爸以为你是开玩笑的。”

    绑架啊,亲闺女被绑架,他说是玩笑。

    谈墨宝忍不住笑了,讥讽:“得有多无所谓,才会问都不问一句,就当是玩笑。”她扭过头去,咬破了唇,将喉间所有的酸涩吞下去,再转头,面无表情地说,“你们俩滚,现在就滚。”

    谈西尧站在那里,欲言又止。

    杨氏直接扭头,问身后的护士:“她的身体情况现在怎么样?”

    毕竟是家人,护士以为是担心病人,便安慰道:“不用担心,病人没什么事。”

    杨女士迫不及待,立马问:“可以抽血吗?”

    护士愣了:“啊?”

    刚被绑架,抽什么血?

    谈墨宝全明白了,看向谈西尧:“所以,你们不是来看我的?”她开口,如鲠在喉般,字字艰涩地问,“是来看我的血?”

    谈西尧沉默了很久,不知为何,竟觉得这个一直被他忽略的女儿突然变得满身是刺,他下意识躲开眼,目光退避,支吾其词了几句,才说:“你姐姐的心脏状况很不好,要尽快动手术,可她凝血功能不好。”

    “所以,”谈墨宝仰头,脖子上的伤口被拉扯到,火辣辣的,她却有些麻木,怔怔地问她的父亲,“又要我的血?”

    谈西尧竭尽所能地解释,语气恳切:“墨宝,她是你姐姐,如果这次不动手术,你姐姐会没命的。”

    可她快没命的时候,他让她死在外面。

    谈墨宝嗤笑了一声,笑着笑着,眼眶发疼,红了,滚烫滚烫的:“我到底是有九条命还是十条命,让你觉得我怎么都不会死掉。”她眨了一下眼,忍了许久的眼泪还是掉下来了,“爸,我也是人心肉长的,我也会疼会死的,谈莞兮的命是命,我的命就不是吗?”

    谈西尧放软语气:“墨宝,就这一次,等做完手术——”

    她听不下去,仰头,抹了一把眼睛:“我第一次给谈莞兮输血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说就这一次,她是姐姐,你救她一下,可是呢?你一次又一次让我抽血,只有这个时候你才想得起来你还有一个女儿。”她睁大眼睛,把眼泪憋回去,只是,一开口,像哽住了喉,像低低呜咽的小兽,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喉咙里挤出来,“我那么多次都动过念头,再也不理你们谈家人,可我还是留下来了,你觉得是为什么?是我贱吗?还是我贪图你们谈家的钱?”

    谈西尧一言不发,低着头,灯光下,他脸上有明显的皱纹,两鬓斑白,即便穿着笔挺的西装,也依然弯着腰。

    这是她的父亲,是唯一和她血脉相连的人。

    她还是没忍住,哭着喊了出来:“我他妈只有你们了,我走了就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我连户口都不知道放哪里,你们没过过那种孤苦无依的日子,当然不会知道,我得多绝望,才会宁愿以后一个人冷暖,一个人活着。”

    谈西尧愣了一下:“什么一个人,墨宝,你到底在说什么?”

    她转过头去,用病号服的袖子抹了一把脸,吸了吸鼻子,再转过头来。

    不要哭,出息一点,谈墨宝。

    “爸。”

    她喊了一声,然后说:“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顿了顿,眼睛被她擦得发烫,声音也哑了,她却提高了嗓音,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果决又坚定,“从今天起,我谈墨宝和你谈西尧断绝父女关系,以后,你江都谈家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你谈家大小姐是死是活,也跟我毫无瓜葛。”

    ------题外话------

    潇湘QQ阅读都求月票,佛系地求。

    推荐凹凸蛮(纨绔小拽妻:霍爷宠上天)

    霍南晔相亲过二十次,订婚过二十次,却被传的满城他克妻!

    霍南晔看着眼前这一脸人畜无害的女人:“听说我克妻?”

    连北瑾点头:“是!”

    霍南晔:“为什么?”

    连北瑾一本正经道:“你的妻子不是我,你都克。”

    婚前,他唤她小小;

    婚后,他唤她宝宝。

    霍南晔最爱的便是等着他的女孩儿物尽其用的撩,不择手段的撩,厚颜无耻的撩,然后夸她:宝宝真棒。

    传言连北瑾恃宠而骄,无法无天?

    霍南晔:我宠的!

    传言连北瑾目中无人,太岁头上都敢动土?

    霍南晔:我惯的!

    传言连北瑾科科挂科,全校成绩倒数第一,还不补?

    霍南晔:……我补!

    连北瑾:我像是不及格的孩子?

    群众:不是像,你就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